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整形

(2015-02-02 10:50:59)
分类: 新闻集

大韩整形外科理事会发布消息,一名中国女患者1月27日在首尔清潭洞K整形外科医院接受手术的过程中,突然心脏停止跳动,陷入脑死亡状态;患者被移送至附近的三星首尔医院救治,尚未恢复知觉。

 

近年来到韩国整容的中国女性越来越多,整容失败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山西晋城27岁的女孩靳魏坤就是其中一名“受害者”代表。2013年12月,靳魏坤到韩国进行了12项面部整容手术,后发现手术失败。

 

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以下简称记)专访时,靳魏坤说,很想变回自己原来的样子,可惜不能了。


1.“广告医院”:“医疗观光团的翻译一年的收入可以在北京二环买一套房子”


记:你知道这位整形造成脑死亡的中国患者吗?

 

靳魏坤:我也是看到报道后才知道的。不过她整形的这家韩国医院,我以前就了解过。这家医院在韩国做了很多广告,而且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投的广告量特别大。这就是典型的韩国广告医院。

 

对中国人韩国有两种医院,一种是广告医院,一种是实力医院。但我们一般接触到的都是广告医院,这些就是广告宣传做得好,医院实力未必好;正规的好医院不需要广告,都是靠口碑。但我们能看到的往往都是表面风光的医院,实际上没什么好的东西。我们中国人实际上就是冤大头,花了最多的钱,享受的是最差的医疗待遇。

 

记:据你所知这个医院也不是正规医院?

 

靳魏坤:说白了,中国人去韩国整形就没有正规途径,也到不了正规医院。中国人去韩国整形有几种途径:一是通过互联网,网络就是中介;另外的中介就是美容院和旅行社;还有就是看综艺节目。不了解韩国国情,不能亲自调查。其实我们连国内哪个整形医院正规权威也都不清楚。

 

记:这些中介为何不介绍正规医院?

 

靳魏坤:好的医院韩国本地人是很了解的,这些医院连本地人的手术都忙不过来,干得好的医生也不需要给中介提成。即便给,正规医院会给那么高的提成吗?而广告医院的中介主要是国内的网站、美容医院和旅行社。提成有多高?一个医疗观光团的翻译,一年的收入可以在北京二环买一套房子!利润比贩毒还快,而且没人监管。

 

记:这些医院有哪些具体的不正规体之处?

 

靳魏坤:他们这种行为在国内简直就是非法行医。这家整形医院和医生的资质都有问题。

 

这些年到韩国整形的中国人越来越多,韩国一些医生纷纷转型做整形。只要进修一下,一个肛肠科大夫就可以摇身变成整形外科医生。这样的医院,手术室里面卫生条件差,谁都能进去,不需要消毒不需要换衣服,来回穿行。

 

脑死亡这个女人,做的手术满打满算就2个小时,但她做了6个小时。就因为医生在干别的事。医生把你麻醉过后,不想做了,出去喝咖啡、抽烟这样的情况都是有的。还有在手术室里过生日,吹蜡烛,吃蛋糕。

 

他们还有一个毛病,不管一天手术有多少,都得在一天做完,不会给病人反悔的机会。所以我在韩国做了12项手术,回来中国医生都吃惊死了,12项手术但凡有一点危险,必死无疑。

 

还有,一个整形医生的手术太多,一会儿给你打一针,一会而又跑过去给别人做手术,来回做。我们整形失败的QQ群里,有一个姑娘看到手术室这么混乱就不想做了,最后被医生护士按在床上打了麻药,强迫你做手术,最后还发现有一颗钉子在下巴里面。这种就可能是手术做多了,完全忘了是在做什么手术了。

 

记:你知道有多少中国人在韩国整容失败?

 

靳魏坤:据我2014年1月到6月统计,至少有上千个。有一次,我在韩国的一个警察局里,就见到过中国人因整形失败而报警的资料,就有厚厚一沓。


2.跨国维权难:“整形手术的协议在医院手里,医院不给”


记:你现在的情况如何?

 

靳魏坤:没有什么变化,五官还是歪的,下巴歪斜,伸左手臂五官就更不对称,这个神经损伤是终身没有办法修复的,这不只是外观的问题。下巴仍然麻木、疼痛,脸部神经也有损伤。

 

记:以后会进行修复吗?

 

靳魏坤:从韩国回来,我去了很多正规的整形医院,跑了大半个中国,北京、上海、台湾,都说我的整形手术粗糙,我能活着回来都不错了。不知道以后能修复到什么程度,修复的风险很大、花费至少得几十万元,我根本负担不起。

 

记:你维权有没有进展?

