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polyhedron
polyhedron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3,407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音系中常母(禪母)平聲字塞擦音/擦音分化條件

(2019-01-01 13:49:15)
标签:

語言

歷史語言學

音韻學

中古漢語

分类: 漢語
首先常母(三十六字母中稱禪母)《切韻》音系中爲塞擦音,而相應的船母爲擦音(擬音可以是常/dʑ/、船/ʑ/)已經被相當多的人接受。而在禪母在北京話中的演變較爲複雜:平聲讀ch和sh的都有,而且數量都不少,而仄聲基本一律讀sh(如是zjex、樹zjyoh、尚zjangh、禪(去聲)zjenh、十zjip、熟zjuk、豎zjyox、善zjenx、受zjux、視zjiih)。

在 Alan Tian 同學的追問下,我突然發現了常母平聲字在北京話有ch有sh這一現象的分化規律:陰聲韻(元音結尾)基本變成sh,陽聲韻(有鼻音韻尾)一律變成ch。爲什麼我沒早發現呢。。。有人已經提出了麼?

基本把有常用字的小韻窮舉了一下:

陰聲韻ch:
垂zjye
蜍zjo
酬讎zju

陰聲韻sh:
匙zje(這個是實際常用音,不是字典音)
誰zjyi
時zji
殳殊zjyo(聲調不對)
韶zjeu
佘闍zja

陽聲韻ch:
辰zjin
純醇zjyn
單禪zjen
遄zjyen
常嘗zjang
成zjeng
承zjing
忱諶zjim
蟾zjem

陽聲韻sh:


三個陰聲韻讀ch的裏面,“蜍”還可以理解爲被“蟾蜍”雙聲帶的。
我覺得這個規律是足夠明顯的(四格表 3 6 9 0,p值< 0.01,顯著了)。

後面就是討論原因了。我能想到的一個解釋,是鼻韻尾對濁輔音造成了鼻冠/ndʑ/或者/ndʒ/,而鼻冠會抑制濁塞擦音擦化爲濁擦音(又想到西夏對音那堆“尼卒”的問題了)。在沒有鼻冠保護的濁塞擦音就會擦化成/ʒʱ/再清化成/ʃ/,而有鼻冠保護的或者少數特殊原因保留塞擦音的,清化送氣脫鼻冠成了/dʒʱ/再清化成/tʃʰ/。

不過仄聲爲什麼幾乎都是sh呢?因爲仄聲的陽聲韻不形成鼻冠麼?

再有就是船母平聲。
保留擦音的:
神zsjin
蛇zsja
繩zsjing

變成塞擦音的:
晨zsjin(本身有禪母異讀)
脣漘zsjyn
船zsjyen
乘zsjing

船母變成塞擦音ch的可以理解爲例外,而保留擦音sh的當成例內就好了(例內只有3個小韻,當然船母字本身數量就少)。繩zsjing:承zjing、神zsjin:辰zjin就是切韻時船禪對立的延續。

補充:本文寫完以後,我纔看到了陳保亞先生的《論禪船崇母的分化規律——兼說“有音變條件”和“音變規律”》一文。陳老師認爲分化規律爲韻尾是否具有“高”這一特徵。我以爲這個區分不比簡單的陰陽聲韻的條件更明顯(解釋了垂、讎,但不能解釋忱、蟾、誰。蜍按兩種解釋都是例外),同時對後世演變是否保留塞擦音或送氣的解釋也不夠直接。

2019.01.0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