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真的是种苦难?(我的专访)

(2008-04-27 14:53:08)
标签:

蔼琳

美丽的水妖

新生

情感

分类: 《别眼之妖》朋友读者笔下的我
爱真的是种苦难?(我的专访)

 

爱真的是种苦难?  

--走访《假如爱,是种苦难》的作者蔼琳    

 

这次采访,让我感觉最深的不仅仅是水妖的知性真诚,还有她的谦逊和可爱,很难说清,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百变,善变,如水如妖…… 

 这是篇间隔很久才完成的一件事情,不是她忙就是我忙,但终究还是有个结果,也算放下了心头一块石头,起初看她的文时是不会想到以这种方式接触到作者的,真是世事变幻无常,再次祝愿此类妖言妖语广泛流传,最好是在喜欢她文字的粉丝内心永久性的停留,直至沧海桑田……

 

          她说:不到喜欢的伞,我宁可淋湿……  

 蔼琳简介:
  网名“美丽的水妖”:无论发生什么依然微笑的南方女子。文章散见网络及杂志。作品多以女性情感为素材,以表现女性的细微复杂的心理见长。文笔处于唯美与纪实之间,文字优美而深邃,具有强烈的阅读快感和浓郁的时代气息。短篇小说擅长第一人称的写法,写过众多口述类隐情系列。长篇小说《爱是寂寞撒的谎》在红袖添香文学网点击已经超过九百多万,网络点击累计超过两千万。已经出版并全面上市。短篇代表作《利比里亚,心伤到此为止》、《说好不分手》、《九千九百九十九滴眼泪》、《谁是爱的救世主》、《等你先开口》等。

 

 
座右铭:
  过最简单的生活,穿最喜欢的裙子,吃自己做的家常饭菜,写最好味道的快餐文字!

  

阳光般的笑:很高兴能够为自己所喜欢的知名作者做一次畅谈,水妖,你好!
记得第一次读你的文是那篇<<等你先开口>>,也是初涉红袖时赚取我眼泪的第一篇文字,你有没统计过,有多少人因为你的文字落了泪?好过分啊,呵呵!

 

美丽水妖:你好。谢谢你也能为我的小说而感动。《等你先开口》是我在写完并出版了《爱是寂寞撒的谎》后,写的唯一一个女性短篇小说。记得当时在红袖首发时有6万多的点击,几百个评论吧。但具体数字,还得翻看一下红袖中的文集。至于你说我过分,这样的话我可是听过不少了,挨这样的骂也是常事。不过,读者朋友们越是这样“骂”我,我可是越开心的,比如现在,正在偷笑呢。

 

阳光般的笑:据我所知,你已经在红袖添香驻站很久了,也曾经对外说过红袖是你的发源地,那么红袖究竟是哪一点吸引着你呢?实话讲我很想知道,呵呵!

 

美丽水妖:呵呵,应该是04年夏天到红袖的吧。当初是它的纯净和女性气息吸引了我。我浏览过不少文学网站,觉得红袖是最适合我这种胸无大志的而又不够深刻的“娘们”写手的。

 

红袖的读者,对我不薄。不管有多少网站邀请我,但我都会说,我的小说只在红袖首发,以致有的朋友以为我是被红袖“收买”了去,给了我不少钱。其实不然,我一分也没拿过。希望那些冤枉我的朋友,能够谅解。我这所以这样做,纯属是为了一份感恩。没有红袖的读者,也就没有今天的水妖。

 

阳光般的笑:每个人特别是业余创作的人都有自己写作的目的,你写作的最根本原因在哪里?真的是寂寞在笔尖宣泄吗?

 

美丽水妖:我的写作目的很简单:我需要表达。也许它的根源是寂寞吧。但生活中,我却是个自尊的女子,不会轻言寂寞。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没工夫寂寞和无病呻吟呢。

 

写作对我不过是生活方式选择中的一种。就像别人喜欢下班之余打打麻将玩玩游戏似的,我不会这些,就只好把玩一下中国文字了。或者在某些人眼中,这沾污了文学的神圣,但是我从来都不主张,把文学供奉在高高的神台之上。如果硬是有人说我的不过是快餐文字,那么我倒是很爽快地认同的。

 

阳光般的笑:可不可以说说“水妖”这两个字的涵义?

 

美丽水妖:说老实的,当初上网时确实是随手打上的。清楚地记得当年在网络搜索,QQ用户名用的水妖只有我一个。网页中搜索到的妖名也不多。但后来,网名倒真是“一片妖气”了。其实,我得承认,一个作者以这个来作笔名实在媚俗了些,不过作为女人,“妖”未尝不好。它最初的本义,并非贬义,反而是赞美女子的意思,遗憾的后来被曲解甚至妖魔化。不过,幸好,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这个字,又有了宽容和新的认识。

 

另外,我在传统媒体用得最多的名字是“蔼琳”,以后也是要用作正式的笔名的。

 

阳光般的笑:作为一个写手,最得意的时候是在哪个点?被冠名“著名网络小说作家”时候吗?作为红袖添香最懂女人心的女性作者,偶尔有没有感觉飘飘然呢?试想在群芳中独傲一方,很让人望而却步呢!

