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故事依然————————我的连载第9篇

(2013-06-17 03:46:02)
标签:

连载第9篇

清新

文化

分类: 有些故事

                      故事依然————————我的连载第9篇



 

9)、

 

离开10楼的时候是怎么回事,再次出现到10楼的时候还是怎么回事。

没人对她的出现表示太大关心,见了同事点头问好,维持着表面上的礼貌和体面,这就是10楼和7 楼的区别,10楼,是表面平静私下里却是暗潮汹涌。7楼倒更像热闹的街头市场什么事都可以是放在表面上吵吵。

她猜度着可能也就是临时让她上来帮忙的,果不其然,就是叫她上来临时加班,7点,‘魔头’要用接待室。不用准备什么,有茶就可以了。她在心里想,只不过就是一份曾经干过的工作,没关系的,一切照旧。

任何事都是你在乎它的时候,它不理你,你要把它忘了,它却又出现在面前。

 

她所要面对的是许多天都没打扫的接待室,地板上浮着一层灰,气味不够芬芳。小厨房里有些杂乱。几乎每只杯子上有水渍。长沙发上还堆着大卷大卷的图纸。卫生间里也需要好好地清洁一遍。

她赶紧把门打开通风,把藏在冰箱里的一点橘柑皮和柠檬干放进小喷壶里用温水泡开,冲着接待室的空气里大喷特喷起来,‘魔头’不喜欢空气清新剂的味道,这个她自创的小办法,可以让空气不留痕迹的湿润芬芳起来。她还找一个大纸盒子把所有的图纸都堆在里面放在大沙发的背后,只要不影响观瞻就好。最大问题还是地板上的灰,用湿拖布拖一遍,再用半干的拖布擦一遍,再站在‘魔头’常坐的那个位置斜着看看,地板上还有一些含着灰尘的水渍纹,没办法,大把的纸巾拿在手里,一点一点的擦吧。擦过后,就一定要把提前泡进水里的杯子洗过,再左右开弓的用毛巾擦干净,对着自然光,不可以有一丝渍痕,一个个亮晶晶的。然后,就可以插电烧开水了。趁着烧开水,赶紧用消毒剂和清洁剂把卫生间打扫一遍,尤其是那面镜子,一个水点都不能有。没有香味的洗手液,木浆的纸巾,一切都摆好了。水也烧开,并且已经自动断电,开水的温度完全可以冲泡绿茶了。

 

这些都是她轻车熟路的工作,是的,她是把这些的琐事当成是工作对待的,以前是,今天更是!她今天干的格外认真,不光是堵在心里的那口气。似乎还有一种更复杂的感觉,反正就是不能让‘魔头’小看自己。

 

看着镜子里面目清晰的自己,她一头汗水,两颊绯红。用凉水洗了把脸,整理了自己的工服。好了,把这一切弄好了时间也差不多到了6点多。

 

她双手叉腰站在接待室的中间,仔细看看还有哪里不合适……再打开灯看看,忽然就看见从一进来的地板上还是有一层讨厌的灰色水渍纹。

 

她赶紧把湿抹布和干纸巾都拿在手上,跪在地上开始擦拭。擦着擦着,面前就多了一双皮鞋,皮鞋的质地还是那么好,擦的还是要比她的地干净。她把头低了低,暗叫一声:该死!

偏偏,‘魔头’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来了!

 

还是有两三秒钟的慌张的,然后,她仰起头不卑不亢的看着他,说:麻烦您让一下,好吗?

他挪开了脚步,她继续擦拭地板。擦好后站起身。

他看着她,问:怎么是你在这里?我记得你回7楼了。

她说:我只是临时上来帮忙的,请问,您要喝绿茶吗?

也许是她的云淡风轻左右了‘魔头’吧,他没在为难她什么。他站在接待室的中间,上下左右的打量着这里。而她已经走进小厨房在给他泡绿茶。

他在外面喊:我的图纸呢?!你把图纸给弄哪儿了?

