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何妨吟啸且徐行

(2010-04-11 20:57:33)
标签:

蔼琳

懒得结婚

美丽的水妖

杂谈

分类: 《真水无香》 随笔散文集子

何妨吟啸且徐行——长篇小说《懒得结婚》代序
   作者:蔼琳

从初中发表第一篇作品至现在,发表过的文字少说也有百余万了,唯有这一部长篇小说让我写的畅快淋漓,洒下不可抑的泪水。
  这部小说刚写下开头,各种感觉便开始在胸中横冲直撞地激荡。怕有的东西会将自己淹没,从而破坏我想要的这份“不完美”,便拼命地埋头一直写,不敢停下,也不敢回头去看自己写了什么——因为我知道它太真实了。
  如果说真实就是揭露阴暗与冷森,那并非是生活本来的样子。生活的本初,应该是充满着欢欣与叹息的,时有欢笑,也时有眼泪与苦痛。众多的无奈与矛盾交织着平凡或者荣耀的日子,而我们总是要担负着它们一步一步地前行。我坚信我笔下的人物与故事,都将是如此这般有血有肉地附着我的文字栩栩如生。
   ——请原谅我作为一个写者的这点自恋。
  事实上,当你阅读至最后,自会发觉原来我写的这一些不完美的男女和不完美的感情,你好像都似曾相识,然后会心一笑:这小说多少还是能够给人消遣的同时带来一点教益。
  是的,我要的不多。特别是面对读者的时候。
  完成小说的初稿,我回过头去修改时才得以一字一句地读自己的文字,经常大笑,经常叫绝,也经常叹息,经常自省甚至自责,唯独没有哭。我经常笑一个专写纯言情的朋友,何以要为自己笔下的人物哭得死去活来?
  直到我读到最后一段,着白衣白鞋的崔玲玲站在夕阳西下的墓地里,反复地抚摸着她无名指上那一圈苍白的戒痕时,我的眼泪竟如雨下般不可抑!那种深入骨髓的思念,孤独、无措与绝望相交织的感受,我懂。那年我也曾经固执地深爱着一个总是咫尺天涯的男人——许多的时光和磨难从我们的容颜与心灵上辗过去,我终归苦尽甘来,可以执着他的手一起慢慢变老。
  而崔玲玲却永远不能了,简嘉铭已经长眠地下。
  在这个混沌又清澈的矛盾重重的时代里,我经常为自己是一个女人而感到幸福与无奈。也许,这便是我们活着的人必须要面对的悖论。
  传统的婚恋价值观,大概可以用尼采的话来概括:“男子的幸福是——我要;女子的幸福是——他要。”而随着时代与社会的发展,许多女性开始意识到自己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是一个女人。女人不介意履行为人妻为人母的天职,同时不放弃作为一个人应享受到的权利。比如主动放弃坏死的感情和婚姻,主动寻找适合自己意愿的伴侣与归宿,主动设计自己生活与事业的蓝图并为之奋斗。哪怕看不到出路与结果,这独立与果敢本就是女性应该生着的姿态之一。自古以来,女性所做的种种探索与努力,无外乎在寻找一个真实的幻觉(也叫幻觉的真实)——安全感。而女人的安全感,却又天生与归宿有关。精神上的归宿不过是纯个体的事情,而我们所企望的归宿往往指的是形式化与世俗化了的归宿。它的组成部分至少得有两个: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然后成立一个家。
  这个日渐多元化的社会,催生了多元化的欲望与需求,从而造就着多元化的两性关系。无数困惑着“幸福是什么?”“归宿是什么?”的都市男女,怀着一颗赤子之心上下求索,可现实与理想又往往差强人意,甚至格格不入。清醒的迷惘了或者愈加清醒,迷惘的清醒了或者愈加迷惘,是向现实妥协还是坚守自我,便成为哈姆雷特式的烦恼。于是便有不少都市男女嘟哝着“懒得结婚”,冷暖自知地行走着。
  “懒得结婚”,这看似玩世不恭的一句言语,看似是对传统的颠覆,其实不过是对现实一声无奈的妥协与抗争。要知道我们都是凡身肉胎,真要练就刀枪不入、无欲则刚的境界,哪怕像蛇一样蜕过数张新皮,也未必能达到。
  因此当我们面对失去与伤痛、舍不得与得不到时,是不是应该多一点豁达呢?
  第三次修改书稿的一个晚上,下着一场入秋来罕见的暴雨,电闪雷鸣的。我关了电脑,抓起一本旧书随意翻阅,读到苏轼的《定风波》,不禁掩卷浅笑。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我想起了这小说中那一些不完美却真实的女人。历经风雨洗礼,人醒、雨霁、天晴、日出,她们或“吟啸”、“徐行”的从容;或“竹杖芒鞋轻胜马”的执迷不悟;或“莫听”、“何妨”、“谁怕”的倔强豁达;或“一蓑烟雨任平生”的乐观自信——这无关好坏,也无关褒贬。
  不管她们是“回首”还是“归去”,都可以看到她们那身上那股千百年来,中国女性骨子里的韧性。以小说中崔玲玲形容周彩儿的话来说,那便是“摔不死的精神”。
  这样的女人们在生活中随处可见,只不过比起小说中的她们来更加世俗化一些,更加平凡一些。而即使独立睿智如崔玲玲,避世超脱如丁秀珍,放浪功利如周彩儿,说到底都不过是一个凡人,她们自己也承认“女人终归是女人”,可惜在小说中,我们看不到她们好好地亲自去执行这句话。
  李岚的蜕变与成长最具有标本意义,到最后,她竟然成为数个女人的“综合体”。其实在写这个角色的时候,我最花心思。她的原型我实在是太熟悉了。以挚友为小说原型,在我的创作生涯中是第一次。因得了挚友的应诺,竟无需小心翼翼,这种感觉真好。在这儿,我想对她说,不管她往后在哪儿、变成什么样,我都一如既往地爱她,祝福她。
  最接近生活本身的,应该是欧阳燕华,她只立志做一个平庸的女子,丰衣足食,现世安稳。因此,她很平易近人地世俗着,很世俗地求索着,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温暖地活着。我一直觉得,作为女人,温暖地活着最为重要。
  崔玲玲说:“离婚是伤害,但不是悲剧,分手也一样。”实际上,我们所有普通人的人生,都不可能是一幕纯粹的悲剧或者喜剧,而是杂淆的悲喜剧。剧中的主角与配角所演绎的,不过是命运这个导演预谋已久或者即兴而为的一出好戏罢。只要投入过,终会成长。
  至于嫁与不嫁,(娶与不娶),作为一个写者,我祝福你——万般真诚地。
                             
                                                          蔼 琳
                             2009.11.                                                           广东恩平鳌峰山下

注:此小说为追寻三部曲的终结篇,是从《爱是寂寞撒的谎》衍生而来的第三部,与第一部小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又独立成篇。如对小说中提及的一些人物不了解,可参照阅读第一部《爱是寂寞撒的谎》和第二部《假如爱,是种苦难》。

 


作者亲笔签名书请联系作者: QQ412867470

 

何妨吟啸且徐行
   截止 2010年4月12日,本小说在新浪原创的排行榜截图。第三名,不容易啊。嘻嘻。有小小的安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