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篇连载的第13篇

(2015-01-20 01:05:40)
标签:

连载13篇

清新

分类: 有些故事

                                       一篇连载的第13篇

 

 

 

13)、

在之后相处的日子中,为了看到她冲自己又翻眼睛又嘟嘴的样子,他没少‘批评’她。每次批评完了又会觉得舍不得,就会用零食,水晶小熊的手机链,镶水钻的发卡,反正是亮晶晶的东西这些小恩小惠哄她开心。刚把她哄开心了没几天,她又会重蹈覆辙的犯错误,然后又是新一轮的:犯错,批评,心疼,小恩小惠,哄她开心。如此周而复始乐此不疲,有时候,他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算是白修炼了,怎么碰到她的时候,就伪装不起来自己了?而且面对她,自己的原则底线是越放越底,几乎到了缴械投降的地步。

 

他在101日那晚就已经着手把调她回到10楼的这件事办妥了。给她手机是想着能够时刻都联系到她,算是...一份礼物吧。回公司的路上,忽然想起她还被弄到员工食堂去炒过菜,就不由的皱起眉头,考虑过后,看来把她调到自己身边还远远不够。

手机递给她,她并没有多高兴,明显的被惊吓到了,这不是他预期的效果。而且他发现自己曾给她说过的话,都是用来给他自己添堵的。她觉得自己多听话吗?这个傻姑娘,怎么连个敌我都不分?

看着她接下了手机,他就提前交代要她把手头的工作整理一下,长假一过会让她到10楼来上班,到时候让她到总经办找总经理秘书报到,她会做出安排。想着她最起码也会有些高兴的接受这个消息,没想到的是她不但没有高兴还有些不情愿。

她说:在7楼挺好呀,需要的话就到10楼来帮忙,没必要调上调下的。

他按捺住自己已经极其不悦的心情,也懒得跟她解释那么清楚了,到时候工作起来她就会明白的。

你不想永远到厨房去炒菜吧?脑子又进水了吗?他用半开玩笑口气说。

真的?为什么呀?不来10楼就要去厨房?  她一连串的发问。最让他哭笑不得的是最后她像想起了什么还很得意。

其实去厨房也不错啊,工作没什么压力,如果,这次去我一定要对菜单大加改革,再给午餐加上水果,晚餐……之所以慢慢的收声是她发现他的脸色是越来越黑。

唉。他暗叹一声低下头。

好吧!我到10楼来上班。 她说。

这个口气听着她还很勉强似的?抬头看她两只手捧着新手机,认真的按来按去,她是喜欢他挑的这个手机的,他的好心情马上回来了,就想着还是有必要把以后所要面对的工作跟她提一下的。

他问:你……你有什么职业理想?或者说职业规划吗?

他想着从一个比较远也比较高的角度开始谈起,这样他会更多的了解她,然后帮她定位。可惜她正沉浸在手机强大的音乐、游戏的功能开发中,对他的开口发问几乎就没听,就听见了‘理想’和‘规划’两个词。

什么?理想啊?她反问。

先看他一眼,觉得他没变成黑脸魔头的样子,没多想怎么他会忽然说到‘理想’?他在没话找话吗?

我的理想啊,开个个人演唱会。反正是瞎聊就又开始胡编乱造的糊弄他。

一句话差点让他从椅子上掉下来,偏又看着她一手拿手机一手举着水壶给他的茶杯里续水,两只眼睛来回看都有些不够用。他无奈沉默的看着她,觉察出他的默不作声有点不对头,瞄他一眼。

我说你把手机先放一放。他说。

你刚才不是说让我好好看看的吗?

她还挺无辜。每次就会抓住他的一句话不放!正当他开始抓狂的时候,她又正襟危坐,放下了手机。看着样子是认真起来了。

我刚问你有没有什么职业理想?  这次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的问。

职业理想?脑子里赶紧把关于职业理想的事情都翻开来仔细搜寻着答案,想起以前在他给她的一本关于现代企业管理的杂志里看到过这个名词还有其他内容。眼睛一转,话就来了。总之,不能让他小瞧了自己!

我想当行政总监!她说。

然而实际上,当时在他们公司就没有‘总监’这个职位,行政总监、销售总监这些职位都是过了几年后才在企业中出现的。她把从书里看到的东西未经大脑思考,直接趸了出来。

他有着微微的吃惊的表情,她庆幸自己没说出什么话来让他笑话。可是对于他来说,行政总监这个词从傻姑娘的嘴里说出来还是挺意外的,首先他会觉得她有个目标还算不错。其次觉得现在的她和这个词有点远,更或者说是整个环境和这个词都有距离!再次,就更深一层,她会对权力有所向往,这是他之前想不到的,如果是这样,这就不仅意外了,隐隐的开始担心。

你知道‘行政总监’是干什么的吗?她可是没想到他会问出这个问题,管不了那么多了,话到嘴边说来就来呀。

管人!

