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太微赋总括(王亭之注解)

(2010-01-05 22:45:15)
标签:

文化

分类: 命理研究

王亭之注解:太微赋
《太微赋》
前言
王亭之前曾据《八喜楼钞本》解《太微赋》,收于《斗数四书》中。今复据民初石印本,为《斗数全书》选注,故赋文即不同于钞本。钞本虽可贵,但由坊本之改动,亦可见斗数在江湖流传,于是即有增删改易。
此次作注,亦稍用江湖流传的说法,读者可以跟《斗数四书》中的批注作一比较。此非谓江湖流传的说法优于旧解,实为保存一点江湖流传的痕迹,因为时至今日,许多谈斗数的人,已连古代的江湖流传亦不知,于是私心臆测,但求哗众,所以清代的江湖流传,亦有参考价值。

斗数至玄至微,理旨难明,虽设问于百篇之中,犹有言而未尽。

注解:﹝释﹞本篇《全书》列为首篇,实未合,依《全集》本,此篇列在《诸星问答》之后,始合体例,所以才说「虽设问于百篇之中」,亦即《太微赋》实为《诸星问答》的补充,补其「犹有言而未尽」之意。「太微」为星垣名。我国古代天官将天星分为三垣,太微垣为五帝座之所居(天市垣则是百姓万民之所聚),所以术者即用其名来比附紫微帝座。斗数所用,全属虚星,且北斗七星完全与太微垣无关,由是即知其比附之意。

至如星之分野,各有所属,寿夭贤愚,富贵贫贱,不可一概论议。

注解:﹝释﹞此处说「星之分野,各有所属」,即已透露「六十星系」的消息。斗数以星系为「分野」(领域),六十星系必居固定的星垣,如凡「紫微独坐」必居子、午;「武曲、七杀」必居卯、酉,此即星系的分野。「六十星系」为中州派的秘传,王亭之将之公开之后,斗数家纷纷采用,在此之前,术者唯依各别单星推论,不知每星系有其特殊意义,但亦有人怀疑,六十星系之说何以不见于《全书》?其实,若明本赋此句,即当不复怀疑,若不用六十星系来解释,就不能说斗数诸星之「分野」。

其星分布一十二垣,数定乎三十六位,入庙为奇,失数为虚。

注解:﹝释﹞传统的说法,由子至亥,即一十二垣。星系入十二垣,各有庙、旺、陷,是故即成三十六位。斗数的「斗」,指星系而言;「数」则指诸星的庙、旺、陷。有些斗数家,将诸星分野分为庙、旺、得地、利益、平和、不得地、陷,一共七种情况,中州派则只说四种:庙、旺、利、陷,其中的「利」相等于平和(不凶也不吉),如是能产生影响者,便仅有庙、旺、陷三数。由这句赋文,即可知中州派传授实为正统,否则即不能说为三十六数。但亦可将「六十星系」视之为数,因为六十星系的结构已包括庙旺利陷在内,所以不如说「数定乎六十位」(据记忆《八喜楼钞本》即是如此)。

大抵以身命为福德之本,加以根源,为穷通之资。

注解:﹝释﹞此赋文有误,当读作──大抵以身命为本,加以福德之根源,为穷通之资。身命二宫,命为先天,身属后天,是故说「身命为本」。然而福德宫实为推算人一生格局的要领,福德主人的思想,人的一生,受其本人的思想影响甚大,是故说为「根源」。


星有同躔,数有分定,须明其生克之要,必详乎得垣失度之分。

注解:﹝释﹞「星有同躔」,即是星系,如武曲唯与杀、破、狼、天相、天府同躔,如是即构成六种武曲星系(加上独坐,故共为六种)。因为同躔的关系,所以便有生克,然而王亭之于深造讲义中论述六十星系,已将其生克关系融会贯通而论,故已不必再作专论(同时,亦已将其庙旺利陷融会,是故讲义中亦不别论)。斗数论生克,不如子平论生克的重要,因为斗数的星系生克已成固定格局(例如「武曲七杀」,必为金局),少了子平的生克制化等等变化,亦即是说,每一星系的躔次宫垣已属固定,星曜生克亦属固定、庙旺利陷更属固定,由是即可融会而但论星系。这不是不说生克、庙旺,只是融会之后更不必别说。

