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学女人的悲哀

(2009-05-18 20:07:22)
标签:

蔼琳

美丽的水妖

写作

思考

杂谈

分类: 《真水无香》 随笔散文集子

       文学女人的悲哀

  一直觉得,我对写作说不上热爱,也不讨厌。经常有人误解写作就是我的生活,甚至许多人无限“同情”地对我说,写作是一件顶痛苦的事情。每当听到这些话,毕竟人家也是关心,可我自身真的是没有感觉到有多少的痛苦,于是便只是笑笑以表谢意。

  可是,这种心境与意识已经发生了变化。让我感觉到写作与思考是痛苦的,是两只狗。

  那天周六,与母亲、弟妹等一伙人去喝了早茶,中午回到位于城郊的母亲家。享受着亲情的宁静与温馨,心情就如这初大夏的阳光般,灿烂地开着心花儿。

  母亲家是自己建的房子,门口有很大的空地,就种上了荔枝、龙眼、枇杷、石榴、黄皮等果树,数量均只有一棵。还有一棵竹子,不知是什么品种,个体比较大,适宜用来做竹筒饭那种。这些植物长势非常旺盛,在门前形成了一大片荫凉的区域。其中两棵之间还有一张网状的塑料绳子小吊床,几个实木墩儿,闲时经常在这儿纳凉、呆坐、聊天儿。不仅是人,母亲还在荫凉之间搭了个小棚子,用来养了一些鸡。这些“半土鸡”还是比外面卖的要好吃许多。

  不仅仅这样,还有狗。是的,实际上,荫凉之中,一直有狗的存在,只是我没有引发我这一天的感触而已。对于狗,我是有着深刻的感情的。(见《我曾经爱过的那些狗》)只是以前写过的文章中的“狗妹”去年初老死之后,我对母亲家新买的狗有点不闻不问了。这一年来,老家中已经换过好几条狗了,我竟然没注意到!

  城乡结合部中的治安有多么乱,人人皆知,几乎家家户户都养有狗来看门。母亲家周围房子不多,在失过几次窃后,家里的狗增加至三只,一直到现在都是三只。长到差不多了,就卖掉,再买小的来养,以此类推。父母对狗,不再像对“狗妹”一样善终了。

  那天,我在门口逗小侄子玩,三个狗见到我们,也兴奋地使劲示好并用力挣扎。我忘记了说,它们是被父亲用铁链锁着拴在三棵果树脚下的。果树充当了天然的桩。那只最小的狗才三个月,毛发蓬松,样子很是娇憨可爱,也在摇头摆尾地想要向我们冲过来,与我们一起玩儿。另外两只,一只是土黄色的,养了一年多了,一只是黑色的,比土黄色的小几个月。它们的眼睛哀求地看着我们,四只脚使劲地刨着泥土,汪汪地叫嚷着。意思是“放了我吧放了我吧,我要也和你们玩!”

  我对父亲说,看狗儿叫得这样凶,一定是想放它玩了,要不放了它们吧。不料父亲说,放不得放不得,那两只狗天性不够善良,比较凶悍,要是伤了人,那可怎么办?

  确实,它们那样儿是比以前家中的狗要凶悍一些,连声音也响得多呢。加上村中出过几起狗伤人的事件,父亲就更加不敢放它们自由活动了。

  我问,难道他们从买回来,就一直拴绑在这儿?父亲说,是啊?我脱口而出,啊,太残忍了!父亲说,这有什么,不就是一只狗么?

  我默然。是的,不过就是一只狗。可是就在这一瞬间,我那如阳光般灿烂的心情全没有了,我的心在抽痛,为这两只从进来母亲家起就失去自由的狗!我在想,它们是狗,被拴在家门前,尽着它们的职守,可是属于它们的世界,只有半径两米的距离!我盯着果树头上那被铁链磨擦出深深的斑驳的伤痕,还有狗脖子上那铁做成的狗圈儿,在狗脖子上勒出厚厚的茧,我想狗它就不疼吗?那双渴望挣脱束缚的眸子,诉说着它有多向往自由的生活啊?

  假如,我是这狗?我突然不寒而栗!在这一刻,我对自由又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越是理解,越是替狗们感觉悲哀与不平。

  母亲得知我的想法,嗔怪地说,阿女你的脑子是不是写东西写坏了?人家说写东西的人大多是疯子,你可千万别有样学样啊?父亲也在一旁说,经常想这想那的,想败你的脑,狗就是狗,是贱命,哪会有思有想呢?

  也许,从生物进化论和唯物哲学论来说,狗真的只是狗,它和人的区别在于它没有主动意识。可是我不相信。

  就在这两个狗们的面前,我意识到了我的悲哀与痛苦。意识到了写作与思考的痛苦。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有许多时候,都有类似的时刻出现,只是没有今天这样让我感到震撼,因此忽略了而已。这一切,只因为写作的人具有一双敏感的眼睛和一个善感的心灵,外加独特的思维方式。

  后来,父亲也许是为了安慰我,把最小的那一只小狗放了,它哼哼唔唔地在我的脚边转悠,与小侄子玩得不亦乐乎。而我,还是呆坐于吊床上,一晃,一晃,走神了。

  我不高兴!

  怎么写了十几年东西,到如今才发现写作与思考,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呢?要是早就清醒地认识到多好,我就坚决不干这营生了!

  我更加愿意,做一个简单的、快乐的,哪怕是有点麻木的小女人!

 

(水妖日志  2009 5 18)

 

文学女人的悲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