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幅明
王幅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6,100
  • 关注人气:8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元好问:问世间情为何物

(2020-05-08 15:11:51)
标签:

文化

分类: 翰墨青史

元好问:问世间情为何物

王幅明

 

 

元好问(11901257),山西忻州人,曾在河南南阳三县任职。

金末元初文学家、史学家、书法家。

 

一、      金元乱世一奇才

 

元好问,字裕之,号遗山。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市)人。北朝魏代鲜卑族贵族拓跋氏后裔。魏孝文帝南迁洛阳时,改姓元。元好问的先祖中,最有名的就是唐代诗人元结。元好问于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诞生在忻州农村一个世代书香的士大夫家庭。他的父亲元德明同样诗才过人,可惜屡试不中,心灰意冷之下便寄情山水间,以诗酒自娱。因为叔父无子,他又兄弟3人,元好问在7个月大时,就被过继给了叔父元格。

元好问天资聪明,4岁时开始读书,7岁时就能写诗,太原名家王汤臣见过他之后,惊呼为神童。14岁时,元好问拜陵川大儒郝天挺为师。拜师第二年,他曾在陵川西溪参加一个宴会,即席赋五言诗,引起轰动,有人描述说当时膝上王文度,五字诗成众口传,将他与东晋名士王坦之相比。他的哥哥元好古对弟弟在五言诗方面的造诣佩服得五体投地,曾写诗道:莺藏深树只闻声,不著诗家画不成。惭愧阿兄无好语,五言城下把降旌。元好问17岁时,元格被罢去陵川县令之职,但为了儿子的学习,他仍继续住在陵川,直到元好问19岁完成学业,才带全家离开陵川。

金章宗泰和五年(1205),16岁的元好问赴并州(今山西太原)参加科举考试,途中,他遇到一个捕雁者。捕雁者说他设网捕得一只大雁,杀死了它,另一只脱网而逃,但它见同伴死去,并不飞走,而是在上空盘旋悲鸣,后来竟然投地而死。元好问为之感动,便买下这两只雁,把它们葬在汾河岸边,垒上石头作为记号,称为雁丘,并写下了他一生最有名的一首词,《摸鱼儿·雁丘词》(又作《迈陂塘·雁丘词》),其中写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这动人心魄的发问,感动过无数人,成为千古名句,流传至今。与风流才子多春思不同,写下如此动人诗句的元好问,却没有一件缠绵悱恻的风流韵事传世。他将一生的最爱献给了诗词、史学、书法。虽然生在金末元初朝代更替的乱世,他却深怀强烈的使命感,为后世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成为诗文史学萃于一身一代宗匠

科举考试榜上无名,元好问21岁时返回故里,在离祠堂几十里外的定襄遗山读书,故而自号遗山山人。两年之后,蒙古大军突袭秀容,屠城十万余众,其兄元好古丧生。为避兵祸,元好问举家迁往河南福昌三乡(今河南宜阳),后转徙登封。卫绍王崇庆元年(1212),又到中都(今北京)第三次参加考试,仍未考中。这年正月,金朝30万大军被蒙古击败,蒙古已逼近中都,路途的坎坷、国家的危机,加上考试的失败,使他的情绪非常低沉。贞佑二年(1214),蒙古兵攻陷秀容,元好问之兄被杀,他外逃避兵得免。金兵节节败退,金宣宗仓皇迁都南京,元好问于这年夏天赴汴京,准备将于秋天举行的考试。虽然考试又一次失败,但他却通过应试汴梁,得以与朝中名人、权要如赵秉文杨云翼雷渊李晏等交接结好,诗歌创作极丰。其中《箕山》、《元鲁县琴台》等篇,深得时任礼部尚书的赵秉文赞赏,其文名震京师,被誉为元才子。但不久由于蒙古兵围攻,元好问不得不由山西逃难河南,并在豫西逐渐定居下来。贞佑五年(1217),28岁的元好问又赴京赶考,仍未成功。

1221年,32岁的元好问终于进士及第,但因科场纠纷,被诬陷为“元氏党人”,便愤然不去就选,三年后得赵秉文等人贡举考博中学宏词科,授儒材郎,充国史院编修,留任南京(今河南开封)。国史院编修并没有多少事做,大多闲在家中。他的好友完颜彝的哥哥完颜鼎做了总领,驻扎在南阳方城,完颜彝便向其兄举荐元好问到军中任职,元好问欣然同意,不辞辛劳来到方城供职于完颜鼎帐下。后来完颜鼎又移师南阳城,元好问也就随军前往。到了南阳后,元好问常与完颜将军一起打猎游艺,填词作赋,元好问的才华折服了完颜将军,他积极向金朝的中央政府推荐,在丞相赵秉文的帮助下,1226年,37岁的元好问被任命为镇平县令。在镇平期间,满腔抱负的元好问,深感孤独无助,想做一些事情,又不知从何着手。“西窗一名无人语,挑尽寒灯坐不明”(《镇平县斋感怀》)。孤独与寂寞,让他决定辞官。于是他修书向朝廷讲明了自己的辞官理由。

