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情花之惑

(2006-10-24 21:31:41)
分类: 《别眼之妖》朋友读者笔下的我

     情花之惑
  ——《罂粟啊,那情花的毒》读后感

        / 推陈出新

   已不是读琼瑶小说的年龄,初读水妖,是那篇《天啊,如何让我遇见你》,确实是没有看进去。一看题目就觉得是那种卿卿我我,好爱好爱之类的言情,那种夸张,就像个初涉爱河的小女生(我就曾写过“这个世界有一个你又有一个我的这个真实让我感动的热泪盈眶”之类的话),顶多来一个意外结局,言下之意,写的再好,能写过琼瑶?

但她小说的点击率在“红袖添香”文学网一直居高不下,且被标“红”推荐,甚至没有被推荐的小说读者也趋之若鹜。想应是有一定可取之处吧,于是,就耐着心看了几篇。不想,还真看进去了,而且还被感动了,被作者字里行间透出的那份真挚,那份人性的体悟和关怀,被那照不了阳光的在道德与伦理的缝隙中晦涩的生长着的有毒的“美丽”感动了。人的一生,在衡量其生命质量的高低时,爱情占据着重要位置,对于女人尤其如是。一个女人的生命会因爱情而绚丽,也会因之而黯淡。而水妖的小说正是以她的真挚体验和理解诉说着女人对爱情的渴望和无奈。
  这个世界是有秩序的,道德的伦理的世俗的观念的法律的……它们就像是一条条线编制着一张大网,而爱情就像一只小小鸟在其中碰碰撞撞。于是,就有了《爱,不堪承受之重》、《今生与他无缘,来生能再续前缘吗》、《飞鸟与鱼,交错时空的眷恋》等。一定幸福的到头来不一定能幸福;相爱了,却有了心结;爱情燃烧后,留下的却是灰烬……飞鸟与鱼,注定要熬受相望而不能相守的痛苦。还有《到不了的幸福彼岸》、《秋夜里的那盏灯》 、《真爱,又如何》(让我想起张欣的《爱又如何》)……文中的主人公多是些漂亮、优秀又有情有意的女子,她们都是最应该得到男人的“爱”和“疼”的呀,然而就像作者把她的这一系列小说定名为《罂粟啊,那情花的毒》一样,那些“真挚但是照不了阳光的的感情”只能“在道德与伦理的缝隙中晦涩地生长”。那些旷世痴情的女人,一旦碰上“爱情”,留下的往往都是“锥心的痛苦”(这里,我想起金庸的《神雕侠侣》,里面就说到一种“情花”,不论男女一旦被它刺伤,只要一动情就会全身疼痛)。
  那么,有没有一种更好的选择呢?
  来看《利比里亚,心伤到此为止》,单从题目就可以看出作者的思考,她是想让那些痴情女子“心伤到此为止”。小说中,倩并没有想过要背叛婚姻,她的骨子里其实是个极传统的女人,她对有生理缺憾的先生一直都不离不弃,甚至离婚前还帮助先生治好了病。她和所有女人一样,希望“从一而终”。可是企图用远离家园来拯救婚姻的倩,在遥远动乱的西非小国却遇到了同样是婚姻不幸的“野风”(其实不遇到“野风”也会遇到其他的什么“风”),于是,这对男女相互吸引了。可是,风可以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地吹、歌唱,人却不能,生活不允许。又于是,在责任与真爱之间,在取与舍、成全与放弃之间,开始了那种“超越于生活本身的荡气回肠”的挣扎。但爱是“一种遗失在遥远时空中的共同的生命的信号,双方感情的沦陷不可避免。”

