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关于农民工讨薪那点事儿

2015-01-20 03:06:02评论 杂谈
          十三岁女童为父亲讨薪跳楼身亡。
     为什么孩子和奶奶出现在现场?如何爬上十六楼?孩子怎么会跳下来?这些问题随着时间会慢慢浮出水面。
     农民工讨薪问题由来已久,每届政府都说要解决也都在解决其实也都无法解决。什么原因?这其中的道理其实在于根本没道理可讲。
     这一行我也混了很多年,小开发也参与过,大项目也承建过,清包也干过,给别人卖手腕子也经历过。对于欠薪这事,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比造一个原子弹还复杂。
      首先呢,对于开发商和承建商来说,是不存在农民工这个合作伙伴的,因为我们面对的都是有资质的建筑施工队伍,从道理和合同约定中,对方都要为此提供手续完备的熟练工人而不是农民工。这一点,是很多农民工欠薪和讨薪难的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
     我经历过农民工向我讨薪,我也带着农民工去市政府讨薪。这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我都有。
     农民工向我讨薪,我一句话就把他们整一边去了:“我不冲你说话我也不认识你。”
      没错,就这么简单。
      和我签劳务合同的是一个机构,我面对的只能是这个机构的法人,我和法人合同中约定的如何结算,是受法律保护的。因为很多合同其实都很明确的约定——正负零给百分之多少,主体封闭给多少,竣工给多少,其余竣工验收后多长时间结清。现在搞开发也好搞施工也好,硬骗的少了,基本就是明侃,或者干脆就是垫资。你拿得出钱压得起你来给我干,干不起玩蛋去。
     所以有一些其实并没有实力但是又想接工程的队伍就硬着头皮来了,垫到一定程度就垫不下去了,然后或者拔腿跑了,或者就在人工费上打主意。于是欠薪问题就出现了。很多农民工都是一个村屯出来的,跑单帮的较少。而能带人出来的,通常都是当地村子里的能人或者一霸。你看农民工敢去工地敢去开发公司敢去市政府,还真没几个敢去工头家闹事的。而工头通常也是一句话:“甲方不给我钱我拿什么给你们?要钱找甲方要去。”
      于是农民工就赤手空拳的来工地找承建商了。
      作为一个承建商,我可以接待农民工,也可以和下边我根本叫不出名字来的各级小包工头对话。可是要钱总要有个凭据吧?通常这个程序都需要对账,认定工程量。可是农民工啥也没有,最多见的就是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小本子,上边写着今天出工了昨天出工了后天出工了,然后伸手就要钱,这钱你们会给吗?所以通常这种情况下,承建商都会要求他们把他们上一级的工头叫来,因为有的大项目下边有十几伙民工,给钱也得把签合同有资格拿钱的人叫来吧?要不然这钱没通过人家就分了,到时候人家拿着合同来要账咋整?可是农民工这时候基本就交不出人来,或者是双方有默契的一方出头一方藏匿。为什么?因为通常情况下都算不出钱来了。这是因为大家的算法不同,农民工算法是我干活了你就得给我钱,而施工企业则要看完成的形象进度和工程量,还有就是一些返工造成的材料损耗和质量罚款,把这些加进去,基本不需要给钱还得倒找钱。所以,正主这时候绝对不露面,而任由下边的农民工去找甲方,能要出来多少是多少,要不出来也不关他的事儿了。
     很多人总会呼吁保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其实这也是一个笑话。因为农民工根本不存在合法的权益。
     农民工没有岗位培训,没有资格证书,没有劳务合同,没有工伤保险,除了力气,其他的一概没有。
     我曾经异想天开的给所有进场的农民工做岗前培训,给他们技术交底,给他们买保险,结果没过一个星期,所有的农民工我都没见过,见过的都跑掉了。去找包工头,一万个理由等着你,老婆生孩子了,媳妇让老公公欺负了,家里猪羔子死了,地里忙,反正说啥都没用,人家就是走了。
     通常一伙农民工进入现场的时候,青壮年比较多,熟练工人也很多,干三五天以后,包工头会把这些拼凑起来的人再打散,然后往里掺沙子,我最惨的一次,每天早上要面对二十多个喝的摇摇晃晃的五六十岁的老头,早上不整半斤酒都起不来炕,干一个多小时的活以后你连人都找不见了,都找地方睡觉去了。就着睡一天晚上还不让自己给自己记一个工。话说这到时候我能给钱吗?
