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哭砂》连载(四)

(2009-10-08 21:20:40)
标签:

蔼琳

美丽的水妖

情感

分类: 《谁是谁胸口的朱砂痣》短集

中篇小说《哭砂》连载(四)

 

(六)

  我问狂猪,男人的爱情从来都比女人的低微吗?狂猪说,男人和女人从来都是不一样的,女人是拥有男人后而拥有全世界,而男人喜欢拥有世界后再拥有女人。

  换言之,男人的尊严其实就是金钱和地位,是吗?我冷笑。狂猪心疼的看着我,他知道我是完全的记起来了。他说,有的男人是,有的不是。

  而地佑,就一定是的。他本不是个可以纯粹的为理想为爱情而活着的男人,他的穷困潦倒是他野心的催化剂。我不知道,地佑他想要的东西会那么多。

  《在你的怀抱死去》付梓出版了。我在电话中语无伦次,难抑狂喜,我要我的爱分享我成功的每一分喜悦。地佑祝贺了我,然后一阵静默。“怎么啦,阿佑?”“丁丁,我……”“……”“丁丁,你这次有多少稿费?”“.…..三万……”“能先给我吗?”“好吧……”我所有的喜悦,瞬间冻结。不知不觉中,我爱的男人用爱和未来的名义,把我变成了一部提款机,透支我的感情,也透支我的金钱。

  然后地佑发来信息,说他看中那那套灯光音响还差四万就可以买回来了,到时公司扩大营业就可以有资金正式独立注册了。我依然相信他,因为我一直愿意相信他。我对我母亲的重病只字未提,把三万元一分不留的汇给了地佑。然后,我违心接下了帮人代写长篇的稿约。狂猪问我,你真的给人做廉价枪手?我点头。狂猪紧握着拳头,捶在地佑小时候用过的书桌上,愤怒而低沉的骂了句方言。

  “你是在骂我蠢,是吗?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他钱,任凭他把我的血汗榨干,仍然对他充满希望?”我自嘲的问狂猪。狂猪说,不,我没骂你,也不会笑你,你应该这样的,人活一口气,阿佑就是你的这口气,如果没这口气,你撑不到今天。

  阿佑是我的一口气?我的泪伴着心里的疼,如泉涌。狂猪抚着我的后背,哭吧,哭吧,孩子。“我知道啊,我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儿了,狂猪,那是因为现在这口气没了,所以我病了,所以我选择性失忆是吗?”

  地佑的队友,如今的手下,发来许多短信息,“维纳斯丁丁阿佑嫂子,因为你,因为你和阿佑的爱情鼓舞着我们,让我们紧紧的围绕在他身边一起拼在异乡,我们一直以为他做这一切是为了最终能娶你,也许他真的想最后娶你,可是,他伤害了你,也就伤害了我们的信仰。我们乐队解散了,而且我们也离开阿佑演艺了,他不再是我们的大哥,而你却永远是我们的维纳斯丁丁阿佑嫂子。你一定要坚强。不要死。”

  阿佑是我的一口气,是我活着的支撑。我没有了这口气,却还活着。原来在这个追逐和守望爱情的过程中,我已经历练得如此坚强。

  (七)

  四年后,“阿佑演艺”以一百万人民币的评估资产正式注册,不用再挂名于别人的公司了。母亲的病离不开我,我没有去祝贺他。那天地佑喝了许多酒,在电话中高谈阔论豪言壮语说了一个多小时,然后他说爱我,只爱我。我需要搀扶的时候,他一直不在我身边,多少的尤怨,就这一句百听不厌的情话,便已熨平。女人,有时卑微得可怜。在爱情里,可以把头低到尘埃中去。

  我忘记了问地佑,忽然间哪来的这么多钱。“我马上要成功了!丁丁。”我沉浸在地佑带来的喜悦当中,憧憬在未来一幅幅甜蜜的画面里。躺在病床上的母亲看见我疲倦脸上动人的笑,拉着我的手欣慰的说,好啦,这下妈可以放心的去啦。母亲在三个月后去世了,走之前一直想要见地佑,可是他的手机不是关机就是没有人接。听到他的声音是在母亲走后一个星期,我对着电话大叫:“金钱的追逐让你变得如此冷酷吗?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阿佑吗?”地佑不习惯我的竭斯底里,啪的挂了电话。剩下我握着手机呜咽。一会,电话再响,是地佑。“丁丁,你不会无缘无故发脾气的,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你知道,公司扩大营业后,演出任务多了好几倍,而且大型演出中是不能开手机的啊。我已经两天两夜没睡过啦。”当我从牙缝里挤出“我妈妈去世了”这几个字后,听到地佑在电话中吸鼻子的声音。我哭着说:“阿佑,从今往后,丁丁便是一个人了。”这一次,地佑没有立刻说,你还有我。他知道我需要听到这句话,可是他没有说。他只是说,丁丁,别这样,等我,给我时间,我处理好我的事情后,会回去接你。

