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篇连载的第10篇

(2014-09-27 23:21:58)
标签:

故事

第10篇

清新

分类: 有些故事

                       一篇连载的第10篇

 

10)、

又是一个周一。每每,周一都很繁忙,正事琐事交织着。

7楼的每个早上,都先打扫办公区域开始,再来就是大家一起吃早点,泡茶冲咖啡,大家再聊聊有趣的事情,报纸新闻、电视剧情、社会流行的话题,娱乐八卦什么的,然后才开始处理一切的工作事务。不过,周一的早上多了一项:开例会。例会结束后,她给自己冲了杯浓浓的咖啡,缩在椅子里,对面的同事递给她油条和一包温热的豆浆,说:中午下班陪我逛逛街去吧?

一起相处,说是同事,有时候倒像是亲戚朋友般的熟稔,没有正当理由就拒绝不了这种邀请。7楼没人知道她昨天在10楼接待室里加了一天的班,‘魔头’下午5点多才出现,到了8点才离开。要说累是有点,所以是真不想去逛什么街,碍于情面是真不好回绝。她欠了欠身子,点点头同意了。

 

快到中午12点,他走进公司。早上去了一趟国土资源局,本来约好要请人吃午饭,临时有了变化,只能先回公司。

他在一楼等电梯,刚好公司下班,电梯一开,呼啦一下出来了好多人,她夹在人群里和同事们说笑没注意电梯外的他,他倒是把她看的很真切。还听到了电梯门刚打开时里面人的谈话,大致上是有人问她中午不去食堂吃饭啊?她说不去。人家又问是不是去约会?看到她背着包听着她笑着说是,到食堂吃饭的人走向公司大厅的一侧的员工食堂,他看着她走出了公司。

10楼,打开接待室的门,站在吧台前,不知怎么他心里就是特别的不舒服。特别的拧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中午这点时间还要约会?

接待室吧台上的玫瑰,依然盛开着,空气里都是玫瑰的甜香,这是昨天她身上的味道。

真可笑!人家小姑娘去约会的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他把包扔在小茶几上,刚一坐下来,又想:中午约会一定是去吃饭了?她会上哪吃饭呢?吃什么呢?

再一想:这又关自己什事?

 

更可笑的是,刚才还有些饿,现在他一点饿的感觉都没有了。接待室没有她,就没有了绿茶,没有了那股速溶咖啡的香味,就好像什么都没有了。空荡荡的。

自己这是怎么了?也许是中午的饭局没有促成所以心情不好,可是,这到底和她出去约会没什么关系,不是吗?怎么一听她要去约会就哪哪儿都不对劲了呢?!

他看着对面的那个座位,脑子里忽然就浮现出此时她正坐在那里和自己面对面的画面。

你脑子进水了吗?他拷问自己。

他赶紧闭上眼捏住自己的眉头,你脑子进水了吗?这句话是以前他揶揄她的话。她在洗手间里大喊大叫大声唱歌,出来一看到他,吓得就说自己是脑子进水了。想起她缩着肩逃出他视线的样子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他急火地站起来走进洗手间,洗手间的镜子光亮洁净,他看着那里面的自己,你,到底怎么了?

走出来,一眼看过去地板也很干净,那是因为那个傻姑娘是跪在那里擦的。再抬头,那个傻姑娘又踩着小梯子在哪里拧灯泡。

……

最后,中午1点多,他逃离似的离开了接待室。坐在车里却不知道要开到哪儿去?从停车场慢慢的开出来,又停在街边,他分不清楚是胃里空落落的还是心里空落落的,也没有想好该到哪去打发这个中午。他看着眼前的街道,因为是中午所以很冷清。就在这时,她出现在了街道另一边人行道上。

本来呢她是陪着女同事要去逛张掖路的服装店什么的,只是,女同事忽然发现一家新开的超市正在打折,这对一个已婚妇女讲是件完全没有抵抗力的事情。一趟超市逛下来,已婚女同事采购了两大包食品日用品。她帮着同事手提了四大袋买一赠一的卷纸,两个人逃难似的走回来。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去‘约会’的她,斜挎着包,左右两手拎着四大包卷纸有气无力还满脸无奈的跟在一个昂首挺胸手提两个鼓鼓囊囊巨大塑料袋女人身后拖拖拉拉的走着。塑料袋上印着超市的牌子。

她,这是约的什么会啊?