 

美丽水妖:呵呵,在文字上,我几乎没有感觉得意过,更加没有飘飘然。也许是我的这一颗平常心,反而让我收获更加多吧。许多时候,在看似没有“求”中,安分地努力地做好手上的一切,便是成功的一半了。

 

阳光般的笑:你理想中的生活是个什么样子,怎么看待终日在读书码字不识人间烟火中看日落日出的这种生活形态。

 

美丽水妖:过最简单的生活,穿最喜欢的裙子,吃自己做的家常饭菜,写最好味道的快餐文字!我的生活可是很有烟火味的呢,柴米油盐,一样也没有少。只有在世俗中浸淫够了,才能够写出普通人的爱恨情仇。这样的文字才会有根,才会有质感。

 

阳光般的笑:可能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你的小说与一般天马行空的言情小说区别开来吧。由一个短篇写手一路成长为一个驾驭长篇小说轻车熟路的知名作者,最使你感慨的地方在哪里?短篇和长篇的创作最大区别在哪里?顺便说说你个人认为最得意之作是哪部?

 

美丽水妖:轻车熟路真的说不上。这样说我会很脸红的。最感慨的是一个字:累!别人写都市女性言情婚恋伦理,只一路往下编就行了。而我却喜欢先搜集许多相关的素材,生活的原型,才下笔。短篇也好,长篇也好,都有这个习惯。长短间的区别,是不言而喻的,我就不多说了。许多人也许以为去年红遍网络并成功出版卖也不错的《爱是寂寞撒的谎》应该算是我的得意之作,但我并不这样认为。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有吧。

 

阳光般的笑:什么是“典型的蜗牛性格”?可不可以理解为更容易让人动情的女人另一面呢?

 

美丽水妖:有危险也好有过分的幸福也好,甚至有什么比较排斥的某些动静,都会先习惯地缩一缩。敏感,细腻,却又坚定地坚强着。执着起来,宁愿牺牲自己。但是,绝对不愿意粉身碎骨。我确实是个容易动情的女人,但不是指爱情,而是指世事。在爱情上,我是极难动心的,不动则以,一动的话怕是覆水难收。写下这么多感性文字的我,实际上也是一个冷静的女人。“找不到喜欢的伞,我宁可淋湿......”是我博客上题记,也是我写在《等你先开口》中的一句话。

 

阳光般的笑:“那么,这个男人,便成了一个载体,一个寄托一个单身女人卑微的灵魂的载体。”(摘自《等你先开口》的写作手记)其实读你的文包括读你的写作手记,妖,我的感觉是你把自己陷入了情感这种无尽的彷徨中,是这样吗?

 

美丽水妖:是的。在写作手记中,我很坦诚这一点。小说女主角的思想性格简直就是我的化身。其实,“我爱你,与你无关”不过是一种退而求次的爱情。不过,一直来,我并不彷徨,相反是十分清晰的。

 

阳光般的笑:“我固执地认为,我是一个等爱的女人。我在道德与法律允许的情形下,等一份真爱。我并没有妨碍任何人。”妖是个敢于爱的女子,对吧!其实作为一个普通人在很多状况下都是极其无奈的,特别是对于爱这个不能够被随意丢弃的累赘。

 

美丽水妖:呵呵,纠正一下,应该是“敢于等的女人”。爱,怎么说呢,我虽然写爱情小说,可生活中我特别怕谈这个字。觉得挺别扭的,其实,我真弄它不懂,也不想弄懂。哈哈,懂了有什么意思啊。

 

阳光般的笑:我个人一直认为“缺撼”其实也是一种美,据我了解你现在仍旧是单身,那么你靓丽的容颜背后是否也是在为一个人默默守候呢?说说你心中另一半的感觉吧!

 

美丽水妖:天哪,竟然还有人认为我这样的老姑娘靓丽,实在是太谢谢了。在这浮躁的年代,没有几个女人,会愿意像我这样化费那么多青春与时间,固执地静静地守候着一份若即若离的感情。所幸的是,我与那个男人,历尽千辛万苦,现在终于在一起了。这也是当初许多读者追问的问题,在这儿,我就坦然地回答了大家吧。我想,这或许会鼓舞一些像我这样经历过许多磨难依然相信爱守候爱等待爱的同胞们。但前提是,你在做和水妖同样的傻事时,一定得先弄清那个男人的心里有没有你,他是否尊重你,理解你,他为什么一直不能真正靠近你,他是不是自由身。无谓的牺牲,我是不赞成的。还是用《等你先开口》写作手记中的话来概括吧――“女人应该温暖地活着”。 

 

 

阳光般的笑:写作是件苦差事,在这条路上你走了多久了?对于以后还有什么期待呢?
美丽水妖:初中起就在报刊上发表小文章。断断续续,也没怎么拿它当回事。以后的期待是,有一天再也不教书了,有人供我饭吃,然后我像猪一样活着,上上网啊,写写小说啊,游游玩玩啊,再不就是和我的老伴聊聊猪语啊。哈哈,想想都爽歪歪。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即使有人养得起我,我还是会工作,不然,是会和社会脱节的。虽然我绝对不是也不想当女强人,但把男人和家庭当生活的全部和一生的事业,那可有点笨哟。

 

阳光般的笑:红袖添香2007年开始的言情大赛有听过吗?呵呵,个人觉得如果你也参加的话一定会令大赛增光添彩的,你的文的确太棒了!