  我给的时间还不够吗?此后,地佑的电话总是处于无人接听,或者接通了都是“我马上要演出了”“我在睡觉,好累,让我睡会”的话就挂线了。可是,我想要见他,在这样孤寂和惶恐如潮水般汹涌在我周围的时刻,我只需要地佑的温暖。我到美容院做了脸部美容,直接买了机票,登上了北去的飞机。

  我发信息让地佑来接我。不一会,他当年的队友今天的手下小刘开着小卡车来接我了。他拥抱我,依然叫我维纳斯丁丁阿佑嫂子。几次他望着我,欲言又止。我笑他,怎么红头发改成黄头发了,这贫嘴儿也变哑巴啦?他羞涩的笑笑,只是一路给我介绍“阿佑演艺”的发展实况。去到一个露天的运动场,看到地佑正在指挥他的工人搭建舞台。我扔下行李向他奔去,他看到我,喜悦隐去后,责怪我怎么不打招呼就来了,这样会坏他的事。我委屈的眼泪的眼眶打转。小刘瞪着地佑,说,佑哥,你不能这样啊!记住你说过的话!地佑不耐烦的说,行啦行啦,你走吧。

  地佑把我带到他的住处,阵阵霉味扑鼻而来。我问他,你不在这住吗?怎么这么多灰尘。地佑怔了一下,说,是啊,常常在外面演出,睡在外面。地佑的热吻让我忽略了他眼睛里的闪烁。

  第二天我没有听地佑的话好好呆在家,我到他们工地去了。我看到一个穿着考究的少妇站在地佑的身边,一起看着图纸。我从背后抱住地佑,地佑用力推开,小声说,公众场合注意影响啊。以前他不是这样的,只要在一起,他都喜欢我粘着他。那个少妇抬头,研究性的打量目光让我浑身不自在。最后她伸出手,和我握了握,“你就是丁丁吧?我是地佑的合作伙伴,我叫阿研,叫我研姐吧。”“是,是,是,丁丁,她是研姐。”地佑不对劲,可是我说不上来他哪儿不对劲。我还是甜甜的叫了声研姐。她说有事要办就开车走了。地佑沉下脸,表示对我的不听话而生气。小刘和其他几个人,停下工作看着地佑,地佑回望他们一眼,才和我说笑起来。我问地佑,阿佑,你好像怕小刘?地佑失笑,什么话?老总会怕手下?

  晚上那个研姐请吃饭,说是为我洗尘。我很傻,是吗,狂猪,我竟然去吃自己爱人情妇的饭!地佑和他的队友都在,那个女人确实是富有而高贵的,她的一切我都比不上。我从来没有见过地佑在酒席上这样一本正经的样子。去洗手间时,听到小刘的声音:“不管你和那女人一起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不能让嫂子知道,不能伤害她。”“哎呀,知道了,我爱的当然是丁丁,我只是利用那女人的钱而已,这你们应该知道啊。”想起几次半夜,地佑的手机曾经有娇柔的女声接过“喂?”的问我,然后地佑着急的对我说那是他的旗下女歌手。水龙头哗哗的流水声掩盖了我的哭泣。

  10分钟后,我补了淡妆,笑如春风的坐回席上。我向那个女人敬酒,说谢谢她一直照顾我的阿佑,我向地佑敬酒,说谢谢他为了我一直奋斗。我向小刘敬酒,说谢谢他一直尊称我为嫂子。我向每一个人敬酒。地佑有点气急败坏的过来抢我的酒杯,我抱着他,狠狠的吻他的唇。在我醉倒之前,那个女人脸色阴沉的离开了。整整一个晚上,地佑都坐在床前不停的抽烟,叹息。爱与欲,一定翻腾得很厉害吧。我的阿佑。


 

           (待续 )水妖作品2005年9月

 

 ***************************

 水妖注:

  当年此小说发于红袖添香短篇频道,找找资料,竟然还找到当时一个朋友看到首页推荐后惊喜地给我发截图的QQ记录图片。发上来纪念那一段“辉煌”的日子,呵呵----真的挺拉风呢!

  此小说后被两杂志刊用转载。

中篇小说《哭砂》连载(四)

 

  下面的截图,是让水妖铭记至今的一个读者的评论。遗憾的是不知道他(她)是谁。但是我一直以这为坐标来勉励自己。且不说这个评价是否过誉,而这正是我的追求。告诉自己,不管怎样,要坚持!

中篇小说《哭砂》连载(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