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幅明
王幅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9,609
  • 关注人气:8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落幕(外七章)

(2015-12-01 10:23:24)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诗草

落幕外七章)

王幅明

 

1

在婴儿的啼哭声中,幕布徐徐拉开。当心脏的起博图像成为水平,大幕瞬间落下。

永难忘怀的一幕:父亲在弥留之际让我紧紧握住他的手。他在安祥中长眠。可我觉着,他永远都在醒着。

 

2

老艺术家的告别演出。多次忘记台词,颇显尴尬,他不停向观众道歉,赢得的却是海潮般的掌声。

一个不事张扬又名不见经传的单身工人。去世后,人们从他的杂物中发现了一些信件,是从各个灾区或个人寄来的,全是捐款收据和感谢信。

一位大演员将美丽永远留在人间。在如日中天时突然息影,独身,隐居,直到几十年后寂然离世。

 

3

高原上的枯树吸引了我。也许有数千年的树龄?不知见证过多少王朝的兴衰。只有干枯的树干,部分树根裸露在外面,根须已与大地融为一体。枯干的洞穴里长出幼苗,鲜艳无比。

狭窄的小巷,稀疏的住户,高低不平的道路。可就在这道路的下端,隐藏着惊天的秘密。

谁会料到,二千多年前,这里曾是繁华的都市?

 

4

大幕落下了。观众都已散场。

清场时,发现有一个人依旧坐在座位上。他沉浸在剧中不能自拔。

迟到的信件静静地躺在邮箱里。谁来开启?收信人已在狐独中离去。

 

5

有形的幕布落下了,无形的大幕却又拉开。

你将无処遁迹。

 

陌生

 

无法不面对陌生。

一天到晚,总会收到无数个陌生的电话,向你推销产品,问你买不买住房和黄金。

曾经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友人,甚至自己,突然间,全都不敢相认。

在一场令人捧腹的欢笑之后,你意外发现:自己的丑态被人出卖,刊登在网刊和微信中。那个滑稽的人是我吗?一瞬间,对这个世界,感到彻骨陌生。

也有令人惊喜的陌生。进出小区的大门,全身警服的保安绅士般的向你微笑问候。此刻,突然觉得,自已也在不经意中变成绅士。

 

 

暴力美学

 

风、沙子、尘土,与魔鬼合作,制造了暗无天日的乱象。瞬间,太阳隐去,山脉隐去,河流隐去。远処升起蘑菇云。树木和电杆被狂风拔起,建筑物倒塌,农民的溫室大棚被撕毁,秧苗倒地。机场关闭,航班取消,火车与汽车停开。美女用头巾把面孔遮掩。四処传来刺耳的杂音。

莫非,世界末日正在到来?

头发被风竖起,迫使人用力思考:这是上帝的发怒?或是导演的杰作?

将朦胧演变为暴力,也可称为美学?

 

饭桌前谈论自杀者

 

在一个颇为考究的雅间聚餐。墙壁上一幅书法的消失引发了话题。书写者是位官员书法家,刚刚跳楼自尽。据说,纪律检查委员会通知他明日上午谈话,他却抢先选择凌晨向世人告别。

争论颇为激烈,且分为几派。一派鄙夷,认为这是典型的畏罪自杀。另一派崇敬,说“死了我一人,保护一大片。”还有一派同情,说脏款如果没收,九旬的卧床老母谁来关照?

这是自杀者始料未及的。

他的壮举,成为美食家下酒的佐料。

 

惊悚

 

无意之中,看到令人惊悚的目光。

一只狗,被锁在豪华轿车的车厢里。隔着玻璃窗,无奈地望着窗外。目光里写满冷漠、费解与孤独。

与狗对视的一瞬,感到彻骨的敌意。

突然想到电视新闻:一只狗拼命反抗它垂暮的主人,搏斗中竟然咬死了老人。

 

一条街区马路的蒙太奇

 

镜头一:3年前

与其说是路,不如称黄土高原更确切。不知从何而来的黃土,将它堆积成高原。高原上出现了坎坷不平的道路。又有人种起红薯和芝麻。在芝麻开花节节高时,路人穿梭其中,享受都市原野的快意。

 

镜头二:2年前

高原神话般消失。出现一条鸿沟。鸿沟里正在安装粗大的下水管道。

路基两侧一片荒野,考古人员进行文物探测。

 

镜头三:1年前

一条崭新的柏油马路。路面上车水马龙。两边高楼林立。

在宽敞的人行道上,怀旧的人群交头接耳。

 

鸽棚

 

公园里人气最旺的一角。有数不清的鸽子在啄食,飞翔。

鸽子们住在鸽棚。童话似的一个竹制的楼阁,象一座精致的别墅。真实的童话,每天在这里上演。

广场是中心,鸽子是主角。白天,主角们在这里演出。报酬是美餐。总有人毫不各啬地供给。许许多多年轻的父母,或者老人,带着小该子来到这里。孩子们一边喂着鸽子,一边与鸽子神秘对话,任凭鸽子调皮地站在手上,或者肩头。互不猜疑,互不设防。

夜晚,公园里格外安静。在楼阁里,王子和公主们做着各自的美梦。

来到公园,总喜欢从鸽棚经过。看鸽子在窗口站立或飞出,听鸽子在空中搏动翅膀。

总是伫立许久。傻傻的,任它们一次次把我的思绪带回童年。

 

追赶梦想

 

到处是奔跑的人群。沿着湖边,草地边的小径。

看不到有人指挥。全是自愿。

哦,熟人老张。他看到我,笑了,抬抬手,算是打了招待,继续他的奔跑。我受到感染,步伐不由得加快。

象是在追赶着什么。仿佛不去追赶,将会得而复失。

 

 

原载《奔流2015年第1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