观乎紫微舍躔,司一天仪之象,卒列宿而成垣。土星苟居其垣,若可动移。

﹝释﹞斗数安列正曜,实先安立紫微,紫微定位,其余正曜即依之而安立,由是有十二星盘,此即所谓「司一天仪之象,卒列宿而成垣」。故此二句,实亦强调六十星系的分布。有人自称为斗数正传,却反对六十星系的建立,实在其人连《太微赋》亦未读通。至于说「土星苟居其垣,若可动移」,那是针对「五星」而说,于用五星推命时,土星居垣不动,而斗数中的土星(如紫、府、巨)则可依大限、流年而飞动,这是提醒用惯「五星」的术士,不可再依「五星」之例。(这种情况,于《全书》中比比皆是,是故可以看成那是用斗数代替五星的提示,亦可看成是神数派术士的重要转变)。

金星专司财库,最怕空亡。
注解:﹝释﹞这是正曜与杂曜交躔的举例。武曲即是所说的「金星」,凡武曲六种星系,皆不宜与空曜同躔(空曜亦有种种分别,已详深造讲义之中)。
贪守空而财源不聚。
注解:﹝释﹞这只是泛论。实际上,对情欲过深的贪狼星系(如贪狼与羊陀同会),反喜空曜化解,转变为才艺。此宜详阅深造讲义。
各司其职,不可参差。苟或不察其机,更忘其变,则数之造化远矣。
注解:﹝释﹞所谓「机」,即各星系的基本性质;所谓「变」,即与辅曜、佐曜、煞曜、化曜,甚至杂曜的同宫与会合,由是产生性质的变化。
例曰:禄逢冲破,吉处藏凶。
注解:﹝释﹞化禄最忌冲破,禄存次之。所谓「冲破」,即对宫见化忌。原局化禄受大限化忌冲破,最为吃紧。大限化禄受流年化忌冲破,一年不利。流年化禄受流月化忌冲破,只以轮行至化禄宫位的日子为虞,并非一月不利。原局化禄,不畏流年流月化忌冲破。大限化禄,畏原局化忌,不畏流月化忌冲破。流年化禄,不畏原局化忌,却畏大限化忌冲破。换言之,原局与大限、大限与流年、流年与流月之相互冲破皆吃紧,余则无碍。禄存受冲破,关系甚轻。此外,化禄又化为忌星,亦属冲破,皆主吉处藏凶,尤不宜妄行取财,对投机自然十分不利,即使竞争求财,亦主决策错误,或资金不继。若外出求财,尤妨交通意外,或遭人暗算。(近年有一台商在大陆遭灭门之祸,一台湾读者托人带他的命盘给王亭之,即是廉贞化禄于大运化忌,壬年会武曲化忌。该台湾读者熟读王亭之的深造讲义,已劝其不可外出求财,然而此商人在香港逗留时,慕名往一术士处算命,于是决心前往,结果悲惨收场。江湖术士精于包装,往往害人不浅,此中因果难言。)
马遇空亡,终身奔走。
注解:﹝释﹞「马」指天马。空亡则指「截空」与「旬空」。天马与空曜同宫,为空马,主奔波劳碌,劳而少成。又或频频转工,总不理想。
