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03151001空心菜
03151001空心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53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时光荏苒摧枯拉朽

(2013-01-04 01:42:51)
标签:

病痛

亲友

时光

乐观

苦难

分类: 家人画册

不久前。随意逛到drama版,看到有人怀念阿兰胡埃斯,静静的看完豆瓣上的帖子,似乎该为这个忧郁离世小孩而轻叹。自我了结的人总是令人肃然。他会给商店里的佛像弹吉他,给乞讨的老奶奶唱歌。这些动作有些矫情,但是这点儿浪漫主义已经多么的难能。

 

上星期,一个很久不联系的前同事,突然致电。寒暄之后被告知,由于想生小孩而导致滋养细胞癌变,已经化疗5月余。所幸治疗及时。今天一见面,妞说,你怎么把头发剪这么短了。我回,你不也突然就变光头了么。然后两人没心没肺的大笑。

 

元旦假期回家。去看望姆妈故友。另一个四个小孩的姆妈。在这个信“命”的落后地区,她天生命好:老公勤于经商一心为家兢兢业业。子女各一双,从来衣食无忧,无需劳作。她为人简单,性子耿直,声音洪亮,笑声爽朗,那是极度饱满自信的生命表征。

47岁岁末,发现癌症晚期。去上海,开刀,细胞已经转移到四五个器官。回家,已不能进食,不停吐血。自己已经放弃,总是拔掉针头。自觉命太好太盛,承受不住。一个月,身体迅速衰弱。

我走进时,她老公在门口逡巡不敢入内,未老先失伴的苦痛难以承受。车库里搭了病床,里面坐着大女婿。她已经眼窝深陷,颧骨高耸,上身嶙峋,双脚肿胀。气若游丝的说XF你来了。我一言不发抓住她的手。她五官很秀气,从那里我看到了姆妈,那时候的人都很像吧。她频繁的吐血痰,枕上被单上皆有血渍,嘴角到面颊有一道长长的溃烂的痕。间歇缓缓的轻轻的说,我要去见你姆妈了。偶尔翻身。无力的说,老难受咧。十分钟后,我起身告辞。

第二天早上,她一个人悄悄的过去了。弟弟说我的看望是个不祥的预兆,像是我姆妈来接她的信号。

奶奶姑姑说起她之前说要家人烧一副麻将,她还要和英子(我妈妈)一起打麻将。我们大笑,继而眼泛泪光。她还和女儿儿媳说,你们先哭一下吧,我想听听你们怎么哭我~多有趣的女人!四年前,我们跪在姆妈前,哭不出来。她在旁边说要使劲哭啊,阎王才不会鞭打你姆妈啊。那时候谁会想到4年后。她说过后要化妆要穿红色好看点一如活着,多时髦的女人!

我去作揖,HY HH眼睛红肿。她们和我们一样没了姆妈。

英子和水金,相差3岁和4年。同样育有4个子女。命却截然不同:一个一辈子命苦,另一个一辈子有福。一个在否极即将泰来的时候终于承受不住生命的苦痛离去,另一个在幸福的全盛时期猝然亡故。一个似乎多因人事,另一个只能说是天意。身后留下的都是无法弥合的伤痛。

 

那天,另一个丧事经过,震天的锣鼓与嘶哑的哭腔交杂。披麻戴孝的人们在路人的交头接耳中迈步向前。婚丧嫁娶在千年的习俗里原本就稀松平常,一如渐行渐远的喧闹声。


远观的视角让所有世间事的意义都模糊起来,对个体存在的苦痛感却于事无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