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篇连载的第16篇

(2015-06-27 02:49:58)
标签:

连载第16篇

清新

分类: 有些故事

                                         一篇连载的第16篇

16)、

 

柚子茶甜到吓人,只喝一口就够了。偏还要面对主持人主观意向式的询问:好喝吧?他颇为不满的点头眼睛看着吧台的方向,手指点着下巴。

好喝?好喝就见鬼了。

主持人离开,这次破天荒的他没出去送。人刚一走,他就叫她过去。喊叫声一声比一声高。

她躲在小厨房里。深呼吸,使劲控制自己的面部神经,一定不能笑出来。一定要若无其事。

他站在吧台外面喊:是你出来?还是我进来?

她乖乖的出去了。

 

面对面坐好,眼睛始终不敢抬起来看他,他就坐在那里不说话等着,从他的西装扣子看起,慢慢的看到了黑色衬衣的领子,泛青的下巴,抿着的嘴唇,鼻尖,再看到他微眯着的已经洞察一切的眼睛时,她再也控制不住的笑了出来,她低着头抖动双肩,片刻,再抬头看他。

 

好笑吗?

 

一听这个语气,她就知道,这是他管理教育她的时间到了。

他没有就自己和主持人之间的关系对她做任何解释,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开始说明了人和人之间,或者说一个男人与女人之间有时候是会为某件事情达成一种利益互补的共盟。相互之间的予取予求都是利益的驱策。利用彼此的长处达成各自目的,这个无关乎情感。也不会玩出超越男女界限的事情,那样就不好牵制对方,反而授人以柄,这种蠢事,他不会干。

 

他先问她:你一定学过会计,会计学里有一条准则是什么?

她的思绪从‘甜柚子茶’又马上飞到会计学里找准则,思想了一会儿。

 

她说: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

他说:对!就是‘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你好好给我记着这句话。

 

他还说:想找人办事总不是白找的,都得付出代价。就好比你看上别人左口袋的东西,想让人乖乖拿出来给你,就得让自己的右口袋里也有让别人感兴趣的东西。这种东西有时候是权力,有时候是钱,有时候就是办事的能力,还有是时候是人脉。

她其实已经懂了他的意思,以主持人的办事能力和人脉之广,的确已经帮着公司办了不少事情了,如果走正常程序,那件不得拖个一年半载的?他利用了主持人的这些优势,可他有付出了些什么呢?她想知道的其实是这个。又不知该不该问。

 

他说:想说什么?说吧。

她说:那把自己‘右口袋’里的什么给她了?

 

一句话问出,他明显有些不高兴。他看着她忽闪着眼睛等着回答,却不愿说出什么,他不想让她知道的太多这个利益链条里的东西,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这对于她也是一种保护,所以他始终还是没有回答她得问题。他这种沉默却让她失望,好像自己在他们面前无形中矮了许多,他们自有他们的道理和正经事情,而她只用泡好茶做好接待和助理工作就好。想到这,她自己先泄气的把桌子上‘甜柚子茶’收走,离开他视线范围,能安静的思考,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是不是该辞职呢?

 

月中的几天她得把经手的一些发票贴好拿到财务部门去报销,先由他签字,这种事他一向很信任她,不用看就签掉了。再由财务部的会计审核报销,几次下来,她和那个带着眼镜头发烫成花卷卷的老会计就熟悉了起来。老会计夸她得票据贴的最标准,就让她帮着整理一下别的发票或是订凭证什么的,聊起来就问她有没有对象。她愣了一下,该怎么说?说有吧,魔头和她从来没挑明这层关系,她也不敢自作多情把他当成自己的对象。说没有吧,他们之间又好像不仅是上下级的关系。所以,她为难!所以,她不知该怎么回答。于是,干脆就当没听见,不点头也不摇头的逃避着。老会计却没那么好打发,穷追不舍的问,她只能说还没有对象。闲聊中还被查户口似的问了她的家庭情况,最后,老会计来了句总结陈词:我给你介绍一个!她诧异,她婉拒,都无济于事。很快,老会计就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

 

时间是这个周末的下午六点半。地点是一家饭店。

 

她知道自己的拒绝是软弱无力的,老会计那么热心,更何况那一沓票据还捏在人家手上。她比任何时候都希望这个周末加班,这样,她就有充足的理由拒绝。中午,老会计还专门跑到接待室里又嘱咐了她一遍,让她别忘了打扮打扮。她为难的扒在吧台上看着他走了进来。她想着如果今天下班他能带她去吃晚饭该有多好?或许或许自己可以主动约他一次?只要跟他一起出去,老会计再说什么都可以不予理会了。她下定决心去约了他,想和他一起去吃饭。可惜的是,他说不行,晚上有事。她失落的看着他,他问:怎么了?她摇摇头。他当然察觉到了她得失落,只是他真的有事,就想着明天带她到山庄去吃顿饭也不晚。

 

一下班,老会计就领着她去了约会的饭店。魔头说的对,她不世故圆滑,在与人相出的时候不懂作假周旋。她觉得自己正在做一件亏心事,坐在饭桌旁她按捺住自己想要夺路而逃的冲动,满脑子都是魔头的影子和眼睛,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中的毒有多深!她垂下眼睑心不在焉的样子让她看起来又蔫又呆,没有一点吸引力。她几乎没说什么话,完全是在敷衍,毫无掩饰的敷衍。一顿饭结束,三个人往不同的方向离开,她和那个相亲的对象也没有留联系方式,她只知道那是个男的,连长相都没看清楚。

 

晚上,老会计给她打来电话,劈头就一句话:你到底有没有对象?

