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孝森
丁孝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029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1702—1750

(2019-03-08 12:34:58)
标签:

杂谈

1702—1750

1702、戊戌杂诗其一

袖手齐州凝冷眸,南华一卷解深愁。

翻云覆雨例多术,弄瓦弄璋难自由。

 

1703、久不作五律,聊占一首

忽然秋已至,依旧是寒贫。

黄叶他乡树,青春梦里人。

虚堂一灯暗,沧海十年频。

说剑非吾事,萧条养病身。

 

1704、自题

倏然三十感年华,绝艳惊才已懒夸。

羁旅渐忘青岛语,学仙岂有紫河车。

文章难售鸡林贾,饮食偶烹龙爪虾。

贫穷未买楼居住,乾坤无处不天涯。

自注:龙爪虾,青岛谓之蛎虾。

 

1705、忽记

江南溽热一何长,未觉半丝秋气凉。

忽记石桥仰首过,怕生松鼠窜枫杨。

 

 1706、蹀躞

饮罢瓷杯龙井茶,柔风十里柳枝斜。

湖边蹀躞无多事,看到草鱼吞藕花。

 

1707、羁旅

依然七月酷炎天,羁旅江南又一年。

久病形骸仍放浪,多情肺腑易缠绵。

惭怀许汜求田意,懒检庄周说剑篇。

衮衮诸公台省在,聊倾杯酒养深眠。

 

1708、读易顺鼎诗

琴志楼中万象涵,纷披佳句向来谙。

史心何逊赵瓯北,诗艺应过陆剑南。

名士缠绵情未了,中原板荡恨难堪。

别开生面同光外,绝代风流易哭庵。

 

1709、寿光

虣雨虽急,疏导洵疏。神禹何处?百姓其鱼!

 

1710、乘高铁至绍兴诸暨

白鸟翩翩翔水田,青峦几处笼云烟。

独身偶至山阴道,不见徽之访戴船。

自注:七月适诸暨。诸暨,西子故里。逢雨,高铁时速三十五公里,可谓龟速高铁。百无聊赖,于车窗看景,烟云缭绕,青瓦白墙错落叠嶂间,仿佛人间仙境。风景雅致如此,如何文人不辈出?

 

1711、伍员

东周多烈士,楚国属伍子。父兄秉佁忠,果然成枉死。舵师渡江去,重义而已矣。黾勉佐阖闾,长剑郢都指。鞭挞平王尸,淋漓一雪耻。纵使盛鸱夷,波涛怒万里。

 

1712、润红表妹索诗有赠

几经龙口到威海,犹记少年顽劣时。

岁月蹉跎各成长,稻粱寥落费支持。

多磨心铁岂无用,直挂云帆会有期。

莫厌中兄多絮语,且将珍重寄歌诗。

 

1713、漫题

家内唯余四立壁,发稀更觉岁年催。

楼台能作仲宣赋,湖海谁倾袁绍杯。

剑胆箫心成可笑,长歌短哭瘗深哀。

近来老气横秋甚,襟抱平生终不开。

 

1714、甚日

江南秋气一何孱,草木青青风不删。

谁共婵娟千里月,聊看妩媚六朝山。

屠龙身手定寥落,祭獭文章从丽娴。

甚日稻粱谋可毕,盘堆蛤蜊故乡还。

 

1715、无聊作

不是轻狂执戟郎,飘零依旧在余杭。

青衫常染圣贤酒,白眼懒看尘垢囊。

右史左经床伴侣,北人南客梦膏粱。

屠龙绣虎终何用,赢得文章助恨长。

 

1716、自题

而立之年怅已过,依然潦倒事皆讹。

乾坤几处缠兵气,日月何时回鲁戈。

儿女柔情同壮武,江湖侠骨想荆轲。

病身参佛更耽酒,聊镇缠绵心内魔。

自注:张茂先,封壮武郡公。

 

1717、讵忍

十里繁樱笑语行,忽然沉溺眼波明。

青丝风里袭香麝,纤手灯前分玉橙。

最怕迷人更迷梦,自知耽酒为耽情。

相思讵忍参禅破,水月镜花原一生。

 

1718、杭州苦雨

南戒从来秋潦重,谁持炼石破天封。

挥戈想驻寒宫兔,拔剑欲屠淫雨龙。

长觉骨中缠湿气,烦听梦外泣寒蛩。

飘零湖海真难耐,浊酒聊倾助懒慵。

 