但若空马宫垣的星曜吉美,则主于外乡白手兴家,若株守家园则反劳碌无成。──再将星曜性质推广,这又或者是利于转换工作环境。再者,「终身奔走」对现代人来说未必是坏事。现代人移民外地,然后回本土经营,于是两地奔波,亦合此占例。又或者常川梭两地经营两边的生意,亦合此例,故不可一概而论,仍应依星垣中的正曜星系为主,以作推断。
生逢败地,发也虚花。
注解:﹝释﹞沐浴一星所躔宫位,即所谓「败地」。只论顺行局,所以长生必在申、寅、已、亥四宫垣,而败地则必在子、午、卯、酉。所谓「生逢败地」,即命宫在沐浴所临的宫垣,主耗散。然而仅据一星曜即作断论,说为「发也虚花」,过嫌武断。败地再加耗散性质的正曜,如天机;或反复性质的正曜,如破军,且整个星系性质不良,如有阴耗等杂曜,然后才能说是「发也虚花」,彷佛过眼云烟。
绝处逢生,华而不败。
注解:﹝释﹞这两句赋文是跟上两句赋文对举而言。「绝」星必在申、寅、已、亥四宫,与长生同。长生在申,则绝于已;长生在寅,则绝于亥;长生在已,则绝于寅;长生在亥,则绝于申。江湖流传的诀法是,若命宫临绝地,但行至长生临的宫垣为大限,则主荣华。谓之「绝处逢生」。此诀非中州派所传。但如今连这江湖诀法亦失传了,变成说是由正曜生起宫垣的绝星,此非正确。
星临庙旺,再观生克之机。
注解:﹝释﹞所谓「生克」,有二。
一为宫与星的关系,如贪狼木,居子宫垣受生,居午宫垣则泄气之类。二为星与星的关系,如「武曲贪狼」星系,贪狼木受武曲金之克。
所以星曜虽然以庙旺为「数」,但亦要视宫与星的生克。关于这点,其实只须了解六十星系的性质,就已经包含了庙旺利陷与两种生克的原理。此如「廉贞贪狼」星系,只能在已、亥二宫垣内,同时一定落陷,所以在「深造讲义」讨论这组星系时,实在已经将种种因素考虑在内。如已宫的「廉贪」,贪狼泄气太甚;亥宫的「廉贪」,贪狼则有亥水相生。因此,赋文特别提出这点,实在因为中州派六十星系的诀法未曾流入江湖,所以术者便只能依此作为推断的原则,但亦可谓不无见地。
命坐强宫,细察制化之理。
注解:﹝释﹞所谓「制化」,即是复杂的生克关系。例如「廉贞破军」居卯宫,卯木受破军水相生,同时卯木生廉贞火,所以破军水对廉贞火影响就很少,以有卯木作为调和之故。但当「廉破」坐酉宫时,破军水受酉金相生,克廉贞火的力量就重。这些「制化」关系,亦已详于六十星系的性质之中,因为是固定的格局。
日月最嫌反背。
注解:﹝释﹞由广而言,凡日月居陷宫都可称为「反背」,由狭而言,则以太阳居亥宫,太阴居已宫,为性质敏感的反背。所谓反背,其实主要是消极,或由消极变为虚浮(太阳反背易浮夸),或者阴暗(太阴反背多负面)。又不只命宫不宜见反背,六亲宫垣见反背,都有特殊性质,难以在此一一详论。曾见过一个命盘,子女宫太阳反背,会煞,结果晚年受子牵累,名誉大受影响。此即可作为一个例子。
禄马最喜交驰