      大的包工头挣的是施工差价,小的挣的是人工费差价。这二者区别很大。比如说平米包干,大包1500一平米包过来,转手给二包1300,一平米吃200块钱,一万平米就是200万到手了。
      小包工头没这本事和待遇,所以他们吃的是人工费。每个工人比如说日工是130,那他提10块钱,给工人120,然后还要记工,想方设法的把工费拉低,还要想方设法的加班。因为他的利润都在这里。也就是说,如果我把人工费都开给工人了,小包工头其实就饿死了。于是,包工头负责领钱分钱这就是必须的。我这星期给他结一万人工费,他回去以后拿着小本一算计,挨个把工人叫进来发钱,最后也就发出去八千,剩下两千自己揣起来了。所以别说什么开发商承建商喝工人血,我们看不上那点玩意。
      无论我们东北当地的农民工,还是外地的农民工,都理直气壮的既要工人的利益又要农民的权利。每年麦收的时候,工地甚至会一个农民工都找不到。因为现在农村劳力价格也高了,花几百块钱雇人还不如自己回去弄了。于是一个晚上,工地的人跑的干干净净。这时候就是人工费最高的时候了,我们必须去劳动力市场高价雇本地的城市建筑工。这中间的差价我管谁要去?等麦收结束了,所有农民工就和没事一样遛达回来了。如果此时有其他队伍已经进驻了,还要理直气壮的把对方打跑。但是算账的时候就把这事儿忘了,大大方方的把人家的劳务都算自己头上。人家是我额外出钱雇来的好吗?
     再有就是现场签证的问题,因为农民工的底子差,次品率真的是很高,所以真的不是他们累一天我就得给他们钱,因为有时候被他们祸害的东西远比这一天的人工费高多了。09年一伙民工给我打废了二十六根柱子。质检站罚了我五万块钱限令整改,然后让农民工把柱子敲掉,重新捆扎钢筋,重新支模版,重新浇筑,然后他们天真的以为我会给他们钱,你会给吗?这叫返工!我一百多立米的商混,我雇的泵车,哪一样不是钱?
     所以这些账都是挂在账面上的,到了决算的时候是一定会算的。有的小包工头其实连这个都不明白,揣着小本理直气壮的来算账,算完了耷拉脑袋就回去了。抽的人头钱自己早寄回家盖房子去了,现在这钱要不着还出了一个窟窿可咋办?只有三条路可以选择,一个是跑,一个是自己掏钱堵,一个是转嫁给下家。
      于是,一批悲愤的小包工头就出现了。
      所以在讨薪的各种报道中,无一例外的会有这样的描述:“无耻开发商或承建商以种种理由和借口克扣农民工的工资。”对吧?是这么说的吧?可是所有媒体都不会告诉你这种种理由和借口是什么。
     估计看到这里已经有人义愤填膺了,大有不为农民工挺身而出他就能当场把膀胱憋炸的架势,省省吧,这种事儿哪儿轮到你?我还想干这事儿呢。
     开发商或者承建商如何克扣和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呢?
     通常这种开发商或者承建商都不会是正规企业和有资质的队伍。
     现在地方上搞开发的很多都是外行,听说这行挣钱,手里也有点闲钱,就一头扎进来了。
     从承建商的角度来说,我是极不喜欢同这种人打交道的,因为你时时刻刻能感觉到这人底子是卖冰棍起家的。
     我曾经碍于朋友面子,给一个个人开发的项目做了一个基础。这老板奇葩到什么程度呢?他天天盯着我放线的施工员。经常和我说一些胡话诸如:“我看放线的有一个就够了,雇俩人嘎哈呢?你把那人辞了你跟着拽尺不是省一个人的工资吗?”
