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纯属妖言,我不惑众......

(2009-05-07 10:18:00)
标签:

蔼琳

美丽的水妖

杂谈

分类: 《真水无香》 随笔散文集子

   

(注:有人对此发言断章取义得紧要,因此决定置顶此发言。无意去申辩、宣扬或者看不起任何群体,只是针对当时作家们的争论与实际背景作了一些客观的陈述而已。所幸的是此发言中所“批判”与质疑到的东西,目前整个大环境都在逐渐改善中。有这个欣慰就够了,任何的诋毁与攻击由它去吧。)

        纯属妖言,我不惑众......

   (他们都是大名鼎鼎之人物,猜猜都是谁?本妖太无名,就不露脸了嘻)

 

  大家好!

  今天,我是以一个网络走红写手的身份来参加论坛的。在此占用各位老师一点宝贵的时间,谈谈我的网络文学之路和我对目前网络文学现状的一些浅陋认识。

  首先,对于中国作协授意广东作协率先召开关注网络文学现象的举措,深有感慨,这是中国作协首次于官方正式正视网络新生代作家与网络文学的活动。作为一个网络走出来的作者,受邀来参加,我很欣慰。而看到众多官方的领导、作家前辈们以及从北京远道而来的中国作协的嘉宾们,都坐在后面静听我们的发言与争论,让我们尽情充当主角,说实在的,非常感动。

  对于大家来说,我是一个新面孔。包括我家乡江门的文联,也是在报纸报道过我后才知道有我的存在。实际上,我用笔名写东西已经有十多年了,处女作的发表可追溯到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关于本人的所谓文学成长略去)

  

  本来今天我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的,但从早上到下午,听了许多作者、作家还有嘉宾的发言,有一些话觉得不吐不快了,就让我来作个压轴吧。上午慕容雪村先生说的一番话,某些观点无论如何我不敢苟同。还有针对刚才红娘子所说的,我们网络走红的作者需要尊重,特别是传统文化界和官方组织的尊重。我想表达一下我的想法。还记得我刚刚出第一本小说的时候,某个德高望重的文坛前辈打听到我,向我要书,我寄了给他。他收到后对我说了两句话,那种语气让我觉得非常不舒服。第一句是“哦,是畅销书啊?”第二句是“哦,是网络里来的啊?”在这里,我得说一句,我相信许多像我这样的作者,根本不在乎官方或者那些自以为自己深刻纯净的文化人的评价,可是不管怎么说,我们真的需要尊重,一种对于作者本身的尊重和对文学创作的尊重。

  接下来我想说的是,任何东西,摆出来卖,都是商品。包括孔子的书也是商品。这无所谓商业不商业。在国外就没有这种迂腐可笑的说法,比如美国,他们的国家收入70%来自文化产业。你能瞧不起人家这一点吗?作为一个写者,难道你不希望自己的文字能够带来丰厚的收益吗?要是你说一点不想,不能说明你清高或者有风骨,只能说明你极度地虚伪。

  还有一个就是快餐文化的问题,我也想说几句。什么是快餐小说?在我的理解中,快餐小说就是没有阅读障碍的小说。试问这世界有几个真正可以成为大师的作家?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但我可以肯定我不能。我的目标很简单,我要写最好的快餐小说。我并不以这为耻。太多的前辈看也不看完我的小说就给我下了一个定义,“这不过是言情小说嘛?”好吧,既然真要这样先入为主,那也没什么值得计较。到底有多少致力于“快餐文化”的人的写作有我这么累?还要采访、还要搜集各种现实素材和报告资料?这是一个多元的社会,我为我所适合的那个阅读阶层作出我的探讨和贡献,我觉得我的自我价值已经在这个过程当中完成了,我累并快乐着。

  在这里,又提出了另外一外问题。许多人会觉得我们的创作态度很浮躁。据我所知,许多写手是靠写作吃饭和生活的,他们不浮躁不行,这要生存。我很欣赏红娘子敢于承认自己的功利与浮躁,在传统文化人当中,又有几个这样坦诚?而我更加了解到,许多从网络走红的作者,他们的创作态度是极为严肃的。有的作者为了查阅历史资料,走访于各大学的教授间,有的还请人专门翻译国外的原始资料。而我,在创作一部小说前,总是要做大量的人物采访和素材的整理。我们的付出比回报要多得多。哪怕还是有人说他不值一看,也不会影响我们的写的需要与冲动。

