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牛亚皓
牛亚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07,434
  • 关注人气:13,3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嫌犯十年(3)

(2015-02-11 04:30:10)
标签:

嫌犯十年

杨波涛

商丘

司法

分类: 新闻集

“嫌犯十年”追踪

发表于2015 年2月11日《成都商报》国内版成都商报首席记者牛亚皓发自河南

“一个犯罪嫌疑人被超期羁押十年,极为罕见“

“错误的司法程序对一个公民造成一辈子无休止的追诉”

“梦见在宾馆被刑讯逼供、在看守所,过得像狗一样的日子”

“他们的样子我都记得,我恨他们。他们让我家破人亡、一无所有”

 

嫌犯十年(3)
嫌犯十年(3)

 

2004至2014年,因涉嫌一起强奸杀人碎尸案,河南商丘市的杨波涛被羁押看守所十年,陷入一审判决、二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反反复复之中:商丘中院三次判决(死缓、死缓、无期),河南省高院三次以“事实不清”为由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商丘市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回起诉。十年来,杨波涛的家人上诉、上访无果。

 

2014年2月10日,《成都商报》独家报道这一消息;12日,杨波涛被取保候审,走出看守所大门。“我局正在侦查(决定书上此栏显示空白)案,犯罪嫌疑人杨波涛不能在法定羁押期限内办结,需要继续查证、审理,决定对其取保候审。”当初这份“商丘市公安局前进分局取保候审决定书”(商前公(刑)取保字(2014)1001号)显示。

 

最新进展:被解除取保候审

 

2015年2月10日,商丘市公安局前进分局向杨波涛出具“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商前公(刑)解保【2015】1001号)。商丘市检察院公诉处处长汪守哲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公安机关接下来肯定会有一个结论,撤案,或者做其他处理,这由公安机关自行决定。如果公安机关撤案,检察院就不再过问这个案件。”

 

商丘市公安局副局长汪东升称,该案已由商丘市公安局前进分局负责。前进分局局长宋占珂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个案子不是我办的,我问问情况。”截至记者发稿,商丘公安方面未作出进一步说明。汪守哲说,如果公安补充侦查有新证据还可以重新起诉。

 

“我认为这就是个错案。都补充侦查十年了!有罪无罪还不知道吗?!”一直为杨波涛做无罪辩护的商丘律师、67岁的沈祥丰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将为杨波涛申请国家赔偿。

 

律师解读:严重超出羁押期限

 

著名刑辩律师、“浙江两张冤案”辩护律师朱明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取保候审是刑诉法规定的强制措施的一种,最长期限不得超过一年,到期案件还未了结就必须解除取保候审;但解除取保候审,并不意味着已经结案,杨波涛依然是犯罪嫌疑人。“如果公安机关找到新的证据还可以重新侦查起诉,这在目前中国的法律实践当中是可以做的。但这违背了国际刑事诉讼的一个基本原则‘禁止双重危险’,即一个案件经过一个司法程序完结以后不能就同一个事实启动新的追诉,这样一个国家的司法会对一个公民造成一辈子无休止的追诉。”朱明勇说。

 

朱明勇认为,该案在各个司法环节上都有问题。“2013年1月1日实施的新的刑诉法明文规定,发回重审只能一次;新的刑诉法之前,最高法院也有司法解释,明确要求刑事案件发回重审只能一次。但在该案中,河南省高院重审发回了三次。该案2013年8月商丘市检察院已撤诉,就应做出不起诉决定,但检察院又把案件退回了公安机关。公安也不及时撤案,取保候审又拖了一年。”朱明勇说,这些错误的司法程序导致杨波涛被严重超期羁押。

 

“刑诉法明确规定了各个司法机关的办案期限。2013年1月1日之前刑诉法规定,公安侦查阶段至迟不超过7个月,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至迟不超过2个半月、法院审判阶段至迟不超过2个半月。2013年1月1日以后的刑诉法,只将审判阶段延长到至迟不超过3个月。”朱明勇感叹:“一个犯罪嫌疑人被羁押十年,极为罕见。这个案子很典型。”

 

对话杨波涛:像狗一样的日子


杨波涛领到了“解除取保候审通知书”,脸上坐满了石头。“这个案子像石头一样压着我。”38岁的他很急躁。

 

进入看守所时,他才27岁。年轻时的照片,他有点书生气,笑得灿烂。

 

取保候审的这一年,杨波涛在夏邑县租了间房。他的父亲、65岁的杨为华得了艾滋病和肝癌。杨为华本是夏邑县桑堌乡小学的数学教师,杨波涛进入看守所之后,他为儿子四处奔波。为了挣钱,他偷偷到一个工地上打工,出了车祸,在医院输液患上了艾滋病,后又得了肝癌。去年他在看守所门前抱住儿子,痛哭失声。

 

1月24日夜,杨为华去世。“我们这个家受大罪了。”杨波涛的母亲孙福贞抹着泪说。


2月9日晚,杨波涛不停地用双手捂紧自己的口鼻,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个动作会让他减轻一点痛苦。


成都商报记者:你被解除取保候审了,有什么想说的?

