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篇连载的第17篇

(2015-09-14 11:38:18)
标签:

连载第17篇

清新

分类: 有些故事

                 一篇连载的第17篇


17)、

隔了好多年以后,再回味起来,她觉得那个时候‘魅力无限’给人的感觉还是很阳光的,没有魔头那么多心眼,没有那么阴郁。会是个不错的交往对象吧?只是她在那个时候,眼睛里着实放不下其他人了。

 

那天,她和‘魅力无限’充当了一回餐桌话题之外,彼此再无交集。也不过就是认识而已。她不怕‘魅力无限’,因为没什么,所以不怕。

她怕魔头,是真的怕。心里愧疚的希望他来骂她一顿,发顿脾气,或许还能好受一点,可是人家没有任何表示,每天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布置工作的时候面色如常,除工作以外,再无其他。

她想主动解释吧,人家又没问,好像也不在乎的样子。那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让她一边自责一边难过,却原来,他一点都不在乎。

不在乎?

魔头简直就要气死了,怎么?还真去相亲了?还说谎不认识那个银行工作者!看着两个人坐在那里有说有笑的互动,他心里那个别扭,那个急啊!不忍又不行。这件事让他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和她的关系。不公开承认并不代表着他不在乎她,毕竟同在一家公司,她是他手下的人,工作环境的大前提下就不能公开他们之间的关系,这就是办公室里为什么不能提感情的原因,一提就是矛盾。他希望她能理解这一点,如果把她放得远一点,又怕她跌落于尘埃之中,说真的那样还有些埋没了她。放在眼皮子底下,给她一个相对有前途的环境,而且他存了私心,那就是可以时刻看见她、结果,她还是跑去相了亲!

他忍着不说不问,等着她自己过来坦白交代,她没有。

每天一见他就像是耗子遇见猫的表情,怎么?你也知道怕了?他还是忍着不问,因为他知道自己在气头上会难免说出难听的话,他要自己冷静,首先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再说,否则,他早就把她扔到食堂学炒菜去了。

这几天里,她偷偷的看着他。

心里的烦恼不带遗漏的全都写在了脸上,忽然就有了干脆辞职的冲动,远离他,不见不烦,就因为他如此的不在乎,就因为他仍然和主持人走的那么近。

有一天,还是在接待室,主持人发现了她的手机居然和自己的是同款。只不过,她的这只是限量版的红色,而自己的是黑色。红色的手机上坠着的配着的玉如意小巧可爱引人注意,一看就不是凡品。就把她的手机要过来端详了半天,然后,颇具玩味儿的看着她,说:这是你男朋友给你买的吧?

她放下玻璃茶壶,抬头先看了看魔头,魔头面无表情翻看手里的文件,坐在那里翘着二郎腿。她的目光和主持人的一对,马上,她就有些气恼。那双眼睛里惯如往常的居高临下,尤其,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居然和主持人的一样,就是颜色不同。 

不是,怎么了?

说话时,她的语气很生硬,一听这个语气,魔头抬头看她,主持人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不高兴,脸色讪讪的,把手机递还给她。

没什么,随便问问。 

我的手机是我‘爸爸’买的,您的手机才是你男朋友买的吧?! 

她笑着,边说边看着魔头,‘爸爸’两个字又用了台湾电视剧里的腔调。

魔头听见‘爸爸’两个字,手都抖了。说完,她提着开水壶,转身离开。弄得坐着的两个人面面相觑,主持人的手机自然不是自己买的,也许是个大腹便便手握重权的男人送的礼物,所以,主持人的脸色并不好看。

魔头回味了一下她们间的对话,明显,她误会了。误以为主持人的手机也是他买的,他不禁叹气,这个笨蛋!自己做错了不承认,还敢来乱怀疑他!说话还那么刻薄,不行,这个傻姑娘再不收拾就要上房揭瓦了,他眯起眼睛心里想:你给我好好的等着!

