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哭砂》连载(二)

(2009-10-07 10:30:39)
标签:

蔼琳

美丽的水妖

情感

分类: 《谁是谁胸口的朱砂痣》短集

中篇小说《哭砂》连载(二)

 

(二)

  手机不停地响,幽蓝的屏幕上显示着一个奇怪的名字一一“地佑”。虽然我记不起他是谁,可是起这样的名字的人不是很好笑吗?发着高烧的我,耳朵紧贴听筒,可是那边没有声音。连续多次,除了听到手机里面有人呼吸的声响,真的再没有声音。我问狂猪,这个地佑,是我什么人?狂猪有一闪而过的怜惜,嘿嘿的说,那是你的朋友吧,我怎么认识。

  狂猪叫我“丁丁”,他说我本来就是叫丁丁。手提电脑里的几个邮件,他们都叫我丁丁。我相信我叫丁丁。有三封信,有三句同样的话:“丁丁,你恨我吧。”落款是“地佑”。我为什么要恨地佑呢?

  夜里,许多杂乱无章的梦境,潮水般的袭来。我大叫着狂猪的名字,狂猪啊有人啊,有长头发的男人要杀我,狂猪!他要用明晃晃的匕首刺向我的心脏,红艳的鲜血不住的往外流。而我,竟然感激的微笑!狂猪安慰我说,只要我愿意了,我自然就会想起一切的。但是,失去某些记忆,对我也许是一种福气。

  (三)

  我相信了狂猪的话。我享受着这种福气。我学着做一个农夫,我穿着狂猪母亲的粗布衣裳,开起了拖拉机,播种机,收割机,轰窿窿轰窿窿,充满希望的田野。我忘记了去追问去回忆。我学会了用柴火做饭,做了满满一桌的菜,五颜六色。狂猪和他的家人对我大加赞赏。狂猪脱口而出,广东菜真漂亮!

  广东?我的家在广东?一个山清水秀的小城在记忆中循溯而来。我为什么在这儿,为什么在北方?狂猪的笑暗淡了下去。

  地佑,地佑是我的堂弟弟。狂猪吐着烟圈说。你现在的身体,有能力承受你的过去和真相了。丁丁,你不能在这儿逃避一辈子。

  什么意思?那个给我发邮件,给我打电话又不说话的地佑,是狂猪的堂弟弟?

  我抱着头。很痛。

  狂猪拉着我,走到一家院子里,然后走进一个小房间。狂猪说,这是他的房间,你看,那是他的相片。

  我不要!我条件反射的叫喊着。

  丁丁,面对自己,好吗?狂猪平缓的声音响起。

  相片上的那个男人,是地佑。地佑,地佑。我念着这个奇怪的名字,连小腹上的肌肉都扯在一起,怎么这样痛?

  地佑有一双像狂猪一样细长的眼睛,却没有狂猪的简单清澈。地佑抱着红色的电吉他坐在高脚椅子上,有傲视一切的表情。有一个长发的女孩,靠在他的颈项,脸上的笑容像一朵春天的花。那是多年前不经世事的丁丁。是的,真的是我。我记得妈妈给我的这张脸,它只属于我自己,独一无二。

  我就是从地佑寄回来的这张相片认识你的,丁丁。狂猪说,后来我看到了《烟花》杂志对你的报道,我知道了那个写歌词写诗的女孩就是你,就找到了你网络的联系方式,关注你。因为,我知道地佑是不会在任何一个女孩身边停留一辈子的,尽管他知道你是唯一让他触动灵魂的女孩。不管他伤害谁,但是他不能伤害你。我们都知道你为他付出了许多许多,海水不可斗量那么多。

 

(待续 )水妖作品2005年9月

 

 ***************************

 水妖注:

  当年此小说发于红袖添香短篇频道,找找资料,竟然还找到当时一个朋友看到首页推荐后惊喜地给我发截图的QQ记录图片。发上来纪念那一段“辉煌”的日子,呵呵----真的挺拉风呢!

  此小说后被两杂志刊用转载。

中篇小说《哭砂》连载(二)

 

  下面的截图,是让水妖铭记至今的一个读者的评论。遗憾的是不知道他(她)是谁。但是我一直以这为坐标来勉励自己。且不说这个评价是否过誉,而这正是我的追求。告诉自己,不管怎样,要坚持!

中篇小说《哭砂》连载(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