 

靳魏坤:还在北京继续维权。找了律师,但是中国的律师没法去韩国打官司。跨国维权的难度太大了。韩国对医疗整形行业本来就监管不严,根本就不能维护我们的权益。

 

整形业是韩国政府扶持发展的产业,每年带来巨大的税收利益。所以对政府来说,是护着整形业的,不然也不会这么乱,找不到投诉的部门。我去了韩国的消费者协会之类的部门,他们满嘴之乎者也,根本没用。

 

记:不能走司法途径吗?

 

靳魏坤:就算有律师愿意帮助,可是没有证据。证据都在医院手里,医院不给。整形手术之前,我们和医院都签有协议,但这份协议医院不给。事后再去要更不给,甚至还伪造假的协议和合同。

 

去第三方医院做鉴定,他们医生之间都有联系,会向着我说话吗?我只是个外国人。我们群里,有个女孩做完手术连饭都吃不了了,韩国的医生还说做得很完美。到了那个地方还能维权吗?

 

记:你和那家整形医院还有无沟通?

 

靳魏坤:半年前我回来以后就没跟他们沟通过,那家医院特别神经病,还是一味的抵赖,说我胁迫他们。

 

这么明显的医疗事故,他竟然说手术没问题。做手术前,手术的风险都不给我说,哄着我做;后面一出事就翻脸不认人;甚至不要脸地说中国医生嫉妒他们的技术。

 

我一个好端端的人被他们毁了,他们继续高枕无忧的赚他们的钱,害着别人,凭什么。你能想象我现在有多生气吗?杀人不犯法的话,真的不要让他们活了;这种无耻的人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还做什么医生。


3.整形失败心语:“想变回自己原来的样子”


记:你现在在北京主要做什么呢?

靳魏坤:我现在这张脸歪的,连五官端正都算不上,他们彻底把我毁了。我现在说起这个事,就想把那家韩国整形医院的人给杀了。搞得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现在哪一个工作招聘第一句不是要求五官端正啊?

 

记:你以前做模特和演员,还能做吗?

 

靳魏坤:没法干,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干啊?上镜的时候多丑啊!我能去演什么戏,演神经病啊?那个鬼医院还说,想不通为什么你没法工作。我就火得不行,我说你明明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我就是靠脸吃饭的,现在把我脸毁成这样,我能干什么?!他们恬不知耻,我就不能想起他们医院,想起就想和他们同归于尽。

 

这种状态持续半年了,人在这种状态下怎么生活呢?有时候,我一睁开眼就回到从前。想变成自己原来的样子。有医生对我说,失去的再也回不来了。

 

不知道未来修复会怎么样。我现在不敢相信任何一个医生,看到手术室都会恐惧,真的要做手术我估计都会吓晕过去。很多医生不敢接我这个修复手术,怕冒太大风险。所以说我未来是没有选择权的,就算我修得不好我也不能去怪人家。

 

记:你的家人呢,以后你还有什么打算?

 

靳魏坤:我有一个弟弟,父母都是工人,我的这个事情让他们很受煎熬、跟着难过。我27岁了,按理说该找对象了,可是谁会选择我这样一个整过容且还整形失败的人呢?

 

我非常非常热爱演员这个职业,本想一直做下去。一想到要放弃热爱的事业,要面对这样一张脸,我就感觉活着太没有意思了。要是以后真的修复不好的话,我就会选择死亡,也许那样是对我最好的解脱。我不想被迫放弃很多我热爱的东西,活得了无生机。

 

其实我维权并不是为了钱,现在就算拿到1个亿我能干什么。我就想让韩国人知道我们中国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必须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我现在之所以还在坚持,就是因为还有这样一个信念。不能这么算了,这么多人被害了。

 

记:和你联合起来维权的有多少人?

靳魏坤:很多,但能站出来面对镜头的不多。她们就是怕别人知道。本来就伤害很大,心理很脆弱,再看到这么些人这么说她,万一活不下去自杀了。

 

记:你为什么敢站出来?

 

靳魏坤:我没有认输的习惯,而且他们真的太过分了,毁了这么多人。我在韩国呆了2个月,知道了很多内幕,简直太乱了,没有行医资格的医院可以满大街都是。这些整形医院知道你是外国人,无论经济和时间都耗不起,还觉得我们懦弱。所以他们就觉得害了你,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损害。我觉得整形失败的这个痛远远比不上心里承受的痛,对人性的失望。中国人为什么要受这个屈辱呢?

 

记:你希望未来有什么变化?

 

靳魏坤:我希望中国政府能重视这个事情,至少能把网上这些推销韩国整形的黑中介给关了。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牛亚皓)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