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柠檬雪菊——————连载故事第18篇

(2016-06-06 15:01:45)
标签:

连载第18篇

清新

分类: 有些故事
                         柠檬雪菊——————连载故事第18篇






18

在一大片忙碌又乏味的日子里,有快乐的时间作为点缀,会显得这点不起眼的快乐就是混在一盘玻璃珠里的珍珠宝石,珍贵、纯粹。

第二天下午她没休息,他要她先去一趟工地,她无语的看着他。他也知道她已经有好长时间都没休息过了,一挥手说:以后给你补。

这里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已经不是荒滩地了。周围竖起了围墙,还有大门,门外的那条黄土路也平整了许多,建了临时停车场,她曾站着说要当地主婆的地方建起了蓝白色相间的活动板房,这是筹备中心的基建部。有几台挖掘机正在远处作业,办完了事情,她走出来,发现工地大门的不远处有农民来回的张望,她没多想,直接坐车回了公司。

又过了些日子,也是快过年了。

这天上午天气很冷,雪后放晴,是他们筹备中心和总公司的领导们在年前最后一次视察工地的日子。上午十点左右,一行人到了工地。

基建部做好了准备,早早地站在工地大门外,还煞有介事的在门口挂上了四个大红灯笼,上书四个黄色的大字:欢度春节。红灯笼、蓝白相间的活动板房、黄色的挖土机、未化尽的白雪、穿着蓝色工服带着红、黄色安全帽的基建部的员工组成了一幅欣欣向荣的新景象。只等着领导们视察一番后,封了工地、放假,然后,春节过后开工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新项目的奠基仪式了。

筹备中心的人员几乎都在场,也包括她,下车就跟在领导的后面,确切的说是魔头的后面。领导们在工地上转了一大圈,在工地中间站定,听着工地负责人汇报着什么,河风吹来,特别的冷,她希望赶紧结束视察回公司去,这样站在风地里冷的她直哆嗦。

就在一片祥和欢笑声中,领导们的视察也马上要接近尾声的时候,工地大门口忽然冲进来一群人,手持棍棒铁锹,高声叫喊着。一看就是当地的村民,门口的两个保安没回过神来就被推到一边去,面露怒意目露凶光的青壮年村民呼啦啦的就从大门冲了过来到了工地中间,红灯笼被打了下来,当成球踢远了。

谁会想到有这么一出,开始大家都愣到了当场,眼看着那群人已经冲着他们这边包围了过来,喊着要砸了这个工地,魔头大喊一声:围住他们!戴着安全帽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冲了过来,站在他们身前围成了扇形挡住了这些村民,眼见就要动手了,再看大门已经被村民从外面关了起来,在外面守门的居然是妇女和老人。

工地上又是推又是搡,危险一触即发就看哪一方先动手了。

工地大门口又是喊又是叫又是骂,场面极其混乱。

魔头又一次大喊:不许动手!

他已经让人把几个领导带进了后面的活动板房,并同时让人报警,想着这里毕竟太远等110过来还有段时间,把自己的手机塞进了已经目瞪口呆的她的手里,只说了一句:给**打电话,让他赶紧带人过来。

她躲在他的身后翻看他手机的号码簿,以最快的速度把电话给打了出去。也不知是天冷还是紧张害怕,她手抖得厉害。

他站在人群中间,隔着工地的员工们和为首的村民短暂的对话,她只觉的她耳边嗡嗡作响,怎么也听不清魔头说了些什么,倒是佩服这个人的冷静,面对这么群情激奋的农民居然还能镇定如常的说话。

自然还是明白他这是在拖延时间等着警察过来,村民们才不管你那么多,叫嚣着要见总负责人,要不然就砸了工地,魔头一再解释自己就是负责人,劝对方冷静,先让村民撤出工地,打开大门,然后有什么诉求可以和村里的负责人坐下来谈。村民根本不信他是领导,有人喊着看见管事的领导已经从后面跑了,村民一听更是急了就想冲过来,戴着安全帽的人围成人墙往外推,推搡不止,叫嚣不断,人群动荡,村民的情绪越来越激愤,混乱中,已经有人把活动板房的玻璃一铁锹打碎,破碎的声音一下子引爆了农民再也抑制不住的情绪,他们开始向推土机扔石头,打碎玻璃的声音一再响起。

