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闭的女人是可耻的 

(2009-06-01 08:42:28)
标签:

蔼琳

美丽的水妖

情感

分类: 《真水无香》 随笔散文集子

水妖说,要得到幸福,必须先将心扉打开......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我以这样低眉顺眼的姿势,已经行走多年。纵使只是一个人,依然走不出心的迷宫。我从左窜到右,从右跳到左,来来回回中,我看到岸堤很近,就像我看到幸福总是很近,可是它们都那么远。远到我就这么兜转着,即使我伸出手,也够不着。

  于是我开始思索,幸福它到底是舍弃还是成全。

  没有谁,再愿意收纳我的这颗心。或者,是我已经不再愿意向谁打开?

  水光潋滟,倒影的是我寥落的忧伤。

  我总是以为爱情它是天上的云彩,却不肯承认那只不过地上的废圩伤花。

  在这烟尘弥漫的世间,我只是那轻落于你眉宇上的一粒尘埃。一不小心,就说出了我爱你与你无关,是的,就这样,我便成了迷途的孩子。

  寂寞不管黑夜与白昼,都如这四下无人的旷野,即使我哭我笑我歌我话,只得阵阵回音,从我的发,到我的脚 尖,蜿蜒而行。从来只有我咀嚼寂寞,如今却被它吞噬。直至无形。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最苍翠的绿在雨后,而过尽千帆,还有哪个会珍爱我眼角的细纹与沧桑?

  紫色的梦,蜕变成灰色的流年。我在年华的斑驳中,渐渐老去。是什么时候开始,懂得了伪装的坚强不过是自怜 自艾的另一种诠释?

  有时凝望远方,心会飘得很远。

  总是会想,墙的那边,会有什么样的风景。却从来没有想过要不要翻越过去,看个究竟。

  我知道的,我的心里,堵着一道墙。它坚固而年代久远,它让我甘心像蜗牛一样蜇伏着,它让我的内心世界越来越苍白,而我却不愿意去越过它推翻它。

  即使深知在这年代,自闭的女人,是可耻的。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挽起三千烦恼丝,走在人潮涌动的街道上,以为自己可以融进去。

  回顾四望,方圆之内外,仍得我自己。

  在我拒绝了外面的世界时,外面的这个世界同时也拒绝了我。我是这个世界的陌生人了。没有谁会愿意关心,一脸风霜的女人心里,会有怎样的精彩,她会有怎样不算动人却曲折的故事。

  伪装是孤独的通行证,孤独是爱情的墓志铭。

  当下巴不再高仰,青春已经不再。那一些张扬欢笑着的肆无忌惮,如深冬枯黄的小草。

  会不会有一天,我的笑脸继续萎缩、死亡,直到消失,像一具风干的木乃伊,在漆黑的墓穴中,经受无尽的夜。再没白昼。

  如果没有爱......

  如果没有你......

  如果没有如果...... 

  带着伞蹰蹰独行,它会替我遮风挡雨。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总得要有继续的。生活。

  总得要有改变的。人生的路。

  往前走着,没有路的时候,原来我忘记了是可以转个弯的。

  我提起包袱,迈开脚步。在巨大的厚墙面前,又再却步。尽管有人很坚决地说:  

  “去爱吧,像不曾受过伤害一样;跳舞吧,像没有人欣赏一样;唱歌吧,像无人聆听一样;干活吧,像不需要钱一样;生活吧,像今天就是末日一样。”

  我想的,我也渴望的。

  但是,即使这样活着了,依然是孤独的。孤独得悲壮而高调,从而染上了乐观的色彩。如白墙壁上的口号与标语,空有赅人的警示与说教。

  但是,即使依然是孤独的,我也得要转个弯了。

  人生,真的很短。

  容颜,真的很易逝。

  我需要一双真实的温暖的大手,安抚我的梦乡。

  到那时,乱红便会飞过秋千去。是的,我期待。郎你会骑着竹马来。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很久很久以前,用来迷惑并勾引某人的文字。哈哈。发上来作个存档。相片就是本妖的背影,那时的相机像素没现在的高,不清晰是可以原谅的哈。)</ href="http://cam.taoke.alimama.com/event.php?pid=mm_13482885_0_0&eventid=100751" target="_blank" 自闭的女人是可耻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