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哭砂》连载(五)

(2009-10-10 09:12:30)
标签:

美丽的水妖

蔼琳

情感

分类: 《谁是谁胸口的朱砂痣》短集

中篇小说《哭砂》连载(五)

 

(八)

  “丁丁,喝口水,别说了,咱不说了啊,安静下来,过去了啊。”狂猪端来一杯水。用地佑用过的杯子,上面写着他的名字。因激动而四肢痉挛的我,在狂猪的安抚下慢慢平静下来。“不,我要说,狂猪,让我说完,让我把它清理出来,我就会好了。”“那我抱着你,慢慢说。”

  我跟踪了地佑。在一所别墅前,我看到信誓旦旦说只爱我的男人,拥着酥胸半露的阿研,有说有笑的从她的小车上走下来。阿研的脸上洋溢的幸福,是那么熟悉。那是一个女人沐浴在爱情中的流光。这个独守空房的女人是真的爱我的阿佑。而阿佑呢?

  花园小径里,阿研双手缠上了地佑的脖子,身子如蛇扭动。地佑伸出手推了推,她缠得更加紧,嘴凑上去,然后地佑的唇低下去……

  “不――不――”我凄凛的长嘶。

  阵阵浓烈的红花油味道,辛辣而刺鼻。睁开眼睛后,一张发青的女人的脸映在我眼前,焦急而惶恐。“丁丁,你终于醒了,擦掉整整一瓶子的香港红花油啊,谢天谢地!”

  我在我的爱人的情妇的别墅外晕倒了。我被我的爱人的情妇救醒了,是否我应该感激她的善良?地佑坐地板上,握着我的手,把头深深的埋进他自己的手中去。良久,他抬头,含着泪光,“丁丁,对不起,对不起……”我呆呆的望着他,再望望他身边这个艳丽的女人,不哭,不叫,不闹。“丁丁,你说话,你说什么都行,别吓我啊?”地佑开始摇晃我,尝试拥抱我。

  “你是谁?你又是谁?我是谁?我在哪?我不认识你们。”如此的平静,我好像面带微笑的问。地佑说:“丁丁,我是阿佑啊,你的阿佑。你是我的乖乖丁丁。”

  “不,你胡说!我不认识你们!”我跳下沙发,扯过我的背包,冲出大门。从来不知道,我的快步如此有天份。这个城市那么大,那么陌生,我在街上逛啊逛啊,没有停息。累了,我就在街边蹲下。隐约记得吃了许多臭豆腐,然后肚子痛,然后跑到一个小公园的水龙头疯狂喝水,呕吐。一个街道办事处的大妈硬是把我送到医务室,我在那躺了一晚上。他们问我是谁,从哪来,我目光呆滞,只懂摇头。在民警叔叔到来之前,我就溜走了。

  “丁丁,好孩子,我知道,我都知道了,咱真的不说了啊。”我问狂猪,在那个城市,在我知道一切后,为什么我没流过一滴泪?狂猪说,那是因为你始终不敢相信不肯面对,你的心死了,连寻死的意识都没了。

  一个女人,用她的整个青春乃至整个生命,去滋润、去守候她的爱情,最后发觉那是一个骗局,一个笑话,要如何面对?我终于相信,爱情有时像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于无形无息中,就把人置于漆黑阴冷的地狱。狂猪,你明白吗?正是因为我领略过天堂过的绮丽,才会如此寒切入骨。于地狱游荡间,抓一个小鬼来问:“我正值妙龄,如花绽放的年华,何以坠落这般境地?”小鬼斜眼窥我,嘿嘿的冷笑一声:“无他,谁让你相信爱情?”

  狂猪,只为了一个信仰,我便粉身碎骨。这是为什么?

  (九)

  人所有不快乐的根源,在于得到的与期望的不相符。狂猪说,丁丁,你是个天生禀赋的女子,你有常人无法想象的能力,你会成为这个世纪最瞩目的文坛新星。

  狂猪把手提电脑递给我。从现在起,你可以为自己写作了。

  我破涕为笑。我知道我已经痊愈。狂猪说,再做一顿漂亮的广东菜吧,明天我送你回家。看着我的背影,狂猪幽幽的说:“曾经,有一个女孩,她为我洗手做过羹汤。”我转身,“那,她呢?”“她嫁了一个非常有钱的港商。走了。我就回来种田了。只有土地,才是我最后的依托。”我想说,狂猪我不想听故事,不想用你的伤痕来安慰我的伤痕。“丁丁,她――叫阿研。”我捂着肚子大笑不止。狂猪也大笑不止。我想起了我的冰凉的小脸贴在地佑的小腹上,对他说:“阿佑,你知道么,你是丁丁今生的宿命。”

  我想我是应该走了。我的吊带长裙子,在秋日午后的宁静村庄飘过时,再也没有骚动。我兴高采烈的叔啊婶啊爷啊姑啊的招呼,他们回我“娃妹子好哩!一路顺风哎!”

  

  从仲夏到秋凉,有一些东西恍然隔世。南归的客机上,望向机窗外的蓝天白云,妈妈慈祥的脸在泪眼中蒙胧浮现。我向她招手,妈妈,我终于找到回家的路了。

 

  丁丁乖,丁丁不再哭泣。

       (全文完。水妖作品,2005年9月)
***************************

 水妖注:

  当年此小说发于红袖添香短篇频道,找找资料,竟然还找到当时一个朋友看到首页推荐后惊喜地给我发截图的QQ记录图片。发上来纪念那一段“辉煌”的日子,呵呵----真的挺拉风呢!

  此小说后被两杂志刊用转载。

中篇小说《哭砂》连载(五)

 

  下面的截图,是让水妖铭记至今的一个读者的评论。遗憾的是不知道他(她)是谁。但是我一直以这为坐标来勉励自己。且不说这个评价是否过誉,而这正是我的追求。告诉自己,不管怎样,要坚持!

中篇小说《哭砂》连载(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