天气越来越冷,过年的气氛也起来了,到了年根,整个公司里并不太忙,筹备中心每天早上开个例会,然后,该到工地的就到工地,该按部就班的就在公司。她整理着手头的业务,筹备中心的工作和以前不一样,那么考勤奖励制度就要机动变化,这需要她考虑现实情况来制定,制定好了再上交由他审批再执行。工作里有一样就是对付一拨接一拨的前来公司找魔头洽谈各项业务的人,基本上最多的就是设计公司、建筑公司和广告公司,他也不是一概不见,要见也是有针对性的,她很明白,以魔头的挑剔的眼光根本看不上本土的这些制作单位。

其中有家广告公司的业务员是她的同学,第一次到公司一见是她负责接待,简直就像见了救星似的,不由分说的塞给她一厚沓的资料,又把自家公司的制作水平吹得天花乱坠,头头是道,说完还跟她挤眉弄眼的悄声说事成之后怎样怎样……所谓事成,无非就是要魔头选定他们公司,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她没办法解释。只能收下资料放在他办公桌最显眼的位置,这是目前她唯一能帮的。

那天下午,这个同学就非得拉着她一起去吃饭。说是同学嘛叙叙旧不谈公事,那样子很假,绝不是为叙旧的意思,同学的‘旧’什么时候不能叙?平时不联系,就是逛街时见了都只是平淡的打个招呼而已,现在一有所图了就非得吃饭叙旧了?她很讨厌这种实用主义,所以面上就有些不自然。

结果,一个小时后,她和做广告业务的同学坐在一家火锅店热火朝天的大厅里。仔细想一下魔头有次说她说的很对,他说:你这个傻姑娘!面子上不够软,心里又不够狠,你不吃亏谁吃亏?!

有时候,火锅吃的就是个气氛,这家火锅店气氛很好,近百张桌子同时开涮,人声鼎沸,门口还有排队等位置的人。面对面坐着的两个姑娘各有心事,没有多余的交谈,一个劲儿的往火锅里下菜和肉,等着锅滚了就开吃!吃的差不多了才开始聊,聊上学时候的趣事,聊那个时候姑娘们就馋火锅,每周六都要到学校后门的小火锅店里涮一顿,聊某个帅男生如今在干吗了……倒是一句关于广告的话都没提。可说着说着就冷场了,两个人都有些尴尬。只有付了钱离开,站在大街上临分手的时候,同学转过身若有所言的看着她,她低下头。

想了想,还是说:能帮到的我尽力,不过,你也别抱太大希望,我们老总不是个好说话的人,我已经把你的资料放在他办公桌最上面了。

要知道,能递上资料的公司并不多,还有连资料都不收的。

从那以后,这个同学有事没事就打电话来,有时候约她上街,有时候约她吃饭,有时候问问有没有消息,魔头那边根本没看那些资料,放了几天后全部又丢给她让处理掉。她也很无奈,犹豫了一下,把那家公司的资料又抽出来,还是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魔头又看见了那份资料就感觉不对,把她叫进办公室,直截了当的问她。她哪敢说这是自己同学的所在的公司,就又开始忽闪着眼睛顾左右而言他,明里暗里帮着这家广告公司说话。

他眯起眼睛,说:你,是不是收人家钱了?

没有!

她回答的干脆有力,而且很快,一看她的眼睛,就知道她没有。他信她没收,这么问只是他想听她的真话。

没收,那你怎么总帮着这个公司说话?

我,那个,那个,是受人所托……

受谁之托?

同学,她在这家广告公司上班。

男的女的?

她忽然就想说是男的,看魔头怎么办?一转念,想到‘魅力无限’的事情好像还没过去,还是别惹他了,要是现出原形,能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是女的,女同学。 

她这一停顿,马上就让魔头起了疑心。他眯起眼睛探究的看着她,看的她直发毛。

这样,下午两点左右让你的这个‘女同学’到公司来。

啊?真的?

