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齐泽宏名师工作室
齐泽宏名师工作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4,241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吴非:课,怎么“赛”?

(2018-06-20 09:44:52)
标签:

教学

杂谈

分类: 观点与争鸣

课,怎么“赛”?

早先我对“赛课”一说不太注意,以为随便说说的,后来,从一些教师的业务记录或是行政部门的表彰记录中,不断地看到这个“赛课”,才开始认识这破旧立新的“教育文化”。十几年来,“赛课”已成风习,赛事长年不绝,每每想到有那么多中小学生要陪老师去“赛课”,不免有些疑惑:“课”怎么也能“赛”呢?

教师上示范课、研究课,作教学尝试,向同行公开,大家观摩,交流,共同提高,这些,是可以的,对提高业务水平可能是有帮助的。我曾求教于香港和台湾地区的教师,问他们是不是能经常观摩同行的课。他们有些困惑,认为有观摩的机会当然也很好,但是自己要上的课已经很多,课务负担那么重,怎么可能经常地去听别人的课?再说,大家受了相同的师范课程教育,读了许多专业方面的书,如有必要,可以自己研究教学问题,资讯丰富,好像没有必要“经常地听别人上课”;再说,听多了,对自己是不是一定有好处呢?

我认为这些老师说的是实情。我认识的一些教师,自己有能力把课上好,有教学追求,个人能应对教学中发生的问题,底子厚实,自己有主见,有方略,也有许多教学创新,有的甚至已经形成了个人风格。他安静地在自己的教室上课,他的学生也很安静,我认为没有必要指责他“不善于交流”、“比较封闭”等等。

教师应当有一般人所不及的学习能力。在我看来,业务基础不扎实,读书有局限的老师,必要的交流有助于提升专业修养,而待到一定时期,就应当有学习自觉,有教学自信,不必东奔西走求医问药。 “每事想”,态度很好;“每事问”,则有可能是学力不逮。

课,任何时候都可以“公开”,是不是有必要叫作“公开课”,我一直不太理解。我直到退休,也没有上过一节“保密课”,就连高三应试复习,甚至对付高考的小窍门,也让外校的老师听,只要他们不误把这当作“教学”就行。

但是,对 “观摩课”“示范课”“公开课”,我都没有很在意,唯独这遍地而起的“赛课”,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课”怎么“赛”?

“课”,可听可看可想,就是没法“赛”。比速度,比力量,比难度,比产出,比威力,等等,大约都可以“赛”;教和学,是学生和教师的思维活动,怎么“赛”呢?不是同场竞技,不是同时发生,每节课的学生对象不同,时间不同,甚至不同内容,怎么“赛”?

“赛课”赛出了很多名堂。比如,教师业务记录上分别有“XXX杯赛课一等奖第一名”,“XX省教育学会赛课一等奖”,“《XX报》青年教师年度课堂基本功大赛特等奖”……五花八门,孰轻孰重,真真假假,不但令人无法判断,也让我为一些教师担忧:这样热衷“赛课”,会不会上瘾,沦为“职业赛手”而忘记自己的学生?教育界的娱乐化让学校处于浮躁之中,安静的课堂也就消失了。

赛课也赛出好多故事。有教师曾说自己参加“赛课”的“不幸”—— “抽到了恶签”,让她上第一节,这个“第一节课”有什么不吉不祥?她说,第一个上课的,评委给分都比较低。也有教师说自己运气不好,“最后一个上”,这“最后一个上”又“恶”在何处呢?有,两天的“同题课”听下来,评委已经疲倦了,每天听七八节,听到第二天下午这第十五节,脑袋都有些晕,昏昏欲睡,已经听不出好处来了,于是得分也不高。还有没有什么其他方面的“运气”问题?当然有。有教师说,某次赛课把一个学校高一年级的班全“借”来比赛了,抽签公平,可是那个学校入学分班时是按中考成绩分的,有“实验班”、“普通班”的差别,“普通班”里,又有AB等级,如果运气差,抽到沉闷的班,选手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法把学生“调动”起来,而评委并不考虑这些因素。

那么,平时在学校上课,这个“早晨第一节”经常有老师抢着要,下午最后一节,也没有哪个老师推脱“没法上”,课表排列总有先后。学校新生分班,也没听说让班主任和任课教师“抓阄”,我倒是见过一些教师让青年教师先“挑班”的。有能力的人,正要用在这困难的地方,而学习有困难的学生正需要能力强的教师。

不久前看到一知名教师谈教学的文章,有些基本经验是对的,可是话题很快转到青年教师赛课时,应当注意哪些细节,如何展示个人才华,引发场上关注,如何让评委认可,等等,我很难接受,这些“来自评委的告诫”,是不是一种对教学的伤害呢?在这里,完全没有“学生”和“学习”,只有“赛”和“获奖”。课堂教学是教师和学生公共活动,“赛课”则是教师间的比赛,从来不会有学生在个人学习记录中写下“小学五年级曾配合数学老师赛课获得省一等奖”、“初二下学期跟随英语老师参加市级赛课获得第一名”,“赛课”是不是也该评“最佳学生配合奖”?

既是比赛,体育运动员要炫技,要用难度抢眼球,“赛课”也就免不了要“展示个人”。这就不可避免地附加日常教学未必需要的东西,即使不想摆豪华盛宴,也不大可能是“家常便饭”了。我听一些观摩“赛课”的教师谈到,有些课,才上一分钟,就觉得讲台上这个人不是教师,是个公关。

竞技型教师,娱乐型课堂,“表演艺术家”,——原来是什么课,课程任务究竟是什么,往往忘了。走江湖,跑码头,赶场子的,个别教师赛课获胜,“演出”邀请也就多起来,开学就能把一学期的活动排满,有中介人,要预约,要等一学期,等等。那么,你所在学校是俱乐部吗?你的教室在哪里?

“赛课”一般是谁组织的,有没有产生“利益”,会不会干扰学生的课堂学习,会不会影响学校的教学秩序,会不会加剧业内不良风气,等等,可能需要作一些反思。如果没有利益需求,会不会有“赛课”?至于能不能有公平公正的“赛课”,是另一个问题。

这个“赛课”又能证明什么?我认识很多从不参加“赛课”的教师,无论是学养还是教学技术,都称得上出类拔萃之辈,对教育界组织的各种“赛”,他们非但不愿介入,甚至不愿旁观,不愿评论。这就很值得同行思考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