她说:没有。

 

这件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很快就被接下来忙的昏头转向的日子所掩埋。所有工作事无巨细都要过了她的手,分出个轻重缓急后再堆积到他那里,她还是没有坐在他办公室外的玻璃隔间里,却完全干的是秘书助理的活儿!这个月几乎就没有休息过了,眼看着就到了年底,他们公司由魔头负责的的这个新的房地产项目初见成果,为此而成立的筹备中心也各就各位。筹备中心没有新招人,时间上也来不及了,魔头就从各部门和各分公司抽掉上来了一些老员工,开了几天的会,也做了培训,配发了新的工装。等着11楼挂上新地产筹备中心的牌子时,是那一年的最后一天。

 

元旦,他们公司在一家酒店举行了一个新年酒会,以酬谢新老客户和主管领导为名,宴请政界的领导和商界的朋友,当然还有各新闻媒体,酒会司仪自然是节目主持人来担任。酒会之前总经理上台讲话,一来是感谢各界朋友的支持,二来就是宣布新地产项目筹备中心的成立,魔头第一次被正式的推到了人前华丽的亮相,被任命为筹备中心的总经理,同时也担任公司的主管地产的副总。他一身藏青色的西装,器宇轩昂的走上台从总经理的手中接过任命书,开始讲话。     

 

她是第一次穿的如此正式。深色的掐腰长西服,衣领处别着一束兰花,下身是同色的及膝一步裙,人靠衣服马靠鞍,这话没错,一下子,她的气质就变得不一样了。衣服是他昨晚上送到她家门口的,嘱咐她今天一定要穿上,走之前还痞兮兮的摸了下她的脑袋,说让她等着当地主婆吧!

 

然而,今天的他就那样站在台上,话筒里传出来他的声音并不高昂,却硬是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她站在台下,不显眼的位置,看着他。

 

他讲完了话,又是几个副总上台简单的说了几句,都是一些感谢支持,希望新的一年继续合作的话,然后,自助餐就开始了。看着魔头、主持人和公司总经理他们几人端着酒杯聊的正欢,筹备中心的其他人也都各自对付着一堆人。就她是一个人,她就研究冷餐台上的那些吃的,吃了块奶油小蛋糕、蛋挞和水果,又被蛋挞旁边的那个有松仁点缀锡纸包着的黑米卷吸引,可旁边却没有餐夹,她急得干瞪眼,想直接上手拿又怕别人笑话,就左看右看的寻摸。

 

你想吃什么?我帮你拿!

听到这个声音回头看,是个穿暗色西装的年轻男人,手里也拿着盘子和餐夹,样子好像也不陌生,也许就是那个分公司的同事吧?!

 

这个,帮我拿2个。她指着黑米卷。那个人依言夹了两个放进她的盘子。

 

这个好吃吗?

 

好吃!你也试试。

 

这人也老实就也给自己的盘子里拿了两个。她又拿了两个春卷,端了杯热橙汁就坐到角落里去了,这人也端着盘子跟她走了过来,坐在她的对面。一看人家那盘子才叫丰富,有虾还有鸡腿。他笑着看了看她。她没搭理,低头吃着黑米卷。

 

你,不认识我?

 

那人问。嗯?她抬头仔细看着他,片刻,才有了感觉,似乎是上次老会计给介绍的那个人?好像说是在银行?工商局?税务局?工作的。再次面对这个人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连人家姓什么都不知道。

 

看来我长的还真是不起眼……想起来了?人家可不像她这么难堪,很大方的问她,一边自如的享用盘子里的美食一边笑着自我调侃。

 

哦,是啊,真是巧啊!她打着哈哈。那人一笑。

 

你就吃这么点,够吗?那人问她。

 

啊?哦,够了。她心想:不知道吧?我这已经吃了第二波了。

 

这家酒店的自助餐是很贵的,还不多吃点,你们公司可真有钱,哎?你是不是不好意思拿?没事,你想吃什么我去帮你拿!  他边吃边说。

 

不用了,我吃好了。

 

你这种人就不适合吃自助餐。

 

为什么?

 

不划算。

 

那要怎么才划算?

 

躺着进来再躺着出去呗!

