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第14篇——情人节快乐!

(2015-02-14 04:52:54)
标签:

连载第14篇

清新

分类: 有些故事

                                  连载第14篇——情人节快乐!

 

14)、

一开始,她以为他所说的惊喜就是从广州给她带回来的那些零食和水果。当一份正式文案摊开在他面前,他们中间隔着的不是接待室的小茶几,是11楼他办公室的大办公桌,面前的男人肃然的坐在大班椅中,背后是一整排书柜和巨大的绿植。她坐在办公桌前的转椅上,那份天蓝色文件夹里的东西,让她从头到脚的散着冷意。

108的早上,她被通知到10楼报到,在众目皆惊下,离开了7楼。总经理秘书把一盒东西交给了她,那是上次离开10楼的时候她交还的物品,里面有魔头给她的书、杂志还有那部商务通和录音笔,秘书微笑着说先让她到接待室听从他的工作安排,等11楼的办公区域装修布置好了再说。她没多问,就在接待室里过了大半个月。开始工作的时候,魔头每天在那里见一波又一波的来客,银行的、设计院的、建筑公司的等等。有时候他会出去一个上午或一个下午,去哪里提前都会知会她,国土资源局、某区政府,某银行,下了班也总会请人喝酒吃饭。这个人忙起来像是机器,最让她佩服的地方是他的记忆力,见过一面的人,哪怕曾说过一句话,第二次见面,他马上就能和人家接上话题,中间连个过渡都没有。

这段时间里她除了得端茶倒水还得做他的日程安排、会议纪录、还得把他交给她一大叠的手写文案全部录入电脑,要把大卷大卷的图纸全部做标记收好,他要什么图纸第一时间就得拿出来,不许出错。具体一点的是还要盯着11楼的装修进展,忙起来就焦头烂额,精神高度紧张,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才能消停会儿。她明白自己这就是他的秘书、助理一类的角色,没什么难的。可工作起来什么都看似简单做好还真不容易。

这个期间他又出了趟差,说是去北京办重要的事情,让她稍微轻松点。他们每天都通电话,她汇报每天的工作。到了这时候,她再笨也明白他忙的是公司开发的新项目,就和7号他们去的那片荒滩地有关。等他从北京回来,晚上9点风尘未洗的开车到她家街口接了她,又去了那片地,已是深秋,河边很冷看着着就更荒凉了,他们就没下车。在家里给他泡了杯绿茶,拿出来递过去,杯子是双层玻璃的保温杯,其实也不太保温,可是泡绿茶却刚好,忽见一杯温热浅绿的茶,他诧异一下,温暖一笑,喝上几口,再递回给她。然后伸手握住她的手,轻轻地揉捏着,把座位调整好闭上眼睛小睡了一下,她关掉音乐,右手拿出手机玩游戏,左手被他握着,就这样安静的陪着他。看他难得的放松,她知道这一趟定是不虚此行。

终于,11楼的办公室先装修好了,办公家俱都是他指定的牌子她去订购的,看着他的办公室一切收拾停当,干净整洁,她累得不轻,真想大喊一声。办公室门口装出来一个半透明的玻璃隔间,里面也放置了一张办公桌和一圈沙发,这是他的秘书或助理的办公室,不过,她至今也没有接到任何正式的通知,就是说,她还不能坐在这里。

 

可是,他坐进这个办公室的第一天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份文案摊在她的面前,让她选择,看她在真正的‘权力诱惑’面前何去何从。是!这就是一份诱惑!他把它伪装成了个机会。

为什么?因为他怕。

上次去广州前问她职业理想,她的回答令他开始担心,他不愿这个人对权力会有向往。他承认自己很自私,权力不是坏事,向往权力也无可厚非,别人谁都可以,可唯独对她不行,虽然自己没有过尽千帆,可他见过那种对权力充满欲望的女人的样子,明明是不择手段的精心算计却硬是要伪装成无辜和单纯,尤其是分明不高明却要把自己放在一个自以为高明的角度,高傲不屑的俯视下位者又转眼低贱的献媚于上位者。他在乎的人,绝不能是这样的!

于是,他才要如此费功夫的来试探她,如果她接受了这个‘机会’,或者说她被诱惑到了,那么今后他会让她吃定苦头!他要她明白自己的幼稚和可笑,要把她这种权力欲扼杀在萌芽状态!如果她不接受,那就慢慢来,先让她增强职业管理技能和公关能力,一步一步的把她培养成一个行政总监,既然这是她职业理想,那他就帮她!没有办法,谁让他在乎这个人呢。

 

文案里的内容挺见不得人的,是一份7楼她们部门某个副经理在上一次公司给全体员工做新工装时用次的衣料冒充好的衣料的证明,证明中明确指出这笔专付款项是以好的衣料结付清楚的。还有制衣合同和发票复印件。居然还有一份发票存根联的复印件!显示的金额确实不一样。那上面所有的经办人签字都是那个副经理。这份东西可以让那个副经理在这个公司里万劫不复!那是一个戴着眼睛老实勤恳的中年人,有些谢顶,个子不高,好像孩子还在上中学,反正是个老好人形象。她边看边想起那个人的样子,再看面前冷冷的眯着眼睛的魔头,她不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睁大眼睛望着他,今天的他,不一样。

看懂了?

