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牛慧祥
牛慧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38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看护日记2

(2009-02-13 13:59:16)
标签:

杂谈

1月26日

 

今天是我跟爸爸两个值班,在看护奶奶这件事,他对我最放心。我在以往的时候,他都想让我多休息一些。我守后半夜,零点左右起床,恰好春节晚会就要结束。爸爸去睡,他往往6点不到就起来,让我再去睡。若是他起晚了一点,就有点自责地说:哟,起晚了!

奶奶睡得并不好,除了血色素偏低造成的身体不适,还有就是医院不安静,我看她在忍受着不适,心里也不安宁,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有点情绪低落,就鼓励她祈祷,她的心静了,就可以睡得好一些。有时她确实不想睡,就跟她说些闲话,她的脸上现出宁静和慈祥的神色。

等奶奶的病情稳定些了,我才开始注意周围的病人。当奶奶时刻都有危险的时候,我专注而匆忙,根本看不到别的病人的存在。走廊里住满了病人,我走过他们的时候,他们或在昏迷,或在昏睡,或在呻吟,总之,我视而不见。

在这个中西医内科,他们是脑血栓病人,是心脏病病人,是冠心病病人,是哮喘病病人,他们的鼻子上都插着氧气,手臂上都扎着静滴,有的腿上也扎着静滴。他们听从了医生的嘱咐,不能下床大小便,都是在亲属的帮助下,在床上大小便,接在特制的便盆里,再由亲属端到厕所里冲掉。走廊里或者说整个这个科室,都沉浸在一种大小便和药水混合的气息里。

病房并没有给家属准备专门的床铺,我都是睡在走廊上临时空的病床上,有时是担架上,有时把垫子拉到楼梯口那里,铺了带来的被子倒头就睡。睡不着的时候,病人的呻吟声就传入耳中。有不住颤抖的小声的呻吟声,有“俺的妈来呀”叫着的呻吟声,有迷迷糊糊哼哼的呻吟声。每一个病人床前,都有至少一个亲属在看护。看着病人的痛苦,丝毫也没有办法。

但是医院有一种慈忍的气氛。

病人在承受痛苦,家属在尽责,恨不能代受亲人的痛苦。年轻的护士们穿梭在病床间,称年老的病人为爷爷奶奶,对中年人和年轻人则不称呼什么。医生忙得没有时间喝茶,时刻都有家属来询问,他们都是一副关心和尽职的样子,用适当的表情来配合家属的心情。医技楼一楼有体液化验处,几乎全医院的屎尿都被盛在专用的小塑料杯里,被小心翼翼的端来或者心急如焚地端来。有的人几乎把塑料杯盛了大半杯端来,检测人员斥道:端来那么多干什么! 

 

1月27日

 

晚上奶奶有一阵子难受,又是硝酸甘油下得快了。我不知道是谁弄得,唉,又出了纰漏。护士叫来了值晚班的医生,是位女医生,戴着口罩。她关了点滴,在给我奶奶看了一下后说:你长得真像我高中的一个同学。我这才仔细看看她,就说:不是像,就是啊。她说:真是你啊,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你可真显得年轻,你结婚了吗?我的小孩都2岁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下子想起在高中的事情来,都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跟她说话并不多,我考上一所师范学院的时候,她并没有考上,通过一次电话,问我该去读大专还是继续复读考本科。我说,如果读了大专,可以继续考研,如果复读,考好的大学,如果不觉得目前环境不好,就继续复读。没想到现在做了医生。

等到后半夜,她不那么忙了,我就去问她,奶奶的病还有恢复的可能吗?我总以为,奶奶在靠着药物来延长生命,因为我奶奶的主治医师说我奶奶有猝死的可能。在治疗前,我就在意外死亡不追究的协议上签字了。

没想到她用轻松的语气说:当然能恢复啦。这句话就像给了我一个莫大的希望,心底简直有一种雀跃的感觉。她又交代了些护理的要点。我回到病房,不再把此时当成奶奶最后的时光了。

奶奶病弱时,有报恩的,比如她的儿子孙子等。还有个孙女婿,是他最早建议拉到医院救治的。比如我的这位女同学,她与我奶奶的主治医生打了招呼,每天的费用凭空减少了200多元。只是400多一点。

但也出现了许多冤亲债主。这些冤亲债主有无形的,也有有形的。她心绞痛的时候,说,他们打我的胳膊,非常凶,我的胳膊都断了,要带我走。我爸爸来帮她揉捏胳膊,问,他们在哪里呢?是谁?奶奶说,看不见是谁,现在都在门外呢!有一段时间,说,他们把我的上身捆住了,捆得紧得很,想捆死我。这是无形的冤亲债主,我看不到。但是我记得收到妹妹短信的前一天,我做了个怪梦,梦到了鬼,我并不害怕鬼,却担心其他人,并且忧虑地叫出声来。这些无形的仇人并不只是我奶奶一个人的,而可能是我们全家的。