 

她先一愣,然后哈哈笑起来。气氛不再尴尬。他们很自然的就聊了起来,原来他是在某银行工作的,这次也被邀请,是陪着银行主任来的。他和她都没再提上次相亲的事,他还给她也拿了杯香槟,理由是喝香槟划算些。她只喝了两口,电话就嗡嗡嗡的叫了起来,她一看是魔头就赶紧把杯子一放,跟银行工作者告辞祝他新年快乐,再祝他能吃到躺着出去,就迈着小碎步跑了。

 

今天看起来意气风发的魔头,心里其实并不轻松。可以说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但是前期工作还算是成功,总算步入正轨了。自己站在台上的时候,心中五味杂陈,能亲耳听到任命,能亲手接过任命书,这是他努力的多少年的结果!可是那一刻,以为自己该高兴的,心里却没有意想之中欣喜。就在那一刻,他眼睛往下面的人群中一睃,找到了那个人的身影,还好,她在!

老远就看见她在吃东西,他笑了一下。过了一会儿,等着在看她的时候,怎么就和一个男人坐在那里还有说有笑的!那个人是银行信贷部的。看起来他们还很熟悉?!意识到了危险信号,他马上给她拨了电话让她立刻到餐厅门口来。见她出来,他二话不说就把她打发回了公司。那天下午,他审问了她半天,具体就是怎么和那个人认识的?她装傻问哪个人?然后就继续装傻的糊弄他。见他还要问,她就说:都是这身衣服漂亮,以前都不知道自己这么魅力无限,一穿上这身衣服就有人来主动搭讪……听得魔头笑起来,觉得自己买衣服的眼光还蛮不错。从此后,他们就管银行工作者叫‘魅力无限’。

 

谁知道,第二天,一切就露陷了。

还是在10楼接待室,早上银行的几个人被邀前来谈贷款事宜,还要到工地去看看,其中就有那个‘魅力无限’。人一进来,她就愣在了那里。人家先跟她打招呼,她想这要是让魔头知道来龙去脉非把她得头拧下来不可!

 

嗨,你不会又不认识我了吧?

啊?不会,不会,你来了啊……

 

两个人的对话,立刻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都侧目而视。魔头正迎着其他人走进去,转过头剜了她一眼,同时不着于痕迹的把‘魅力无限’也让了进去,两拨人一坐定,立刻开始洽谈。

到了中午,公司在附近的酒店订了包厢,谈了一上午,中午这顿饭必不可少,下午再到工地上转一圈,晚上再吃喝一顿再嚎着嗓子唱一场,基本上场面上的事情就可以敲定,接下来的就靠魔头私下里运作了。中午的饭局魔头没让她参加,而是把总经理秘书叫了过来。他的意思不言而喻,可是,‘魅力无限’不听这个安排,直接建议让把她叫上,还把财务部的那个老会计也招呼了过来。

 

‘魅力无限’虽年轻可也算是考察他们公司的一员,人家现在是财神爷,怎么能不听?魔头一听,就看了她一眼,眼神清凉而短暂,她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就推脱着说自己还用很多事,就不去了……说完立刻闪出门去。她怕老会计出现,那种场面,她对付不了。

 

怕什么就来什么,银行管贷款的主任发话了,说:中午吃顿饭嘛!让这个小姑娘端茶送水这么长时间,一起去!把你们公司那个会计叫上。

 

 这就再也没有理由搪塞了。中午,坐在包厢里20个人的大桌子上,一溜排下来,她和‘魅力无限’并排坐在下首,老会计坐在她旁边,他们一左一右的把她夹在了中间。一抬头正对着坐在上首的魔头,魔头基本上没看她,她感觉他不高兴。

 

‘魅力无限’觉得她拘谨,就找她瞎聊,老会计在一旁帮腔目的明显的要促成他们,菜陆续上来,这时候谁都不会谈上午的工作话题,不说话又显得很尴尬,银行主任就问‘魅力无限’是不是以前认识这个小姑娘?这下可好,言语间,男女双方怎么认识,介绍人是谁,在哪认识的,全都揭发了出来。她觉得自己脸烧的发烫,这不是害臊,自己做的亏心事被魔头知道了,她昨天还骗他说和‘魅力无限’不认识的。她又怕又愧,紧张的手脚冰凉,根本不敢抬头看前面。也许是没有话题,也许是看她脸红的模样好玩,银行的几个人把‘魅力无限’和她当成调侃的话题,使劲的玩笑就是要促成他们俩个似的。玩笑间,桌上气氛就好的很,‘魅力无限’倒是没什么,没有多配合这种玩笑,也没有拒绝,很镇定,不像她,低下头完全一副受罪的样子。魔头那边却安静的诡异。

银行主任还跟魔头说‘魅力无限’是他们行里很不错的年轻人,还说什么年轻有为,大有前途之类的话。这话说着就又引起了一片笑声,魔头也笑着点头,没说什么,她抬头看向他,他和银行主任说着话,连一个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她。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