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情与性:向左走,向右走

(2007-02-01 13:41:21)
分类: 《别眼之妖》朋友读者笔下的我
 

  向左走,向右走,据说这是个电影的名字,不过我没看过,让我想起这个名字的人是水妖,确切地说,是一个叫美丽的水妖这个女子的一部新出版的小说《爱是寂寞撒的谎》。昨天晚上,偶尔遇到黄河的时候,他跟我说,妹啊,有部小说不错,一块读读?或者,和哥一起写个书评?网络的文字,近些年看的甚是疲倦,即使友情地客串,也觉得有些不耐烦,但是想到能和哥一起写书评,一起看书,却是件快乐的事情,于是,我就这么看了下去,一直,一直,看到深夜12点,几乎是一口气将小说看完,看完的时候,我失眠了。


  处在婚姻中的女人或者说处在情感旋涡中的女人,在痛苦的激越中理智地生存,在爱情的煎熬中冷静地面对,好想有一双温厚的大手,就那么一直被温暖地握着,不管引领到哪里,都心甘情愿地在一起。感性的女人被迫理性地生存着,哪怕是在自己的家中,飘儿无性的婚姻,李芳无婚姻的爱情,宝欣张扬的个性和对爱情执著地追寻以及穿插其中的种种婚姻世相,犹如一个情感展台,把读者带入一个喧闹中宁静的心灵世界。


  “我不是个坏女人”,是女主人翁飘儿的内心独白,但却做了好女人不该做的事情,时时挣扎在痛苦的情感和深深的自责以及女人的热切向往里,欲罢不能,面对却又无言,背叛?传统?道德?激情?如何真实地统一在一起,而没有痛苦呢?看到飘儿的忧郁和飞翔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好女人应该是个怎样的标准?是遵循着几千年的道德底线做一个“标准的东方女性”?还是“爱我所爱”地去寻求爱情的茧?还是亦真亦幻地上演着温馨的永远?而将泪字写满心笺?心痛的时候,我知道,那不是为飘儿自己,而是为着在婚姻中艰难地挣扎着的女人们,可能也包括你,也包括我,在无性的或无爱的或无奈的婚姻中,打发着自己的华年,一任岁月无声的流走,而婚姻中的女人们,只能在围墙中掂起脚尖儿看从前,象梦一样的从前,怎么那么快就都烟消云散了呢?伸开的五指,能抓住些什么?就连那埋葬多少人的黄沙,也簌簌地滑落啊,扬起一地的烟尘,迷蒙了眼睛。多少年后,当我们静静地躺在地下的时候,我们能不能明白?究竟什么样的才是我们的最爱!生命,一个人只有一次的生命?究竟如何度过才能不算奢侈和浪费的生命?迷茫的路口,风扬起女人的长裙,该向哪一个方向飘呢?


  为了爱情而用自己的青春殉葬——这个叫李芳的女人,空荡荡的房子,空荡荡的家,时时在等待一个男人,而仅仅是能每天为他做饭,为他洗刷,为他流下的气息和喧哗而温热地憧憬。然而,即使是这样,也还是一个梦,那男人生活中她的暗夜中,而晴天丽日,而朗朗乾坤,而风花雪月,而相偎相依,都是不愿醒的梦。而她说“选择了,就无悔”,我们唏嘘,我们无语,我们只能用目光目送她的背影,但愿那是一个不重复的梦,但愿她方向的尽头有她一生的等候,尽管我们知道不可以不可能也绝不会有,但我们还是真心地希望,她的裙裾飞扬,她的笑声宣扬,她的爱情旗帜能够高高地飘扬……


  我们唯一不能评价的是宝欣,她是两代人苦尽甘来的又一个梦,其实,我们都知道,无论哪一个时代,都可能并行地存在着这样的三种状态,如果说有什么改变的话,我觉得就是那些汽车啊,洋房啊和女人的衣裳啊什么的,而对于女人的内心,依然千年传唱着的还是那首“山无陵”的古老情歌,女人的一生,只愿用情滋润,而情——它是什么呢?我们无从于回答,却屈从于情下。


  小说看完了,语言的感染力自不必说,而故事的本身,却让我们深深地思索……而人间,一代一代,若能一代比一代强的话,便不负前生的泪珠,来世的相约了吧?
  

 

 作者:红柳飞絮  首发个人博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