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是寂寞撒的谎(14)

(2008-07-06 11:39:38)
标签:

蔼琳

美丽的水妖

爱是寂寞撒的谎

情感

分类: 《爱是寂寞撒的谎》出版连载

            

 

五、那一场风花雪月的往事(2)

 

  会议后,肖秘书示意飘儿到办公室等候。好一会,霍靖步履匆匆地走进来,对飘儿礼貌地笑笑,就表示采访可以开始了。飘儿刚刚说话,霍靖呆了一下,疑惑地抬起头来,盯着飘儿看了好一会。

  采访很顺利,务实、儒雅、有胆识、不拘小节,是飘儿在内心里暗暗给他的评价。采访结束时,霍靖亲自送飘儿出去,对飘儿说,叶记者,你很像我一个朋友年轻的时候,特别是你的声音。飘儿笑了笑,说,那一定是个非常特别的朋友。霍靖的眼神飘得远了,点点头说,是的,她是特别的朋友。

  刚刚走出市府大楼,李芳的电话来了。她说她正在“意融融”咖啡馆,问飘儿有没有空,叫她过去聊聊杂志专题的事情。飘儿说她刚好顺路。

  李芳正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望着街上的车流出神。这个李芳,谁说她强悍来着?今天她穿了一件短袖的墨绿色贴身毛线衣,配修身的牛仔裤,简洁素雅,加上身材匀称,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40岁的女人。

  飘儿一进门,李芳就笑:“好个长发飘飘的飘儿,远远看着你走来,那感觉真好。年轻真好啊。”

  “你也不老啊,要喜欢长发,就留起来啊。我的头发刚刚染的,效果还行吧?”

  “何止是行,简直是太好看了。这淡棕色不张扬,又适合你的肤色。可惜啊,我做主席后,头发就剪了。”

  “要是我有官当了,我也剪了它。” 飘儿打趣地说。

  李芳白她一眼,问飘儿刚才去哪啦?飘儿说去采访霍靖了。李芳“哦”了一声,飘儿呷着咖啡说,那个霍靖,和别的官员真的很不一样,我倒是担心他在那个位置上能否坐得长久,能否做好他想做的,改变他想改变的。

  “他只要想做,只要不怕,就能做好。”

  “说得好像自己很了解人家似的。”

  “我只是随便说说,老百姓需要一个好的父母官。”

  “对了,我刚才走的时候,霍书记说了一句非常感性的话,说我极像他一个特别的朋友年轻的时候,他好像很怀念。我想,那一定又是一个动人曲折的故事。”

  “不,一点也不动人,很苦,像这不加糖的咖啡。”

  飘儿觉察到李芳的反常,小心地问,芳姐你怎么啦?李芳摇头说,没事。可是声音已经哽咽,她用手遮着眼睛。飘儿给她递纸巾,不敢再说什么,也不敢问什么。

  “芳姐,好了,别哭了啊,别哭了。”飘儿终于忍不住地劝她。李芳红肿着眼睛,对飘儿勉强一笑说:“我是不是很可笑?”飘儿宽容地摇头,“每个人都有许多故事,你也一样,芳姐,如果觉得苦,哭一下也好。” “我也不知怎么了,我在最亲最爱的人面前,都没这样脆弱,反而在你面前竟然会哭。”“那是因为你把我当成另一个自己了,我们是可以互相信任的朋友。”

  “是的,我喜欢你的聪明和善良。”

  “芳姐你别逗了,你还是我的偶像呢。”

  于是两个女人互相捶打一下,都笑了。

  “杂志要的专题你准备得怎么样了,芳姐?”

  “哦,我把提纲都弄出来了,你帮我看一下,如果觉得可以,我就这样动手写了。”

  飘儿粗略地看了一下,李芳选取的角度很新也很深。得到飘儿的肯定,李芳拖着细纹的凤眼,荡漾开了自信的涟漪。

  “那好,我今晚回去就动手写了。你那儿有没有性学的书籍?”

  “有,一会你跟我去拿,我可是半个专家。”

  李芳斜眼看着飘儿,吃吃地笑:“食色性也,这东西只要是人都会无师自通,可是要上升为理论,还是得要学习学习。”飘儿也笑了,“芳姐,怎么说到这个,你就两眼放光,不哭鼻子了啊。”李芳气得敲飘儿的额头:“你呀,怎么也这样调皮,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孤寡老人一个,说不想那是不正常的。可是想有什么用呀,没有一个男人能让我有兴趣了。我算是完啦。”

     飘儿听着李芳的自我调侃,忍俊不禁,终于是让咖啡噎到了,咳嗽不停。两个女人,其实也可以凑成一台戏。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