1719、不过

欲尽酒杯谁与同,江湖玉露又金风。

怜他黄叶落街上,顾我青丝减镜中。

久看灯前影寂寞,独思枕上梦朦胧。

飘零炎野成何事,不过聊谋稻米功。

 

1720、杂感

潦倒红尘怪我顽,镜中怕看老容颜。

吹来海气无边雨,遮住乡关不断山。

醒后长嫌天地窄,醉时深觉酒杯宽。

虽然信美鲈鱼脍,风味犹难蛤蜊攀。

 

1721、近况

黄金欲炼无多术,恐怕飘零竟一生。

中岁沧桑销侠骨,少年梦寐见柔情。

无聊读史恨残虐,有暇研经悟峥嵘。

文字扬雄同覆瓿,灾梨祸枣几时成。

 

1722、谭嗣同

惟楚有材钟鼎门,轮菌肝胆是昆仑。

冲天剑气定盦属,拯溺禅心玄奘魂。

终究因公乖叶赫,果真以血荐轩辕。

伤哉戊戌六君子,青史英名万古暾。

 

1723、聊可

秋风吹得叶纵横,万虑从来杯酒倾。

聊可销愁作书蠹,只能袖手看棋枰。

燃犀烛怪心空恶,挥剑屠龙梦不成。

何处坤舆存乐土,蜃楼海市是蓬瀛。

 

1724、难免

一路并肩如赐恩,月光微冷眼波温。

若无仙侣结三世,便负灵犀通两魂。

得陇总容成望蜀,定情难免盼完婚。

看他白首鸳鸯鸟,划出团圆是水痕。

 

1725、失眠

近来筋力多衰落,已懒关心名未成。

木落江湖人又老,梦喧风雨酒须倾。

迢迢桑梓成千里,草草悲欢是一生。

枕上游仙何处觅,且迷蝴蝶破愁横。

 

1726、有感

潦倒乾坤岁月移,算来好梦尽参差。

佳期艳约原难得,白雪阳春从少知。

未必文章千古事,枉然箫剑一生痴。

雕虫未脱嗜痂癖,都怪悲愁费自持。

 

1727、秋雨八韵

秋雨风万叶,寒灯明一萤。

茶尝烹凤髓,窗启扑龙腥。

想象钱塘浪,怀伤处士星。

但能叹水泡,谁可寿椿龄。

尚未结双璧,几时添两丁。

无成弟念虑,久病母叮咛。

何索黄金至,难教白发停。

读书聊豫乐,浇酒自沉冥。

 

1728、销磨

秋日余杭草木青,吴山越水太娉婷。

寄身天地人都老,落魄江湖鬓已星。

掌故多谙廿四史,维新烂熟十三经。

少年曾有挐云志,武库销磨赖酒瓶。

 

1729、下班值暴雨

天色忽然飞墨鸦,列缺丰隆更交加。

骤成行潦沥青路,不管骑车溅水花。

 

1730、仔细

几杯朗姆醉醺醺,何事江湖容易分。

独自点烟柚树下,抬头仔细看凉云。

 

1731、雨潇

小楼之外雨潇潇,催得江南草木凋。

千里难回思故里,一枝未觅愧鹪鹩。

满城灯火谁岑寂,半榻诗书共夕朝。

青岛此时鲜蛤蜊,用来佐酒几多瓢。

 

1732、戊戌中秋

潦倒江湖又一年,几回辗转酒催眠。

徒欢此夕终将缺,枉惹有情何必圆。

阮籍轻狂悲易哭,相如消渴病难痊。

曾经自负刚肠练,苦恨纷繁哪处捐。

 

1733、醉题

戊戌中秋不速客,算来万事尽参差。

消愁多谢白兰地,换骨难寻绿玉枝。

月里素娥谁可唤,梦中神女自能痴。

才华第一最无用,寥落乾坤何所之。

 

1734、成君

聊凭图画想欢颦,消息劳烦卅六鳞。

采撷南方红豆子,寄存北国绿鬟人。

迟疑惝恍多情梦,珍重温柔有限身。

轻挂玉钩珠箔卷,青天如水月如银。

 

