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活处处总关情

(2008-03-26 17:35:20)
标签:

蔼琳

美丽的水妖

生活

裙子

情感

分类: 《真水无香》 随笔散文集子
 
生活   
 生活处处总关情
 
 

  有一条黑底白花的雪纺长裙子,雪白的小丝巾领子飘逸雅致,旗袍式的裙身一直垂到脚裸,把我纤细的体形钩勒得恰到好处。


    记得两年前在布料市场漫不经心的流连时,忽然间就眼前一亮了。黑与白的搭配是永远的流行。重要的是那些像紫荆花一样的白色花儿,在一片神秘的黑色中恣意绽放的姿态,悄悄的就让我心动了。当下便扯了五尺料子,喜滋滋的揣回家,铺在地板上凝视出神,想象它经过加工后的各种样子。然后披在身上对着镜子来回比划,不知天高地厚的想“我要做出大街上任何一个女子都没有穿过的款式来。”再然后画图纸,画了一张又一张,力求它是简单而别致的,可以像我其他许多裙子一样穿很多年也不显得过时。最后跑去找一直给我缝裙子的老师傅给我裁剪并缝纫。没办法,水妖就是那种擅长想象,而不擅于实操的女人。


    老师傅是了解我的。每逢我来,总是笑咪咪的放下手中的一切工作,戴着老花镜和我一起比划研究,修图纸,商量细节。他好像觉得这是非常有趣的事儿,比起挣钱还要有趣。有时我们一聊一比划就是一个下午。他老伴也在一旁不断的给我们续茶水。我这个年轻的女顾客在他看来也是有趣的。我爱美服,而他爱裁缝。裁布缝衣是他一生中唯一的工作。我对买布料和做裙子的热忱,加深着他的成就感。每次裙子做好后,他常常会免费给我制作一些用来配裙子的头饰、小手袋、帽子等。他像个宠溺小孙子的老爷爷一样,配合着我喜欢那些“乱七八糟”的不值钱东西。我们平时除了做衣服基本没有交谈,却感觉像是知音。也许,在他的裁剪生涯中,极少见到我这样把布料当作“有生命”的来对待,特别是这个崇尚名牌服饰的年代。


    有一次,我在外地旅游时得了一块图案和颜色都非常写意的绵绸,怎么看都像是画手不小心泼出来的水墨画。我拿去给老师傅看,说想做成短袖的宽松的休闲长裙子,用来在上班时穿,那该是多舒服呀。老师傅说这布料做有袖子的可惜了,做成吊带子的修身长裙吧,中间加条同色同料的长腰带,穿的时候打个大大的蝴蝶结。我大叫,不行不行,我的职业平时无袖子衣服都尽量不穿,何况吊带子的!老师傅说,是衣服选人穿,不是人选衣服。如果你将布料和衣服的魂灵穿出来了,就算是在晚上穿一次也是有价值的。我在惊讶老师傅的浪漫构想和新潮观点的同时,开心的同意了。裙子做好后,试穿的时候,老师傅说把头发放下来披着会更加好。更衣室出来的我,站在镜子前都呆住了,真的像个“妖”啊!朋友问我裙子的由来,都说不可能全是老师傅的意见,一定是我想追捧流行的“性感路线”又不好意思承认,把责任推老师傅头上了。再次做裙子时,我转述给老师傅听,他摸着下巴的银色胡茬哈哈大笑。有一个朋友,在文化广场上的一场晚会上做主持,就借穿的这条裙子。我是想不到,配合起朋友的化妆和盘起的头发,这裙子竟然还有晚装的作用。从此后,她一有活动,总是先到我的衣柜翻看,找不到了才想办法去租。我的十多条旗袍,她也弄去让她的学生啊朋友啊当表演服。由于我的裙子,老师傅也同样的多了许多朋友相互介绍来的生意。


    话说到这,好像跑题了。还是说回那条黑底白花的裙子吧。那条裙子,老师傅的手工做得极为精细。特别是领子上的雪白小丝巾,和领口缝在一起,可又给脖子留下了足够的空间,就算再炎热的天气也不会影响它的系法。肩头上不着痕迹的镶的小小的袖子,让它既端庄雅致而又时尚洋气。裙身是完全用的旗袍式的裁剪,贴身,在膝盖处只开右边的叉。由于雪纺的料子太透,就加了黑色的同质地的衬裙,是和外裙一起裁剪的。开叉处内外两层是分开了缝的,这样除了方便行走外,还可以增加裙子的层次感。就这样,上半身的现代加上下半身的古典,揉合出一种说不上来的韵味。我说,老师傅啊,也只有你才能做出我想要的这种感觉。


    我当然是爱不释手。可是在我第四次穿这条裙子的时候,不小心让一个木箱子在左腹的位置,刮出了两个长长的口子。我心疼得不停的喃喃自语。拿去给老师傅看看有没有补救的办法。到了那条小巷子,老师傅的店门紧闭。我问隔壁的老板娘,她说老师傅年事已高,不听儿女的劝说不肯退休,半个月前因为脑溢血去了。直到老板娘重复了一次,我才听明白。我在门口呆了很久很久。这时我才明白,老师傅在我心底已经像是计算机里一份不可复制的文件,他给我的记忆库里留下了不可填补的黑洞,往后,再也没有人能够与我心领神会的给我做裙子了。而我这一份弄布舞裙的热爱,因为缺少了知音而变得孤独了。老师傅给我做了快10年的裙子,虽然有时我为了感谢会给他带点上好的烟丝,而我竟然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只听他老伴唤过他“老谢”。


    那条裙子我并没有丢弃。老师傅走了,但是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教会了我也鼓舞了我如何去润色生活修改生活。回到家,我盯着铺在地板上的破裙子,想着老师傅做衣服时的神态动作。出神了好久好久后,我拿起剪刀,于膝盖开叉处剪了下去。再用剪下来的布料,在那两道长长的口子处,绣补上了一个同色同料的有皱折花边的大袋子。原来我竟然也有改衣服的天赋,我想,是老师傅在无形中做了我的师傅。这是我看得多了的缘故。我把改好后的裙子穿上,效果不错,比之原来的典雅,反而多了青春现代的气息。


    今天,我就穿着这条及膝的黑底白花的裙子,坐在地板上于电脑前码下这一些零碎的文字。心情宁静而致远,裙子上那么长的两个口子,都可以用它本身的东西不经意的掩去。生活也是这样的吧,不管它有多少的破碎,也是可以靠我们本身的智慧去修饰的。用另一种活法,也许会更加美丽。而一些平时不曾在意的人,也许才是最相知的。

 

   (水妖作品2005.9)

 

生活处处总关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