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03151001空心菜
03151001空心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52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生只合老江南(七)--山水杭州

(2010-03-13 23:03:00)
标签:

弘一法师

虎跑

六和塔

茶树

西湖

杭州

山水

杂谈

分类: 用行程计算生命

20100108杭州

人生只合老江南(七)--山水杭州

湖光山色,是个俗套的词语,但是若说到杭州,这四个字就不再空泛。

骑行龙井诸山的时候,还能时时的遇见爬坡的各种汽车,两边尽是雾气皑皑中的苍翠的山,多是些我不叫不出名的树木。和弟弟说已经在龙井了,电话那头的他应该是无限的羡慕的。天地间仿佛充满了灵气,空气里也弥漫着清香了。龙井村的小房子依山而建,相当精致可爱,这里已然是中国最富有的村落了,只不过依傍着茶园,这种富裕并没有带着铜臭味的,而是得天独厚的天时地利所造就的富庶自足附着茶香。

过了龙井村的大坡,就是布满小石子的山路了,我知道这就到了鼎鼎大名的“九溪十八涧”了。整个空空的山谷就独留我一人了。我很享受这难得的清净,仿佛整个的天地就赋予给我一人了。山坡上种着的密密麻麻的茶树,一丛一丛的圆乎乎的惹人怜爱。山滋润着茶树,给予了茶树良好的生长环境;茶树反过来又重塑了山的轮廓,赋予山更加柔和可亲的性格。在光影恰恰可人中,和谐的轮廓,披着风露所赐予的层层生动的灰绿色~四月份漫山遍野都开始采茶的劳动情景一定是很激动人心的,恩。

人生只合老江南(七)--山水杭州

推着自行车也并未觉得有多不方便,这次它终于与我有难同当了。路边是数不清的溪流从各个方向而来,或是从山涧倾泻而下,或是沿着石子路静静的淌过。小溪底部布满无数的彩色砾石,懂艺术的摄影师一定可以拍出这五彩斑斓的流动着的光影来的,溪水遇见大点的石头就绕道而行形成小小的涡旋,煞是可爱。每一条溪流和道路交汇的地方都会有几块大点的石头,刻着“泻玉”“流虹”一类的形容语。

人生只合老江南(七)--山水杭州

古人说游湖不如游山,湖光逊于山色。西湖诸山比西湖更富变化,也更迎合中国艺术的精神气质,中国的山水画,不欣赏平坦的自然,喜欢江河都有小溪般的湍急,乃至有瀑布跌落,而山都是奇险峻拔,且有古木参天,怪石嶙峋。西湖山水似乎符合这个传统的中国艺术理想。而古木、怪石、溪涧若瀑种种,这类微观景象在西湖诸山的天竺、龙井、虎跑、烟霞三洞乃至九溪十八涧等等,随处可见。在这些地方,你就觉得是走进了宋人马远或者元人王蒙的一幅画儿的某个局部。真的是人在画中游。

当我还没有厌倦这些无尽的野趣时,石子路已经到了尽头,路的对景是心仪的“九溪烟树”。隔着宽阔的水面,看到的是有很多色彩和层次变化的各种树。没有看到水波澹澹生起明灭的云霞的美景,我也心满意足的拍照留念,因为我终于可以再次飞奔啦。

人生只合老江南(七)--山水杭州

出了九溪路,到达的是钱塘江了,左拐就是浙大之江校区。可爱的浙大男生给我餐票没收我钱确实令人感激,还很热心的告诉我怎么逃票进入六和塔园区。我还顺便打听了浙大的各个院系都设置在哪里。之江漂亮,男生秀气,连大门口的警卫都很帅气呢。

之江校区的主楼

人生只合老江南(七)--山水杭州

我极大胆的凭着直觉和建筑学学生的素养,沿着曲曲折折的山路辨别去六和塔的方向。经过半个小时的大汗淋漓,终于看到了最早在邮票上认知的中国古塔之一—六和塔。我以后可以当个护林工人,恩。

六和塔巍峨挺拔雄伟壮丽。朱红色的塔身被周围的青山绿水,衬托的格外瑰丽。走进宝塔,但见塔高十几层,每层塔的腰檐都向外支出。护板环绕,塔身不露,只见斗拱,各层木檐由下而上逐渐缩小,檐上明亮檐下晦暗,对比强烈衬托分明。进入塔内,拾级而上,每层都可倚栏远眺。苍郁的群山,丰产的田园,飞渡南北的钱塘江大桥还有江上的点点风帆,都是那么的激荡人心,其实天气太灰这全是我臆想的。虽然它已经矗立风雨中八百年,但是我还是不禁的开始不信任起结构力学来,以致我心惊胆颤双腿发软。六和塔即六合塔,来自佛家的六种规约,六合意指“天地四方”,比如说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塔有建筑名匠喻皓参与设计,而钱塘江大桥则是著名的茅以升设计,一个高耸入云,一个横跨天堑,古今智慧还真是相得益彰相映成趣呢。从六和塔下来,漫步桥头,俯瞰奔流江水,百舸争流;仰望巍峨古塔,茫茫群山。这时更觉心旷神怡,颇有身游画中留连往返之感。