她愣了一下,马上兴高采烈的给同学打电话。中午,同学就和一个管设计的经理上来了,两点准时在11楼的会议室见到了魔头,她也在场,魔头把她和那个同学的表情和眼神尽收眼底,嘴角浮上了一抹笑。还真是个女同学。

接下来,就简单的很,魔头根本没给他们多余的时间解释什么,三言两语就打发掉了,最后却说,如果前期的准备工作顺利的话,广告这块也许会采取公开招投标的方式进行。说完离开。前后还不到10分钟。

谈话虽短可是至少透露了两个信息,一是关于广告这块还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被选中,有努力活动的空间。二是魔头既然把采用招投标的方式已经说了出来,就说明对这家公司感兴趣。至少是一线曙光吧。这里面的弯弯绕她可不懂,她的同学比她聪明,懂了。所以,看起来没多失望还谢谢她的帮忙,弄得她红着脸还蛮不好意思。

同学走的时候,说了句话:你们这位老总是个人物啊!

她心想,哪是人物?简直就是个魔物。

人一送走,她就被叫到他办公室,他大刺刺的坐在沙发里,看着她一脸的莫名其妙,明白傻姑娘刚才是一句也没听懂。他示意她坐下,她不敢坐沙发就把他办公桌前的转椅拉了过来坐着,他们中间隔着个方形大茶几,她把目光停留在茶几褐色的原木纹间,腿上已经摊开记事本。

你满意了?

一听他这么问,抬起头看他,就更茫然。

我满什么意?

你那个同学刚才走的时候高不高兴?

她想了想,点点头。魔头难得一见的笑了,也点了点头。

以后你自己没把握的事情不能乱许诺,有需要照顾的人情也要等等看慢慢来,明白吗?

哦。

你没什么跟我说的吗?  他轻轻的说。

她再看看他,知道这是老实交代的时间到了。心里一块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下,认真的组织语言,想着该从哪儿说起呢?两个人之间就沉默着,这种沉默特别能折磨人。

你想什么呢?

看着她低着头,两只手使劲的绞着,他耐不住性子的问。

该跟你从何说起。

这句老实话一下就把魔头给刺激了,他低下头,再抬起来眼神就很不善的看着她。

我只问你,你和那个银行的‘魅力无限’再见过面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我们没什么,真的!那个老会计非要给我介绍对象,一大沓的票被她捏着,见了面我都没看清楚他长什么样子,那天吃自助餐的时候我都没认出他来,我们没见过面,真的!没有……

她的语无伦次和通红的面色,努力向他说明问题的样子,使他想笑,尤其是态度,他还算是满意的。

这是最近他们之间最长的一次谈话,还算是比较正常。临出去之前,他忽然想起什么让她明天下午休息,她问为什么?就看他眼神古怪。

咱们的贷款办的差不多了,明天下午银行的人要过来……

她立刻明白,低头笑笑。

明晚还要邀请他们吃饭,你想去吗?

一听这就是在威胁外加讽刺她,她想还是不刺激魔头了,赶紧收起笑容把头摇的像拨浪鼓。

魔头这才笑了,指了指他办公桌下面的柜子,说里面的东西让她带走,那是两瓶秘制黄酒。算起来离上次生理期刚好是一个月左右,她脸一红,抱着两个瓶子低头就跑了,听见后面传来低低的笑声。笑意还没从脸上消失,门又开了条缝,挤进了一个脑袋。

还有件事,我也想问问。

魔头没做声,看着她。

我的手机是绝版吧?

不想要就拿来!  她见魔头的眉毛都竖起来了。

想的美,我才不。  她大着胆子说,说完赶紧把脑袋缩回来关上了门。

两秒钟的静止,魔头以为她走了,刚要起身,门又开了条缝,这次只挤进来了半个脑袋。

到底是不是绝版?

他又坐回了去,看着门边露出的两只眼睛,看起来不给她答案就没完了,他戏谑的笑了笑,不屑一顾的说。

黑色的就是个‘大一钻’。

就看见她眼珠一转,好像笑了,眼睛弯成一对月牙。然后脑袋缩了回去,伸进来一直翘着大拇指的拳头。

‘大一钻’是兰州土话,意思就是假的、赝品,不正宗,不是正品的意思。按他的话理解那就是:红色的手机才是正品才是绝版。

为了他这句话,她咧着嘴傻笑了一下午。

从此,主持人在他们之间就有了个外号‘大一钻’。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