《利比里亚,心伤到此为止》无疑是水妖的代表作,里面对情感的描写,体现出一种女性特有的顽强。尤其是结尾,那几句:“‘宝贝儿,你,你怎么流泪了?’我摸摸脸膛,原来早已经潮湿一片。落地窗外,阳光正好,树梢舞动,我想,也许是哪一阵野风,刚好吹过去了吧。”  看似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便悄悄的把一个感人故事,推向了高潮。这是多耐人寻味的一个意境!让人有种悲壮的感觉,回味悠长。
  为安排这篇小说的结尾,作者煞费苦心。把结局处理成“倩”最终孤苦一生,为利比里亚的那场风花雪月守望怀想一生,毕竟有些残忍。作者太喜欢小说中的“倩”了,那珍贵的清澈、真实的欲望,平凡的梦想、难得的独立和高尚的情操,还有知识女性的自尊和传统女性的善良(是不是有作者的几丝影子),于是,她为主人公安排了另一种结局,就像我们在小说中看到的那样,倩成为一个爱得深沉真挚而又理性坚强的女性形象。水妖在她的《<利比里亚,心伤到此为止>写作手记》的中这样解释:“生活是实在而具体的,一份爱情,不一定非得要死去活来,才能显出它的深刻和美丽。珍藏和祭奠爱情同样是有许多种方式的。”因此在小说中她站出来发表了这样的一个议论,“当一个女人在经历了深刻之后,有的会选择拒绝温暖为曾经的爱守节殉了自己,有的会接受温暖为爱而成全自己。”倩应该是现代社会中最常见的那种知识女性,是把理性和感性很好地结合着的女性。这类女性的形象在水妖的小说中非常多,她们追求幸福,可是也懂得舍弃和成全。水妖为主人公倩选择的是结局是,在“一切爱的繁华尽退”后归于平静。因为,作者希望倩“温暖地生活”。而婚姻能让“两个互相需要温暖需要付出和接受的人在一起,平静有序的生活”。就像作家池莉说的那样,“爱情这东西……它可以是婚姻的基础和台阶,也可以不是……对于婚姻来说,最好只谈结构,不谈爱情。”把爱情和婚姻区分开来。只是,使爱归于平静让我们这些把爱视为“理想”的人总心有不甘,难道爱情就仅仅是“春天的花,夏天的雨和雨后的虹”?只能短暂地绽放和“美丽”?

因此水妖在写作手记中说“爱情是有许多样子的,幸福也一样,不同的人生阶段有不同的形式和内容。”倩的放弃与成全,就显得她的智慧和坚强了。我想也没有一个读者会忍心去指责倩。
  许久以来,婚姻到底是爱情的归宿还是爱情的坟墓就一直争论不休。因为爱情是精神的,是星是月,需要用热情和幻想去填充,而婚姻就像碾磙压碾盘,实实在在,菜米油盐,一顿不做饭就吃不上,就像水妖说的“像是高空中走钢丝”,“一不小心就会翻落空中”那样。大多盛开的爱情之花一旦移进婚姻的土壤,精心呵护尚且会凋零,何况粗枝大叶、境遇万千?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我也曾为此思考过,写过一篇小说《让我做你情人好吗》,说一对夫妻,结婚不久就没了话题,妻子失望之余,变换口吻冒充一个漂亮女人通过电话和丈夫交谈,丈夫竟然又“有滋有味”起来,妻子不由发出呼喊:让我做你情人好吗!而大多女人是不会去呼喊的,她们在生活的磨砺下,会渐渐失去对爱情的憧憬,变成“妇人”或“夫人”,而不是想方设法当什么“情人”。所以,我赞赏那些执著者,她们就像是种子,时时在寻求着泥土,一旦有条件,就会发芽、生根、成长,就像水妖写的一些女人,为爱而燃烧自己。我觉得她们就像是那个盗火者普罗米修士,因了她们,才让爱情的天空更加绚丽多彩,有了几许凄美和悲壮。虽然,让她们说出“我爱你”“会烧死许多人,会烧焦许多看上去很美好的幸福。”但让她们都归于平淡寂静,就好像夜空没有了星月,这个世界是不是太“岑寂”了些?
  《脱俗女子没有性》显然是作者在拓宽这一类题材上做的有益尝试和努力,题目直白了些,可是还是写得很真实感人。写性压抑性出轨却没有关于性的露骨描写,这是水妖坚持的“干净、唯美、写实”的写作的坚持。事实上,中国社会的现实生活中,像飘儿那样的女性并不少,无性婚姻也大有存在。前不久,我在一家报纸上就看到过对“无性婚姻”的讨论。我们应当承认,在这个世界上感情是最复杂多样的,男女之间有情无性没什么新鲜,生活掩藏着许多这样的实例,只是一直以来被我们忽略,或说我们一直自觉不自觉在排斥着它。其实,生活有多种选择,多姿多彩正是它应有的本色。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聊聊天,谈谈性不是什么不正常的事,更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只是我们惯常的思维不能接受罢了。这的确是一个严肃和敏感的话题,今后在这方面应该大有作为。
  水妖说她“之所以一直只写爱情小说,是因为觉得,爱情本身就是一种信念,如果连爱情都不相信了,那么活着就没有梦想和激情了。”把爱情当作“梦想”和“信念”的水妖,在给她的小说定位时却有些偏离自己的“立场”。看她怎么说,“每一个故事收笔的时候,我还是轻轻地叹息一声然后抹抹眼角的湿润,我发现不管故事如何的阴暗和堕落,可里面总是会有让人感动的东西。”这里,她用了“堕落”(那些女子追求爱情的行为是“堕落”?),其实,对爱情或说感情来说,即便它不合乎道德伦理,但都是值得尊重的,用“堕落”是不是言重了些?