 人生只合老江南(七)--山水杭州

从虎跑一直骑到满陇桂雨又折回来,才问到李叔同纪念馆原来在虎跑里面。我会错过虎跑,也不会错过我们的校友,何况是受了弟弟的重托。长期居留在这种清幽雅致的地方,我搞不好都可以仙风道骨遗世而独立了呢。

沿着一路的青翠,长长的阶梯,便看到弘一法师纪念馆。石质的楹联上刻着他的箴言:见事贵乎理明,处事贵乎心公;勤能补拙俭以养廉,以情恕人以理律己;律己,宜带秋气;处事,须带春风。进去看艺坛巨匠的一生,弘一法师是中国近现代文化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艺术全才,在书画、诗文、戏剧、音乐、艺术、金石、教育各个领域都有极深的造诣。1918年入杭州虎跑寺出家,从此精修佛教律宗,又成为佛门一代高僧。是不是绚烂到巅峰之后只能归于最原初的虚无。只是这种虚无并不是空无一物,而是上善若水的虚怀若谷,是海纳百川的大盈若缺,是厚德载物的大象无形。

 

骑到苏堤时疲惫不堪,情绪已经没那么的高涨了,颇有点倦鸟知返的意味,可是长久漂泊之后还能找到回去的路么,我还是最开始的自己么,回去之后还会有人在原地等待你,挂念你、期盼你早日归家到望眼欲穿么。但是我知道没有妈妈,还会有姐姐的。不过补充能量之后心情又明朗起来,那种莫名的nostalgia马上就无影无踪了。

 

时间还早,只能在清波坊一带晃荡,还撞见了夜色中的陆游故居,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中山路的南宋御路被挖掘出来,当街进行展示。考古挖掘的东西在保护遗产的基础上不仅要展示其真实性,还应零活多样的展现点趣味才好,这玻璃罩着一层层不同年代的道路断面的展示手段还是单一了点,展厅里的图片也不够吸引人。

 

退了车,一人沿着西湖,一直走到断桥,顺着白堤,走过西泠孤山,直到曲院风荷。西湖夜游也是一大雅事。索性什么也看不清了,只靠一点点月光映出朦朦胧胧的山影,你就开始用心去看了。保叔塔和雷峰塔的幢幢黑影,令人遐想连连。这时候他们的身影才像少女和老衲吧。坐在湖边,听那一记记拍打的水声,什么感觉都有了,什么感觉也没有了。沿湖的灯光星星点点的依次排列开去,它们在水中的倒影又拖得长长的,光月色流泻的过多,一切都那么透彻,明净。湖面的风是那么的可人,我要走了,不能像老白说的“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了。只能等下次来看艳阳下的西湖,尤其是春夏荷花盛开之际的西湖,领略湖上湖岸浓郁饱满的嫣红碧绿了,那时的西湖应该是鲜亮明媚的,呈现她本来的面目,是苏东坡所谓的“浓妆”的姿色。或者有机会久居杭州,欣赏 “压白万山巅,衬黑一湖水”(袁枚)的雪湖了。

 人生只合老江南(七)--山水杭州

步行走回去的湖滨路上飘来女生版的rose ,前两天坐车经过都以为是商店的背景音乐,这次却发现只是街角卖CD的人在单曲循环。我驻足了很久,想起那时的冬天,想起我不可追回的岁月,想起我喜欢过的那个男生。三年前自己很喜欢这首歌,可以无限的单曲循环。之后再没怎么听了。当时还会憧憬,现在连感伤都不会了。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走出这么远了,虽然一路上还会有更好的更适合的,但还是会欷歔会怅然。这种偶尔凭吊过往的小情绪也是无可厚非的吧,不论你,我,在独自一人的时候都会碰到它的。

    rose--westlife

    some say love
  it is a river
  that drowns tender reed
  some say love
  it is a razor
  that leaves your soul to bleed
  some say love
  it is a hunger,
  that endless aching need
  i say love
  it is a flower
  and you it's only seed
  (break)
  it's the heart afriad of breaking
  that never learns to dance
  it's the dream afriad of waking
  that never takes the chance
  it's the one who won't be taken
  who can not seem to give
  and the soul afraid of dying
  that never learns to live
  (break)
  when the night has been too lonely
  and the road has been too long
  and you think
  that love is not only for the lucky and the strong
  just remember in the winter
  far beneath the bitter snow
  lies the seed
  that with the sun's love
  in the spring becomes the rose

 

补后记:

京城冰临城下已经好多天了,让人不由惊叹祖国幅员辽阔气象万千。KM说:这几天,于我来说不过是最普通的日子里的几天,于你就仿佛是多了一个世纪的回忆了。对呀,我脱离现实世界确实太久了。

huhu~~终于写完论文初稿了,也终于写完这么多流水账了,太他娘的不容易啦。最忠实的读者老毛都失了耐性等,索性跑去墨西哥潇洒了,再此祈祷一切顺心~~

MD,京考没涂完答题卡,白瞎了那拉风的正确率啊~我个大漏勺,对zhongjianguoji来说是捡了便宜还是惨遭祸害,嘿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