她端出绿茶摆好,把大沙发后的纸盒拽出来,说:图纸在这。

 

他没在理她,开始摆弄那些图纸,她终于有时间坐在吧台里,歇一歇了。

 

7点刚一过,他的客人们走了进来,一一介绍,她只听到说是某某设计院的工程师,设计师什么的,这些她都不关心,她只关心进来了几个人,该泡几杯茶。他们说什么,也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她却看见‘魔头’听得十分投入的把眉头憷起来,时不时的用手摸摸下巴,言语间也有说笑的时候,那是合了‘魔头’心意的表现,听到他的笑声,会连她都觉得有些轻松的感觉。

她一直在吧台里,他们都对着图纸指点,茶杯都被放到别的桌子上,这个时候不用去续开水。手边的内部电话响了起来,是总经理秘书打过来的,叫她出来一下。

 

秘书就在接待室门口。神色很紧张的一把拉近她,先说了句:今天辛苦你了!

她说:没事。

 

秘书把一部手机交给她,手机是接通的。然后,秘书在跟她耳语:听着!你想尽一切办法要让他接这个电话,但是不要说是我拿过来的,明白吗?

看着秘书的神色,再看着正闪着绿光的手机,她也感到这事儿挺急挺重要,秘书把她往接待室里一推,她想着该怎么让他接这个电话呢?说真的,她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她握着已经接通的手机,只能匀步走进他们。停在靠近他的地方,他们正在讨论关于图纸上的事,很认真的。这个时候最不能打扰他。手机都发热了,她再往前靠近了一下。当然,‘魔头’已经注意到身边的她,也不过斜眼看了看,没理她。她心里实在是恨!为什么你就不能问一问:有什么事?一切不就顺理成章了吗?没办法了,她心下一横,豁出去了!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她说。

各位工程师们倒是很有礼貌的停住了言语,只是‘魔头’一脸的铁青,斜眼瞥她。她咽了口唾沫,这一下真的是要豁出去了!

 

 那个……是您母亲来的电话,您还是接一下吧!她期盼的看着他,把那只已接通的手机双手递上他的面前。他先是身子一抖一脸的惊愕正视她,那是种真的惊愕,那种表情还是她第一次见到的,她冲他眨了几下眼睛,就好像是在催他接住电话似的。工程师们又纠结在图纸上去了,都没在意。他看着她,犹犹豫豫的接过手机按在右耳朵上,走出接待室。

 她长出一口气。

 

经历了好多事以后,她才明白那天她只是凭借着一时的小聪明解决了一个小问题,可是却真正的触动了‘魔头’的底线。因为,他的母亲早在他的少年时代就已经过世,这是他最为悲苦的心结,是不可被别人触碰的地方。

 

他接完电话走进来就对工程师们抱歉的说:十分的抱歉,各位!今天只能到这里了,家里有些事需要我现在就回去,我给你们在对面的酒店订了桌饭,实在不好意思改天咱们在继续……工程师们自然理解,一边询问家里没什么事吧?一边起身离开,他很自如的和大家握手,走到接待室门口,说:没有没有,小事小事。

他把工程师们送出去一转身又回来,她正要从吧台出去收拾茶杯。‘魔头’定定的站在吧台外面,定定的看着她。他们之间就隔着吧台,他的阴郁眼神直射心底,看的她心里直发毛。她知道那个电话不是他母亲打过来的也断定不会是他家人打来的,看来她今天又把他给惹急了。好在,这个时候他自己的手机响起来,他拿起自己的手包走出接待室。走出去的时候,还不忘剜了她一眼。

 

她看着他出去了,听着他走进电梯了,才从吧台里出来,她发现自己的胳膊上已经汗毛倒竖。

 

把接待室收拾好,已经快8点半。她把钥匙拿到秘书那里,秘书好像也很忙,一桌子的文件夹,还对着电脑打字。

今天谢谢你啊。秘书温和的语调让她些许安慰。

没事。这是钥匙,接待室都收拾好了。她说。

钥匙你先拿着,明天还要辛苦你一下,早上10点多,你还得来。明天你没事吧?秘书说。

……没事。她还有犹豫回绝的余地吗?

