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因为是女子,所以更要铭记

(2010-02-26 09:50:05)
标签:

蔼琳

美丽的水妖

杂谈

分类: 《怡情坊》影视音乐推介收集

  因为是女子,所以更要铭记

    (12首音乐在我博客首页的音乐合里可听到)

昨晚重读王小波的书,打开的就是这个音乐专辑。许多美好的感觉纷踏而来。大凡世间纯净的艺术,欣赏的时候,都要摒弃一切杂念,才能够领略它的美与深远。浮躁的心灵与这种美好的相遇,是无缘的。  

自从1985年三毛作词、齐豫和潘越云演唱的《回声》专辑出来后,再没有听到那么纯净的声音了。从热闹的今天听来,那种声音,已经是绝响的天籁。  

这张唱片在华语流行音乐发展史上具有极高的历史地位,极具典藏价值。是作家三毛的半生故事,由她亲笔写下的12首歌词,串联成一张完整的音乐传记。这张专辑的一大特色是齐豫与潘越云宛若天籁般的歌声的珠联璧合。由李泰祥、陈志远、陈扬、李宗盛等七位作曲高手所谱写的歌曲,在齐、潘二人的歌声里以不同的曲式唱法,诠释出三毛在人生不同时期、不同际遇之下的不同心境,再经由三毛本人的旁白贯穿,从而成为一张有着内质统一、叙述丰富的动人故事的唱片,被称之为“传记音乐”。    
   《回声》这张专辑将三毛的半生划分为四个阶段:从《轨外》到《谜》所诉说的童年封闭,是三毛这一生不寻常经历的缘起,其中的压力与叛逆,孕育出她日后浪迹天涯的生活中所赖以支撑的毅力与勇气;从《七点钟》、《飞》到《晓梦蝴蝶》则是少年三毛的初恋记录,由忐忑憧憬到恨别远走,心情也在纤细的颤栗中迷乱;从《沙漠》开始的崭新世界是三毛传奇的高潮,她对生命独特的观点带给人们一种新奇的刺激与向往,也是她最大的魅力所在。三毛浪漫的爱情,亦伴随她传奇的经历开始,《今世》和《孀》是唱给故去恋人的悲歌,也是三毛脆弱生命的一个节点。而最后的《说给自己听》、《远方》到《梦田》,则是在漫漫黑夜中乍现的黎明曙光,经历人生的创痛之后,在豁达中给自己的灵魂松绑。  

  花又开过了,每每成海,然而,当初低沉而温婉地诉说着的女子,芳魂已渺入云汉间。生死之事,悲哀永远是于生者而言的;于逝者或许是一种解脱,一种光明的结局。 
  其实三毛只不过将这样一张专辑作为自传罢了。自传依例从童年开始。童年的她,自卑而孤僻不为人理解,永远是“逃学的小兵”,然而在三毛心中,这样的童年并不比后来山高水长死生契阔的爱情分量轻。那一段孤独自卑绝望而逃学的日子,使她在许多年后仍不自觉顾影自怜(《轨外》)。 
  终于渐渐长大,渐渐有了最初的爱恋。“今生就是那么地开始的”,“明明站在你的面前,还是害怕这是一场梦”,初次真诚而笨拙的情感使她惊喜而至不知所措。这就是爱了罢?经历世事沧桑之后, “提起初恋,那幅灰暗厚重的幔子呼一下被刮去,爱的风雨如此欢畅强烈的向我吹拂过来”,尽管岁月沉重而悲伤,那生命里关于最初一抹亮色的记忆仍给三毛以欢畅的甜蜜(《七点钟》)。 
  “你听过有什么结果的初恋吗?”于是别离。于是她“一度,变成了不相信爱情的人”,在她而言,爱情已经成了“晓梦里漫天穿梭的彩蝶”,纵然色彩斑斓却注定朝生暮死。爱情并不永恒了,这样的生活终于也失去意义。于是,她去了沙漠。在简单的天地玄黄的颜色里,她与沙漠一见倾心。或许,尘世热闹的生活,对于爱已经死去的她而言,也不过一片沙漠而已;而避难的沙漠,反而成了一口井(《飞》,《晓梦蝴蝶》,《沙漠》)。 
   而且在沙漠里又有了一个长满骆驼草一般胡须的男人,从花开成海的三月走来,一直走到三毛的秋天里。在简单的沙漠里发生的爱情虽然朴素,却不仅深入肌体也深入灵魂,因为杂质少了,遂愈见纯粹。可是这桩爱情虽免罹世俗的摧残,却终逃不过命运的安排。“皓月当空的夜晚交出了 再不能看我 再不能说话的你 同一条手帕 擦你的血湿我的泪 要这样跟你 血泪交融 ”,从小女子身上流露出的是简洁的悲怆,然而自有一种穿透人心的冷凄、悲凉(《今世》)。 
  “许多个夜晚,我躺在床上,住在一栋海边的房子里,总是听见晚上的风带着一种呜咽的声音滑过我的窗口。我坐在那个地方突然发觉,我原来已经没有家了;每天晚上,我坐在那里,等待黎明。那时候,我总以为,这样的日子是过不下去了。”其实在这世间,不管如何撕心裂肺的悲伤必将为纷逝的时光所掩埋。然而虽然掩埋了,却依然在那心的深处发酵,在那夜里蒸腾,只是外表不见了任何痕迹。“总有人来,问我的婚期”,三毛只是说,等待我织花罢,等我将鬓上的白花织出一朵,又一朵,……,那时才是时候。(《孀》) 
  就是这种毫无痕迹的悲伤,最是摧灭人的生机。终于坚强如三毛,也开始期待一条“可以将我送到彼岸去的蛇”,“但愿醒来,已不在这世界。去了去了,不带一支发夹”。遂因此而羡慕彼岸。此刻,遥远的彼岸乃是“脱去了一层又一层的束缚,身至心到的境界”,在那里,心灵如空气一般自由。三毛此际的心情,可说是彻悟,可说是寂灭,也可说是灾劫历尽后终归于旷达自然。其实否极便会泰来,寂灭到了极处,便会生出甜蜜的希望和生机。所以此刻,她反而“希望有一亩田”,可以“种桃种李种春风,开尽梨花春又来”。这也便是佛家说“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的境界了(《远方》,《梦田》)。 
  就是这些了。她在这个世界上流浪过许多年后回首时,那些业已过去的岁月只是发出一些这样的回声,简单的毫无修饰的回声。就是这样的回声,通过齐豫的高远悲凉的演绎和潘越云低沉婉转的吟唱,在多年之后,依然能穿透人的心灵,并且在每个人的心里反射出各自不同的声响。 
  而“来过,活过,爱过”的三毛,在专辑出来五年之后,已经抵达她所曾期待的“远方”,永远地于天堂中守护她的荷西与她要的美好。演绎了这张专辑的齐豫和潘越云,也已各自分离。所以今夜听来,声音依然是纯净的天籁,却凭空增添了一种物是人非之感。

因为是女子,所以更要铭记

(喜讯:敬告我亲爱的妖迷们,我的出版编辑告诉我出版社终于确定小说的封面了,我也看到封面了,《懒得结婚》已经开印,装订后应该就快全国上市了。期待吧,期待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