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丽的水妖印象:盛开的罂粟花

(2006-10-24 21:24:44)
分类: 《别眼之妖》朋友读者笔下的我

《美丽的水妖印象:盛开的罂粟花
——读《利比里亚,心伤到此为止……》

         文/蜡笔小邪


 远远地、远远地,美丽的水妖近了。她的文字犹如西子湖畔美丽的妖精,纠缠住我好“色”的眼睛,久久地、久久地,不愿离去。从此,心便为她沉沦。

初识美丽的水妖,是在她到红袖佳人的那天。其实,应该说仰慕她已久,从读过她的《罂粟啊,那情花的毒》开始。曾经有那么一段日子,只要打开红袖添香,就看见她的名字在那里静静地醒目着,让人忍不住要触摸她的冲动,点击,来不及登陆。

她就是这样,一步步走进我的红袖生活,渗入我的灵魂。

红袖佳人是块妖精们的聚集地,和我当初来这里一样,这也让水妖有归属之感。水妖说最爱恒娘,那才是真正的妖精,这世上没有融不掉的冰,当然,你不能只是贫弱的蜡烛或电筒……聊斋的恒娘是位充满智慧的女子,成功地塑造了为人妻的角色,她对婚姻、男人、爱情都有自己独特见解。

听着林忆莲的野风,读《利比里亚,心伤到此为止》,再次被文中的“倩”俘虏,心就随着她的喜怒哀乐起起落落。美丽的水妖就是这样,正如中原汉子所说,她的第一人称手法,使得整个故事如同作者亲历,也使我模糊了“倩”和美丽的水妖之间的距离,甚至,我忘掉了“倩”的存在。这或许正是水妖文字的魅力所在吧,抓住的不仅仅是读者的眼光,还有心灵。

“水妖,你要幸福,希望利比里亚给你带来幸福!”我说。真的,文中的那个女子让我那么爱怜,或者,心疼。水妖说女人的心跳,好像大珠小珠落玉盘,我就知道了,原来有种心跳叫大珠小珠落玉盘。只有真正爱过和正在爱着的人,才有如此深刻又美丽的体会吧。也只有用爱写字的水妖,才有如此动人的比喻吧。那么,她有什么理由不得到幸福?苍天有什么理由不给予她幸福?

“觉得做女人,就要做这样的。理性与感性的完美统一。”水妖说。女人做到这样,何止是水妖的偶像?我们的生命,有时就是这样与阵阵吹袭过来的野风不期而遇。我喜欢一切在都市和在自然面前,都能够坚强但雅致的女人,她们追求幸福,但是却懂得放弃和祝福,懂得成全别人也成全自己。我喜欢文章中的“倩”,她有很珍贵的清澈,有很真实的欲望,有很平凡的梦想,有很高尚的情操,有知识女性的自尊有传统女性的善良。

水妖笔下的女人,也都闪烁着这种美丽的妖精气质,水妖的文字,把文中的女人也晕染成一朵朵盛开的罂粟花,让人尊敬爱怜欲罢不能。

而美丽的水妖,又是怎样的妖精呢?她就如那盛开的罂粟花,极其眩目、却也极毒。看过之后,便是难以抗拒地诱惑,让我身陷玲珑。心甘情愿,承受着起起落落地幸福和悲苦。

“水妖,我真的流泪了,到你结束博客,关掉电脑的时候,我流泪了……”我说。

我不为邓的一切感动,却始终感动于水妖多次提到的,也是行文线之一的――‘我’的博客。写博客,想着心中那个人会读,真有‘网上写博客,天涯共此情’的感觉。直到文中的‘我’写完最后的博客,关了电脑,我禁不住大恸,眼泪又一次模糊了水妖和“倩”的距离,为水妖揪紧了一颗本已牵扯的心,更加疼痛。

我一遍一遍地诉说着水妖给我的感动,和无法控制的泪水。水妖,美丽的女子,你要幸福。无论如何。

她在佳人中连载的这个故事快要结束前,有人问我:你说作者会给文章如何一个结局?我竟然说了一句让自己也觉得吃惊的话:其实,爱到了一定的地步,已经无关乎结局如何了!

什么地步?不就是两个已婚的男女碰撞出的火花吗?婚外恋而已。我说:这个地步,是在心里的。或者说,有一种爱情,是需要境界来祭奠的。这个境界,就是我说的地步了。我想,水妖行文至此,应该已经无关乎结局了吧,爱过了,痛过了,日子还象野风一样,继续吹着。

果真,故事的结局已经无关乎爱情。有时婚姻,就是两个互相需要温暖需要付出和接受的人在一起,平静有序的生活。

就这样,当一个女人,在经历了深刻之后,有的会选择拒绝温暖为曾经的爱守节殉了自己,有的会接受温暖为曾经的爱祝福也成全了自己。我原谅自己的一切,我并非水性扬花。当一切爱的繁华尽退,我想回归于一个平静的归宿。我这个伤痕累累的女人,不想再伪装坚强。

水妖给故事这样一个结局,一个从容的结局,在我的意料之外,却也是清理之中。就象水妖所说,我希望我的小说中的女性,是爱得深沉真挚而理性坚强,比如恒娘。

“野地里风吹得凶无视于人的苦痛,仿佛要把一切要全掏空,往事虽已尘封,然而那旧日烟花恍如今夜霓虹。也许在某个时空、某一个陨落的梦,几世暗暗留在了心中,等一次心念转动、等一次情潮翻涌、隔世与你相逢,谁能够无动于衷?如那世世不变的苍穹,谁又会无动于衷?还记得前世的痛……”

歌声依旧,风会再来。故事远去,一段爱情却如昨日,留在读者的感动中……

水妖给了“倩”一个美好的结局。无关爱情,却有平淡的幸福。平淡也是一种幸福吧?人在爱过后,归于平淡,就是一种可以摸得到的实在的幸福。我不知道文中的“倩”是否真的归于平静,如果是,那野风怎么还会钻进眼睛?吹落一片潮湿?如果不是,“我”又怎么会“淡淡地笑”?那么,或许是哪一阵野风,刚好吹过去了吧。

而我呢,还要继续为她死心塌地中毒。美丽的水妖,你要幸福,无论有无爱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