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抓嫖二三事

(2016-12-27 15:11:03)
分类: 乱弹集
  
对北京抓嫖,我同学Z表现出了强烈的关注,我问他的案子有进展没,他发了一个哭的表情,我回了一个发怒的表情,其实我想回呲牙的表情,但怕他接受不了。

Z同学多年以来是一个三观很正的人,上学时最喜欢打乒乓球,早就打到球落地不用手捡而是用脚弹起来,那动作非常潇洒,在民间赛场基本上是一个大师级的人物。说起来人非草木,工作之后在大城市摸爬滚打,他虽然也谈论社会,但多是唏嘘,远未到试图探寻真相的地步。

 

就在上个月,他突然接到老父亲的电话,说为了他的嫖娼去捞他已经花了三万元了。这三万元有一大半是借的。他父亲在河南浚县新镇收废品,对儿子在大城市的嫖娼行为作出了极度的隐忍,在向亲戚借钱时也撒了谎,认为这是天塌地陷、无脸见人的事。

 

满脑子想着去“捞人”,没想到汇了三万元之后那个帮忙捞人的“林干警”联系不上了,打儿子原来的电话,才发现是个骗局。上了岁数的老汉在这一刻,心情难以描摹。

 

Z在向我叙述此事时,满是沮丧和愤怒。当地公安局立了案,而我告诉他这案子破不了,山东大学生徐玉玉被电信诈骗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警方才重视,上上下下据称花费了上百万元才把案子破了。我给他找媒体,当地媒体也觉得事情太小不愿意报道,只有澎湃河南站写了一个消息,很少求人的Z在同学群里请求大家转发评论,看上去很凄凉。

 

案子显然石沉大海,当地公安懒得理他,我同学Z不得不接受现实,不知三观是否塌了。我更关心那位在老家收废品的老汉,除了文革和自然灾害,这恐怕是他最为惊心动魄的经历了,不接触网络,他不知道社会已经疯狂到了这个样子。我们的父辈还残存着对官僚组织的最高敬畏,以为会帮自己做主。

 

现在的中青年居民常常拿集结号来告诫对方,以为思想的洗礼已然遍及每个角落,然在广袤的村镇社会,那些案桌上仍摆放着两种物品,一种是常在街头指挥交通的红太阳,一种是多年不开尊口的观世音菩萨,这代表了中国人最传统的天命信仰。说中国人没有信仰是不完全的,中国人渴望圣人出世,圣人不显灵,他们就退而求其次,信命,这消解了社会秩序的一大部分压力。

 

那位老父亲只会埋怨自己,案子破不了,没有也似乎不需要任何机构去负责,只会用一片片的废品去弥补自己的心理创伤。我的同学Z也渐渐恢复平静,但看到“嫖娼”和“抓嫖”、“捞人”这样的新闻,他还会情绪激动,仿佛和自己的案子大有关联,思想的挣扎和迷雾之中,开始思考为什么的问题。

 

其实问题也很简单,我曾在某派出所体验过几天,每天和民警巡夜到凌晨,我们对辖区哪里有淫窝哪里有小姐一清二楚,抓不抓只是看时机。有时就会抓一次,把小姐和嫖客扣在派出所里,在外面的太阳地里喝茶,等着老板来找所长交钱。对小姐和小偷基本上一视同仁,抓了放,放了抓,感情上是彼此温暖的。抓时遇上哪个嫖客,只能算他倒霉,其实大不了也就是交钱的事儿。

 

所以我总觉得雷洋还是太单纯,被抓时发生了那么激烈的反抗,远远超出了抓嫖警察的经验范围。相比之下,还是混社会的人懂事,玩互联网和创投的朋友们就知道套路,乖一点,然后用钱去捞人。搞电信诈骗的人并不是智商多高,而是深深掌握了这个社会的潜规则,其实也算薅社会主义羊毛。

 

我想这个国家的很多中青年居民对有特色的嫖娼都会有自己的经验积累,我记得以前在某地常找老曹时,老曹的房子里租住着一个25岁的小A,小A就是做小姐的,做到一定程度,开始带小姐,和派出所的民警关系时而好、时而坏,也被所长抓进去好几次,每次和我们吃饭喝酒时她都嘟着嘴讲和所长的爱恨情仇,我觉得所长是爱上她了。

 

她长得一般,身材丰腴,性格直爽,可惜所遇非人,她爱着一个好吃懒做的男朋友,男朋友偷摩托还靠她找所长求情,日子过得也是琐琐碎碎,说时掉泪,但很快破涕为笑,豪饮,大有侠女之风。我想她要是遇上的不是偷摩托的,而是蔡松坡大人,岂不是要学小凤仙,青史留名了吗?如今时局风云变幻,实业家靠后,创投家一呼百应,大约在保利吃花酒,也是自视一代风流人物吧。所以莫笑那位京城的舞蹈老师去做小姐,说不定也有其一番大志向呢,可惜可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