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牛亚皓
牛亚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32,647
  • 关注人气:13,3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村晚

(2015-02-04 15:00:45)
分类: 新闻集

一个女大学生的“村晚”实验

 

春节将近,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消息备受关注。而在这些大型春晚之外,还有各种春晚,近年来也有越来越多的村庄开始举办自己的春节晚会——被媒体简称为“村晚”。

 

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的大四学生刘喜燕,就在自己老家河南卫辉市庞寨乡柳位村,进行了一场“村晚”实验。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以下简称记),是时代的变化造就了“村晚”。

 

村晚村晚村晚村晚

(刘喜燕在给村民排练春晚节目&刘喜燕供图)
 

A.为何办“村晚”:“他们的内心特别孤单”

 

记:怎么想起在村里办村晚的?

 

刘喜燕:过年时外面多热闹呀。而在老家,过年年味儿越来越淡,有时觉得特别无聊。我爸我妈叔叔阿姨在一起打牌,男的喝酒,时间都给浪费了。小孩子也过得没意思。特别是村里的老人们,就在街上那样坐着。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干嘛,但看到他们的眼神,觉得他们的内心特别孤单。

 

几年前就想过在村里办春晚,像一个梦。去年也不知哪来的力量,就开始办了。

 

记:遇到什么阻力了吗?

 

刘喜燕:去年阴历腊月初三突然有了这个想法。当时我在学校的宿舍,就写了一份“村晚策划书”,写了一夜。第二天我去打印下来,好多页,回到家先给爸妈看。我妈翻了翻说:“你是不是没事儿干啊?”其他人也都在嘲笑我。我把策划书的电子版发给朋友看,他们说想法挺好,但是到老家不行、老家的人消极。

 

初五,我妈还是不同意。我就在村里见人就问,说:“叔叔,我想办个村晚,这是我的策划书。”他们都觉得很可笑。我去找村长,村长说:“这是好事儿啊。”语气像玩儿一样。

  

记:没有支持者吗?

 

刘喜燕:我弟弟找了几个同龄人,来我家排练街舞。村里跳广场舞的阿姨、奶奶们,是最热情的、最支持的。我对跳广场舞的小媳妇儿说:“姨,你去找,看谁能表演节目?”

 

我觉得在农村,人的思想已经到了那个程度了——可以办一台春晚,只是没有人领头。其他村子的人,都觉得羡慕。一说起来:“呀,真厉害!”我就纳闷儿,他们为什么不办呢?

 

采集节目时,发现村里有各种人才、各种艺术形式——之前完全没想到——有会唱戏的、有会说相声的、有会踩高跷的。有了信心,我又去找村长。见村长之前,有很关键的一步。

 

就是,我建了一个QQ群,这是这个村庄有史以来的第一个QQ群。时代到了这个程度,如今农村家家户户都有电脑。群里有四五百多个村民,挺活跃。村长就正式同意办村晚了。

 

B.“村晚”现场:“他看到女儿表演小品,一下子就哭了”

 

记:去年的村晚,现场是怎样的?

 

刘喜燕:腊月二十八,在村委会的戏台上,两个半小时,20多个节目。主持人是村里的四个在校大学生,两男两女。舞台背景是一个叔叔设计的,晚会海报是我制作的。灯光是委会市委宣传部提供的。我也不知道宣传部是怎么知道的,一个副部长来看了看。音响是村委会租的。加上放烟花和吃饭,总共花了一万元,村委会出的钱。

 

当天晚上不知去了多少村民,你让我大概也大概不出来。反正村委会院子比较大,都挤满了。外面的房子上,真的是站满了人。村委会外面的路上,也都是人。其他村也有人来,邻村一个村民还托人问我,能不能到台上唱一段戏。我就让他唱了一段,唱得挺好的。

 

记:反响如何?

 

刘喜燕:我觉得挺满意、挺有意义的。有一件让我很难忘的事,村里有个阿姨和她老公总吵架、分居了,她女儿当时参加表演了一个小品,在舞台上就说:“爸爸,过年了你怎么还不回家?”她老公在台下坐着,一下子就哭了。听别人说,他一直哭一直哭,然后就回家住了。

 

记:你们的春晚有何特别之处?

 

刘喜燕:我觉得大型春晚、市里的晚会、我们学校的文艺晚会,都没有我们村的真实。不知你能不能理解我说的话?我表达能力不强,反正觉得没有村里的激动,一些从未有过的东西。站在这种舞台上,感觉完全不一样。虽然相比来说,村晚的节目比较粗糙,表演过程中也笑料百出。就像小品节目,就跟平时一样,生活就是小品。他们表演起来非常严肃、认真。

 

C.“村晚”的影响:“希望每一个村都有自己的春晚”

 

记:村晚结束后,给你个人带来什么影响吗?

 

刘喜燕: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比如做什么事情都要全力以赴。

 

村小学把村子的重大事件汇编成了一本教材。有一天,我突然看到这本教材里,有去年我们村的春晚,还有我的名字。当时不知我是什么心情。

 

在学校,其实我以前不想说自己是农村的。后来同学们看到我们村晚的照片,都说我挺厉害的。一个辅导员还对我说:“你做这事儿怎么不给学校说一声啊?学校可以做大啊。”

 

记:你今年又办村晚,有什么变化吗?

 

刘喜燕:今年办村晚就没遇到什么阻力,自然而然就办起来了。村民们更加积极了,小品和舞蹈类节目都是他们自己排的——去年都是我给他们排的——已经排好了。他们表演的能力也提高了。村民逐渐有了这样一个概念、意识。我们村晚的影响已经扩大到了一个乡。

 

我希望每一个村都有自己的春晚,过年时都有自己热闹的方式。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牛亚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整形
后一篇:整形2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整形
    后一篇 >整形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