注解:﹝释﹞由于天马只居申、寅、已、亥四宫垣,所以亦必是这四宫垣的禄存,才能与天马同度或对照,如是即是「禄马交驰」。禄存的禄为不动之禄,例如固定收入。凡固定收入都必有限度,因此便喜欢天马来加强它的活力,是故「禄马交驰」便意味着是一个新局面的开始。然而凡「禄马交驰」,必须迭禄迭马才成真格。这即是原局的禄马,迭逢大限的禄马;大限的禄马,迭逢流年的禄马。「禄马交驰」须妨忌星冲破,此即「吉处藏凶」。化禄遇天马,不称为「禄马交驰」。但「禄马交驰」又逢化禄,则可以加强运势。
倘居空亡,得失最为要紧。若逢败地,扶持大有奇功。
注解:﹝释﹞星系碰上空曜同度,须细详其变化,如桃花逢空曜可以化为才艺之类,即所谓「得」。此详于「深造讲义」,于此很难细说。
「败地」句,即前文「生逢败地」。所谓「扶持」,最喜见禄存、化禄(尤喜见禄存与化禄同会)。见化权、化科,一般来说亦可以说是扶,但却仍应参考星系的性质,是否适宜化权、化科。

紫微天府,全依辅弼之功。

批注:﹝释﹞紫微为北斗主星、天府为南斗主星,日生人以太阳为主星、夜生人以太阴为主星。凡命宫见主星,都须要见辅佐之星,如左辅、右弼,文曲、文昌等同会或冲照,此不但紫微天府二星为然。「辅弼」即辅曜与佐曜,不单指左辅右弼。此外尚有一些对星,亦可成为辅佐,如「三台、八座」、「恩光、天贵」等。

七杀破军,专依羊铃为虐。

注解:﹝释﹞这是说七杀、破军,不喜见羊铃,其实见火陀亦有同一性质,令人生忽生挫折──挫折的性质,须详十二宫而定。四煞之中,以「羊铃」及「火陀」的组合,最具破坏力与创伤力。其中又以「羊铃」为甚。其实不只七杀、破军忌羊铃、火陀,武曲亦忌,是故有「武曲羊陀兼火宿,丧命因财」的说法。

诸星吉,逢凶也吉。诸星凶,逢吉也凶。

注解:﹝释﹞这是指原局与流限的关系。若原局命宫吉,而且强有力,那幺,当行至大限命宫为凶曜时,不可立即说之为凶,因为性质另有变化。若原局命宫凶,而且强有力,那幺,当行至大限命宫为吉曜时,亦不可贸贸然以为吉利,因为亦主性质变化。兹举「深造讲义」中的一个例子来说明──「紫府」一般不喜经行天梁躔度的宫限,因为天梁不带领导性质,若运限逢此尚无大碍,仅主退居幕后,而其时已为「紫府」的老运。倘流年经行天梁的宫度,有煞忌来会,主明升暗降。由这例子,即可见星系性质的变化,不单以吉凶而论。江湖流传的口诀,往往只能依其大意,不可凿实,只论吉凶而不讲究「星系遇星系」的变化。

辅弼夹帝为上品。

注解:﹝释﹞此论紫微。左辅、右弼夹紫微,只有四个宫位有可能。三月生人,紫微在未;五月生人,紫微在未;九月生人,紫微在丑;十一月生人,紫微在丑。紫微在丑、未二宫,必为「紫微破军」星系。得左辅右弼相夹,可以将动荡不安的本质化为开创力。亦即可以一方面稳守,一方面更新,是故称为「上品」。其实,辅弼不必「夹帝」,紫微凡与辅弼同会冲会,都主增加紫微的安定与开创,亦即是按部就班、顺水推舟的开创,比较不费力,因此亦可称为「上品」。

桃花犯主为至淫。

注解:﹝释﹞「紫微贪狼」星系,名为「桃花犯主」,以贪狼为桃花、紫微为主。这时,紫微必在卯、酉二宫。紫微在子、午二宫独坐,对宫必为贪狼,亦可称为「桃花犯主」,但性质比卯、酉二宫的「紫贪」优秀。前者若有辅佐诸星引从,或同会,可以说是风流儒雅,后者若会凶忌诸煞,可以成为伧俗下流。「紫贪」会桃花诸曜,或会昌曲,最怕发展成为风流自赏,易成心理障碍。若为命宫,须看福德宫的天相是否良好,假如天相又不吉,那幺,便容易心理不正常。若「紫贪」为福德宫,命宫必为天府独坐,天府若吉,只是物欲;天府若凶,则物欲、情欲两皆泛滥,要用后天人事来加以节制。

君臣庆会,才擅经邦。

注解:﹝释﹞君指主曜,尤指紫微。臣指辅、佐八曜,以及一些对星(恩光天贵、三台八座等)。所谓「庆会」即是同度、冲照、相会。唯紫微则以前后相夹亦为「庆会」。紫微的前后相夹,不必一定要实夹,亦可以虚夹如紫微居子,丑宫无正曜,所以辅佐诸星若在未宫,即可借入丑宫,如是即成「虚夹」,只其力量略较实夹者为小。「君臣庆会」的格局,利于开创,同时亦主有声誉,而且不畏宵小作梗,由是说为「才擅经邦」。