那今天先回家吧!明天,算加班。秘书说。

……好的!

 

她走出公司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心里实在有种说不清楚的害怕,怕‘魔头’的眼神,延伸到怕这个人。口袋里是接待室的钥匙,辗转了这么多的日子,现在这把钥匙又回到了她的手心里,她因为害怕一直紧钻着直到手心里有些疼。

 

九月的夜风轻柔沁凉,秋天的味道就浅浅的浸在夜风里,徐徐缓缓的吹来。她想着今晚要好好地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明天,希望是个晴天。

 

 

第二天,晴天。

阳光特别好,清早8点多,他打车来到公司,几乎又是一夜未眠,今天他也许还要在公司里忙一天,是有些累的。所以,他没开车。整个公司都很安静,他这才意识到今天是个周末。他没有周末,他不是普通的上班族,有时候,他的神经得时刻绷着。说实在话,他也不盼着过什么周末,等周围一安静,绷的神经一放松,好嘛!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孤家寡人。所以,他挺喜欢忙碌地打理公司的事务,见各种各样的人物,装着很感兴趣、很在行、很游刃有余。也或者,他本就是这样的人,虚伪到了对不感兴趣的事务人物感兴趣都感的那么真实并且不着于痕迹,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会信以为真。他也真在行怎么看人下菜,怎么打动人际关系中的关节,尽管,有时候所要面对的是复杂和肮脏,他也做的游刃有余。

更重要的是,他因此得以了某人重要的信赖,而这,才是他在乎的。

 

公司的办公楼共十几层,7楼以下是没有电梯的,底下几层作为写字间已经出租出去。在设计的时候就充分体现了总经理这位老人家勤俭持家的作风,他还真的很勤俭节约,有时候步行上下班,有时候会突然出现在某层办公空间,伸手关掉日光灯,拧紧自来水管,在大会小会上强调勤俭节约是管理公司的根本理念,弄得象真的似的,这个公司里谁会知道这位勤俭节约的老人家一晚上就会莫名的花掉六位数的人民币,很轻松很大方很无所谓。

 

10楼自然也很安静,只有从接待室门里投射到地上的一段阳光。不得不承认,接待室里的那个让他有时候真措手不及的行政助理,就是她,还真的很敬业。他第一次见能跪着擦地踩在梯子上拧灯泡的员工,还是个女孩子。接待室里已经换了一拨人打理过了,有的还是他发脾气赶出去的。只有她是认真的把这里当成一回事,当成一份工作对待。凭着空气里飘出来淡淡的味道,就能判断出是她在打理接待室。怎么说呢?有时候,他欣赏她的踏实,欣赏她的小聪明。还怎么说呢?他欣赏这个女孩子简单而清澈。她的未谙世事,她的眼神会把她的喜怒哀乐全部曝露出来,让人不用设防,让人不用与之周旋,这样的人际关系轻松,不累。

 

他在门口迟疑了一下,想起了昨天下午她让他接电话的那幕,当时真想问她怎么敢那么说?可是,她的眼神里的很无辜又明显在害怕。她自然不懂他为什么生气?自然不懂!这个傻姑娘,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不过,她让他接了那个必须要接的电话还让他连个拒绝的理由都没有,这就可以看出她是很机敏的,有可塑性。

 

走进接待室,她就站在吧台里。没有抬起眼睛看他,目光不定有怯意,看来她还在害怕。

接待室窗明几净,气味芬芳,阳光从大玻璃窗里照进来,很好!他走到他那个老座位上,把西装脱掉,搭在椅背上,她递过来一杯绿茶,淡淡的绿色从玻璃杯里透出,一种慵懒的舒适感在这样的阳光和这杯清净绿色的茶水中升上来,啜一口,很好!

