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他是她的彼岸花

(2008-03-27 19:40:30)
标签:

蔼琳

美丽的水妖

奶茶

情感

分类: 《怡情坊》影视音乐推介收集
 他是她的彼岸花
 
他是她的彼岸花
 
  侯佩岑主持的《桃色蛋白质》,是刘若英与陈升的专访.。 

   节目一开始的时候,有着一种近乎怪异的气氛。

   当刘若英拿出一张新专辑,以一种近乎虔诚的姿势半跪在陈升面前的时候,我感动她这份尊敬.....可是,陈升的反应出乎意料,毫不留情地拒绝,他面无表情地说:你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吗?怎么能随意把专辑送人呢,专辑就跟人的生命一样,在这样一个商业的场合,你确定对方会认真听你的专辑吗?你怎么能把自己的生命随意送出去呢?陈升说这些话的时候,主持人侯佩岑有些讶异的表情,而刘若英,居然眼泪一下子涌出来,慌张地想要解释,节目就在这样的情境下开始......

    之后,便可以看到刘若英跟面对老师责罚的学生那样局促不安,而且一直泪水汪汪。陈升悠然地坐在那里,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一字一顿、近乎刻薄地说着过去发生的事情,过去说过的话。

    朋友告诉我说他们是师徒,曾经有过绯闻。因此,我带着好奇继续看下去。

  陈升说起那次刘若英在银川拍戏,开车四个小时找电话打给他的事情,他说风筝已经飞得太远了,她走那么远了,他已经接不到,接不到了......他独特的语感,把所有在座的人都听得恍惚了,伤情浓浓地渗了出来,刘若英的情绪已近崩溃......鬼知道这话跟我有什么关系,突然就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容易让女人爱上。一个说,她走太远已经接不到了,一个泣不成声地说可是风筝的线还在你手里啊,你只要想她回来就把线收回来啊......我感动到一塌糊涂,因为我知道人终究还是有些不可抗力的,感情毕竟不是比喻当中的风筝和线,尽管某种程度上可以帮助我们形象地去理解,陈升和刘若英之间的关系也绝不是师傅和徒弟之间的那种感情。
  在刘若英犹豫是否在《少女小渔》中脱与不脱的问题上,她竟然放心把抉择权交给陈升,而不是自己或者自己的父母。而陈升也已经在跟刘若英沟通之前就已经告诉张艾嘉,不脱......后来陈升问刘若英,脱会怎样,刘若英说脱了会死;刘若英问陈,不脱怎样,陈说不脱大不了不演回来继续当他的助理。在脱这样一个刘若英认为会死的问题,她会把抉择权全权交给陈升,不晓得陈升是怎样一种感受。但他的那句大不了回来继续做助理,无疑给了她天大的助力,让她知道他是他坚实的后盾。

  后来我大致可以明白,为什么刘若英至今无法找到一个可以让她托付终生的人。
只是因为她曾经遇到过像陈升这样的一个亦师亦友的男人。这个男人太聪明了,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给她自由让她走自己的路。这个男人太通透了,他知道什么是可为,什么是不可为,甚至根本不去想或许,从不尝试他认为不可为的事情。刘若英说第一次她演唱会上邀请陈升当嘉宾唱第一首歌《为爱痴狂》,陈升一直没有正面回答过她,一直到演唱会开始的前三天,她凌晨三点排练好去找 PUB找到他,问他,他说你先喝了这两杯酒我再告诉你,刘若英二话不说一饮而尽,结果他说三天后告诉你。演唱会上,她若守候菩提一样,等候他的光临。吉他手告诉她:当他在伴奏时转调的时候,代表陈升会来。于是她张大耳朵聆听,她说生平第一次,知道耳朵可以张那么大.....他终于现身一次,穿着全套的黑色西装,那样正式。我想,他那时的样子,她会记一辈子.......