  贾志刚早上的发言中说过一句话,文学就是文学,没必要去说是网络的还是纸上的,也没必要去说是深刻的还是肤浅的,更加不要去说是主旋律的还是娱乐化的。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网络不过是一个平台,一个文字的载体,像曾经更新换代过的任何书写的载体别无两样。在网络上先发表然后以纸质出版,或者如今许多传统作家将他们出版过的作品发到网络中去收费阅读,我们要如何定义它们到底是网络文学还是传统文学?

  再来说说思想性问题。刚才有朋友说他的作品被批无思想性,没有社会责任感。我明白这里指的应该是“文艺要为政治服务”。我从来都觉得这话没什么不对,是要为其服务。可反过来说,难道文学的使命就是拯救政治吗?不为政治服务的就不算是文学了吗?想想我们的诗经和许多流传千古的许多篇章,不难看出,实际上,真正的文学是与政治无关的。与政治相关的东西,只能是政治的工具,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纯文学。老百姓的思想有不同的层次,文化也应该一样。活着的人都要吃喝拉稀,大家都不过是个俗人。严肃题材也好,娱乐化写作也好,谁也别看轻谁,谁也别标榜自己的高尚。如果真要说到媚俗这个词语,那么很不幸,咱们都一样地俗,有的人是媚政治和上级的俗,有的人是媚读者和市场的俗。

  至于主流与非主流的说法,我认为也是没必要去争论或者划分的。网络上确实制造了许多垃圾,可是在传统文学圈里,难道就没有垃圾吗?只不过更加隐秘更加浪费而已。有多少公费印刷出来的书到最后变成仓库里卖不出去的废纸?有多少自费、赞助出版的送人也没人愿意看?起码,网络写手等草根作者,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赢得了一方天地。文化与市场相结合,文学与商业相结合,又有何不好?

  是的,许多网络的VIP收费阅读写手为了生存,变成了一部码字机器,这其实真的不可取。不可取归不可取,可是起码他们还在写,写本身就是值得肯定的一个过程,总比那些拿着国家丰厚的津贴又多年不出作品的所谓作家强吧?总比那些以文学作为向上爬的伪文人好吧?不服气?那好,你们也试试一天码个一两万字出来。我是服的,因为我不行。我只能在工作之余,艰难地挤时间,慢慢写。

  当然,作为一个在网络中写作的人来说,本身也应该自律,自觉地参与净化整个网络文学环境中去。

  一直来,忙于静静写稿,无暇去顾及各方面的争论与研讨,今天是我有生以来,在某一特定场合,说话最多也说得最勇敢最行云流水的一次。我从来也并不讳言我是个网络走红的作者,甚至不怕被人嘲笑这些不过是某些前辈眼中的“快餐”,更加不介意有人说这些文字肤浅。我只是想表达我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女性作者眼中的世界——某些我见过的人,某些我听到的事,某些我知道的现象,某些我所不能解的困惑。

  在网络上写作,最大的困扰是版权的保护问题。实现了VIP收费的网站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但免费阅读部分,盗版现象还是依然严重的。

  正如有人说的,网络文学存在着盲目性、媚俗性、游戏性等缺点,缺乏思想性和深度性。但网络上也有不少是难得的精品。网站需要发展,商业化操作和VIP收费阅读是个趋势,许多网站在商业化的同时,也注意挖掘好作品,推向出版市场。以红袖添香为例子,这叫以文养文,就是把网站上的作品分两类去管理,一个是满足娱乐、休闲性、通过通俗文学商业化作品,通过商业化取得盈利支持网站的长期发展,再去养一部分有品质的能传播久远的作品(网站重点关注两种作品,一种是只在网络收费阅读的娱乐化小说,一种是用以物色出版渠道的小说)。

  而网络写手到目前的发展来看,也已经分成三派,一是自娱自乐型;二是VIP收费阅读不出版型;三是最终目标为实体出版型。今天到会的,全是后者,到最后都是要落实于书籍的出版上去的。在文笔和题材上,比一般的网络作品要求会更加高。在这一点上,我们肯定要虚心地向各位于传统文化界默默耕耘的前辈们学习,逐渐地提高自己。