嗯。

你怎么想?

她琢磨:什么叫‘你怎么想?’这事和自己有关系吗?他在怀疑这事她有参与?她不知怎么回答,就摇头。他决定直说了。

这么说吧!这是你的机会来了。

他忽然调整坐姿从椅子里起来手臂伏在桌上,十指交握,眼睛里闪着很认真的……诚意?可怎么看着让人泛着冷意。

什么机会?

她呆呆傻傻的问。他想着还没明白吗?傻姑娘!还是这是你装出来的假象?既然如此,就不跟你兜圈子了。他咳嗽一下清清嗓子。

是这样,我早看出来上次给你们做的工装的料子有问题……他冷笑。

也许别人没看出来,或者看出来了没人说。可是这次工装的颜色样子包括料子都是我定的。我一见你穿的工作服,就知道有问题。事情嘛,也没有多大,可总归是个事请,还被这样抖出来了,总是要解决的。你说是不是?现在,只需要一个人把这个文件夹送到总经理秘书那里,那么,他那个副经理的位置就一定空出来了。

他顿了顿。她一直看着他,越听越觉得不对,又不知是哪里不对,有种在迷雾中的感觉。他到底要跟自己说什么?他看着她的眼睛,清澈极了,里面还有很多困惑,不明白的样子明显在等着他的下文。他怎么忽然间就后悔这样去试探她了。可话都说到这种地步,却是非说不可的。

你想回7楼当这个副经理吗?也是你原先的部门,人你都熟。如果你想,今天你就把这个送到总经理秘书那里。你可要知道,这是个机会!你知道在公司里,基层的机会不多,所以……

 

原来如此!

 

这个男人现在的样子就像个狼外婆一样的表面良善,她害怕起来,原来自己从没有真正的认识过这个人,他要她到10楼来,她来了。现在又告诉她7楼有个机会给她,什么机会?把别人陷入丑闻的机会?她同情那个副经理,虽然是他做的不光彩,可那人平时工作起来也很认真,魔头却让她去了结并且替代那个人!这是为她考虑?嘻。

那么,就算她接受了,凭她的资历根本玩不转7楼那帮老油条,更何况她的前任是被她以这样的方式挤兑走的,只这个理由,在7楼,她的不仁不义就会让她无立足之地。她在7楼曾遇上的什么情况魔头怎么会不了解呢?所以是为了不明说她不能到11楼来,才想出这么个办法的吧?如果是自己能力有限不配坐在他的门口,明说不就行了,明说出来有那么难吗?还美其名曰说这是个机会。

唉!要不人家怎么都叫他魔头呢?这个封号可不是白得的。

原以为,从101日起自己和这个人之间不一样了,他虽然不挑明这种关系,可他们一起吃饭、跳舞,还打了那么多电话,就在他从北京回来的晚上还一直握着自己的手,现在看来是自己想的多了。自己可真傻!心里不由得贬低自己一回,11楼自己自然不配,10楼她不会去,7楼呢?回去又难免是一场难堪。魔头啊,你可真是心机深沉啊!

你怎么不说话?

他被她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然了。

需要考虑一下吗?

停了一下,她收起目光低下头。听着让她考虑,点了点头。她一点也不需考虑,自己早就有了计较。她只是想哭,低着头要把泪意压下去,哭也不能在这个人面前哭!绝不!

考虑好了吗?

半晌,他绷着劲问。她抬起头看着他,还好,自己是傻,不过短短的一个月。还好,自以为是恋爱的这种暧昧关系就止于此。还好,他们之间今后是再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考虑好了。

她抬起头正视他面不改色的说。可这一刻,他从她眼里看不到那种清澈的神采了,她一抬起头他就发现不对,不仅是眼睛和表情,她整个人都变得疏远起来,这个状态不好,他皱起眉头。见她轻轻的合上那个文件夹,往他面前推了推。

把这个好机会给别人吧。我不能接受。

她的一句话让他如释重负。却觉得有些不对,隐隐约约的。

他还在迟疑之中,她已经站起身说先出去了,快步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他想过这件事的结果有几种,都不是她这样的痛快迅速的拒绝。迅速到令他措手不及,痛快到令他无言以对。

 

他陷入了沉思。

 

这件事表面上看就这样了,他不再提起,有时会觉得自己真无聊的可以。几天之内他就觉得这事可没那么简单,她总是躲着他,这只是一种感觉上的疏离,说不清道不明,反正,她离他远远地。要安排工作,她认真做记录,不会抬头看他。晚上要是加班他叫她出去吃晚饭,她说自己已经吃过了。加完班他想要送她回家,只是去了一趟洗手间而已,电话里她说已经快到家了。按时下班一次他约她出去吃饭,她为难的说她得回家吃饭。对于她的这种不合作态度他有些失望却也没真往心里放,想着看不出来傻姑娘气性还挺大,反过来想谁让自己先入为主的把她想成是个利欲熏心的小人还试探她的?