她的回答迅速利落,目光炯炯有神,好像她对管人这件事向往的很,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问题和她的回答。实际上她坐不住了,再接着这么‘职业理想’下去,自己非穿帮了不可!她忽地站起身来。

哎呦!我还在值班,得下去了。边说边往外走,连桌上的手机都没拿。到了门口她转身问:你会一直在接待室吗?他点点头。

你回来!手机不要了?

哦,对。她又走回来把手机装进盒子收拾好。

我下去值班了。

嗯,去吧,中午一起吃饭。他说。

到了7楼办公室,她想起自己刚说的话,看自己说了一句要开演唱会把魔头给吓得!她自己一个人笑个不停。

他还是坐在那里看着她出去,想她刚说的话,关于行政总监的部分,他皱着眉头。想到关于开个人演唱会的部分,他眉头展开,笑意就挂上了嘴角。

 

中午带她吃了清淡的上海菜。再把她送到公司附近。在车里他才说了这几天他要出差,8号之前回来。她有些空落落的,还是点点头。

他说:你要24小时开机,听到没有? 

哦。

他问:晚上九点之前必须怎么样?

啊?

他才不管她吃惊的样子,昨晚他可不是开玩笑才说的那些话。

必须回家。面对他的霸道强势,她只有老实回答。

他点头,说:嗯。还有呢? 

她想:看看这就是魔头啊!怎么就这么难缠?

不能跳舞,唱歌,喝酒。

嗯。  这还差不多!他心里受用了。

快开到公司的时候,她特别想问他要去哪?想祝他一路顺风的,想一想还是算了,她说不出口。

你怎么都不问我要上哪儿去?他倒是先问出来了。

你要上哪儿去?她机械的重复。这个人不会看出自己是怎么想的了吧?

广州,深圳。他说。她又想说祝你一路顺风的,可还是开不了口。

你怎么都不问我几点的飞机?

你几点的飞机?

下午4点。我到了给你打电话。

好。  她这句一路顺风总说不出口还总被他抢白!这个人!

车停在公司附近的路边,她刚要下车。他一把拽住她的手肘关节处。刚侧过去准备下车的身子又坐了回去。

干吗?

你是不是忘了跟我说什么了?他斜着眼看她。

祝你一路顺风!她很认真的说。

他这才笑着放手让她下车。看她下车后又觉得少了点什么。

你下了班少在街上乱逛,早点回家啊!

他是故意逗她才这么说的。听他这么说,觉得简直比她爸管的还宽。站在外面又不好说什么,只能是冲他瞪瞪眼睛,一嘟嘴,‘嘻’了他一声。

好了,目的达到,冲她一笑,开车离去。

 

手机第一次响的时候,她在家吃晚饭,铃声清脆,叫声很大。hello摩托!hello摩托!

听着也像是:Hello魔头!hello魔头!

是他刚下飞机。对话简单。接完电话她想这是魔头给她设置的魔音啊!赶紧把铃声改成了震动。

父母问她买手机了?她打着哈哈说是公司配的,说是要随叫随到。

接下来的两天手机一次也没响过,魔音就此歇止。也想过给他打过去,想想还是算了,打过去说什么呢?就算前两天魔头带着他吃饭还跳舞又给她手机,可是这又能证明什么?他们之间的距离还是那么远,对他,她原来就有着惧意,还有一种惯性,在他面前只听就可以了,不用多说,也不能多说。

这两天,每天她都睡到11点多,吃了饭看电视看书上网玩游戏,再看电视睡觉,门都懒得出去。她想着和魔头之间的差距,所以觉得一定不能迷失自己,那人不是她能掌握的住的,比如她在想,这一刻她在家里宅着,那么他和谁在深圳?主持人吗?于是,再接到他电话的时候,她心情也淡定很多。

可是,那人说的第一句话就让她的心又擂起了鼓。

他说:我不给你打,你就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吗?

一直都是这样,只要他说过什么,别人的话她就再也听不见了。

然后,他说每晚九点左右给我打过来!语气强硬,不容置喙。

5号他说他7号回来。

6号他好像很忙,接了电话说明天回来就挂了。

7号中午她和同学也是最好的朋友约好去逛街,两个人逛累了就在一家奶茶店里休息,她一直想着他回来了吗?如果回来了怎么也不打电话来呢?她要了一杯芝麻奶茶,喝的心不在焉的。旁边的人早看出来她不在状态,时不时的拿出手机来看,拍了她一下,吓了她一跳。

干嘛?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恋爱了?

没有啊!

装!接着给我装! 再等谁的电话?

她这几天真的装的很辛苦,要把那不经意的笑收起来,把那总看手机的毛病收起来,再把每天九点之后钻进房间打电话发短信的借口编出来。在家里她小心翼翼的掩饰,不让父母看出什么。可是她的同学一句话就把她的底揭出来,她难道真像魔头在电话里说的,沉不住气。她真的那么沉不住气吗?

