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第11篇

(2014-11-16 01:02:38)
标签:

连载11

清新

分类: 有些故事

                                    连载第11篇

 

 

11)、

 

‘魔头’出差了,不知是去了哪儿,什么时候回来,这个没人告诉她。她赶紧回7楼办公室老老实实的夹起尾巴做人。中秋节过了十来天就是国庆节,长假7天,公司要求每天都要有值班人员,她主动要求值1号的班,又替了同事值2号的,反正弄得好像自己欠了大家的似的。

 

九月三十号下午公司组织全体员工到某银行培训中心会餐,会完餐还要到楼上的歌舞厅去唱歌跳舞。

她和几个同事提前到了培训中心餐厅安排各分公司各部门的座位,协助监督服务员把每桌的酒水、水果瓜子放好。下午五点,公司里的人陆陆续续的到了。五点五十的时候,公司领导也走进来,她无意地抬眼往门口看了一眼,惊异的发现他走在那群人的最后。这个人不是出差了吗?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走过来的他也看到了她,四目一对,那阴沉沉的眼神让她心惊肉跳,她看得出好像魔头不高兴,她这一天都没到10楼去过,如果他是从公司来的那么这一下午是谁在管接待室?

老规矩,饭前先是领导讲话。开始用餐时,领导们就开始给每桌敬酒,他们都端着红酒。到了她们这桌,因为都是女士有的喝红酒有的喝饮料或茶水,她端起茶水杯子看着站在某副总身后的他杯子里漾着红酒,几桌敬下来,他几乎没吃什么东西面色有些潮红。和领导挨个碰杯的时候,她没有喝酒脸却红的可疑。她们部门经理一个劲儿的在旁边起哄架秧子,鼓动着自己手下的女将们该多给领导们敬酒,你怎么能喝茶水呢?!边说着就边夺下她手里的茶杯把半杯红酒塞给她,一番说笑捣乱,她也没办法不喝。他没有和这桌任何人碰杯,趁着满桌碰杯的乱劲看着她喝了那半杯酒,转身和一个副总去了下一桌。那僵直的背影和不断捏紧酒杯的手指,她感觉‘魔头’在生气,是不是接待室哪儿没打扫干净?还是茶水有问题?

吃过喝过,大家都往楼上走,会餐就只是个开始,重头戏实际上在上面的舞厅里。

从外面看也就只是两扇普通的大门,会误导人觉得里面就是个会议室的样子,对于常去歌舞厅的人来说,对这样的外表的舞厅不抱希望。然而实际上,这舞厅设置的不但很豪华,中间的舞池也很开阔,四周都是一圈一圈的沙发雅座。灯光光怪陆离,一下子很有气氛。最前面的舞台呈半圆形,虽然不大但大屏幕投影却很气派,卡拉ok音响也不错。领导们被安排在中间的雅座里,人们进来一坐定,她们经理先抢下麦克风慌腔走板的吼了一曲他最爱的保留曲目《潇洒走一回》,每次出去吃饭唱歌他总唱这首歌。还没吼完就博了个满堂倒彩,他也不在乎反正开心最重要,放下麦克风冲他的女将们就过来了,你,过去帮领导点歌!歌一唱起来,你们几个就去请领导跳舞。最后把她叫过来,让她过去请魔头跳舞。

她大吃一惊,脸红的摇头说:我不要!

他们经理以为她是不好意思,摇着头笑着说:我说你怎么是个‘扽不展’啥?这是说她抹不开面子,上不了台面之类的意思。他认为在公司里就得分上下,好好工作。而此时此刻活跃气氛最重要,出来玩就得放的开,谁都别干坐着,尤其是别让领导们干坐着。

你就是把我‘扽展’了也不行,我根本不会跳!她说。其实,她说谎了,上大学时她就学过点快三慢四,只不过跳的不好而已。

谁知道她们经理二话不说把她手一拽一步跨进舞池,有些霸道的说:多难的事?我教你!我就不信了,一首歌下来你就会了。

舞台上一个分公司的女经理唱着首老歌,慢悠悠的,舞池里已经有几对在跳舞了,她们经理带着她也没跳三步四步的正规舞步,就是踩着乐曲的点子跳着两步,要说她们经理很会带人,随着乐曲带着她跳的满场乱飞,她故意的踩了他们经理几脚,一面对不起对不起的道歉,一面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这样推着他的肩就可以保持一定的距离。每次跳到领导那个雅座的附近,她都侧头看看,的确有几个副总已经有人邀请了,她看不清在阴影里魔头的脸,只看见翘着的二郎腿,她知道那是他。她继续低着头‘认真’的学跳舞,一曲结束时还不忘狠狠的踩了她们经理一脚。听见她们经理‘啊呜’一声叫唤,旁边的笑声合着她的对不起的声音终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也好,她们经理说她是个笨蛋也不让她去请魔头跳舞了。她刚舒了口气,又听见她们经理说既然不会跳舞就到上面给我唱歌去!歌总会唱吧?!