人心果然试探不得!那么,先等她气消了再跟她解释。

 

她的手机上拴着个小巧玲珑的如意玉石挂件,这是他从北京给她买的小礼物。小小的玉如意摸在手上,润润的。这些天里一闲下来她就把它握在手上,他没有再跟提过关于7楼副经理的事情,那个副经理还安然的在7楼工作。

这几天里她有意的和魔头保持一定的距离,工作之余也不敢再和他有所接近,甚至坐在他面前听他安排工作时,都低头垂下眼睑认真记录,实际上,她是不敢看他,面前的人气场太强大,她搞不定,可她能搞定自己不去看他,不看就没事。联想到目前自己的处境,自己拒绝了那个所谓的机会,短时间内7楼她下不去。11楼她又上不去。只能在10楼接待室里待着。可这里也长久不了,她只能等,等着魔头怎么发落她。故意避开他,也是为了让他发落自己的时候尽可以直言不讳,做的彻底明朗,这样也可以断掉自己心里本不该有的牵念。

几天里,他忙得脚不沾地,自己的办公室也没进几回。工作之余他们也没机会见面,就是拒绝和他一起出去吃晚饭,他也没有多话欣然接受。可反过来,她心里简直是凉透了,也不过是一个月的时间,国庆节那几天发生的事就过眼云烟了!心酸的想着,他那只是一时兴起的逢场作戏吧!?

 

冬天就在这种氛围下悄悄地来了。几场冷雨,树叶凋零,气温冷肃,她的情绪一直很低迷。即使室内有暖气和空调,她的手脚还是冷冰冰的。

这天,早上一上班就开始忙乎,11楼的会议室里因为突然停电装修停止。她得负责协调。预定的会议桌又要迟几天才能到。她得和人家讨价还价。楼上楼下的跑了几趟,等着电来了装修恢复,她又渴又饿,想起来买来的早餐还没吃,就把一杯凉豆浆喝了下去,完全忘了自己正是生理期。到了中午已经有些不舒服,她没去吃饭,想着休息会儿也就没事了,一直捱到下午上班,她浑身发冷肚子越来越疼,疼的冷汗直冒,她弓着腰双手按紧腹部,窝在沙发里,动都不敢动。平时也有这毛病,可这次真的是疼的她要用头撞墙了。她一声不啃,为了缓解疼痛使劲咬住下嘴唇,把头深埋在膝盖上,想着再忍忍就好了,就不会这么疼了。

等着总经理秘书进来发现她的状态时,她的嘴已被自己咬破了。

呦?!你怎么啦?这是?

她听出这个声音是谁。可自己疼的说不出话来。

你感冒了? 

她摇头。总经理秘书扶她坐起来,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不烧,反而冰凉还在冒汗,就明白了七八分。让她在沙发里靠着。

……你是不是那个了? 

她点头。双手按在腹部,咬着嘴。

肚子疼? 

她又点头。

你等着我去给你冲杯红糖水,再给你找几个元胡止疼片来,你等着!

她真的很感激这时候能帮她的人,总经理秘书平时一副高冷疏远的样子,这时候她的关心真的让人觉得很暖。她拉住秘书的手。眼泪哗的就流出来了。

……想回家。她弱兮兮的说了句。

好!你先等等,先喝了红糖水和药,缓一缓,嗯?

过了一会儿红糖水和药喂到她嘴边,疼,并没有缓解,只是不忍心拂了人家的好意,她忍着不适喝了,一喝下去胃里马上就开始不适,她也顾不上肚子疼翻身奔到卫生间开始吐。秘书看她的这个样子决定派车把她送医院再说,她从卫生间出来说不用去医院,她想回家。

你确定不用去医院?

秘书为难的看着她。她惨笑一下点点头。秘书其实很清楚生理痛的时候能暖和舒服的睡一觉最好不过,收拾好她的包交给司机嘱咐把她送回了家。

 

下午,他一来,总经理秘书跟着走进接待室。

下午,有什么事要安排就和我说吧! 

他诧异。

 

他已经在她家附近徘徊了快30分钟,打了好几次电话她没接。下午听总经理秘书说她身体不舒服请假回家了,辗转的又听说还是派车给送回去的,司机说那丫头疼的连自己的嘴都咬破了,他才皱着眉再次去询问秘书,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直接送医院?总经理秘书面带尴尬的意思,隐晦的只说了句是姑娘家的毛病,大概已经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吗?怎么会疼的连嘴都咬破了呢?

他最终还是没有进去,给她发了短信让她好好休息。其他的话有些不太好说。现在,他能做的也只能这样。困在她家的大门口无法看她,困在短信的简短无力无法安慰她。

第二天,她打电话来请了假。他问她好点了没有?她说好多了。

下午,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疏远。给她发短信说已派人取她手里那把接待室的钥匙,让她半个小时后出门等着。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