魁钺同行,位居台辅。

注解:﹝释﹞坊间将「魁钺同行」解释为魁、钺二星分居命、身宫,很不合理。依照起例,魁钺居命、身宫,只有辛年三月寅时生人、辛年三月卯时生人等少数几个情况,这只可以称为孤例。若魁钺同会、冲会,固然好,但却不能说是「位居台辅」那幺贵气,所以这是一句凑合的赋文,但求与上句对仗工整,便不惜夸大其词。这亦往往是江湖的通例。

禄文拱命,贵而且贤。

注解:﹝释﹞所谓「禄文拱命」,是禄存与文昌、文曲同会于命宫。化禄不入正格,冲会力量甚小。此如壬年生人,命宫在亥,禄存同度,昌曲分居卯、亥二宫垣,即合此格。然而这「禄文拱命」的星系,只是增加正曜星系的声望,并不能说凡「禄文拱命」即「贵而且贤」。是故仍然要详命宫正曜星系的性质来决定。禄文同会,禄存化为贵,其固定入息即由地位而来。同时,文星主气质高尚,所以说是「贵而且贤」。有人将赋文改为「富而且贵」,那大概是认为禄存主富,文星主贵,实在是误解,此盖不知禄存可以化为贵。

日月夹财,不权则富。

注解:﹝释﹞「日月夹财」的正格,是紫微在已亥的星系。如「武曲贪狼」在丑为命宫,「太阴天同」在子、「太阳巨门」在寅,那便是「日月夹财」,以武曲为财星故。另一个结构是紫微在子、午的星系。命宫在辰戌,太阴在已亥独坐,卯酉宫无正曜,借对宫「太阳天梁」安星,亦为「日月夹财」,这时,以命宫「廉府」的天府为财星。然而这个结构,天府必须得禄始合格。如天府不得禄,可是来夹的太阳或太阴却化禄,便可以补救天府不得禄的缺陷,又或者天府不得禄,但来夹的太阴或太阳却与禄存同度,亦同样可以补救。凡「日月夹财」,由于正曜星系的性质,往往有感情与理智、情欲与物欲的冲突,故不可一概而论,只能大致上来说,或偏于权力、或偏于财富,所以说「不权则富」。

马头带箭,镇卫边疆。

注解:﹝释﹞午宫坐命,擎羊同度,即是「马头带箭」(又名为「马头带剑」)。

正格为七杀独坐命宫。余者皆不入格,仅天同守命,多少带一点「马头带箭」的性质。凡七杀与羊同度,都主人生多挫折,少际遇,不过却主权威,喜行廉贞化禄,武曲化禄、天同化禄的宫垣,即往往为人生发越振奋的关键。然而以年岁而言,行廉贞为第三个大限,嫌太早,只能视为发韧,是人生的开端,于要延至第六个大限始见天同,又嫌太晚,所以「马头带箭」守命的人,于中年很难得志。在古代,即将这种命格譬为「镇卫边疆」,此即以汉将军李广为例,李广守御匈奴,战功显赫,终身不得封侯,又终身居于边塞,便正合此例。在现代,往往是一个机构中的中级人员,有重任便由他负责,有功劳却给上司占去,但他是机构中无人不知的重要人物。倘能成「雄宿干元格」,亦即得禄(尤喜见廉贞化禄),则不可称之为「马头带箭」,主劳而有成,一发即终身有福。

刑囚夹印,刑杖唯司。

注解:﹝释﹞印指天相。刑指天梁、擎羊,囚指廉贞、陀罗。所以天相与禄存同度,必有羊陀来夹,即非全美。但若天相会天府禄存,便可化解「刑囚夹印」的性质。天相亦不喜刑忌来夹,巨门为暗星,亦视为忌。凡遇凶夹,天相坐命的人多给人诿过于自己,或受人误会,以致招惹是非。故逢此命格的人,应该主动解释,否则愈怕开罪人,愈易开罪人。吃力不讨好,愈怕愈是非。