丞相赵秉文帮忙,又将他调至临县的内乡继续做县令。在元好问的倡导下,原来由于天灾兵祸而田园凋敝的内乡,逐渐呈现出田园葱绿、农事繁荣的景象。后来他又出任南阳县令,时值大旱,他极力上书,争得了减免3年赋税的政策,使当地百姓得以休养生息,被评价为善政尤著。元好问在南阳三县任职的六年中正逢金政权崩溃前夕,社会矛盾日益激化,连年兵祸,国库空虚,赋敛繁重,民不聊生。面对如此破败悲凉的景象,元好问关心人民疾苦,廉洁自奉,劝课农桑,嫉恶时弊,体恤下情,深受百姓爱戴,有很多感人故事在当地流传。

1232年,43岁的元好问被提拔为尚书省掾离开了南阳,不久又升任左司都事,再转任尚书省左司员外郎。1233年,蒙古军围开封,金哀宗以“亲征”之名逃出京城,兵败后逃往归德府(今河南商丘)。朝中无主,两位留守大臣只知死守,全无应对之策,趁官民失望、愤怒之际,安平都尉京城西面元帅崔立率兵作乱,杀二相及十多位官员,以城向蒙古军请降。崔立投降蒙古后,自认为有免开封屠城之祸,拯救一城生灵之功,遂胁迫朝臣为其立碑,歌功颂德。元好问、王若虚、刘祁、麻革等被迫参加撰写碑文。碑文直叙其事,并无吹捧溢美之词。几天后蒙古兵入开封,大肆抢掠,1234年正月,哀宗在蔡州幽兰轩自缢,随即金亡。六月崔立在聊城被剌杀,立碑之事不知结果,但因撰写崔立记功碑文,元好问一生为名节所扰。

金朝的覆亡、元朝的建立已不可阻挡,元好问最关心的是“国可亡,而史不可灭”,他感慨道:“但恨后十年,时事无人知。”为此,他决定为后世留存一部金朝的历史。然而,在活着都是未知数的动乱之际,这是何其艰难啊!金朝灭亡之后,元好问随大批官员被押往山东聊城看管。他便开始着手记录金史的工作,他一方面回忆前辈及友人的诗作,想到了就立马写下来;另一方面为人撰写碑铭,通过记述人物的事迹来叙述历史,写出当时社会的变化。因其诗文名气独尊,元世祖忽必烈重臣耶律楚材倾心接纳元好问,请其出山,但元好问婉谢不仕,隐于民野。

 

二、国家不幸诗家幸

 

清代学者赵翼有一首《题遗山诗》,概括了元好问的诗歌创作:“身阅兴亡浩劫空,两朝文献一衰翁。无官未害餐周粟,有史深愁失楚弓。行殿幽兰悲夜火,故都乔木泣秋风。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国家不幸,却成就了诗家元好问。

作为蜚声中外的金元之际的文化巨匠,元好问在他波澜壮阔的一生中,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他的成就表现在许多方面,排在第一位的,当是诗歌创作。元好问一生致力于诗歌创作,诗歌与他终身相伴,他也自谓以诗为专业。他从7岁开始作诗,直到去世。他的诗慷慨豪放,悲壮苍凉,是继唐代大诗人杜甫之后又一位重量级诗人。他曾非常自信地说:诗狂他日笑遗山,饭颗不妨嘲杜甫。从移家登封直到金亡近20年时间,是元好问诗歌创作的黄金时期。元好问创作于金政权受蒙古人的威胁而朝不保夕、摇摇欲坠的局势下以及蒙古灭金后所写的“丧乱诗”,犹如一部历史画卷,广泛、深刻、生动地再现了金朝南迁汴京直至灭亡的历史变故,倾注了诗人郁结于胸的悲怆沉痛之情,但字里行间又勃发着一股慷慨壮烈之气。《岐阳三首》、《出都》、《壬辰十二月车驾东狩后即事五首》、《癸巳五月三日北渡三首》、《癸巳四月二十九日出京》等都是这方面的力作。

