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西兰大头一家
新西兰大头一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88,513
  • 关注人气:85,7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从夏天到冬天

(2018-12-15 14:29:14)
标签:

回忆

分类: 大头妈的心情
大头妈的心情

从夏天到冬天
——寻着记忆里的足迹

忽然消失了一段时间,只是因为回国了。

这个时候正是新西兰的夏天,而国内正是冬天。我一下子跨越了两个季节,从南半球空降到了北半球,这样的感觉好像年年都有,选择这个季节回去,其实也是为了避免炎热。我不怕冷,但是很怕热,热的感觉就是无所适从,汗流浃背的滋味不好受;而冷没有关系,多穿衣服就好了,把脖子尽量往围巾里面缩,形象就拉倒了。

这次回国除了看望家人就是去看看我的发小们,五朵金花,五个初中高中的同学,这些年一直没有中断联系,每次回国都会选择在一个地方见面。去年是厦门,今年是福州。

其实说到底,我还是算福建人,因为出生在那里成长在那里。只是我的福建同学并不认账,她们一致认为我是外省人,一个说福建牌普通话的外省人。大概所有的南下干部子弟或者部队子弟在福建都是这个定论,即使几十年都生活在那里,但是福建人依然不承认我们是福建人。好吧,把我们归到外省人吧。可是那是我们父辈出生的地方,我们根本就没有在那里生活过,所以理所当然的,外省人也不肯承认我们是他们的人。于是,我们成了没有故乡的人。

没有故乡的人,也是处处是故乡的人。只要生活过的地方,都是故乡。这样的解释最好。

所以我是福建人,浙江人,吉林人,江苏人,现在是新西兰人。祖籍,徽州。

在这么多地方,我最熟悉的地方依然是福建。从闽南,闽东到闽中,我都跟随部队流窜过。我的口味是福建口味,从来没有改变过,我想念的光饼锅边糊三角芋头糕依然是福建的味道,甚至油条都是。现在不吃肉了,所以福建的小馄钝也不再思念了。可是它们都在我的记忆里。

尤其是福州那条长长的小巷,周围都是古老建筑,我从小就生活在这里,我熟悉这里的每个木头柱子和地板门窗,雕梁画栋,五彩缤纷一直在我的记忆里徘徊不去。那是我小时候接受的最早的美学教育吧。

我想念这个位于大众影院附近的小巷子,我很想去看看,这个老房子老大院子还在不在,我童年的足迹印满了这里的每个角落,那条通往乌山小学的路不知道还在不在?我想去看看。

于是回到国内不久我就直飞福州了,跟我现在居住在四川的发小,去福州跟我的老同学见面了。五个人,五朵金花。

她们带我去了我童年居住的地方,居然是现在福州最有名的三坊七巷!而我童年居住的那个大院已经不在了,变成了高楼!为什么啊,我居住的那个老房子就是现在三坊的模样啊,拆了多可惜啊!是不是只有林则徐谢冰心这样的名人的故居才可以保留下来?可是我居住的那个老房子一点都不比这三坊差。

忽然感觉到,我真告别了童年。原先它怎么样还存在我的记忆里,这次一看,彻底没有了。从此我跟这个地方没有半点关系了。

这样的感觉让人黯然伤神。

我拍了几张类似的大院照片,发给我的老父亲和在日本妹妹看,我妹妹居然说:我们小时候就住这间!很像,但是不是。

过去温泉路的叶飞别墅现在不允许进去了,说是重要人物居住的地方。我说嘛,叶飞别墅当年的建筑规模和质量就是拿到今天都是豪宅!而我小时候翻墙就过去了。

大众影院就剩下一个名字;乌山小学就剩下一个门,里面满当当的建筑令人压抑;福州军区总院改弦更张,已然 不是我记忆里的样子……

总之,我还留在童年,而时代早已前行。

唯有锅边糊还有童年的滋味,还有三角糕光饼……留存在舌尖上的记忆,大概是我唯一留存的童年的印象了吧。

好在这些小吃还在。

我使劲吃,我的老同学笑眯眯地看着我吃,说,快吃快吃,回去就吃不到了。

于是在福州几天,我都感觉到我每个细胞都在迅速发胖!

我依然奋不顾身地吃吃吃。我好像不在吃东西,而在拼命挽留一份不舍丢弃的记忆。唯有这些才是看得见摸得着闻得到东西。其他都是记忆里的照片了。

而跟我的老同学见面也是那么欢欣鼓舞,她们对我知根知底,她们不在乎我的一切:在外人看来多么显耀的那些,她们只在乎我这个人,在她们眼里,我依然是那个数学一塌糊涂,作文很优秀,不爱劳动,爱看“黄色”小说,会画画的那个女孩子。她们从来没有把我看得心灵手巧,我所做的一切家务在她们眼里完全不值得一提。她们才是真正的女人:会种菜,会编织,会裁缝,会烧饭,会做菜,会照顾好家人的那种女人。她们看我的发朋友圈的那些我认为做得很好的菜,她们都全盘否认,色香味没有一个沾边。所以跟她们在一起,我特别轻松,因为我什么都不需要做,她们各个都是厨房高手。

三天的相聚飞快过去,知道相聚终有一别,而离别的滋味跟怀念的滋味一样,都会逼出眼泪来。

我到福州机场的时候,同学的先生来接我的,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而我出现在出口,他就准确地认出了我。后来问他为什么会认出我?他说,你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就与众不同。

吊儿郎当,这是我中学老师对我的评价。没有想到,几十年了我还是给人这个印象。

我很高兴,因为我没有改变。我依然保持着青少年时代的气质:不是一个正常评价的好女孩。

再见,我的老同学。明年我们打算去浙江见面。一年一次,换地方见面。

希望我出现在你们面前的时候,依然是吊儿郎当的样子。

这样你们才可以认出我来。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从夏天到冬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