善荫朝纲,仁慈之长。

注解:﹝释﹞天机化气为善,天梁化气为荫。「朝纲」是指天机、天梁朝会天同。因为天同化气为福,所以最喜善荫二星化吉相会。这个格局,以禄权科三化吉来会,才成合格。不过,格局亦有缺点,那就是当成「三化吉」的结构时,天梁一定见禄存,同时巨门亦必化为忌星来照会。这都是易引起误会,易发生纷争的格局。因此天同守命,见机梁化吉,虽说是「仁慈之长」,但恐亦难免是非诽谤。所以,这不是一个完美的星系结构。

贵入贵乡,逢者昌禄。

注解:﹝释﹞这是一个过份重视天魁、天钺二星的口诀。所以便以魁钺入命宫为「昌禄」,事实上,命宫逢贵,只是人生多一点机遇。

财居财位,遇者富奢。

注解:﹝释﹞财居财位,即是财帛宫见财星。所谓财星,指武曲、天府。中州派则加上太阴。武曲主行动,太阴主计划、天府则主积聚。如今有人将红鸾、天喜亦看作是财星,那就未鈱⒇斝堑墓爣诺锰珡V。

太阳居午,谓之日丽中天,有专权之贵,敌国之富。

注解:﹝释﹞太阳在午宫,又为命宫,便成「日丽中天」的格局,主贵。因为必同时借会申宫的天机太阴(借入寅宫与太阳相会),申宫的太阴主富,所以说为「专权之贵,敌国之富」。然而这个星系结构,太过光芒四射,加上会天机亦有发散的性质,所以必须能适当收敛,然后才能成美格。所谓适当收敛,一为会照文曜,一为对宫的天梁有力(无煞忌侵扰)。会文曜时,人能儒雅,自然就不轻浮;会有力的天梁,便有适当的自律。

太阴居子,号水澄桂萼,得清要之职,清谏之材。

注解:﹝释﹞本来太阴主富,「水澄桂萼」的格局却主清贵,关键即在于福德宫。凡太阴居子为命宫,福德宫必为太阳巨门,福德宫主思想,若太阳巨门的星系见禄、权、科三化吉,则思想正直,不阿私曲,而且敢言(特别是巨门与化权、化科相会),所以古代即称之为谏官,即是御史。在现代,「水澄桂萼」格局的人,很可能是有公信力的政治评论人。

北帝破军同垣,一呼百诺。

注解:﹝释﹞这是指紫微破军星系。破军能受紫微制,便成为创造力,否则,便只是破坏力。有些人不满现状,于是突破,改变了人生的命运。有些人同样不满现状,可是却只是不安本份,由是造成人生的坎坷。这便是创造力与破坏力的分别。因此「紫破」星系的紫微,一定要得「百官朝拱」,然后才能成为美格,倘若是「在野孤君」,自然没有「一呼百诺」的可能──可是,这命格的人,又一定不甘心应诺于人。

文曲破军寅卯,众水朝东。

注解:﹝释﹞文曲称为暗曜,破军化气为耗,所以破军与文曲同躔,即是暗耗的组合。说为「众水朝东」,即譬喻财帛耗散。赋文说是居寅卯宫的文曲破军不吉,实际上居亥、子、丑三宫尤其易于耗散。文曲破军同宫,再见煞忌,或见阴暗的杂曜(如天巫、阴煞、破碎、咸池等),假如是命宫或福德宫,须妨一生自作自受,作茧自缚,必须以「聪明反被聪明误」为戒。

日月守不如照合。

注解:﹝释﹞「日月守」即是太阳太阴同宫。这时候,太阳若明则太阴必暗;太阴若明则太阳必暗,因此便成为名利上的冲突。假如是「照合」(在三方合会,或在对宫照会),则有可能同时得到并明的日月,因此便有「守不如照」的说法。

荫福聚那怕凶危。

注解:﹝释﹞「荫」指天梁,「福」指天同。天同天梁同宫,即是「荫福聚」。说「那怕凶危」,并不是说一生并无凶危。恰恰相反,是一生多凶危,只是结果无事而已。──有一位国民党人,抗日战争时,遭日军四次逮捕,两次判枪毙,结果都化险为夷,他的命宫,即是「福荫聚」的格局。