  无论网络文学的载体和传播方式是什么样的,也不管它呈现出什么样的特征,但是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那就是它必是以传统文化做为基础,传统文化必是它产生的土壤和条件。由此可见,网络文学也可以说是传统文学的衍生物。这里可以看出文学的多样性超过以往任何一个时代。
  任何的新生文化,纵观它的发展过程,并非简单地交替先象,而是同种求异,再交汇,碰撞,而后歉收并蓄,融合发展的一个过程。正如网络文学的发展,最终必然要借鉴传统文学的长处,有待在思想性艺术性和文学性上做一些提升。而传统文学,也必将摒弃自身的高姿态和严肃性来争取受众,掌控和征服读者。

  和某些行业一样,高速发展的网络文学使一部分人迅速发家致富,也产生了很多垃圾和隐患。如今的网络文学看似风光热闹,但其实背后危机四伏。许多作者们为了迎合市场,在网上跟风创作,却没有考虑过读者的需求和自己长久的发展;一些商业化文学网站为了点击率要求作者日更新5000字时,并没有考虑到作者的写作能力;而作者们为了经济收益,每天在网上狂喷1万甚至2万字,文章的质量又怎么保证?

   不可否认,网络文学降低了门坎,为更多的文学爱好者提供了出路。但如何更好地维护这个平台,如何让这个平台良性健康地发展,出版商、文学网站以及网络作者,都应扪心自问,究竟是饮鸩止渴、急功近利,还是从长计议、合理规划?怎样才能避免网络文学成为又一个被“做滥”的行业?

  而我,在各种阅读热潮中,始终坚持自己的写作风格,尽量避免媚俗低俗。即使依然脱不去婚恋小说的外衣,但起码它得是一件有格调的外衣。像所有的在网络中起来的作者一样,我目前也在渐渐向传统回归。  

  作为关注女性命运和女性出路的作者,我希望我的小说带给读者的思考只有那么一点点就够了。毕竟也不能把文学的功能看得太大,我觉得对于一般的作者来说,有感而发触及心灵也就足够了。像远古时代的诗经中许多诗句和许多经典篇章,当初并非是为了要拯救人类的灵魂而作,也绝非为了政治而生。当然,我的东西远不能算作经典,我只希望通过我这些浅薄的文字,来让女人更加了解女人自身,也让男人更加疼惜女人。

  当然,极严肃的作家和深层次的写作,这个社会绝对是需要的。但目前来说,我干了不这样的事。我需要一个成长和积累的过程。

  借助网络,我们的话语权得到空前扩张。这为像我这样的草根作者提供了平台和机遇,要知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作者要想免费出书,比登天还难。而网络,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一个展示的机会,主要你的是好东西,你的小说有市场,迟早会被发现并变成铅字,放在各大书店中出售。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像我的好朋友何马、千寻千寻、天下霸唱等一举成名。

  因此,我感谢网络的宽容与平等!也感谢这一路上鼓励我从网络回归传统的杨克老师,08年初他从朋友处得知有我这样一个作者,亲自和我联系,给了我许多精神上的动力和鼓励,我把它看作是传统文学圈子对我的承认和扶持,他对我说广东本土出个写书的不容易,叫我不管写的是什么,不管别人说什么,一定要坚持。同时,也感谢江门恩平文联的冯主席和郑会长以及一切关注过我的朋友们!我的发言完毕,如对哪些前辈朋友有所冒犯,还望海谅!谢谢大家。

                       蔼 琳

                       2009年4月25日

                    广东艺术中心作协二十楼会议厅

(发言时没讲稿,现场发挥,尽量还原,故文中众多口语化句子,当时接近散会,已到吃饭时间,被某领导点名非要说话,就有了这个东西。许多人说本妖成熟,实则不然,许多世故上的东西我并不懂,如果踩痛了某些人的神经,真是罪过啊。)

 

 

 

买手机,选国货。爱国咱就用国货!

 

 

 

纯属妖言,我不惑众...... 纯属妖言,我不惑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