1735、都因

鲤风无赖触云翘,羡尔发丝随意撩。

腰细不输张静婉,手纤岂逊董娇娆。

欲寻话语怕尴尬,偷看容颜恐寂寥。

举止如何成失措,都因肠内种情苗。

 

1736、解颦

不解清欢只解颦,更无心绪啖鲈莼。

眼前战国东西帝,醉里逗留南北人。

未惯飘零吾已老,难期安稳梦都尘。

蟠胸苦恨森矛剑,弹指年华感大椿。

自注:戊戌年最贴切之作。

 

1737、龋齿

虽然索米几多春,不会江湖慎自珍。

剌舌忽惊成龋齿,倾杯偶惧坏羸身。

朝朝两百发丝落,夜夜三千恨绪新。

老气横秋非我愿,辛劳更是谪仙人。

 

1738、携看

惊鸿偶瞥幻耶真,绰约五铢衣服频。

雾鬓风鬟真绝色,琼楼玉宇是长春。

有缘绛树仙成侣,携看银河星化尘。

脉脉无言唯一笑,秋波此际更粼粼。

 

1739、默然

邂逅人间定有缘,相思从信病难痊。

夏虫断续风来矣,灯火阑珊两默然。

终要江湖成契阔,休教岁月损缠绵。

樊南才子无多用,聊赠霞笺锦瑟篇。

 

1740、徒然

江湖疲索稻粱钱,窸窣秋虫搅入眠。

聊借酒杯催梦寐,狂胪文献耗缠绵。

咏吟如住嫏嬛洞,开辟多闻太乙仙。

杜预徒然称武库,雕龙绣虎自深怜。

 

1741、郎当

白帝终来喜谢蚊,九逵落木始知勤。

药物可催病结束,酒杯聊策睡功勋。

诗中稍喜江西派,梦里痴看海右云。

叵奈郎当成老大,应惭四十定无闻。

 

1742、暂别

灯火温柔明玉肌,心猿意马费支持。

喜他静女贻彤管,惭我愚男报绮诗。

每回暂别都难忍,一起相思不可医。

虽是欢期终有日,如何度过惘然时。

 

1743、騃语

来何汹涌溺相思,终究徒然慧剑持。

塞北佳人矜绝色,山东才子是真痴。

赤橙黄绿烟花夜,爱怨贪嗔暮雨时。

记得成君说騃语,流芳百代赖吾诗。

 

1744、醉酒

蹉跎岁月在天涯,何计挥戈留日斜。

钱币长空效牛马,江湖勿用蛰龙蛇。

忽知自恨易成疾,更觉相思不可赊。

多谢拯吾竹炭酒,暂安心内槊矛麻。

 

1745、未敢

万恨千愁力不任,中年未敢泪珠涔。

红颜知己石公子,青岛诗人丁孝森。

一滞江湖杯酒浅,自离海岱岁年深。

龙涎麝脑诗空写,谁会持香薰我衾。

 

1746、醉矣

伴我从来一榻书,遣驱班马是庄樗。

飘零岁月酒杯近,契阔乾坤音信疏。

酒馆灯黄吾醉矣,秋江枫落尔何如。

有愁有病无人管,大患为身言不虚。

 

1747、聊借

依旧艰难谋稻粱,久离海岱在他乡。

伤情更遣箫心飒,阅世须藏剑气霜。

潦倒敢期垂紫绶,飘零端合梦黄粱。

中年心事深如海,聊借酒杯来一狂。

 

1748、难遣

仿佛心情如杜鹃,深愁独向酒杯传。

十年湖海岂非命,一刹烟花终是缘。

但学景山成酒鬼,不从太白作诗仙。

残宵辗转匡床冷,难遣缠绵且证蝉。

 

1749、只有

潦倒江湖定有因,怜他肝胆结轮囷。

吟诗能近李商隐,覆瓿料同扬子云。

中岁马蹄方渐习,少年龙性已多驯。

人间只有香槟酒,解我悲伤解我颦。

 

1750、情疤

又是杭州满桂花,依然愁绪乱于麻。

虚无岂待约三世,契阔长分天一涯。

梦里依稀成爱果,心中繁密结情疤。

芳华恐怕逝弹指,何日并肩看晚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近作
后一篇:1801—185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近作
    后一篇 >1801—185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