  刘若英第一次在没有陈升的帮助下录的专集想要拿给陈升听,他问她:你快乐吗?我根本不关心你都唱了些什么,只想知道,你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是快乐的,那就足够了......他是智慧的、成熟的男人,通透地看清了世事,当你年轻的时候,或者觉得遇到这样的男人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因为他们的智慧可以为你打开了一扇通往世界核心的门,让你快速地发现一些生活的真相......但是,不久以后,你便会发现,这样的男人也很残忍,他知道世界是怎么回事,但是他还知道有许多事没办法改变,因为了解而不想计较;而且他们贪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即便你是打动他心的那个人,也许也很难进入他全部的精神世界......
  还有一个镜头,陈升最后唱那首《然而》的时候,自己吹口琴,吹得很用力,这个时候我想陈升在口琴里倾泄的感情也许比歌声里的还要多,这个活在自己精神世界里的男人,毕竟不是冷血动物......他是一个才子,才子通常都似一个孩子,纯真不羁......他应该是深情的,因为写下过这许多教人咏叹的歌曲。但同时,他也是残忍的,节目里,面对奶茶由始至终的眼泪,他始终不动声色,抱一脸超然物外的恬淡......但这样的一个男人,外表粗糙,内心却精致如瓷,不可触碰,他那种灼伤,是要到灰飞烟灭之后,才会觉到痛的.....他有很多话说出来,明显没有逻辑,呈跳跃式,却能让你在回味的时候,一字一句嵌进心里去......

  虽然在节目里面,感觉陈升有些刻意地划清楚自己跟刘若英的关系,一会儿说自己永远不会做那种会问儿女会不会回来吃饭的爸爸,一会说自己是姐夫。这个骄傲的音乐才子,也许已经厌倦了述说,而改用歌声来倾诉。节目录到一半,他说要送刘若英一首歌,问她要听什么。刘若英不假思索地说要听《风筝》。于是陈升娓娓唱来:“因为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所以我会在乌云来时轻轻滑落在你怀中......”
  奶茶听着听着,眼泪就决了堤......真的,要怎样怎样的爱,才脆弱得不能被他碰到一点软肋,轻轻触一下,就会疼痛,就会泪如泉涌......我相信他们是爱着的......当被侯佩岑问到喜不喜欢刘若英的时候,陈升平和的面容有些不悦,性情不羁的他张口就骂佩岑神经病.......那一刻,心被提到嗓子眼,清楚陈升的不按理出牌,知道他说话一向口无遮拦,多么怕从他嘴里说出令她伤心的字句。但是我听到他说:“我不喜欢她,为什么会帮她做那么多事?你当我是白痴吗......”清楚地感觉到那一刻,刘若英的欢喜与惆怅......

   能被这样一个人喜爱着,以父兄师长的名义,刘若英是幸福还是痛苦呢?节目里还有许多你来我往,类似暗语的部分......估计这一期,不仅侯佩岑累,刘若累,陈升累,所有看的人都会觉得累......

   世间有很多人明明互相喜欢,明明也有机会,偏偏要错过一生抱憾一生,对他们,错过也许是一个最好的结局......

     他是她的彼岸花,可望,但不可得......

 

水妖注:

  转载自鱼儿的空间。原作者不详,因鱼儿说她也是转载的。

  奶茶的人与奶茶的歌,我想,都会非常柔软地打动都市中每个知性女子。越是冰雪聪明和认真的女人,越难获得幸福。这很不合理,可是现实如此。

  看完这个节目,我剩下的,只有感同身受的唏嘘与寂寞。也许,在某个共鸣的时刻,我们都不是孤单的。因为,这个世间,这样的女人还有许多许多。纵使,尘世已经浮躁得认不出最初的样子。

  蔡琴之后,她是唯一一个被我,也被许多女人认同的“知性女歌手”。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注重自己内在的丰富,极少绯闻,安静地做自己的事,唱自己的歌,却被许多人喜爱着,不狂热,却绵绵不绝且坚定。

  她们不是最耀眼的,但绝对是最隽永的。在许多年后,还是会被人们记起。因为,在她们的作品和她们的言行里,有真实的自己。这种真实,又建立在修养与内涵之上。

他是她的彼岸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