还有有形的仇人。最早的就是我大娘,督促我奶奶放弃信仰。我奶奶也是在她家吃不好,贫血更加严重,病提前发作了。还有一个是刚到医院的时候,我奶奶躺在走廊的担架上,等收拾屋里的病床,这时一个人很快地走过去,踢到了奶奶的被子,被子一落,盖在呼吸困难的我奶奶的口鼻上,马上被我发现了,给她拉开。还有一个仇人就是我大堂姐,有一次她见点滴下得很慢,就自己去调快。那个药是硝酸甘油,快了心脏承受不了。结果很快,我奶奶就难受,胸闷几乎不能呼吸。

那些无形的仇人,附在人的身上,如影随形,时刻准备报仇。当人的身体一虚弱,特别当临终的时候,他们趁虚而入,百般折磨,欲把人跟他们一同拉进地狱。

那些作为人的有形的仇人,可能是病人的亲属,可能只是认识,也可能素不相识。他们有人的道德水平,就我奶奶有形的仇人来看,都不是有意要报仇,而都是潜意识的作用,使他们无意识中完成复仇的举动。比如那位急忙走过我奶奶担架的人,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他的脚碰到了我奶奶的被子,被子盖在了我奶奶的脸上。我大堂姐跟我奶奶的关系应该是恩怨都有,除了那次失误,她也在医院呆了几天,照顾病人。 

 

1月28日

 

这几天来看奶奶的亲戚很多,见我奶奶的精神不错,大家也很高兴。但是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原来我大堂哥觉得,他的父亲没有尽到孝道,回家说了我的大伯和大娘。我大娘恼羞成怒,给我妹妹打电话,要把我奶奶从医院接回来。还有一点就是,她认为她的儿子会跟她要他们已经交出的给我奶奶治病的医药费。奶奶呆的时间越长,她就摊得越多。

其他亲属也在议论我我奶奶见好的消息,认为没有必要呆在医院一天花很多钱了,可以接回去慢慢调养了。甚至有人煞有介事地跟我说奶奶如何回家的问题。还商量说,这两天天气不错,把奶奶接回家吧。又过了两天,我爸爸也来对我说,他们都希望让你奶奶早点回家。我说,我问过医生,奶奶的病情还没完全控制好,还不稳定,现在出院,等于半途而废,就是不管她的死活了。

我陷入了困境。毕竟,我的奶奶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奶奶,除了我和妹妹,她还有5个孙子孙女。她也不是一个人的妈妈,除了我父亲,她还有一个大儿子。

这其中,是钱的问题,又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我跟爸爸说,叫我们一家出医药费也行啊,他们不是想让我奶奶现在出院吗?以后的医药费不让他们出了还不行吗?

但是肯定不行,他们肯定要出平均后摊在他们身上的一份,还要绝对公平。我父亲和我大伯一人一半,我大伯的那一半,其实是摊他的5个孩子的身上。让我奶奶早出院,他们会又有面子,又省了钱。这其中的微妙的东西,我心知肚明。

就我一个人不同意我奶奶出院了,所有的压力都压在了我一个人身上。一大早,妈就跟我说,你不让你奶出院,你知道得罪了多少人了吗?我说,我问过我的同学了,我奶奶还没恢复好,现在绝对不能出院,现在出院就是不管我奶奶的死活了。

以后他们开始表现出态度来了。我小堂姐的儿子喝酒多了,睡醒得了邪病,也带到了人民医院救治,却什么都没检查出来。后来又到郭庙看神,说他是泰山的童子,现在要召他回去,所以就趁他醉酒采他,弄得呼吸不畅。巫师给了破解的方法,也好转了。他们得了借口一样,不在奶奶的病床轮班了,我大堂哥回家办事,二堂哥回家休息。二嫂来了两天,然后大姐夫又来了一天,他们走后,就剩下我和我爸我妈了。妈白天来看着,我则是跟爸爸两个值夜班。觉得凄凉。

亲戚间的争论,使奶奶的情绪受到影响,我装作没事的样子跟她说话,说他们都有事情忙,只要这里有人看着就行了,没有必要都耽误了自己的事情。让她安心养病,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出院。

我早劝爸爸每天晚上回家睡,怕他年龄大了,受不了医院里的气氛。果然不久,他因为熬夜,血压升高,加上担心,饭也吃不好,感觉恶心,就让他挂水了。他一直不愿意回去,他认为他才是儿子,孙子毕竟只是孙子,对于某些事情是没有决定权的,或者是某些事情是孙子不能代替的。现在自己也病了,见我奶奶没有大碍了。总算晚上回家去睡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