后人认为他的诗“上薄风雅,中窥李杜,直配苏黄”,堪称“杜陵嫡派”。他流传下来的诗歌有1400余首,词380余首,散曲6首,是我国诗歌文化的瑰宝。他经历了金末元初政权的更迭,看到了国破家亡的凄惨景象,其诗入木三分、淋漓尽致地再现了当时的社会现实生活,被称为“史诗”当之无愧。在《癸巳五月三日北渡》中,元好问描绘说:白骨纵横似乱麻,几年桑梓变龙沙。只知河朔生灵尽,破屋疏烟却数家。这些文字,笔笔浸血,字字含悲,堪称杜甫之后现实主义诗风的又一高峰。更可贵的是,他的这些“史诗”,不仅仅能够对社会现实进行深刻的揭露和描写,而且还能做出准确的评判和反思,显示出他高深的文化底蕴和思想见解。其词风“疏快之中,自饶深婉”,“得刚柔兼济之妙”,为苏、辛后一大家。其散曲亦开元曲风气之先。

元太宗十一年(1239),年已半百的元好问获得了自由,回到老家忻州,那种欣喜的心情溢于言表,他在诗里写道:乞得田园自在身,不成还更入红尘?只愁六月河堤上,高柳清风睡杀人!当然,回家还有更伟大的使命,乃构亭于家,著述其上,因名曰野史这就是流传至今的野史亭,是元好问储存资料、撰写历史的地方。从此,他常年奔波于燕京、汴京、洛阳、太原、忻州等地,搜集材料,凡是金代君臣们留下来的言论、事迹,他都认真采集。听到的一点一滴,他都用小纸条记录下来,多达100多万字。

元好问一生著述甚丰,金亡前侧重于文学方面,有所编历代写作技巧的文论选《锦机》,及对杜甫和苏东坡诗歌的研究专著《杜诗学》《东坡诗雅》等,皆佚。金亡后侧重于史学方面,有《壬辰杂编》《金源君臣言行录》等,虽已亡佚,但元修《金史》多取材于此。今存仅有《中州集》及诗选《唐诗鼓吹》。《中州集》是一部金代诗歌总集,收录了诗词2116首,意在以诗存史,开创了我国历史上断代诗史的新体例。《金史·艺文传》就是以它为蓝本写成的,后来《全金诗》也是在它的基础上增补而成。元朝丞相脱脱主持修撰《金史》,元好问的这些著作成为主要的资料来源。

元宪宗七年(1257),元好问卒于获鹿(今河北石家庄鹿泉区)寓舍,享年68岁。在临终之时,他嘱托家人,在他死后坟前,立三尺碑,上写“诗人元好问之墓”。

元好问作为学者和文学家,思想深邃,见识宏富。他的学识渊博,诗、词、歌、曲、赋、论、记、表、疏、碑、志、序、引、颂、书、跋、状、碣、赞、小说、散文以及官府公文等,都能准确把握,熟练运用;历算、书画、佛道、哲学、教育等学科,也有较深入研究。所著《论诗三十首》,提出了自己独到的以诚为本的诗歌理论,倡导雄劲豪放诗风,开元代诗歌理论之先端,对后世诗歌创作与评论,产生了重大影响。

元好问乃金源一代的文坛领袖,向有“一代宗师”、“独步文坛”、“吸纳万流”、“集两宋之大成”等诸多赞誉。作为金末元初的社会活动家,元好问广泛结识金元上层官宦,传播和宣传自己的政治理想,在汴京被蒙军围困、金哀宗出奔之际,他不顾位卑职低,走动金朝掌事的上层官员,提出“以降求存”方略;同时向蒙古中书令耶律楚材提出保护中原秀士的建议。晚年“春风和气,悔而不倦”,后代学子“从之若市”。在他的培养下,一批年轻弟子很快成长,成为元初的政治干才和文化骨干。在河南任县令期间,他招抚流亡,开垦农田,请求减免赋税,为国为民的理想宏愿,得到一定实施;元灭金后,他总揽全局,站在时代前沿,以“横身利害于万仞,毁誉失真无所恤”的坚定信念,向蒙提出保护中原文化。所有这些,都说明元好问堪称一位与时俱进的思想家。

 

三、      书学与诗学相通

 

除此,元好问还是一位造诣极深,颇负盛名的书法家、书法评论家。野史亭上,至今还保存着他的书法石刻数篇。时人和后人对他的书法评价极高。金朝最后一位状元王鄂,称他“作书自名一家”、“片言只字,得者犹以为荣”;清朝知州汪本直对元好问书法十分推崇,称赞其书法“安闲乃神秀,正书始造极”。从其现存墨迹看,受“苏学盛于北”大风气之影响,有苏、米之意;从其楷书看,则是“宗唐追晋”,颇具唐人风格。作为书法评论家,元好问写过《跋苏黄帖》《跋国朝名人书》《跋二张相书》等书法评论,议论精辟,见解独到。