她从未经历过这种事,也不知事态会发展成怎样,觉得危险却忘了害怕,只有紧跟在他身后,两手握紧他的手机,心里叨念着警察快来呀!可能是喊话没用,他也不再说什么,紧抿着嘴唇,眉头蹙成一个疙瘩,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些人。

似乎是有种感觉的提醒,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左后侧,看见有个很年轻的人面相狰狞,眼中透着种中了邪似的凶光,手举铁锹打完了玻璃冲着魔头已经过来了。她从此相信了一件事,如果一个人在穷凶极恶时,或者暴徒在行凶时就是一副中了邪失去思想大脑当机的状态。

魔头又一次开口,他再三劝对方要冷静,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侧后方危险已经是千钧一发了。她想喊来着,身体却先做出了行动,转头使劲推开了他,几乎就在推开他的同时,感觉自己的后脑勺挨了一下,她只听到了一声闷响,看着他踉跄几步几乎被自己推倒在地,嘴里的那句“躲开!”才喊了出来。

当时她没觉得多疼,就是脑袋闷闷的。耳边的嗡嗡声也没有了,她看见他慌乱中一步就迈了过来,还想着这个时候自己是不是该晕倒呢?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脖子就滴了下来。

自己已经被他拥进了怀里,他急切的问:你怎么样?

实际上她是清醒的,还是识时务的闭上眼睛,腿一软,手一摊,倒在他怀里什么都不管了。

工地上的形势由此而出现转折。

他就势坐在地上抱住她,她听见他吼着:叫救护车!快!

周围乱糟糟的,四周全是人腿,他们被其他人围了起来。可能是因为她的受伤,村民好像没有刚才那么嚣张,有些散乱。

她听见他吼:抓住那个人,别让他跑了!

她听见他叫她的名字,喊着:别睡!醒醒!

她听见他指挥让人把大门从里面锁了,不见警察不许开门!

她听见他跟已经有些慌乱的村民说,现在什么都别说,留着跟警察去说吧!

直到远远的响起了警笛,她才彻底放松,睁开眼睛看着他,似乎有感觉,他也低下头看着她。他们之间没有对话,只有彼此的眼睛。是啊,在两个人之间,有些时候言语本就多余,眼睛之中有着眼睛,胜过了千言万语。

 

本是要打在魔头背上的那一下,让她挨了,后脑勺破了,还有些轻微的脑震荡。那一场混乱中还有其他工人也受了伤,当地的村民们却毫发无损。

魔头以此为契机,大做文章。

原来,他早就谋算着村民的那一大片菜地,上层关系已经有了,只是落实到村里一时没了突破口,他不厚道的用建筑垃圾堵住了菜农运菜的那条路,也不是总堵,今天堆上建筑垃圾明天就拉走,反正没有超过24小时。可气的是,总是在要往外运菜的那个时间路就是堵着的,把菜农折腾的够呛,和工地的冲突也闹了很多次了,均得不到解决,路还是照样今天堵明天开,终于,激起了农民的群愤,他们瞅准时机围堵工地,发生了械斗。

对于魔头来说,他正需要这么一个机会,和村负责人有了几次接触之后,他发现路线不对行不通。非常时期非常办法,他要逼着农民闹腾起来,他要逼着村里的负责人拿出态度认真的坐下来跟他谈。所以,发生在工地上的械斗在他的意料之中,意料之外的是她的受伤。她那时倒在自己怀里的样子,被血浸染的白色羽绒服,清澈无辜的却没有害怕委屈的眼睛清晰的印在他的脑海,刻骨铭心。

那一刻,他后悔自己出的损招,后悔没有把她留在公司看家,当他看见举起铁锨的那个人眼里闪过的惧怕,就那么一瞬,他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他不会在这么客客气气的了。他把她抱上救护车,安排人送她去了医院。自己则留在工地处理问题,先把总公司的领导们护送出门,至于那个打人的,毁损财物的,一律交给当地民警,把人先带走再说。其实,他让她打过电话的那个人就是分局的领导,他接到电话,亲自带人过来,在现场他和那个人装着不认识只对了几次眼神,农民们开始还处以群情激奋的状态,随着一个姑娘的受伤,随着全副武装的警察到来,理智回拢,斗志全面瓦解,这才同意由村里出面坐下来谈。

警察先从外面将老弱妇孺隔开,在一片叫喊中破开工地大门,喝令农民放下武器,把伤者送上救护车,带走闹事者,清点财物毁损情况并且拍照,肃清了现场。


下午,这个村的几个说了算的负责人一起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里。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