贪居亥子,名为泛水桃花。

注解:﹝释﹞贪狼居子,与擎羊同度;贪狼居亥,与陀罗同度,即成「泛水桃花」的格局。仅有羊陀会照则不是。成此格局的贪狼,夫妻宫一定不好,如贪狼居子,夫妻宫必见武曲化忌;贪狼居亥,夫妻宫必为无禄的天府,所以古代的女命,即以此格局为不吉祥,由是以「泛水桃花」来形容其飘泊。然而,这却是才艺的星系组合,所以虽然婚姻不好,在现代却可能成为艺人。

刑遇贪狼,号曰风流彩杖。

注解 :﹝释﹞「泛水桃花」主要指女命,「风流彩杖」则指男命。所谓刑,指陀罗。本来擎羊为刑、陀罗为忌,赋文于此稍有混用,因为这格局是指贪狼坐寅宫,与陀罗同度,即成此特殊格局。凡命宫见「风流彩杖」,福德宫一定是紫微天相星系,而且紫微必化科,所以古代说人聪明、风流。然而这命局却易受情困。

七杀廉贞同位,路上埋尸。

注解:﹝释﹞赋文原意指客死异乡,但许多术士却将这组星看成为交通意外,这其实是很大的误会。廉贞七杀在丑、未二宫同度,若性质优良,称为「雄宿干元格」,但若煞忌诸曜会合,则主落落寡合、郁郁不得志,同时主离乡背井,因此便容易客死异乡。
如今有些人,凡不在出生地死,认为都是客死异乡,所以便将这组星解释为交通意外,殊不知在异地成家,以至终老,古人都不认为是客死异乡,因为既有家庭,便不再称为「客」。再说,交通意外的星系,并不只廉贞七杀,即太阴天机亦主有此克应。所以不可一见廉贞七杀同度,便叫人不可旅游,甚至不可外出公干。

破军暗曜共乡,水中作冢。

注解:﹝释﹞一般人只知道巨门化气为暗,却不知文曲为暗曜,所以很奇怪破军与巨门如何能够「共乡」。其实赋文的意思是说,破军文曲在亥子丑三宫同位。为甚么专指这三个宫垣呢?因为赋文其实应该这样解读:「破军暗曜共乡水中、水中作冢」,这是中州派的传授。除此之外,武曲贪狼与文曲同位,化曜煞曜不吉,亦主水险或水厄。这是很*得住的征验。

禄居奴仆,纵有官也奔驰。

注解:﹝释﹞由这句赋文,可以见到斗数在江湖流传的情况。凡禄存居奴仆宫(如今美其名为「交友宫」,意义其实不够准确),则擎羊必在迁移宫、陀罗必在事业宫(古称官禄宫),照会命宫,故主奔波。这句诀传入江湖,不说为「羊陀照命主奔波」,却变成如今的样子,那是弄点小小玄虚。然而到了结集成《全书》时,却添了这样的注文:「假如身命宫星平常,奴仆宫遇权禄吉曜,以为美论,只是劳碌。」这是望文生义的解释,真的是不注还好,愈注愈错。奴仆宫吉曜集中,还有化权,而自己命身宫弱,那就叫做「恶奴欺主」,绝非「以为美论」。由此可见,一个征验传入江湖,先转变形式,如羊陀照会变为禄居奴仆,然后就变成改变意义。所以对于坊间流传的诀法,若不追究本源,只盲目附和,则必失口诀的真相。

帝遇凶徒,虽获吉而无道。

注解:﹝释﹞帝,指紫微。赋文说的紫微,不专指紫微独坐。紫微星系不成「百官朝拱」的格局,亦不成「前后引从」(辅佐诸曜及一些成「对星」的杂曜,如恩光天贵等,不坐守或不照会于父母、兄弟二宫),则可能出现两种情况─一是「在野孤君」,即全无吉曜照会。一是「无道之君」,即照会的吉曜力量不足,而煞忌刑曜则势力鼎盛。赋文说的即是「无道之君」的情况。所谓「无道」,是不近人情的意思,非如后代注文说为「人心不正」,二者实有分别。