元好问的书画诗及相关题跋在其文集中屡见不鲜,如《换得云台帖喜而赋诗》云:“周官武臣奉朝请,剑配束缚非天真。世间曾有华佗帖,神物已化延平津。米狂雄笔照千古,北宋草书才九人。今日云台见遗墨,黄金牢锁玉麒麟。”此诗为喜得《云台帖》而作,诗中多含丰富的书法信息。元好问书法同诗一样,深受儒家思想的熏陶及影响,形成了自身真淳、天然且崇尚古风的审美品格,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金源末期书坛风气。元好问著有《遗山题跋》四卷。是书所言书画碑帖,皆好问家自藏,所收为宋、金人书帖,各为叙述评骘,且时有独得之见。今有《奇晋斋丛书》本与《丛书集成初编》本传世。

读《元好问全集》及《中州集》,从中可发现其诗文与书法诸多密切联系。

如关于“正体”一说,元好问在《论诗三十首》第一首中即提及:“汉谣魏什久纷纭,正体无人与细论。谁是诗中疏凿手?暂教泾渭各清浑。”翁方纲认为,元好问之正体,源自杜甫的“别裁伪体亲风雅”。元好问以《诗经》的风雅传统为“正体”,认为汉乐府和建安文学是这一传统的继续,他针对宋金诗坛上的一些弊病和“伪体”盛行、汉魏诗歌传统的淆乱,要在纵览诗歌创作的历史中正本清源,区别正伪,使之泾渭分明,从而廓清诗歌发展的正确方向。元好问诗学正体说与其书法的关系,可从元好问《论诗三十首》第十三首中窥探,诗曰:“万古文章有坦途,纵横谁似玉川卢?真书不入今人眼,儿辈从教鬼画符。”元好问以书喻诗,言自古写诗、作文皆有大道可循,而有卢仝一类有意取法险绝之路,如同今人习书,不学真书,却先习形如“云箓”、“丹书”等草书字体,以致走向旁门左道。尽管元好问是以书喻诗,仔细分析,却能洞察出诗中书法之“真书”与诗之“正体”的内在联系,言明了元好问书法审美取向。他对真书极为看重,从他的书法遗迹中亦可窥见一斑。

“诚本说”是元好问诗学观的另一个重要范畴,详述于《杨叔能小亨集引》:“唐诗所以绝出三百篇之后者,知本焉尔矣!何谓本?诚是也……故由心而诚,由诚而言,由言而诗也,三者相为一。……性情之外,不知有文字。”元好问“诚本说”往往与“真”相联系,也称“诚真为本”。元好问《自题后五首》之三:“万古骚人呕肺肝,乾坤清气得来难。诗家亦有长沙帖,莫作宣和阁本看。”诗借李贺母谓李贺之典故,言呕心沥血之作,必染尘俗,难得清气。阐发真情实感的诗往往才能称得上佳作,就像书法中的《长沙帖》书法一样成为珍品。这里元好问自喻《中州集》珍贵,希望它不要象《宣和阁本》那样,密不示人,使之不得流传。元好问认为,诗人“呕肺肝”之作,源于诗人技巧的不纯熟。诗歌创作不仅需有“文须字字作”的苦心经营,还须加上崇尚天然、真淳的秉性,才能表现出内心之诚。诗的创作需要技巧,技巧来自取法尚正,来自锤炼,与书法相同。

书法和诗歌本分属于不同艺术门类,但二者的内在精神和规律却是相通的。元好问以深邃的诗学理论和深厚的书学素养,“以书喻诗”、“以诗论书”,透析出书与诗、乃至书与人之间的必然联系,提升了诗学理论,拓宽了书学视野。

元好问尝言“世之书法,皆师二王。”由他的楷书可以看出是“以唐人为指归”。以《涌金亭示同游诸君》刻石为代表,全碑为楷书,观其笔法,清劲遒健,结体严密,体势不拘,在平正的格调中,变化多姿,给人一种平正、质朴、含蓄之感,传薛稷之风味。与他的诗一样,显得“正体、古雅、真淳”。似乎完全契合了他崇尚风雅的诗学观。因为对正体的追求,对风雅的崇尚,元好问诗风“天才清赡,邃婉高古,沉郁太和,力出意外,巧缛而不见斧凿,新丽而绝去浮靡……歌谣跌宕,挟幽并之气。”(郝经《遗山先生墓铭》)《金史》亦谓元好问诗风:“奇崛而绝雕刿,巧缛而谢绮丽……歌谣慷慨,挟幽、并之气”。二者对元好问诗歌的品评,可谓一脉相承,皆言其诗清雅、天然,不事雕琢之风格。他的书法同样取法尚正,真淳古朴,诗与书法息息相通。米芾《虹县诗卷》后有元好问的题跋,这是迄今所见唯一的元好问纸本书迹。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元好问:问世间情为何物


元好问:问世间情为何物

元好问:问世间情为何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