     更过分的是,基础放线后,需要开槽,他不知道听谁说的这几天不需要放线了,趁我不在的时候竟然把我的施工员给开回家去了。等我需要重新放线的时候人家俩人在别的工地上干上了。
      就这种所谓的精打细算的开发商,绝对是干的出来克扣人工费的事儿的。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工地简直是个聚宝盆啊,哪里紧一紧都能出钱。
     有一年我没活,别人介绍我去一个集团,然后给了我一个工地。这集团,要啥没啥,农民工都得头天晚上说要多少给第二天还不知道能勉强给我派来多少。最后好不容易给我派来十几个人,电话里还不忘对我说:“这十几个人别用久了,过个十天八天找个借口把他们打跑得了。”
     我只能回答他:“无论我是给公家干还是给我自己干,我都没干过这损事儿,如果我干了,我今天也用不着给你打工了。”
于是,走马上任七天我就滚犊子了。
     有一种玩的比较高明一些,老板天天玩失踪,司机天天蹲工地和包工头打得火热,知冷知热啊,然后十天八天以后忧心忡忡的和包工头说:“哥,我觉得你这人不错,有句话我真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这老板不是人啊,他压根没打算给你们钱,他有什么什么势力,社会上谁谁谁是他的兄弟,到时候肯定把你们砍跑。”第二天司机到了工地一瞧,民工自己吓跑了,于是掏出了手机:“大哥,行了,他们跑了,你让那伙人进来吧。对,咱还这么整。”
     对于讨薪这事儿,其实大家都头疼。
     我记得我讲过,有一次工地塔吊出了故障,那个号称干过电工他老婆就是电工的电工弄了半天也没弄好,于是我也爬上去了,几个接触器烧了,他下去买的功夫我也懒得再趴下去,就在塔吊的吊杆上来回遛达,一边遛达一边唱歌,结果我的甲方在下边绝望的呼喊:“你别唱了,他妈的旁边有人给报社打电话了,我求你了行吗?”
     所以现在对付欠薪也都有一些方法,保证金就别提了,那玩意存进去其实能提出来。最管用的方法就是甲方直接给农民工开工资。
     农民工进场,工头要把身份证复印件,工种,工资报上去,然后每个月再和农民工把当月的工资核对清楚,农民工拿着单据来甲方这里签字按手印领钱。
     这个方法不错吧?可是有的农民工自己做不到。因为我说过的,有的人干了几天就跑了。
     我对于农民工其实一直是有看法的。因为这个群体不合法。
     表面上看,农民工进城务工是解决了农民的问题,可是带来的问题并不比解决的少。
     首先就是冲击了城市人口就业。现在你很难找到一个工种齐全的建筑公司。之前的建筑工人都被农民工整下岗了。
     其次就是技术培训。这个是最要命的。通常一直三流队伍来了,然后你手把手的教啊,最终一两个工程干下来成了二流队伍,转过年人家攀高枝不勒你了,你还得继续培训。
     第三点就是眼前利益。农民工有时候十几个人也敢接工程,你一万他就八千,你要签合同他就啥也不需要,把这个市场的门槛压的低得不能再低了,以至于现在谈工程一说正规程序人家转身就走。
      农民工靠着这些所谓的优势抢了市场,可是随之而来的也就坑了自己,他们没有正规的合同,没有完备的措施。绝大多数农民工讨薪难,都是因为他们手里啥都没有只靠一张嘴就去要钱。
      我有一只合作过多年的队伍,后来也想自己干大包。我告诫他好多次,那家公司口碑不好。结果他还是只和人家签了一个连公章都没有的协议就进场了。
     没有办法,我也只能跟着进场,希望对方能有所顾忌,对方确实顾忌了,只不过是玩了一个更圆滑的手段而已。一个小体育馆,基础加三层不差钱,四层开始拖,五层压根没有,催着封顶。这时候他傻了,因为大家都明白,封顶意味着主体工程结束了。剩下的内外装修完全可以找另外一伙人干了。于是这就开始停工讨薪,人家一点不含糊,上午停工下午人家另一支队伍直接开进来了。这时候当初拍胸脯保证的中间人不见了,手里那协议成了一张废纸了,我这故城的老大哥哭的象孩子一样。
