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是寂寞撒的谎(11)

(2008-06-19 08:42:16)
标签:

蔼琳

爱是寂寞撒的谎

美丽的水妖

情感

分类: 《爱是寂寞撒的谎》出版连载

            

 

 

四 、一个人的KTV(1)

 

  在报社里,飘儿的才华和她的安静一样都是出了名的,而许多记者的职业特点,在飘儿身上并不明显。当同事们互相开着放肆的玩笑时,飘儿总是默默地看她的资料或者写她的稿子。

  至今社里还有一个暗暗苦恋着飘儿的男记者,叫王东洋。这个表面上像有花花肠子而内心却极端认真的大男孩,飘儿看在眼里,却无能为力。

  王东洋大张旗鼓地谈了许多次恋爱,每次都把女孩带到报社来,同事们笑他爱显摆,其实他是让飘儿过目一下。每次他都极认真地问飘儿:“怎么样,还行吧?”飘儿总是淡淡地说:“还行,祝你成功。”王东洋就说:“飘儿说行,那就行,现在我宣布,这是我女朋友啦!”但每次恋爱,都不了了之。

  王东洋有一次实在忍不住了,就问飘儿:“飘儿你有没有发觉,我的所有女朋友,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飘儿微笑着回答:“没有研究过,再说那是你女朋友,我哪知道?”王东洋就感觉很受伤,用非常夸张的语气唱着:“为何我的心你不懂?”众同事便为之窃笑。

  飘儿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他的所有女朋友,都有她某方面的影子。

  飘儿这种淡漠,使王东洋有深深的挫败感。有时,他真想问飘儿“你幸福吗?”,而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不敢问。

  这些天王东洋一直比较沉默,像在思索着什么重大人生决定似的。有女同事问是不是在盘算终身大事啦?王东洋不耐烦地说:“本人放大床的地方都没钱买,我盘算个鸟。”女同事就说:“你活该,钱都泡小妞泡光了吧。”王东洋听了便无赖地说:“对啊,要不你可怜可怜我这孤独的单身汉,把我当扶贫对象,让我暂时泡泡,顺便借个地方我放大床?”女同事听了,涨红着脸,拿着文件夹一把劈了过去。

  总编刚好经过,王东洋立刻正经起来,和女同事一本正经地讨论起新闻采写来。飘儿看在眼里,捂着嘴,偷偷地笑了。

  装模作样好一会儿,总编走后,王东洋继续发呆。当忙碌了好一阵的飘儿抬起头,便发现桌子上有一张纸条:“听说你要考研究生,此话是真是假,考哪儿,你要考,我就辞职陪你考。”是王东洋的字迹。这是“性学书籍事件”留下的影响吧。飘儿在字条上回了六个字。“谢谢。没有。不必。”王东洋看了,在原来基础上,加上一句:“你和我说话能不能像你写文章一样,有点修饰?”飘儿看了,把纸条递回去,小声说:“什么年纪了,还学生一样传纸条。”王东洋愣在那儿尴尬死了。

  飘儿突然问:“王东洋,李芳是你什么人?”

  王东洋说:“她是我表姐啊。你怎么问这个?”

  飘儿说:“没事,有一次聊天,她说起你。她挺关心你的,所以你就上道一点吧。”

  原来王东洋父母双亡,是李芳供他读的大学。他们虽然不在一块住,可是感情非常好。看着他身边的女孩走马灯似的,李芳深感不安。知道飘儿和他是同事,就让飘儿平时多关照一下他。在李芳眼中,27岁的王东洋,始终是个大孩子。

  听到飘儿破天荒地关心自己,王东洋喜溢言表,不停地点头。

  和李芳深入交往后,飘儿才知道,年轻时的李芳,和飘儿的神韵比较像。便想王东洋的第一个女人偶像,应该是李芳。也许他自己都不觉察,他有着无法排解的恋姐情结。李芳是表姐,年龄和伦理都不允许他去爱恋,碰到飘儿,他便把所有的臆想都寄托在飘儿身上了。

  全球的气候今年反常得让人无所适从,才初夏,温度就已经达35℃。好在这天采访任务不多,许多人都在利用空余时间,给人写东西、搞策划以赚取外块。

  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子,穿着细吊带的小背心、小热裤,不停地在办公室来回穿梭,不是给这个倒茶水,就和这个套近乎。

  这个新来的女孩,频繁地被莫主任叫到他的办公室。飘儿不禁为她担心。可是,担心有什么用呢?也许,是各取所需吧。因此,飘儿轻轻地叫了她一声:“宝欣……”便欲言又止。现在的新时代的女孩,都精着呢,要她们遇人不淑,还不如说她们容易让对方遇人不淑。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