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听,是谁在祭奠爱情

(2009-04-29 08:46:41)
标签:

蔼琳

美丽的水妖

情感

分类: 《真水无香》 随笔散文集子

 

   听,是谁在祭奠爱情

散文诗:

 

             听,是谁在祭奠爱情

(1)

     月季花在慢慢爬墙,青苔也比它快了。没有人告诉我,等待是那织布机上的银河。织呀织呀,织不出一只渡河的小船。

     暮春幽蓝的苍穹,星月纷纷低头俯瞰,狐惑交耳,听,是谁是拜祭爱情?

    唱一阕歌吧,你我最爱的那一阕歌。这个夜晚,就让我酥手挽素衣,在屋顶的夜风中,站成祭奠的模样。

    (2)

     有一些碎片似的记忆,蒙胧又清晰。树枝上最后一朵木棉,以极不情愿的姿态,划下一段凄艳的红色弧线。还记得你手心上,艳红的花瓣会微笑。你羞涩的看着我说,我手,捡我爱。

     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我的容颜会这个样子悄悄地老去。你从来没有担心过我,我这个样子悄悄老去的容颜还会不会有人来爱。你,甚至从来没有告诉过我,爱上你竟然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

     如果说爱,只是为了另一个人的幸福。那么,谁来给我幸福。

    (3)

    从来不曾想,原来不是所有的春花,都能够结果。春华秋实,那是大自然粉饰过的华美吧。凋落在田野山间的孤寂,又是谁能够看得见的残缺?

    布谷鸟鸣叫着栖息,“不苦,不苦”。如果我哭了,也只是因为你的这一身风尘,和我的这一身伤痕。我知道的,在暮春的更深处,你颠波的身影,是如何的洒下过披星戴月的汗水。眺望日出的方向,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我总是学不会逃避与麻醉,欺骗与堕落,清醒的痛,如一支快速旋转的电钻,于身体各个部位逗留,这一下,那一下。为什么坚守与放手,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算术题呢?你暧昧的眼神于黑夜的无眠中,幽幽地涉水而来,又翻山而去。

    所有的过错,都只是因为,不再年轻的我,带着眼角的细纹,还满怀着梦幻般的希企,义无反顾地相信了爱情。

    (4)

    很久了,一个人跳舞,从清晨到日暮。我醉在自己给的幻觉里,曾经执迷不悔,直至如今。翻开泛黄的厚厚的字典,我看到一个赫然的“孀”字,白纸黑字,像一幅不合时宜的讣告,僵冷地躺在岁月的棺里。

    轻轻地一个攒眉间,时光已经流转过无数个花开叶落的春秋。踩在青春与爱情的墓碑上,我做了一个过时的梦,河畔简陋歪斜的草庐中,那样简单的就容了你我的一生。你坎坎伐檀,我洗手做羹汤。你是我结绳记事的相公,我是你当户而织的娘子。

    不是不想跟你荣华的,也不是不想共你富贵。抬头看你沧桑却依然意气风发的脸,你晶亮的双眸映着我半蔫的容颜,蓦然地恐惧。我听见梦想在跌落的时候尖酸刻薄地警告我说:走吧,走吧,你再也输不起了。

    (5)

    残墙颓垣上,有真心的花儿冒着霜雪耐着贫瘠如火如荼地开过。风沙一层又一层覆盖了它开过的痕迹,而总是有些无法掩埋的如花的美丽,被四季传唱。我情愿这样流过泪,不让生命荒芜。

    你知道吗,我不再听悲伤的歌了。所有悲伤的歌都告诉我,爱情到最后都只是梁祝化蝶后的绝唱,孟姜女哭倒长城的凄凉,神仙与眷侣蹩脚的传说。

    终于明白了,这个世间有一种祭奠叫做遗忘,像忘川之水涓涓地涤荡过生命的坎与坷,像壮志未酬的志士手刃自己活生生的血肉之躯。那是告别,是积淀,是蜕变,也是新生。

    点上一支檀香,庆幸之后再默哀吧。陌生的人潮中,不管还会不会再次出现你熟悉的脸,不管还会不会有手心相握的温暖,而我已经不会再让自己无声地叹息。

    那么亲爱的,也请你安心地归去,不要回望。做一只展翅的鹏鸟吧,飞向我所不能到达的天际。在云彩之上,为这一场脱世绝尘的爱恋,帮你曾经热爱过的女子,写一首最激越豪迈的挽歌。

(水妖作品 2005年暮春)

 

 

 

买手机,选国货。爱国咱就用国货!

 

<a href="http://tms.taoke.alimama.com/tms/topic.php?pid=mm_13482885_0_0&eventid=100788" target="_blank">淘宝大促满200减40</a>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