 

这个早上,她在家吃过早饭,到公司加班。也许是一路的阳光,把昨晚留在心里的阴霾荡涤了不少。接待室,只不过就是份工作,这样想就好。

魔头’出现的好早,她心里还是有些怕,不敢看他的眼睛,把他的绿茶端过去,她就一直在吧台里躲着。过了一会儿,‘魔头’走过来,在吧台上放了一张百元钞票,让她去帮他买一盒烟和一束玫瑰花。她已经知道今天早上谁会来了。

她先把烟给他送上来,又去买花。主持人和另外几个人就是这个时候到的,他和他的这些客人们正聊着,她抱着一捧红玫瑰披着一身金色阳光走进了接待室。

 

有一种美丽,未经雕琢,无需装饰,只能是偶尔领会到。天然大方,自是惊艳。那天的她就是这样,她穿着浅色的牛仔裤,白色平底浅口皮鞋,白色衬衣有着细碎的花边,米色的小外套,左耳后的发间别着只镶水钻小发卡,再加上那阳光使她整个人看起来神清气爽的就好像去郊游采了玫瑰花刚回来。

 

她把花放在吧台上。给他的客人们准备好了绿茶,在她眼里主持人永远都打扮的那么漂亮时尚,殊不知,今天的她自己才真的是很美,很自然的那种美。漂亮和时尚往往学得来做得来,可以模仿可以造就。可是天然的这种美却不可多得。这种美丽不光是落在主持人的眼里。

 

她把茶一一递上,主持人一直在看她,忽然想起什么事笑起来,就在她把茶杯放在主持人面前的时候,主持人笑着调侃似的对她说:呦!是你呀?上次相亲成功了没有呀?

 

她不单是听出那不变的大陆台北腔,还听出她腔调里不尊重嘲弄的调侃。她的脸一下就红了,她什么都没说,垂下眼睑娇羞的莞尔一笑。

 

不用语言只这一笑就够了,那种幸福的表情让在座的人都大概明白了一件事,这个女孩子的今天的美丽有一多半是来自于爱情。

 

可主持人还是不肯放过她,继续调侃:那今天要去和男朋友约会呀?

 

她的脸颊绯红,表情依然娇羞的说:没有了啦。她说话的语音也用了大陆台北腔,她是故意的。

 

说完她就走近吧台里收拾起了玫瑰花。他们也回到自己的话题里。只是,这个时候的‘魔头’居然不能完全投入到话题里,他总是往吧台的方向看过去,他把她刚才的表情尽收眼底,他居然也相信了她上次相亲一定是成功了,他居然有些失望,居然有些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

 

她把花插进那只有着淡蓝水波纹的花瓶里,摆好。再来给他们续开水,她走过来的时候恍若带着一股玫瑰的甜香,他不禁再看她,她未曾化妆,阳光侧面他看见她脸上有一层细细的绒毛。

 

不行。这样不行。今天如果再待在接待室他就别想办成一件事。他建议他们换个地方谈,为什么?因为今天天气很好,秋高气爽,咱们到那个山庄去。也是啊!这么好的天气!大家一致赞同。

他们离开前,‘魔头’忽然想起什么又退回来对她说下午还要回来让她等着。她把买东西找的零钱递给他,他没接,走了。

 

收拾了那些用过的茶杯,她把接待室的门关上。等待,也是接待室工作的一部分。坐在‘魔头’对面的那个位置上,她给自己泡了杯绿茶,翻开自己喜欢的书慢慢开始读。这样好的时光,她不再觉得等待是件苦差事了。

 

 

 

                                            未完待续*********************************************************************

 

 

点击文字即可查看:

 

        连载1                          连载2                     

           一篇连载鈥斺斺斺斺斺斺斺斨两瘢姑挥忻值男×                   今日有雨鈥斺斺斺斺斺斺斺斄2 

 

 

 

            连载3                         连载4 

           淡若绿茶鈥斺斺斺斺斺斺斺斘业牧氐3篇                   继续连载鈥斺斺斺斺斺斺斺斁退阄沂切萘艘淮渭侔桑  

 

 

 

 

           连载5                         连载6

                             喝杯咖啡鈥斺斺斺斺斺斺斺斄6

 

 

 

           连载7                           连载8

           深秋银杏鈥斺斺斺斺斺斺斺斄7                   周日时光鈥斺斺斺斺斺斺斺斘业牧氐牡8篇

 

 

 

                  连载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