       她心里突然就涌起了一种情绪,心想:唱就唱!有什么了不起的?她知道自己在紧张害怕什么,不就是魔头在场嘛,平时和同事同学出去玩,她又不是没唱过歌没跳过舞没蹦过迪,就当魔头根本不存在,就当他是颗萝卜白菜。管他呢!

这还是上大学时她的班主任对要上台演讲的她说的话:怕什么?别怕!你就当底下坐的都是些萝卜白菜!

她举手把桌上的半杯啤酒仰脖喝下,抽出桌上的点歌单,一下就点了好几首,要不就干脆不唱,唱就要唱个过瘾。写完递给同事帮她去安排点歌。看着她一连串动作把她们经理唬的一愣一愣的,他以为这个扭扭捏捏的丫头终于被他给‘扽展’了。

 

被‘扽展了’的她从容上台,一曲惊人。以王菲的一曲《红豆》引起了欢呼掌声无数,接下来好像是她的个人演唱会似的,国语的、粤语的、英文的,一首首的没停过,舞池里同事们和着她的歌声翩翩起舞,没跳舞的就和着她的歌声一起唱。气氛很是热闹,这就是她们经理最想要的那种氛围。慢慢的全体约定俗成的成全了她一个人,想听什么歌就点好让她唱,唱着唱着有同事会给她端来了啤酒或饮料,还有一个不熟悉的男同事不知从哪拔了两朵玫瑰花煞有介事的上台双手献给她,弄得全场都是大笑声尖叫声口哨声,公司里的男女老少几乎都被赶下了舞池。

自然,舞池里没有那个人。管他呢,萝卜白菜!

 

那晚她唱哑了嗓子,回到家连喝了两杯蜂蜜水。第二天是国庆节,她提了一兜子零食按时到单位值班。先到了10楼,把接待室里外整理了一遍,她仔细检查过,确定昨天魔头没来过。

她准备在办公室看看书在电脑上看看影碟打发时间。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她直觉是魔头,结果不是。中午她没去吃饭,胡乱的吃了点零食就趴在办公室沙发上打起了瞌睡,正迷瞪,电话又响,她拿起来问:你好!

就听见说:你上来。

她立刻就清醒了,没做梦,是国庆节也不消停的魔头。

 

其实,今天他完全是冲着她来的,昨天在总经办无意看见了那张节日期间全公司值班表,她的名字赫然被排在第一、二行。他不禁皱起眉头,怎么回事?她在7楼的日子就这么不好过吗?

下午的会餐他本来是可以不去。可还是去了。

他看见她拘谨的站在桌旁端着的茶杯被人劈手夺下给塞了杯红酒,她没能拒绝的喝掉了那半杯红酒。在歌厅里,她硬生生被个男人拖进舞池,别别扭扭的配合着他跳舞,踩了人那么多脚,都不拒绝,那支歌还真是长,她低着头抵着那男人的肩膀,跳得那么难受还是不拒绝,看的出,她这是学着跳舞呢!该死!好容易结束了,他想着如果再有人敢拖着她进舞池,他立刻就下去一把夺过来,与其让别人来教她,不如他自己来教!

这个傻姑娘怎么都学不会怎么去拒绝呢?

当时他真希望她赶紧回家,可想不到呀想不到,那个傻姑娘一上舞台拿起麦克风情况就不一样了,首先要承认她歌唱的是还不错,可是接着就好像是发泄似的,首首风格迥异,曲曲掌声欢呼,她还唱的停不下来了,还有个愣头青拿了花给她送上去……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以前是小看她了,看起来她似乎是那种很平凡普通的人,可是只要时机恰当马上就能成为焦点人物,别说阳光了,只要来点灯光她就可以灿烂起来,灿烂到让他害怕的地步。

昨晚就在她站在台上和那个献花的愣头青一起唱着《无地自容》,舞池里的年轻人全都又唱又跳又吼又叫的开始乱蹦,激光灯开始忽闪明灭时候,他做了个决定,知道她明天在7楼值班,他决定明天无论如何要出现在10楼,他还决定长假之后他一定要把她再调回到10楼来。哪怕就是一天到晚在接待室里给他闲坐着也行。

 

可是,此刻,放下内线电话知道马上她就会出现的时候,怎么心里就升起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困顿,就好像是已经走投无路了,接着,就是气愤!他明白是在气他自己。听到了那个人的脚步声,推开门的声音,听到那个人走近了,在离他的座位约有2米的地方站定,他稍回头斜瞄了她一眼,她穿着牛仔裤白色的连帽运动衫,有些乱的头发,小心翼翼的表情,嘴角上还有一丁点薯片渣渣。乍一看就是个学生模样,和昨晚的张扬肆意似乎不是同一个人。

要喝绿茶吗?

茉莉咖啡!

好的。

看着这个男人僵直的背影,听着气呼呼的声音,再看见冷嗖嗖的眼神,还有他没坐在那个老座位上,就知道他一定在生气,这时候得赶紧的躲远点,魔头离现出原形不远了。她逃进吧台后的小厨房,把自己独创的‘茉莉咖啡’端出来糊弄他。看着他一直保持那个坐姿动都没动,心一沉,这是谁把魔头得罪成这样?

