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03151001空心菜
03151001空心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52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老上京记(二)

(2009-10-17 15:03:16)
标签:

三老

雍和宫

上京

嬷嬷

成贤街

天坛

分类: 用行程计算生命

2091014  晴  天坛-5号线-国贸

天坛是用来祭天的,所以我爱拍大片的蔚蓝天空,建筑退居二线,氛围才是主角。

三老上京记(二)

天空真的是空无一物的,它与祈年殿,谁比谁色彩更纯净

三老上京记(二)

我喜欢这个门洞的剪影镜框

三老上京记(二)

我逆着光,可以看到什么

三老上京记(二)

我喜欢这拉风的大台阶

三老上京记(二)

三个人三重檐

三老上京记(二)

回音壁里有一个老兄对这墙壁调皮的喊,某某某,我爱你,你能听到么。他会不会是独自一人来这里的呢。

三老上京记(二)

圜丘比祈年殿更开放、与天的对话更加直接。什么时候可以在傍晚看到公园空无一人,一群白鸽从圜丘飞起,后面的背景是金色的晚霞的动人画面呢。

 

午后阳光温暖,看完主轴线上的建筑,还可以在西边大片的柏树林里徜徉。这种初秋的午后,与亲人坐在斑驳的树影之中的座椅上分享简单的食物,便胜却人间无数了。景点游客太多,却找不到帮忙拍照的人,还不如利用面对面的座椅来玩弄延时自拍自娱自乐。摁下快门,玛涅就快跑,一屁股跌坐在他们脚下,这样倒也其乐融融。

三老上京记(二)

这叫正襟危坐

三老上京记(二)

公公笑得腼腆,我笑得张狂

三老上京记(二)

我们三个哪一个最灿烂

三老上京记(二)

貌合神似的一家子

 

穿过热闹的人流,带着公公嬷嬷爸爸去坐地铁,5号线的地下风卷起我的围巾。我只穿素色简单的衣服,但是爱买色彩绚烂的围巾,也很喜欢红色的鞋子,但是我是不能穿的。奶奶紧紧地牵住我的手,我很享受这种被需要被依赖的感觉。每每在地铁的人潮之中,迷失感便会涌上心头,但是今天我是玛涅一拖三,要做他们的坚实依靠。我是个八卦或者说是热爱人生的人,坐在地铁上,就爱观察对面的各色人等,然后猜测他们正在经历的故事。第一个姐姐不说话的时候红唇微张,长的还算精致,但是刚一开始和女伴说话就露出的上牙只是暴露了她的浅薄。接着上来一对中学生,两小无猜低低私语,小妹妹瘦瘦的很酷,小男生倒是比较紧张的样子。最后看到的一对青年男女,姐姐一看就是贤良淑德型的,男的长的有些浮躁。坐了一站,没怎么说话,淑女姐姐站到车门口,低眉顺眼的想着什么。那男生一直看着窗外远去的背影,眼神焦灼。说是背影,因为她好像一直都没有回头的。我心想又是一个十足的Loser啊,连陪她下车一起走的勇气都没有。这种无聊的异想天开的游戏又一次证明了我天生就是爱以貌取人的人。在别人的观察中,我又是什么样的呢,我不在乎却有兴趣知道因为这是挺好玩的事情。到了国贸,上上下下的都是衣着光鲜行色匆匆的白领们,我们4个一定很惹眼,与周边的高楼是多么的不相称啊。我行我素WHO怕WHO呢。

 

 

20091015  晴   成贤街和雍和宫

住的街对面就是成贤街入口牌坊,成贤街现在改叫国子监街。(胡同改名后是一目了然了,但是上面附带的那点文化意趣也消失殆尽了)这条街上有孔圣人的庙以及古代最高学府依照“左祖右社”的古制左右相邻交相辉映以及4座据说有700年历史的牌楼。早上8点多钟的时候,树影斑驳人迹寥寥,街道整体氛围很好。作为读书人的我是不是应该心怀敬畏的走过这段静谧的胡同呢。走过第四个牌楼,跨过斑马线就是雍和宫喇嘛庙了。最高学府与佛门清净地作伴倒也不是坏事,此起彼伏的朗朗书声与暮鼓晨钟当作这一街区的背景音乐。只可惜与雍和宫游人络绎不绝香火鼎盛相比,孔庙到显得门庭冷落了,连我这种准知识分子都舍近求远的去庙里朝拜也没有去瞻仰孔夫子的大成殿。

三老上京记(二)

雍和宫入口牌坊后长长的林荫道种满银杏,阳光透过银杏叶间的空隙投射到青石路面,我想在古时走过这般的道路心情会慢慢的平复直至生出朝拜所需的宁静敬畏,而现在我只能仰着头看黄黄的扇形叶子,忽略嘈杂的人声。

嬷嬷和妈妈都是见佛就拜的。十个月前,我在这里很虔诚的为妈妈祈祷过,然而10天之后便陷入彻底的绝望之中。十个月后,虔诚荡然无存,化作了冷眼旁观。国人是最讲究实用的民族,即使是信仰,也要具备现世可用的成分。比如佛教传到中国发展到现在已然变成无知妇孺借以寻求庇护的世俗工具。拿着香进来的各色人等大半是老妇人,但是也不乏年轻后生。有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不仅三叩九拜,还捐了一张毛爷爷,究竟是祈求家人健康还是事业爱情双丰收呢。一女生拜了又拜,难道错把佛祖当月老么。我看着弯腰如弹簧的嬷嬷笑着对她说,今天不要脚不疼了,腰倒要痛了。

三老上京记(二)

檐下的风铃,捕捉过往的风还有静修的时光,发出有如天外梵音的叮叮声。

 

回来依旧走成贤街,两边的店纷纷烙上文化的印。文化创意的枯竭从全国各地旅游景区贩卖的纪念品的雷同中便可见一斑。比如798,以自由的艺术创造发家的,却偏偏是一味的革命反讽风格,看多了会审美疲劳甚至令人反胃。艺术最初的作为对生活的思考并时刻向世人敲响警钟的使命早不复存在,退化成一个消费品类。虽然每个画廊的装饰主题风格迥异,但也只是风格不同而已,本质都是很盲从的浮夸的媚俗的。延伸到很多行业,是不是都存在着相同的困境呢。这是一个消费的年代,我们消耗着过剩的精力,放纵狂欢,浅薄浮躁不假思索随波逐流寻求刺激直至声嘶力竭精疲力尽。既然是消费,我怎么又啰唆这么多呢,何不放轻松点。我其实还是很乐意逛各色的小工艺品店的,因为还是可以找到一些意想不到情趣各异的小玩意儿,我欣赏日积月累的民间智慧。有家店卖好多小陶娃娃,店主也不主动招徕顾客,在静静的捏她的大卫泥塑。什么时候我们的旅游区门口能少一些叫卖声,给我们安静一点点的入口前区呢。

三老上京记(二)

老北京中秋爱供奉这个叫做兔爷的家伙儿

三老上京记(二)

多么可爱的京剧脸谱和人偶,总有一天我会收足你们全套的。 

 

下午随便逛逛,走过钟鼓楼往后海去的时候,还意外的看到了烟袋斜街,这是我们可爱的张欣老师做过夜间照明设计的地方,街道环境自然很可爱了。去后海酒吧街,我们依旧是看看热闹,顺便享受来自湖面的拂面清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