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1175675793
用户117567579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9,609
  • 关注人气:8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背影(12章)

(2014-09-10 17:19:38)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诗草

背影(12章)

王幅明

 

浓荫泽世

 

那是焦裕禄在兰考唯一存世的照片:肩披上衣,双手叉腰,微笑看着他热爱的这块土地。身后是他亲手栽种的一株泡桐,树干象他一样清癯。

栽树的人走了,树活着。如今已成为一棵参天大树。人们亲切地称它焦桐。

据说,这是全县最高大的桐树,年龄最长的桐树。附近一家住户两代人默默守护它,悉心照料它。他们视栽树的人为恩人、亲人。他们守护树,也是在守护栽树的人。

一棵在风沙中成长的树。一棵,两棵,千棵,万棵。全县出现了片片桐林。最终,风沙低头了,盐碱地变为绿洲。

焦裕禄,一个与老百姓血肉相连的名字。官员的榜样,所有仰慕者的人生楷模。

    焦桐,一棵打上个人印记的树,一棵浓荫泽世的树。站在浓荫下张望这棵树,总觉得它也在深情地张望着你。万千感悟尽在不言中。

 

时光的背影

 

当你走过,不再回头,我深知,今后,永远只能看到朦胧的背影。

直面和回忆不是一回事。现实有许多场景,细节。回忆却是有选择的:印象深刻的,有兴趣的,美好的,或者可怕的。

背影不是真相,包含着情感、假想和利益。

于是,关于时光,有了不同的版本,甚至成为令人费解的罗生门。

 

贵人

 

幸运者一生总会遇到贵人。

贵人常常是意外的,神秘的,隐身的,可遇不可求。

花重金买不到贵人,买的只是变相的商品。

真正的贵人不求回报。

也许,在他出现之前,你,或者你的前辈,已经不自觉地作过别人的贵人。抑或,你的善行,为你种下了贵人。

还有另一类贵人。手段凶狠,欲置人死地而后快。他们逼你谨言慎行,逼你进步,逼你在一条清醒的道路上奋力飞奔。

 

情人山

 

离开被称为天下第一山的黄山,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那些爱情锁。象五颜六色的簇簇鲜花,缀满天都峰的绝径,始信峰的四周。

每把锁上都刻着情侣的名字,或者祝福,或者箴言。两把锁环环相扣。据说,落锁在路边的铁链上,情侣即把钥匙抛向万丈深渊。用真情书写浪漫,宣示由苍天和大山见证的忠贞不渝。

它令每一位游客心动,驻足,俯身观望。也不断吸引着新的加入者。

爱情锁上刻着不同民族的文字。与大山一起呼吸,一起脉动。

人类的博爱与大山的壮美融为一体。

    不消的烟雾

 

看过个景点,车子在海参崴一块高地上停下。

“休息一刻钟。我有一个请求,请抽烟的朋友下车到外面……”俄罗斯的中文导游笑容可掬地说。但他的笑容很快收敛,变得难看,尴尬。

原以为车上都是文化人,绅士。他想错了。他的话多余且可笑。

人们我行我素,抽烟,高谈阔论。——仿佛一群聋子。不一会儿,满车厢烟雾缭绕。

我坐在最后一排,不抽烟,但吸收的尼古丁最多。

我不愿意相信这一幕,但我目睹了这一幕。十几年过去了,它依然清晰地储存在记忆里。

很快,烟雾把视线挡住。但我并未在烟雾里迷失。我的表情此刻比导游更加难看,也更加痛苦。

 

欧阳修的目光

 

一个并非滑县出生,也不在滑县安息的古人,却受到历代滑县人民的尊敬。

巨大的广场。一尊修长的雕像,手持书卷,身着宋代官服,风流儒雅,眺望远方。穿越千年时空,他的目光直视今天。

那个自号醉翁、晚年改称六一居士、因为刚直不阿从二品官贬谪为知县的政治家,倡导革新的文坛领袖,终生用品德和诗文照亮后世的男儿。

1042年,任滑州通判,从此在这块土地上札下了根。

他生活过的画舫斋,成为学子和官员们的必访之地。

广场的背后是正在修复的欧阳书院。

清澈的源泉继续流淌。

六一居士的目光里露出欣慰。

 

心潭

 

朋友约游黄龙潭。

其实,只是一家景色秀丽的休闲农庄。遍地黄灿灿的油菜花,颇具皖南风格的民居,成双接对的帅哥靓女追逐拍照,可在池中垂钓,加上无公害的舌尖美味,足够吸引眼球。可是,对于一个爱较真的人,仍感不足。说是黄龙潭,潭呢?

延续了几百年的地名。因为黄沙,大河改道,潭已消失。黄龙潭早已成为传说。

朋友问,黄龙潭印象如何?我答,眼中无潭,潭在心中。

 

邓城的的雕像

 

幽静的沙颍河边漫步。一座身着古代戎装的巍峨雕像吸引了我。

走近一看,是三国时期魏国名将邓艾。顿时,时空退移至一千七百多年前,司马懿采纳邓艾的建议,派遣他到沙颍河两岸兴修水利、屯田备战。他选择此地筑城,邓城由他得名。

有意味的是,邓艾雕像不在小镇中心,而在远离喧嚣的沙颍河岸。邓艾以绿树为伴,静观这座他亲手缔造的小城,欣慰地关注着它的沧桑之变。

我羡慕邓城,更敬重他的缔造人。

一个普普通通的豫东小镇,因一段不寻常的历史而变得厚重

 

不死的枯叶

 

严寒和狂风肆虐,树木凋败。

无意中,一只不死的枯叶吸引了我。仿佛天外来客,骄傲地站在一棵树的高端。

满树的叶子并非一次变天就能落尽。可以想象,该经过多少次与风霜雨雪的搏斗、撕杀、坚守,它才成为唯一的不败者,幸存者。

叶子很小,极象一片红叶。又象一面旗帜,一团火焰。

久久地仰望。致敬。

 

两棵站立的树

 

旷野之上一片狼藉。无数棵树木被狂飙刮倒,象那些无助的庄稼一样。唯独不倒的,是两棵并肩站立的树。傲然挺立。

仔细观看,没有丝毫傲然的表情,它们显得自信从容,枝干也并非格外粗壮。

曾经景仰过顶天立地的大树。可眼前两棵并不高大的树,更令我感动。

自然界总是隐藏着许多秘密。是什么力量让它们如此强大?

突然想到一个词:无独有偶。

偶遇

 

漫漫旅途中,毫无预感:一个不速之客从天而降,向我袭来。

先是惊恐,进而是由衷一粲。一颗似曾相识的苹果。

也许是上帝送来的礼物?

在饥渴中萌生占有的欲望。我吻了它,清香顿时沁入心田。但最终,还是理智地放弃了。

险些误解。信息令人迷惑,不速之客并不属于我。

礼貌地向这颗熟悉而又陌生的苹果告别,继续我末竟的征程。

 

迷失的云朵

 

不知何时,能够看上一眼蓝天,已变成奢侈。

突然看到蓝天,心情象只风筝,在城市上空放飞。

在两幢摩天高楼的夹缝中,看到一团久违的云朵,洁白如同棉花。我紧追其后,可无论如何也追赶不上。它象喝醉了酒,步履踉跄,不一会儿,便被袭来的雾霾吞没。

 

                        (载《青岛文学》2014年第8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