水妖又说,“我不是在为她们辩解,申诉,而且,我也谈不上对她们任何一个有什么肯定,赞美或者批判,我有的只是一点点的同情。是的,只是同情。”为她们(主人公)流泪、心疼,还有在文中表露出的侠骨柔肠和悲悯情怀能说自己仅仅是同情吗?如果说这些话不是为那些“堕落”的女子们辩解和申诉的话,那就是为自己辩解和申诉了,似乎写了她们,作者也有是“那样”女人之嫌,于是出来“撇清”自己。从这一点来看,作者还是不够超脱和勇敢的。其实作者这种疑虑多余了,文学作品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这是有一点文学素养的人的共识,认为文章就是作者的经历的读者,大可不必去理会。纵观如今的网络文学和时尚杂志,没有几个写婚外恋题材的作者,有水妖这样的深度和视角。更加没有几个不是用身体写作的女子,有水妖这样的人气。她靠的是她唯美的文笔和真情的共鸣,来赢得她的读者。
  也许是采访写作的关系,一些地方作者的文笔显得有些“仓促”(或说缺少打磨),而且个别作品有口语化的倾向(或许是作者故意使用口语化的语言增加它的生活化),但不管怎么说,“罂粟之恋”系列小说是部值得一读的好小说(这年头能让人看下去且让人落泪的小说不多了)。一个自认为是胸无大志的小女人,在这个浮躁的年代,能写出这样让人思考(而不是无关疼痒)的半写实的小说,实在是难得。

有趣的是水妖一直不承认她的东西是“文学”,她总是不厌其烦的纠正别人说的这两个字。她爱用“文字”这两个字。并且当别人赞美她或批评她的时候,她会说:“谁要说俺是个作家,谁要说俺是个美女,谁要说俺的文字烂,俺跟他急!俺只是个头发很长,见识很短的写字玩儿的小女人啦。”从中,可见她雅致温婉中,憨直率真的个性。表面上看,她是不严肃的,可是她的文章会告诉你,对于文字,她是热爱并且认真待之的。在此不得不提的是,在各个文学网中,水妖还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女子。因此,她得到众读者的喜爱,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最后祝愿水妖在文字的路上能够“玩”得越来越好。

 

注:引用如没有标明出处的,均来自水妖的小说及她的写作手记和网站专访。

(红袖添香小说论坛2005-10-6读者“推陈出新”的评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