看着看着,直到那个人走出自己的视线,他忽然哈哈笑起来。

这一下,心情也好了,终于清楚自己是胃里空落落的了。他想着先吃点什么,然后到国土资源局再跑一趟,他发动车子,又想着那个傻姑娘手提纸卷的样子不由的笑出来。看得出她其实很累,昨天在接待室加班,今天又去和卷纸赴约。他拨通了秘书的电话,说自己下午要用接待室,点名安排她去接待室。那么,让傻姑娘在接待室好好休息一下午吧。

   

于是,隔三差五的她就得出现在10楼,接待室完全又回到了她的手上。要嘛做好一切接待工作,要嘛空等。还好,‘魔头’比以前客气多了。

他说,以后当着客人的面再有一定要接电话就说是**银行主任打来的,明白吗?她说:明白。

他说:以后不要跪着地板上擦地了。她说:好的。

他说:以后把开水壶放在这里就可以了不用来回续水了。她说:好的。

如果他和他的客人待到很晚,每次都会在九点前让她先回家。

 

有一天,她给他们泡了壶茉莉龙珠,很香,茶还没来得及端上去,他和他的客人们就离开了。已经凉了的茉莉龙珠眼看就要浪费掉,她把一道茶水滤掉,又烧了滚水再次冲泡,第二道茶水中,茶的苦味没有了只有茉莉花的香,她滗掉茶叶用这道茶水给自己冲了杯咖啡。

‘魔头’一进来,就闻到了那种速溶咖啡和浅浅的茉莉花的融合出的香味,充满好奇的的问:喝什么呢?这么香?

她站在吧台里眼睛一转胡乱编了一句:茉莉咖啡……新产品……

他居然还真相信了世界上有这样的‘新产品’,说:给我来一杯。

      可他从来不喝速溶咖啡,她说:可是这是速溶的……

      没事,来一杯。

     她想起以前花瓶的行为艺术就把他气得不轻,这次的‘茉莉咖啡’要让他尝出端倪可怎么好?此时他就在外面等着要尝尝这样的‘新产品’,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取了一只小巧的白瓷咖啡杯子,硬着头皮冲了一小杯,胆战心惊的给他端过去,正在看电脑的‘魔头’端起来轻轻地啜了一口,点头说好喝。然后,让她料想不到的是他居然总是跟她要‘茉莉咖啡’喝,还喝上瘾了!

       她不知道最近的‘魔头’是怎么回事?!总觉得他和以前不一样了,说话、走路、有时候连长相都和以前有着不同,想了想,也许是他的事情进展的很顺利所以心情很好吧。

 

     10楼的日子刚好过一点,7楼又出现问题。毕竟,她分身乏术真是不能面面俱到。7楼的同事们对她总是往10楼跑多有微词,更何况,有时候还得兼上她的工作。然后就有人发现,说是在10楼忙着接待工作的她其实是在咖啡厅里‘闲坐’着。这就让她就很为难,在7楼和10楼之间孰轻孰重,举步维艰。当然,这些细节性的问题,‘魔头’是不知道的,10楼总经办连同总经理秘书在内完全听之任之置若罔闻,直到了中秋节前一天。

      每年中秋节公司都有福利,这一年的中秋,公司的福利是给每人一盒苏式月饼和一箱苹果。东西不在贵重与否关键在于人心,这种节日的福利往往要比直接发钱得人心的多。发放福利的这几天是她们办公室最忙碌的的时候,从计划到购买到发送到每个部门和还有底下的分公司,保证每个员工人手一份。听着简单实则不然。这也是原先她的工作之一。可是这几天她都在接待室守着,有时候忙碌有时候空闲,就是空闲也不能离开,这是‘魔头’的指令。所以,她没有参加中秋发福利这项工作。

中秋节的前一天下午,她正坐在吧台里忙着在笔记本上敲字。7楼同一办公室的同事,一个女孩就风风火火的推开了接待室的门。可能她以为这个时候魔头不在,其实魔头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头看着厚厚的一本策划书,因为角度问题进门时不易发现他而已。她伸手做出让她小声点儿的姿势已经太晚,那个女孩又尖又细的嗓门已经叫唤开了。

你到底忙什么呢?怎么也不下去看看呀?

怎么了?

哎呀!怎么办?上午我们都出去送月饼苹果去了……不知道是谁到咱们办公室里把发给你的月饼打开吃了一块,连苹果都……

她怕‘魔头’听见这大呼小叫的声音又发火,赶紧摆了摆手指了指他所在的方向,示意他在,女孩立刻捂住嘴,眼睛瞪得大大的,无声的用口型问了句:怎么办?

