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牛亚皓
牛亚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07,434
  • 关注人气:13,3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专访秦朔:不适应、无力感和愤怒

(2015-12-15 09:37:08)
分类: 新闻集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牛亚皓 发自上海


秦朔,历任《南风窗》、《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今年6月辞职,10月16日推出“秦朔朋友圈”自媒体创业项目。其成立的上海那拉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现寄身于张江高科技园区“喜马拉雅”的办公楼里。


专访秦朔:不适应、无力感和愤怒


12月9日上午10时,秦朔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边吃葡萄,一边改稿子。稿子是下属打印下来的,他用铅笔改。稿子,当晚要发在微信公号“秦朔朋友圈”。“是不是很不互联网?”他对成都商报记者(以下简称记)说,“这是种乐趣,看上去很安静,这种传统改不了。整座楼,我这里是最传统的办公室了。”

 


1.谈创业:“从天上掉地下”的不适应


记:现在您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


秦朔:基本上是我刚到《南风窗》的工作状态,约稿、组稿、改稿,当编辑。每周一写一篇稿子,每周三有个访问。但现在写稿比以前辛苦多了,以前我在第一财经也写专栏,一般一两个小时一篇;现在每天早晨在家里床上就开始想下周的稿子,搜索素材,压力很大。我最大的压力是害怕哪天脑子不转了。


记:是害怕灵感枯竭吗?


秦朔:一是担心没灵感。另外是遗传的心血管疾病。我前几天在深圳,正在讨论,喝水呛了一下,出会场就晕倒了。这是第三次发病了。主要原因是这一段时间工作强度太大,低头族,有时候我写一篇文章从晚上七八点写到第二天三四点。我觉得身体是最好的提醒器,如果您真的一头栽到那儿,就歇菜了。


记:这种状态持续多久了?


秦朔:基本上今年过了国庆节之后,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比如昨天是凌晨一点多睡的,三点多醒了一次,后来睡到六点,就开始工作了,构思下一篇文章,写提纲,再想所有和这个项目杂七杂八的事,除了经营,什么都在想。


记:您曾说辞职创业本质上源于内心深处的悸动与不安?


秦朔:我觉得我本质上还是一个创作者,写出一些传世的作品对我的诱惑和鞭策要远远大过在一个大型组织里担任某种职务。坦率地说,我即便还在第一财经,能不能领导第一财经踏上新的舞台也是打一个问号的。因为我自己在中国总编辑的序列里虽然还是非常勤奋的(毕竟经常写专栏),但我的生活已经不是被激活的状态、而是想休息的状态了,这能带领第一财经打胜仗吗?


记:出来创业有哪些不适应吗?


秦朔:我刚到互联网公司,最大的不适应是看不到报纸杂志。其实我过去的生活轨迹已经被规定好了,虽然经常抱怨开会太多,但一突然离开这种被会议界定的人生,真的没了,一天两天无所谓,时间长了还是觉得很寂寞。过去在办公室一大群人围着我也觉得挺烦的,而现在天天跟老婆相对论、天天和老婆在家做三餐饭;过去做什么事比如看病啊什么的很方便;创业之后公司方方面面很碎,过去我这些都不用想。还有,过去我是端着的嘛,你不想端着人家也让你端着,毕竟有人来拜访,整天众星捧月的;现在弄到家里一两个月你跟外界的链接慢慢终止了,你发现再去和有些人链接时不是那么回事了,人家不怎么响应了、爱理不理。这一段的空窗期对我是一种严峻的挑战。因为我不像陈彤从新浪到小米,他是做空中的平移,我是直接从天上掉到地下的,谁不能做一个微信公号呢?所以对我而言,这是蛮难忘的一段过程。


记:这些不适应现在克服了吗?


秦朔:曾经觉得这一段时间很苦。后来有一天早上醒来,我想到,如果上帝不拿走我的过去,就会拿走我的未来。承受的东西,就是把过去拿走,这种撕扯。更好的未来他一定会给你,只要你去奋斗、创造。这种状态是脱胎换骨。在创业以后,我的创作灵感源源不断,这是大家都能看到的,写了那么多东西,跨度那么大。我也慢慢理解了一个词:圆融。以前我作为一个管理者,出了一个事儿很急很抱怨;现在都是自己的责任,也没谁可去抱怨的了。


2.谈项目:对90后的亚文化有种“无力感”


记:目前这个项目的基本情况如何?