 

杨波涛:希望依法给我个公正的说法,给我洗清冤屈。审三次,关这么多年,再没本事找真凶,也不能无故冤枉人。希望追究对我刑讯逼供的人员的责任。他们的样子我都记得,我恨他们。他们让我家破人亡、一无所有。

 

成都商报记者:你父亲临走前对你说了什么吗?

 

杨波涛:在夏邑县人民医院,他在去世前几天对我和俺妈说:“咱仨都命苦。你这事儿没解决,我也痛苦。你没结婚,也没后代,我放心不下。”从去世到殡仪馆,他的眼一直没合上。给他合了几次眼,都没合上。他是死不瞑目,死得不甘心。给他埋到了村东头的祖坟里。俺爸没坚持到给我平反的那一天,是他也是我的遗憾。

 

我在看守所这么多年不知道他得了癌症,刚从看守所出来时他就对我说:“这几年过得太难,一直为你这事儿跑,亲戚也受牵连。你再不出来就见不着我了。”我后来才知道他们为了给我伸冤,到北京、郑州、商丘跑了无数次,俺爸曾经长时间跪在一个单位的大门口,俺姐曾经想跳楼、还给信访部门的人下过跪。

 

成都商报记者:内蒙古呼格吉勒图的案子你看到了吗?

 

杨波涛:在网上和电视上都看到了,他(呼格吉勒图)人死了,咱还活着。我的案子和他性质差不多,都是强奸杀人,都是公检法恶意办错案。我这个事儿也应该依法办事,不能再徇私枉法了,给我个合理的结果。

 

成都商报记者:你从看守所出来这一年,都去了哪些地方?

 

杨波涛:都在夏邑县。去过商丘四五次,都是去管我取保候审的派出所报到。有一次我专门去了原来我做生意的地方,商丘市“商品大世界”。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个市场,只是影碟机不行了。我那个年代(十一年前)影碟机还很热。我只在外面转了一圈,不敢走进去,怕老商户见了,对我是一种耻辱,我心里还有阴影。

 

来商丘转一圈,是一种痛苦。变化很大,但街道还是街道,会想起一些往事。那天我从火车站坐2路公交车路过了天宇和三秋宾馆,那是曾经审讯我的地方,我遭受了刑讯逼供。一看到这两个宾馆,我心里刺疼刺疼、咯噔咯噔。

 

成都商报记者:你是郑州大学毕业的,这一年见过以前的同学或熟人吗?

 

杨波涛:参加过一次初高中的同学聚会。别人的小孩都十几岁了。他们说起来,安慰一下我。我现在还没完全学会玩微信,里面有几十个好友,有大学同学。我没脸见人。这个案子对我伤害太深,一直像个很重的石头压着我。

 

在村里,村民不像过去对我家指指点点说强奸杀人犯了,我毕竟出来了,村民同情我。我以前的女朋友宋某已经结婚有孩子了,就打过一次电话,再也没联系过。有人给我介绍对象,我的事儿没解决,别人还是有看法。

 

成都商报记者:出来后做了什么工作,对生活适应吗?

 

杨波涛:在夏邑县我堂哥的一个兽药厂干点杂活儿,一个月挣1000多元。生活还是不适应,没给我平反昭雪、恢复名誉,我不愿见人,得了自闭症,老做噩梦。梦见在宾馆被审讯时受折磨、在看守所过得像狗一样的日子。我在看守所10年,也想过自杀,但死也是白死。要撑到洗冤那一天,死到里面才叫人看笑话。

 

了解详细案情和进展,请继续阅读”我的更多文章“嫌犯十年、嫌犯十年2

 
读完后,你的心情是?最多可选1项
发起时间:2015-02-11 06:00    截止时间:2015-04-11 04:00    投票人数:0人
  • 0(0%)
  • 0(0%)
  • 0(0%)
  • 0(0%)
投票已截止
最后投票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皮裤
    后一篇:两会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皮裤
      后一篇 >两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