没事,没事,真没事,月饼你们吃了吧,苹果也分给大家吧。她一边小声说着一边给她打手势让她赶紧下去,别把‘魔头’惹急了吼起来会有够难堪的。那女孩有点不忍心的用口型问:你生气不?她息事宁人的摇摇头笑了笑。

女孩缩头缩脑的赶紧离开了。

 

她看着电脑,要说生气好像没有多少,而更多的是失望,对人情冷暖,同事关系的一种失望。渐渐地,变成了一丝委屈。她想着今天下班她要去买一盒月饼和水果回家就说是公司发的算了。

 

半天没听见她噼里啪啦敲字的声音,他合上了策划书。靠在椅背里,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听得一清二楚,头一次对她的处境有所感悟,不过,还是对她处理方式表示赞同,说起来也没多大的事,不过一盒月饼一箱苹果。在一个集体里太计较个人利益的得失,往往就会得不偿失,让7楼那个办公室里的人们小小的内疚一下对她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他明显的感觉到吧台里的她正在失落,是受委屈后的隐忍不发,她默默地,有些令人……心疼。

 趁她进了吧台后的小厨房,他拿起手机拨了通电话。

 

到了六点,他没说下班也没说加班,一直再看策划书,她知道他是忘了时间了,这个时候最不能打扰他,她又开始敲字。七点左右,公司里几乎空无一人了,有人推开了接待室的门。来者自报家门,是某四星级酒店的公关找他,送了两盒包装精美的月饼摆在他面前的小茶几上。人刚走,又有人进来,说是他的朋友来送东西的。她认识那个人是某个山庄的老板,手里提着两蓝又大又紫的葡萄,说笑了一会儿,那人也走了。

他动手打开了一盒月饼,她赶紧拿来小碟子递过去,一个月饼切了四份,中间有个蛋黄,他吃了一块,好像自言自语似的说:还可以,不太甜。

然后,抬头叫住她,说:来,你也尝尝看。

啊?她吃惊的看着他。他定定的盯着她,不容她置疑。

不用了。她说。

他没说什么,只是把小碟子往她面前推了推。

没办法,她拿起其中一块,吃了,她点点头,表示味道还不错。

他的嘴角若有若无的笑了笑。

还在失落吗?他问。

她马上意识到刚才的一切他都听到了,她窘窘的看了他一眼,原来他在小看她,以为她在为一盒月饼失落。她的脸红了。

没有,我没有为有人吃了我的月饼失落,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他喝了一口茶,问。

只是觉得我自己做人失败,没有搞好同事关系,连这点小事既然都能上来跟我说为什么就不能把发给我的东西帮我送上来呢?以前我也发放福利来着……她说着,眼里竟然有些雾气升上来,她赶紧闭嘴。

原来是这样!看着她快哭的样子他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没你想那么严重,相信他们也是无心的。他想了想,说。

但愿如此吧。她轻轻地无奈的脱口而出。

看着她的样子他又忍不住要多说两句。

你要想在一个单位,尤其是一个部门里能交到真正的朋友,那是不现实的,同事关系有时候会连君子之交淡如水都谈不上。

他冷峻默然的样子以及他清冷浅淡的贯耳之音,越发的让她寒到了心里!他的话虽刺耳,可说的又何尝不是她今天所遭遇的这种处境和心境?就在她回过身要离开时,又听见他说:你可以下班了,把这盒没打开的月饼还有那蓝葡萄提走吧。

啊?这个,不用了。说完,她回身快步走到吧台,她不想要这种补偿。关了电脑,又收拾了一下,提起包打算出门。

你回来!东西提走!

身后的声音又是那种完全不容置疑的意思。她听得出来她若要是坚持不拿,魔头一定会在下一分钟现出原形。她倒抽一口冷气,回到桌旁,依他的话提起月饼和葡萄篮子,小声说了句谢谢。

你记住了这不是补偿,是礼物,中秋节的礼物。就在她转身的同时他说。

谢谢。

 

那一年中秋节的福利几乎让她的父母家人瞠目结舌,都说她们公司真大方,员工福利的月饼居然出自大饭店还有用鲍鱼做馅料的。她明白这的确不是补偿也不是福利,是他说的礼物了。

 

晚上,她洗了串葡萄靠在床上,吃着葡萄胡乱的想着心事。

那葡萄,真的,特别甜!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