秦朔:我辞职以后,多种约束因素让我选择了一个特别小的切口,就是微信公号。我是后知后觉、逆势而行,因为微信公号黄金增粉期已结束,一千万个公号,林林总总,大家多少有点审美疲劳了。我这个公号,内容团队并全不是媒体出身,经营是外包的,行政和后勤由我夫人负责,用户可能到明年一二月份会达到十万。不夸张地说,“秦朔朋友圈”是中国自媒体中受众质量最高的。


记:您曾拒绝风投,怎么又说明年要进行第一轮融资?


秦朔:我们坚持高品质的原创,这是被市场接受的。既然这个模式从内容生产和商业运营上都基本成立,那么我就要开始我的第二步,就是要把细分的公号给建起来。所以准备明年开新的公号,一个是小钱频道,一个是科技公号,还有一个是思想和生活方式的公号。我是想在今年之内做好内部员工激励,明年接受投资加速几个产品线的布局。当然我也非常慎重,毕竟我也四十七八岁了,不想折腾,25年来看过那么多起起落落风风雨雨,对怎么做好一个企业、一个产品还是有很多感悟和体会的,融资得找到合适的人我才会出手。


记:您曾说这个项目有方向无计划,现在有没有清晰的定位?


秦朔:其实和第一财经有点像,定位中国中坚力量,只是我加入了“双创”人群。项目从后台数据来看有结构性的问题,用户过度集中在北上广(80%)的企业家、经理人、学者等等,过于偏精英化。这也再次说明靠组织品牌很有限,我当了11年总编辑,事实上重出江湖很多人也不知道我,个人影响力不够,尤其在年轻人之中没有品牌积累。所以我准备邀请一些企业家和我一起到大学里巡回演讲,目前已到山东大学、郑州大学、深圳大学、中山大学,希望3年之内把211的大学都能覆盖。这样,这个项目就有广泛的区域影响力和受众。


记:取悦于90后?


秦朔:2004我从《南风窗》出来以后,作为一个个人创作者的使命就结束了。一些街头的老头老太太认识我,但他们不会关注公号,这是赤裸裸的现实。90后这个群体最广泛,依然是需要真善美和正能量的,只是和以前所说的真善美与正能量不一样了,也可能是一种思考习惯,可以和我这个项目发生精神关联。


记:你曾说对消费需求有一种无力感,现在还有这种无力感吗?


秦朔:一个人对他熟悉、积累的东西很自如,对陌生的领域有恐慌感。作为内容生产者,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给什么人生产什么东西。我知道60后、70后要什么,但对90后,虽然我自己的女儿也是90后,她要什么东西呢?“她要什么东西”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而是充满了无数细节和体验的一种生命经历。鹿晗啊什么的大量的东西我都不懂,90后的亚文化让我很恐惧、恐慌,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未来。所以就有一种无力感,不知道她要什么,而且即便知道她要什么也未必写得出,因为用我这一代人的语言体系、叙事方法、分析逻辑去对接不确定的、突变的90后,是不是最恰当的、她能否接受,我是不知道的。


3.谈内容:向中国苍狼式富豪宣战


记:对比吴晓波等,秦朔朋友圈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秦朔:我的学者气息更浓厚一些,精英资源、对话能力、研究能力可能会成为一个特色。晓波跟我的区别是,它比较早地就坚定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把个人品牌做大。我这次出来,他就跟我讲:你晚出来了5年;未来20年只做一件事,就是投资“秦朔”这两个字。所以我觉得吴晓波在推动我自立门户、打造个人品牌具有纠偏性的影响。


记:你觉得自己是内容创业吗?


秦朔:毫无疑问。


记:前几天对内容创业的话题,包括魏武挥在内的一些自媒体研究者,在内容与平台之间的关系上引起一场口水仗。你能怎么看内容和平台的关系?


秦朔:我认为平台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平台是专业分工的产物,而且靠我们的力量是根本改变不了的,你再说它霸权,客观上它就是一种存在,非要自己做app短期内都是不靠谱的。还是要依靠现有的平台,充分发掘个人的价值。另外,我还是认可内容为王。我们去电影院干嘛呢,最终不还是看电影吗?有ip的优质内容还是稀缺的。在马太效应的背景下,必须集中全部的精力、心血去打造优质的内容,这是我们这些内容生产者在内容产业生存的唯一法则。


记:可是微信公号的阅读率在下降?


