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亲爱的,我答应你活足一进年

(2006-10-24 22:22:53)
分类: 《真水无香》 随笔散文集子
 
亲爱的,我答应你活足一百年

 

——写在大哥生日之际

 
  一直以来,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我享受着你的娇惯宠爱理解懂得,不管妖是对是错,你总是像个宽厚的兄长默默的站在妖的这一边。你为妖的喜而喜,为妖的悲而悲。
  一直以来,你都关注着妖这些被某些人贬为“没有什么文学价值”的文字。一篇的文字成形前,妖总是喜欢和你说一说,而你常常是妖的第一个读者。你给妖写了许多独一无二的诗性评论,直到有人抗议了,有人误解了,你才停住了你的笔给妖写下片言只字。你告诉我说,已经不太敢看妖发出来的文字了,一看就怕收不住笔了,会给妖带来麻烦。你是对的,你知道妖是个喜欢清静的人,厌烦一切乱人心性的纷挠。 
  那天你给妖发齐豫的歌,说她的歌中总是有妖的影子。你知道妖是喜欢这个流浪的歌手的,你也担心妖有朝一天也会像她的歌中唱的一样,成了一个热爱流浪的女人。《九月的高跟鞋》中,那个深夜独行的的女子,背景后面抖落的一地落寞,是你不愿意看到的。你明白妖的孤独,像明白你自己的寂寞一样,这是与生俱来的东西,不是爱情友情亲情事业就可以完全填充的。也许,写字的人大多如此。 
  当妖正在写着一篇“罂粟之恋短篇系列”时,你敲妖的Q门。然后妖就忍不住的和你聊天。人的一生中常常有无数个感伤怀旧的时刻。这个时刻,你无限伤感的说起你生命中那个刻骨铭心的雨夜,那个痛哭着离你而去的美丽女子是你一生无法忘怀的隐痛。你告诉妖说,妖心中的那个他是不会再回来的了,正如你的她永远不会回来。妖和你一样,是清醒的,知道什么是梦想,什么是生活。妖给你说妖的梦想,你说有梦就好,有梦就会有诗有爱。妖知道你的深情诗行,并非是像一些人所想的那样都是写给妖的。不是的,妖太了解你心中那一块时间和一切都抹不去的忧伤,那一份至纯至真的爱情,只属于那个在夜雨中决绝而去的江南女子。正如妖的一切的无病呻吟,只属于一个远逝了的梦。 
  妖告诉你说,正在准备给自己写一部长篇,题目已经定下来了:《在你的怀抱死去》。你说这个题目是震撼的,可是你不喜欢悲剧,特别不喜欢妖自己的悲剧,不喜欢妖在任何人的怀抱中死去。妖应该是在阳光沙滩上奔跑的妖,妖应该是在山间田野中穿梭采摘野菜的妖,妖应该是在音乐的轻柔幽扬中读书写字的妖,妖应该是会变戏法似的弄出几样小菜的妖,妖应该是可以在某人的怀中撒娇的妖。就算真的有那个人,妖都只能是好好的活,不能再提死。妖无语了,妖知道你的言外之意。深思熟虑之后,连自己都感到害怕,于是这个长篇就搁下来了。我想,当妖再老几年的时候,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了,再写吧。我对你说,一定会将它写得很美很美的。 
  你说,想象不出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没有了妖会是什么样子。你不能失去妖。这是在一次争吵后你对妖说的话。你说你再也不敢了,纵使妖再任性再疯疯癫癫,你也不会再说半句妖的不好了。记得当时妖委屈得心痛发誓不理你了,你千呼万唤,妖也不露脸。你不停的给妖发笑话,一条又一条,我数了一下,快100条了。我看着QQ上那些你搜集来的笑话,又哭又笑。当妖想到你到处寻笑话的情景,于心不忍,回了你一个笑脸。你马上松了口气的的语言,再次让妖泪流满脸。从来不知道,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还有这样一个男人,对妖这样深,却从来不向妖要爱情,从来不过问妖的现实生活。妖想诉说了想撒疯了,你总是会放下一切工作,听妖说任妖撒。你的目的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妖开心。 
  自从知道了这一点,妖反而乖巧多了,饭要开胃吃,药要按时吃,操要坚持跳,字要经常写。我知道除了我身边的亲人外,在白雪皑皑的北国,还有一个我并没有见过的大哥哥时刻在牵挂着妖,而且,是和他的妻子一起,祝福着妖。妖知道,你是很爱你的妻子的,只是这和那种纯粹的理想爱情不一样,是真实的凡俗的暖香。 