     没有办法,我这时候也变成了农民工,带着他和肯和他一起讨薪的农民工到处要说法。去劳动仲裁,人家听完了情况以后说:“甲方不给你钱,这是合同纠纷,你可以去法院起诉,没手续算你活该。你是包工头,你必须给工人发工资,如果你不给工人发工资,工人来告我就找你。”
     他听完以后,当场傻眼了。
     然后我又带着他们去区政府,信访办接待了我们,然后主管的一个主任也出面了,说了一大堆咸逼淡话,就是绝口不提钱。
     没有办法,我只能对信访办讲:“我带着他们来,只是正常走程序,我知道你们解决不了也不会给解决。所以我只是来挂个号,你等着看好戏吧。”
      说完我就带着他们直奔市政府,正巧刚下车碰见住建局的副局长,看见马上就迎了上来,我讲完了以后马上给区政府还有那家企业的挂靠单位打电话,然后我们又返回区政府,新来的副区长不错,转业干部,我们聊了两三个小时,又和挂靠单位沟通第二天去对账。
     第二天周六,区长自己跑步去公司参与对账,挂靠公司老总坐镇,我又扬言外边几十号工人已经把横幅写好了就等上街。就在这种情况下,人家专业人员也只给认定了三分之一的欠款。我不能说人家不专业,只能说农民工太业余,以为皱巴巴的一张纸就能代表一切,但是在正规的程序面前那真的就是一张废纸。所以最后结算出来的那点钱只够把工人遣散的,这一个工程主体赶下来一分钱没挣,这还是费了这么大周章才弄出来最好的结果。
     农民工群体是个很奇葩的群体。
     如果你对他们好,他们十有八九会坑你。
     如果你坑他们,十有八九会得逞。
     事实就这么残酷。
     越不给钱越连踢带骂的工地他们干的越好。
     越是隔三差五给他们加餐和他们当朋友相处的工地质量越差。
     所以我对农民工的感情也很复杂,既不忍心坑他们对他们横眉立眼,又每每被他们气的七窍生烟。
     你对他们好,他们心里一定在想我想坑他们。
     而那些坑他们的人,当初一定是他们认为对他们好的人。
     所以,农民工进城务工,欠薪其实只是一个缩影,这里边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没有解决。文化的差异,地位的差异,目标的差异等等等等。
     现在农民工也面临着老龄化问题,年轻人不肯干基建,上岁数的说实话真不出活。所以建筑行业现在面临着尴尬的境地,一方面工程机械发展迅猛,另一方面工地的人员基础素质太差没人会操作。所以很多建筑工地还停留在半原始劳动力状态。而劳动力价格这些年暴涨,又间接的吃掉了利润,造成了更多的欠薪,这也是一种恶性循环。可是我真的能够培训出合格的工程机械操作农民工吗?我不能!因为他们不会和我签合同,我也不会为一个也许只给我干一两个月活的农民工做那么多工作。于是,第二年,一切还都照旧,照样要选队伍,照样会出现曾经出现的问题。
      没人能够说清楚,农民工究竟是农民还是工人?他们自己也未必能说的清楚。当工人的时候想着家里的地,种地的时候盘算着挂镰出去打工。他们究竟会安心与干好哪个?
      如今的农民工,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农民工了。
      就按照我们当地今年的价格计算,力工日工120,一个月溜溜达达的也三四千。吃紧的时候都是日结算。所以我对于能够大额拖欠的总是感到很费解,真有钱,能压那么多!
     每次看到解决农民工拖欠工资问题的报道我都想笑,因为那解决的其实只是谁给钱的问题。政府通常的做法就是挤压开发商和承建商,赶快把钱给他们让他们回家别闹事,或者是干脆政府出一部分安抚了事。问题真的解决了吗?没有,所以欠薪还会存在,只不过方式会更多元化罢了。 
      现如今讨薪其实很简单,连对账单都不用了,爬塔吊,跪市政府这些远比正常程序管用。但是这会带来恶性循环,恶果也许才刚刚显现!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