秦朔:是的,我们没有像吴晓波他们一样赶上最佳的状态。我现在看得很清楚,之所以觉得自己还能活下来,是因为我的内容并不是封闭的,而和优质人群是有互动的。我认为在大平台上的个人创业,是传统媒体人转型的最佳通道。


记:您近两天写了一系列雄文,痛陈中国富豪十大错,文中称可能会得罪一些人,是否真的得罪了?为何想到写这样的文章?


秦朔:昨天一个总部在北京的集团,威胁给我提供信息的人,让我改稿。我说,哇噻你懂新媒体规律吗,微信后台只能撤稿,不能改稿。我说,如果你们非想搞到底,我这儿有大量被你们公关掉的稿子还没发呢;你还有那么多问题,明明白白的,我还没说呢!我今天又写了一篇文章:今后对此绝不妥协!


之所以写这几篇批评文章,是因为我以前在传统媒体是有妥协的,搞了这么多年,本身也有点怨气;加上最近我搞商业文明研究,很多商业现象让我气愤难平;我感觉,中国的富豪企业在为中国媒体提供便利的采访条件、尽量少的干预方面以及他们面对媒体时的那种轻慢和不自信是最糟糕的。


记:看得出来,您很愤怒?


秦朔:是的,我现在对这些不良现象的批评刚刚开始,不会结束。既然宣战了,那就弄下去吧。谁愿意往枪口上撞,坚决打击。富贵不能淫。如果谁还再敢逼我,我就自己去做调查。


记:您的用意是什么呢?


秦朔:我就要呼唤“好人赚钱”,不是这种苍狼式的厚黑学式的草莽英雄赚钱。这也是对富豪文化的抗衡,现在大家一读到这些名字就跟封了他们天神一样的;可在我看来,这些名字和科学家相比又怎么样呢,都是平等的嘛。我不是说这些人对社会没贡献,他们比贪官污吏好多了,但不能容不得一点批评吧?


4.谈未来:“我演讲也能养活这个团队”


记:你在公号上做“商业文明研究”,听起来有点高大上。


秦朔:商业文明研究,简单说就商业文明的基础设施,就是价值观,就是天道伦理,就是理性良知,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这上面有三根支柱,创新,行为底线,合作秩序。这都是有现实意义的,而且极其迫切。我自己内心很清醒,这事儿早该有人来做了。比如我认为这事儿商学院应该做,但商学院忙于MBA、EMBA教育,商学院的教授对基层的现象掌握得也少,而非商业学院的学者的研究又不太接地气,比较接地气的就是媒体人了。


记:不担心这些研究不被受众所接受吗?


秦朔:现在受众接受得都快发疯了。我的批评,多少社会精英在叫好哇。抵触的只是那一小撮,我大不了不和他们合作,我去演讲也能养活我们这个团队。


记:您怎么看大家都在议论的“资本寒冬”?


秦朔:中国互联网的红利,就数量而言已经结束了。在这个背景下,继续用流量烧钱的模式,已经不work了。所以资本就着急了,那你赶紧合(并)吧,不能再继续烧下去了。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大家回过头来练内功,从流量经济变成精准化地去服务客户、创造价值。这是发挥资本意志,大家都踏踏实实地做事,别忽悠,别用未来的想象来代表今天自己的价值。


记:您曾说过这是自己媒体生涯的最后一次创业,会不会想过创业也可能没有预想的那么好甚至会失败,您对未来有什么样的考虑?


秦朔:其实我已经想得比较通透了。内心深处,坦率地说,我对这个时代只有感恩。25年来,同道比我有才的多,他们今天有的可能在监狱,有的可能已离开这个行当了,我还能在这个领域发光发热已经很感恩了,没有多高的奢望,能走多远就走多远。我比较自豪的是,在历史变局面前,我没有眷恋以往的名声和职位,迈出了这一步,对那些比我更有才华的人的探索是有正面作用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青蒿素
后一篇:深圳坍塌印象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青蒿素
    后一篇 >深圳坍塌印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