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是寂寞撒的谎(21)

(2008-07-16 09:54:21)
标签:

蔼琳

爱是寂寞撒的谎

美丽的水妖

情感

分类: 《爱是寂寞撒的谎》出版连载

              爱是寂寞撒的谎(21)

 

八 、隐匿的渴望,绝望的狂欢(2)

 

 

  耿元说,顺其自然好吗?我不会勉强你的。飘儿犹豫一下问,你真的决定来吗?耿元说,是的,我很想见到真实的你。你想我来吗?

  我想他来吗?飘儿也问自己。最终,她吁了一口气,用颤抖的手指,回复了一个字 “想。”耿元立刻说,那就等着我,飘儿。

  晚上,耿元还和飘儿通了电话。没有提到明天的安排,没有提到让飘儿不自然的话题,只和飘儿说着一些闲话。飘儿感激耿元游刃有余的交际谈吐,她明白耿元是在帮助她消除心中的紧张,让她松弛地迎接他的到来。

  林烨从香港打来电话,说已经平安到达。飘儿反常地要林烨陪她聊聊天,林烨说,老婆,我还要去工作呢。时间安排得很紧。你快睡觉吧,我过两天就回去了啊。

  飘儿只好放下电话。如果林烨这时在电话中和她温情地说说话,是不是就会打消她内心隐匿的渴望呢?

  早上醒来,飘儿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才起床进到浴室,细细的擦洗着她依然青春苗条的身体。换上了昨天晚上特意买的紫色蕾丝内衣,镜子里的她,清新和神秘交映出迷人的诱惑。飘儿再套上新买的紫色纱裙,整理好微卷的长发,再看镜子中的自己,她都看呆了。这镜子里面这个虚幻得像梦一样的女子就是我吗?飘儿第一次发觉,紫色是如此的适合这个时刻的她。是不是人的一生中,有一些衣服只能出色地穿一次?就像纯净圣洁的白色,只属于婚礼上的先生,而今天这由里到外的一身紫色,就只属于一个陌生的男人。

  对于飘儿来说,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冒险。她不敢想到“背叛”、“出轨”这些如鞭子一样的词语。她不断地告诉自己,她只是为了去圆一个女人的梦想,仅此一次。如果这不能算作借口,那就让她彻底地任性一次!

  飘儿没有化妆,素着一张淡水墨画似的脸,有点苍白,这张脸,本身就是一个故事。这张脸的从容和安宁,会让漂泊惯了的男人,心轻轻地触动。正如耿元说的那样,像飘儿这样的女子,要婚外情太容易了。当那些成功男人频频地向她暗示进攻的时候,飘儿经常会用一脸的无辜和淡漠来作无声地拒绝,这反倒让飘儿增加了一层神秘的魅力。

  飘儿在耳垂涂上了一点淡淡的玫瑰香水。尽管是一场交易似的逢场作戏,可是飘儿希望能让彼此都终生难忘。耿元说,他非常期待。飘儿也是一样的,怀着隐约的愧疚和冒险的心情期待着。

  那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飘儿没有问过耿元的样子,没有向耿元要过相片。飘儿觉得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首先是个正常健康的懂得性爱的男人,她才不介意自己是她的第几个女人。

  耿元那天曾经问过她,看过《天亮说分手》这类书吗?飘儿知道耿元问这句话的话外音。耿元不需要牵绊,飘儿也不需要。他们之间根本不需要爱,只要有一点感觉,不讨厌对方,能够让他们彼此相拥着滚到床上去就足够了。说白了,只是一个寂寞的男人和一个压抑的女人而已。

  “飘姐,救我!”是宝欣的电话,飘儿问,你怎么啦?宝欣用快要哭泣的声音说:“莫主任今天说要带我出去玩,本来说好还有别的同事的,可是来到这儿,却只有我一个。”飘儿问:“那你们现在在哪儿?”“在假日山庄,这儿好偏远啊,我想走都走不了。”“你不是很厉害么,怎么也害怕啊。”“那是表面的啦!我……”“还记得姐姐曾经提醒过你吗?”“记得,可谁想到他看起来那么慈祥,却这样好色啊。开车来的时候,还摸我大腿。”“你现在呆着别动,见机行事,姐姐一会儿就到,别害怕啊。”

  飘儿正要冲出门,可是想到耿元一会就要来了,大汗都急出来了,怎么办啊!突然她想到了王东洋,这个人话虽多,可是做事有原则,况且他也有一副热心肠。

  飘儿拨通王东洋的电话,这小子还没起床呢,听到飘儿的声音,一下子跃起来。飘儿和他说宝欣被莫主任带到假日山庄去。王东洋说,妈的,这老东西色心还不改啊,我们一块去吧。飘儿说,我一会儿还有急事,你快去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