  你给妖发你妻子的照片,告诉妖说这才是一个幸福女人的模样。妖明白你的意思。只是妖已经很努力了。尽管知道自己是一个看不清未来的人,而妖其实是珍爱生命的,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珍爱。妖知道自己的生命并非只属于自己。一直以来,妖没有对你说妖真实的健康状况。那天,把朋友的聊天记录发给你共赏时,不小心就把关于妖的病的消息连带发给你了。你打了几个惊叹号和问号给妖。妖用最轻描淡写的语气告诉你说这只是小问题,不要紧的。你第一次有点穷追猛打的气势。妖还是告诉你实情了。妖说妖已经在康复中,从理论上说是可以完全痊愈的。妖感受到了你知道后的沉重。第二天,你对妖说,你一整天心情都让妖闹得阴沉沉,不安生。你对妖说,亲亲妖,把你家的电话号码告诉哥,我保证没有你的允许,不打搅你。妖知道你是害怕有一天妖真的消失了,你可以有一个询问的地方。就把家里的电话告诉你了。电话响了一下就停了,家里人还说谁神经病啊。你却开心的对妖说,亲亲妖,刚才我试打了一下,是通的。一直以来,你是了解妖的,知道妖不喜欢和网络上的人有真实的接触,甚至电话也是从来不愿意告诉网友的。所以你没有向妖要妖的手机号码。记得刚刚认识的时候,你问妖要手机号码。妖却是用各自方法让你相信了妖是一个习惯了疏离感觉的女人。因为你的尊重,我们友情更加的透明深厚了。你一定不知道,因为妖的文字,多少个不断向妖索要电话见面的男人成了妖的黑名单。如果当初你也一样坚持,可能就不会有这一路的悲欢感动了,妖也可能错失去一位如此优秀的大哥。那真是非常遗憾的。 
  那天你陪心情欠佳的妖聊天,你说你终于明白到为什么我总是如此频繁的提到死亡和出走了。以前你还只认为妖只是无病呻吟乱说话。你说遥远寒冷空气稀薄的西藏并不适合虚弱娇小的妖,你要妖答应你安心的在属于妖的这个南方小城的家中好好的呆着,哪也不要去。珍惜身边一切可以触摸的幸福。妖说,妖答应你。你说有什么事一定记得和哥说啊,要去哪得哥批准了你才可以去。妖说,知道了。其实,在和你相识的这些云淡风轻的日日夜夜里,妖总是因为你的无私和清澈,和你疯言疯语的喋喋不休。那些没有逻辑的语言,在你,却是收藏的至宝。当你把它们与朋友们共享时,妖要求你把过于隐私的地方保留了。你说你已经这样做了。你知道妖是喜欢安安静静地做自己的事写自己的文字,妖不需要贩卖隐私来炒作什么。妖已经很知足了。当有人千方百计的向你讨求妖的真实情况时,除了和文字有关的,其他的情况你总是守口如瓶。 
  你知道吗,妖是不敢几天不浮身的,不浮身,妖也会记得给你发一两个表示妖健在安在的留言。要不,妖的QQ就会有担心和询问了。平时在线,并非是成天老是说话的,我们事务都太多。在网上,那也是要工作的。有时也只是你唤一声妖,妖唤一声你。知道对方在,就感觉到很安心。 
  我们共同的朋友神仙姐姐,说妖是幸福的。是的,在文字里,妖真的是幸福的。文字给了妖飞翔的翅膀,读者给了妖安慰和鼓励,你给了妖随时歇息的心灵驿站。一个很优秀的朋友告诫妖说,觉得你对妖并不单纯,你要的是一种栢拉图式的长跑。妖把他这些话转述给你听了。你反问妖,栢拉图不好么?只要亲亲妖快乐健康开心幸福,我就是被人说成小文人说成是居心不良也没有所谓。妖的眼泪差点就流下来。你再问妖,你说栢拉图有什么不好么?妖说,好啊,没有什么不好。这个世界纯粹的东西本来就不多。在今生今世的虚拟和现实里,我们的相遇相知,和爱情无关。因为我们心上关于爱情的那个房间已经堆满了今生的物品了,已经再容纳不下别的什么。你说,那我们做精神的知己。妖说,那我们就相约下一个轮回。你很认真的对妖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妖说,不会变。你说,答应哥你要好好的活足一百年?妖说,我答应你啦,亲爱的。 
  虚拟世界的“亲爱的”这三个字,已经和现实世界的中“亲爱的”这三个字有了本质的区别。网络中这三个字被太多人滥用了。妖不是滥用,妖的心中,你确实是亲爱的。亲爱的文友,亲爱的朋友,亲爱的大哥。那个很优秀的朋友还对妖这样评价你,说你虽然是书生气严重了些,可是你是可爱的,真诚的,热情的,和那些虚伪的网络男人不一样。其实,这也是妖对你的评价。也许因为这样,你有了那么多的支持和爱戴。妖看着这一切,是真心的为你高兴。你背负的工作太重了,因此当你累了学着妖的样子向妖撒气时,妖是像你的样子一样的开解你表扬你。妖喜欢你高兴得屁颠屁颠继续革命的模样。 
  亲爱的,在文字路上,在心路迂回变化的路上,有你同行,真好。亲爱的,妖还想告诉你,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如果连你都不能信任了,那么还可以信任谁?无论是谁出卖了妖利用了妖,你永远是妖心中最后的一块精神净土家园。像你说的妖是你心灵永不过境的“过客”一样隽永。妖相信你永远都会像现在一样,尊重妖,关注妖,爱护妖,用你海一样湛蓝的心。亲爱的,妖答应你,做乐观健康的妖,好好的活足一百年。

          (2004年12月19日  亲亲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