帝坐金车,则曰金舆扶御辇。

注解:﹝释﹞帝坐金车,指紫微独坐于子、午二宫。尤指午宫,以午为日丽中天,阳光即是金光,所以称为帝坐金车。《全书》的注文说:「假如紫微守命宫,前有吉曜来呼号者,是也。」午宫以未宫为前、巳宫为后。若命宫在紫微,未宫则必为父母宫。所以这句赋文,实际上是指「前后引从」,即父母、兄弟二宫有辅佐及吉杂守照会合。看斗数,凡天相必看夹宫,看紫微,其实也是一样,无论看原盘抑或看流盘,都须看有无忌煞二曜相夹,有则可能「在野」,亦可能「无道」。相反的情况,即是这句赋文所说的「吉夹」。紫微遇吉夹,地位必不居人下,以有辅佐之故。这个格局,因此亦称为「前后引从」。

福德文曜,谓之玉袖惹天香。

注解:﹝释﹞如今的坊本,误刊为「玉袖天香」,这是因为这句赋文另有一个版本,说是「玉袖添香」,江湖流传就变做「玉袖天香」了,玉袖添香可解,玉袖天香则不通。后来又改为「玉袖惹天香」,那又通了。玉袖惹天香,意思是官袍的袖,沾上帝殿所焚的香气,意思即是能近皇帝,引伸为可以亲近贵人。文曜指文昌文曲,这两颗文曜,在命宫不如在福德宫,福德宫主精神、主品格、主修养,所以福德宫见文曜,才有这克应。然而时至今日,能近贵的人,未必都有学识修养,因此这句赋文,恐怕就不能作为近贵而论,只克应于其人品质高雅这一方面。

 

太阳会文昌于官禄,皇殿朝班。

注解:﹝释﹞这句赋文,在钞本则为「玉殿传胪」,今经《全书》改动,便失原意。会试放榜,高唱姓名,以考二甲第一人者唱名最先,一甲的三名(三鼎甲),即状元、榜眼、探花,反而呼名最后,这就一如现代的选美,冠军最后唱名。所以,二甲第一人便名为「传胪」,即是呼唱名号的开始。「玉殿传胪」,即是科名得意。可是改为「皇殿朝班」,那就是功名得意了。科名不同功名,考试得意不等如事业得意,所以改动错了。太阳会文昌,不一定要在官禄宫(事业宫)才利科名考试。命宫见太阳、天梁、文昌、禄存,称为「阳梁昌禄格」,尤主科名得意,古人认为是状元之命。

太阴会文曲于妻宫,蟾宫折桂。

注解:﹝释﹞「蟾宫折桂」,亦即利于科名。其实,当太阴守夫妻宫见文曲时,很大机会于命宫或福德宫、或官禄宫见太阳、天梁、文昌,利于科名,跟全盘星到M合有关,不单看妻宫而定科名。但「太阴会文曲于妻宫」则另外有一个意义,那就是一生得岳家提携。

禄存守于田财,堆金积玉。

注解:﹝释﹞「田财」指田宅宫与财帛宫。禄存见于此两宫,即赋文所指。古代之富由于积聚,即所谓「钱生钱」,尤其是田宅宫见禄存,主由田地房宅起家,加上若能积蓄,则自然家道丰饶。财帛宫若见禄存,实在不如田宅宫见,因为禄存主固定入息,例如房租、利息,财帛宫见固定入息,远不如田宅宫见固定入息。只是在古代社会,以固定入息为主,是故便不作分别。若在现代,财帛宫见禄存恐怕只是中产阶级而已,一个不好,反成负资产。

财荫坐于迁移,巨商高贾。
注解:﹝释﹞这句赋文,要拆开来解:「财坐迁移,巨商。」「荫坐迁移,高贾」。商不同贾,古称「行商坐贾」,行商流动,坐贾则稳居一地,永不迁移,这是古代的社会情况。因此,赋文的意思等于说,武曲(财星)坐迁移宫,利动以求财;天梁(荫星)坐迁移宫,利静以求财。明白动、静的分别,对现代人的征验便容易许多,因为如今已少商、贾的分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太虚观微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太虚观微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