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幅明
王幅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769
  • 关注人气:8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人的编年史(四章)

(2020-07-03 21:08:23)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诗草

一个人的编年史(四章)

王幅明

 

 

一个人的编年史

 

 

1949年秋,人民共和国诞生20天,一个幼小生命,在远离唐河县城的虎龙王村,哇哇坠地。

从此,他有了终生的宿命:共和国同龄人。

诗人胡风说,时间开始了……

 

 

1950年春,当过乞丐和佃户的父亲,有了新的身份:村长,区政府工作员,县公安局干部……

他因父亲的身份,摇身一变为国家干部的子弟。

 

 

1965年秋,身着工装,成为工人阶级的一分子。

走进山区,践行国家战略“备战备荒为人民”。

 

 

1972年春,在伏牛山的南麓,一个工友为他写下赠诗:

为何厂里节日浓,五更锣鼓催人醒;山水歌唱欢送谁?推荐时代大学生。……

 

 

1974年秋,一个大学生在中国共产党党旗下宣誓,

从此,他有了终身不变的信仰。

 

 

1977年秋,从未登过舞台,他竟然胆大包天,主演话剧《于无声処》,沉闷的山间响起惊雷。

1978年秋,发表平生第一篇“豆腐块”,无意间开启人生的一次远航。

 

 

1979年秋,是机遇垂青,还是巧逢机遇?

他由偏僻的工厂进入省会,成为一名文字编辑。

哦,这就是孔夫子所言“三十而立”?

三十年之后,他扪心自答,无愧于这个“立”字。

 

 

2011年夏,办完退休手续,如释重负,他把荣誉证书一一封存。

王者归来,多年的梦想向他招手。

一个青春期结束了,

另一个青春期,正式开始。

 

 

一切都会衰老,但时间不会,它将过往凝固,打通未来之门。

2019年秋,人民共和国迎来70华诞,同龄人进入古稀之年。

生命的音符象嘹亮的鸽哨,响彻蓝天。

青春,仍在继续。

 

 

仙鹤之乡

 

仙鹤飞走了,留下栖息的峭壁。

留下传说和梦想,引来一代又一代的追梦人。

留下如梦似幻的云梦山。一个名叫王禅号称鬼谷子的高人在此隐居。那些天赐的山洞,成为他绝佳的讲堂和寓邸。几位弟子先后学成出山,重描战国的版图,风云一时。

留下以弥勒石佛名闻遐迩的大伾山。当年夏禹导河,“东过洛汭,至于大伾……”三千多年前的黄河故道,经大伾山穿过,沧桑遗迹依稀可见。石佛倚山凿就,高与崖齐。这尊被百姓称作“镇河将军”的“真佛”,最终迫使黄河改道。山壁上醒目的六字真言,深藏无法言传的奥秘。      

留下迭峰三层,若舟漂浮的浮丘山。雕刻着960余尊造像的千佛洞。      

留下卫国故都遗址,耻辱暴行的见证:朝歌摘心台。留下战国时期的长城、水井、灰坑窑、铜钱……。留下随処可察的先贤智慧。

留下一条闪光的诗河。淇水宛然流过青岩山,绘出天然的太极图腾。

仙鹤飞走了,留下一座诗意的城市。

 

 

刻在青石上的乡愁

 

沿着山间小道行走,穿过一个长长的隧道,恍惚之间穿越到另一个时空。

隧道联语:偏野椿风岂只吹人醉,一村故事分明是我家。

梯田似的缠绕在太行山东麓的一处村落。古水洹河绕村静静流过。青石筑就的农居,依山而建,布局俨然。一条小巷,将分散的农舍串成伞状花序。这些农舍,最早建于明朝初年。玉皇庙、古戏台和牌坊,记载着过往的历史。

鸡犬声声,炊烟袅袅。房前屋后,山坡岭头,香椿树撑起一把把绿伞。红油香椿是山间一宝,曾为皇家贡品。还有大片的黄连树,种子是榨油的上品油料。山腰上的核桃、柿子,是祖传的补品;山顶的中药材,令许多人起死回生。

有着门当与户对的一家,标识着这里曾出过四品官员。一条窄巷尽头的小院,曾经是八路军抵抗日本侵略者的重要据点。简陋的石屋里陈列着英雄们用过的物品。

看不到汽车奔跑,听不到机器的轰鸣。大青石上的百年碓臼,石屋旁置放的石碾石磨;还有,那些以石头垒成以驴骡为动力的脱粒机,以及拴马石、洗衣石……,都与这个工业化的时代搭不上界。

时光,在这里慢了半拍,就象老伯牵着小驴安然缓行的步履。

村里的文化人都已走出大山。老屋保存完好,成为永久的乡愁。

留守者悠然自足,依然是扁担挑水,柴火做饭,驴车拉货,碾臼舂米,延续着世代不变的民风。俨然一群桃花源中人。他们用乡音笑脸和山间真味,招待慕名而来的远道客人。

身在何处?王家辿:天然的农耕文化博物馆。

 

拴马石

 

世界是一个巨大的村落。繁华的都市,与人烟稀少的僻地,是村落两种不同的景观。

正象数不清的涓涓细流,或许都在连接着壮观的江河。

在太行山间漫游,来到一个被香椿树环绕的袖珍山庄。

漫步走进古董级门搂的石巷。一个考究的拴马石吸引着游客的目光。

房门紧闭。主人外出了。或许,房屋的继承人,早已云游四方。

拴马石暴露了它自身的秘密:据说,只有当时的五品官吏,方能享用。

经历了几百年的人间沧桑,许多故事都被遗忘。拴马石一直站立着,最终站立成某种象征。

 

(原载《星星·散文诗》2020年第6期)


 

一个人的编年史(四章)

一个人的编年史(四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