 

美丽水妖:有的。就是前些天,红袖的编辑找到我,要我在截止前一定参加比赛。我想就当友情支持吧,和那些勤奋拉票积极参与的作者们相比,我可真汗颜!我工作实在太忙了。在高中要上四个班的语文,你能想象吗?有时嗓子不行了,死的心都有了哇。哈哈,我这样说,希望上级部门看到,可怜可怜我吧!

 

阳光般的笑:就是你最新上传的《假如爱,是种苦难》吗?对于这部作品,你自己如何看

 

美丽水妖:这部小说写得太辛苦了,写《爱是寂寞撒的谎》像把我自己的一切都挖空了似的,完稿时我漆黑的头发都成灰色的了,可吓人了。所以我休息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动笔写这一部。写这一部那却又是茫然无措的苦,表现小说中女人的心理太难写了。我甚至写不好一个坏人!这让我非常受打击,这部小说,我前后砍了N次写好的章节,中间又是断断续续。也许印证了朋友说的,是《爱》的起点太高,我给自己的压力吧。我承认我不够自信了。希望写好它时,我的头发还能好好地存在吧。阿门!

 

阳光般的笑:我看过开头的章节,感觉还不错呀,很有味道,有你水妖特有的味道,让人不知不觉就陷进去。你如何定位它?

 

美丽水妖:我很怕回答这种问题的。其实许多作家最初写作时,都不知如何定位自己的小说。解读的事还是交给读者吧。这部小说和《爱是寂寞撒的谎》一样,都是采访得来的素材。但题材不会像《爱》书那样敏感,细节那样生活化。小说本来就是说故事。这个故事,会离大部分人的生活远一点,不过,我表达的依旧是一类人的真实的生存状态。文字风格还是一如既往清淡中见质感,朴素中带华美,于缓缓间的讲述,贴近心灵。是的,我喜欢贴近心灵的文字和写作。即使它们不够深刻,但不影响我的追求。

 

最后想说的是,我能够做的,只是尽力了。

 

阳光般的笑:爱情对于认真的女人,有时确实如一份苦难。很惊讶你能够细致地捕捉到这一点把它放大。那么,能够简单说一下《假如爱,是种苦难》的内容吗?

 

美丽水妖:嗯。主题总的来说还是对于真善美的追求。《假如爱,是种苦难》的内容简介,我在红袖连载时,是这样概括的――

 

艾略特说:“一个幸福的女人如同一个强盛的国家,是没有历史的。
而有历史的女人,命运与生活,会带给她们什么?她们会在世俗的现实里,如何堕落、毁灭、顿悟,直至涅槃
……
所有的悲欢起跌,只因为,生为女子,碰巧又多了那么一些历史……

 

阳光般的笑:人们常讲文如其人,品你的文,赏你的人,至少视觉中文人是融入一体了,飘然长发正如行云流水般的文字一泻而来,真性情的个性隐藏在字里行间,令人不能不动情,美丽的水妖,真是万年的精灵吗?呵呵!错过你美丽的人终生会遗憾的,就像现在的我样,呵呵呵!

 

说说你文章的取材吧!丰富的人物典型的故事这些都出自哪里呢?

 

美丽水妖:我最喜欢别人说我是个真性情的人。哈哈。但表扬我美丽啊精灵啊之类的话大可省略,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要起喽。不过,自恋一下还是很开心的――错过我美丽的人,当然是会终生遗憾的。(我脸皮是越老越厚了,可咋整呢)。文章的取材,上面已经说过了,来源于生活,来源于平淡生活中的普通人,关键是你如何去发现,如何来表现。

 

我并非文字高手,我最拿手的东西,可能还是我自己先动情了,然后施点魔法,让读者也为这动情了。于是,点击便上去了。一个万众瞩目的水妖便诞生了!(哈哈,我大言不惭滴说,大家不要呕吐啊,现在时兴环保,要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喜迎奥运啊,恶心也要忍着啊。乖啊。)

 

 

结语:

这次采访,让我感觉最深的不仅仅是水妖的知性真诚,还有她的谦逊和可爱,很难说清,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百变,善变,如水如妖……

 

 这是篇间隔很久才完成的一件事情,不是她忙就是我忙,但终究还是有个结果,也算放下了心头一块石头,起初看她的文时是不会想到以这种方式接触到作者的,真是世事变幻无常,再次祝愿此类妖言妖语广泛流传,最好是在喜欢她文字的粉丝内心永久性的停留,直至沧海桑田…… 采访/阳光般的笑(红袖添香事业部副部长)
 

 

 

 

爱真的是种苦难?(我的专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