面前这个小心翼翼的、畏首畏尾的她,是假象!这是在他面前才装出来的。

茉莉咖啡也不如以前的好喝,放杯子的声音就大了许多。

绿茶!

好的。

赶紧又把咖啡杯子撤走,天呐!魔头尝出来茉莉咖啡不对头了?!

半晌,一杯漂亮的绿茶端上来了。庆幸的是他没提关于茉莉咖啡的事。

看着他慢慢的吹了吹,再啜一口,有点烫的样子。放杯子的声音比刚才还大,这是怎被烫着了吗?还不至于吧?

见他没啃声。她想着怎么逃跑,就说:要是没事我先下去了,我还在值班。

怎么?她这就怕了?他就这么让人害怕么?昨晚唱歌那个疯劲儿哪去了?回头再看着她,她嘴角的薯片居然还在。

你,中午吃什么了?

啊?哦,零食,薯片什么的。

食堂难道没做饭吗?

做了,我没去吃。

很好她没说谎。听她的声音稍微有些哑,一定是昨晚唱歌唱的。一想起她昨晚被人拽进舞池和唱歌的样子,心里又是升起那种困顿的感觉。

你下去吧,等我电话。

好的。

等她走到门外,他们一个在里面一个在外面都不由自主的深出了口气。

她想是他手头的事不顺才把他折磨成这样。而他在想他必须先冷静下来要不然自己指不定对她乱发脾气。

 

时间过得又快又慢,让她等电话,电话却一直没响。她发现自己正在全神贯注的等他的电话,上卫生间都竖起耳朵听着铃声。她举着杯子透过氤氲的水汽看着办公桌上的电话机,到底是在害怕电话响起还是在盼望它响起呢?或者哪一个更多一些呢?心里觉得自己无聊,努力的想想别的事情,可是眼里却不停地望向电话机,好像那是一根牵着她神经的线。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左右。看着那个吱哇乱叫的电话,这个时间叫她上去,就是今天一定又得加班意思了。

可惜,这次她算计错了。电话是他打来的,不是叫她上去而是叫她在五点在公司门口等着。电话一听就是用手机打的,只是交代了这么一句话,不容多问就挂掉了,这是他的风格。

五点是值班的下班时间。她先到10楼把接待室收拾好,又回到办公室把每天的值班记录填写好,收拾一下,走出办公室。

 

站在公司门口她忽然想着自己是不是不该背着包出来,也许是魔头带回来什么东西让她提回10楼去才让她在这里等的。正琢磨着,他的车开过来了,停在马路对面的街边。车窗是放下的,她看到了他。

她走过去,站在车门附近,等着他要说什么。

看什么?上车。他说。

哦。她虽有疑惑可怎么敢多问,想都没想就拉开他后面的车门。

我是你的司机吗?他问。

他从车窗里转头盯着她,她不解的对上他的眼神,马上明白了这是让她坐在他旁边的意思。她不敢有迟疑从车头绕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这是她第一次坐他的车,车里有着好闻的淡淡的柠檬香气,没有太多的装饰,座位上却有个让人靠在腰上很舒服的靠垫,第一次和他坐这么近,她的脸忽然就红了,她都可以听到自己加快了的心跳。到底人家是修炼过出道多年的魔头啊!镇定的踩油门转方向盘,动作优雅熟练的开着车子迅速的离开。

一路上红灯绿灯停停走走,她几次想开口问这是去哪儿?要干嘛去?话到嘴边了就是说不出去,偷瞄他的脸色,还好,比中午要好看一些了。

晚上想吃点什么?

他的忽然发声让她一怔,这是谁在说话?是自己产生了幻觉吧?

想吃什么?

他又问一次并且转头看她一眼,她耳朵里嗡嗡乱响,这是要请她吃晚饭的意思了,她有些慌乱的清清嗓子。

那个那个

不许说随便!

可是不说随便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啊!折磨人的魔头啊!她该说什么啊?她心里的紧张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个时候她真没办法把身边的这个人当成萝卜白菜啊!他一眼一眼的转过来看她,催着她的回答。

那就……火锅?

不行。

他想着也不听听你的那个嗓子,还能吃火锅吗?

那就……肯德基?车刚好开过路边的肯德基店,她马上说。

不好。

这是自己第一次请她吃饭,怎么能吃快餐呢?

……我不知道了。她微微嘟起嘴,这个人怎么这么霸道呢?看着她吃瘪的样子他好像心情变好了,连笑容都不由自主的挂上了嘴角。

好了,不问你了,还是我说了算吧。

她给自己翻了个白眼,这不就结了嘛!明明就是想自己说了算还一个劲儿的难为她做什么?

 

车里的两个人再无多话,她看着街景一幕幕的一闪而过,就这样面色平常却心怀忐忑的坐在他的身边,任由着这个男人把自己带向一个未知。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