她‘啊哟’一声泄气的趴在桌上,犹豫着该不该把从930号到现在的事情说出来。其实,她一直就不确定,不敢把自己和他的关系定义为:恋爱。那个人离自己是那么远啊!

最后,还是糊弄过去说以后再告诉她。同学咬牙切齿的说:你要是敢背着我谈恋爱,见色忘友,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她点头,这才算是暂时被放过了。

和同学分开,她一个人步行回家,心里乱的很,快到家又不想回去了。无目的走在街上,走进新华书店,准备选一些关于现代管理的书来看看,怕下次他再谈‘职业理想和规划’的时候,自己又会满脑子的空白满嘴的跑火车。看来看去她也没选出一本来,倒是看到小说和漫画区的时候走不动了。

手机在裤子口袋震动的时候是下午4点左右。过了很多年,她一直清楚地记得那一刻的感受,仿佛自己是一片浮木无目的的漂浮了很长时间,终于飘到了岸边!仿佛心一直被攥的很紧突然放松的那一刻,血液回流,呼吸见畅!仿佛所有的不确定、怀疑、困惑、担心,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也就在这时候,她明白了一件事,无论电话那头的人是怎么想的,而她自己是恋爱了。

她说自己在书店看书呢。关于现代管理的。其实手里拿着本漫画。

他说表现不错,要给她个惊喜。可过了几天这个惊喜差点把她吓晕过去。

他说让她15分钟后在书店门口等着。

车里的男人,面带倦容,目光却深邃明亮,身穿深蓝色衬衣,黑蓝色修身长裤,同色的西装随意地搭在后面。他显得很有精神。旁边的她,穿着格子衬衣外套一件薄毛衣,牛仔裤,双肩包,面色红润,双目含情,就像个学生似的。

一见面两个人好像彼此心意相通,相视一笑。

你没买什么书吗?他问。她觉得自己真笨,该随便买一本管理的书拿出来装装样子的。现在两手空空自己可怎么圆谎?

我看结账的人多还要排队,就没买。她说。

你该不会是再看漫画吧?  他看她表情不自然,随便一说。

啊?我没有!  

她这着急撇清的口气和样子,他立刻就明白了,摇摇头笑着。是一种了然的笑,她心里更没底了,他刚才是跟踪了自己吗?要赶快转移话题。

这是要去哪儿呀?

到了就知道了。

车从新桥上过了黄河,沿北滨河路一路向西开去。车也不多,越开越远,她不再问这是往哪走,反正跟着他就是了。他不说这是往哪开,她就在自己身边,就行了。

车停的时候,是从大路拐进了一条颠簸的土路上,他停好了车,他们下来,面前是一片石滩,不远处是菜地,远处还是菜地,更远的地方就是山了,而身后的远处是黄河,正在蜿蜒东去,远远看到河水在阳光下的粼粼波光,这里安静、空旷又荒凉,半天都不见个人影,她呆愣愣的站在那里看他,不管她的疑惑,只让她跟着自己往前走,走到了石滩上,他环顾四周,她只看着他,想问到底上这儿来干什么?

假如,把这片地给你,你会做什么?

他的忽然发问让她觉得莫名其妙!她要这么荒凉的地干什么?他站在那里,双手掐腰,看着她,等着要回答,样子又不像是开玩笑。

那个我得想想。她有些为难的说。

给你1分钟。

他转身面朝不远处的黄河,给她一个背影。1分钟?这片地都给她?那她不就是地主婆了!刚想到这,他就转过身来,又看着她。

想好了吗?他问。这1分钟都不到,想好就奇怪了!

她像个小学生那么立正站着,两手握在一起,低着头嘴里嘟哝着自己刚想出来的话。他显然没听清,向她倾过身子侧低头,想要听清她的话的样子。

你说什么?

当个地主婆!她的声音大了些,这回他听到了!他偏着头看她,有着几秒钟的空白,然后,笑起来。再然后,仰头大笑。她被笑的有些难堪还有些难过,尤其是她从没见过他这么笑过,简直肆无忌惮,这是在嘲笑她幼稚吧?干嘛呀?自己就这么可笑吗?

你是在笑我幼稚吧?她问。

没,没有…….他边笑边说边摆手。

回答的好!终于笑完了,他来了句总结陈词。

他面带笑容又在环顾这片地的四周,她还是不明不白的,也四处张望,确实什么都看不出来。

你要记住你今天的回答!他面朝着夕阳极目远眺,缓缓的说。

我也会记住的。  这句好像是他自己在自言自语。

 

男人的心真大,堪称一个‘野’字。有这份野心在怀,即使他站在那里什么都不说,即使脚下是荒滩石地,都令人感受到他身上有种大战在即傲然无惧势在必夺的英气,所谓的意气风发说的便是这种气质吧!

 

站在他身后,看着这个背影,不觉间她有些呆了。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