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幅明
王幅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9,908
  • 关注人气:8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滑县屐痕 (三章)

(2014-05-11 16:24:59)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诗草

滑县屐痕 (三章)

王幅明

 

 

运河无声

 

隋唐大运河从道口镇流过。它拐了个弯,带着五谷、锦缎、美酒和先辈的笑声,飘然远去。

它留下了记忆:刻在古城墙的断壁上,顺河古街的店铺间,古渡口的石阶、码头上,已经变窄了的河床和静静的流水里。依稀辨认石阶门洞“山环水抱”的匾痕,残存的水闸。它们见证了千年之久的航运。留存下来的义兴张道口烧鸡老铺、同和裕票号、德庆诚绸缎庄的铺面旧址,纪录了古镇曾经的繁荣。

早在东汉,曹操已在黄河故道疏浚,通航漕运,时名白沟;至杨广登基隋炀帝,集六年之功,挖通连接京都长安洛阳至杨州的运河,成为中国的动脉和世界奇观。尤如雨后春笋,沿岸一座又一座城镇相继出现。永济渠边的道口镇,如今享有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的美誉。

六年间共有五百万劳工修渠,劳累和疾病夺去了一半人的生命。

老年人清晰记得年轻时目睹过航运的盛景。只是在几十年前,因为废水和垃圾,河道淤塞,永济渠卫河段惨遭废弃。

在河堤大道徜徉,仿佛读一部历史大书。里面有先人的欢笑、骄傲,也有郁闷和血泪。

道口一面街旁的旧舍、古城墙、卫河及多个渡口码头,已成为永恒的记忆,列入古镇的历史遗产,受到保护。

运河无声。我听出了它心中的澎湃。列为遗产固然不失荣耀,但它更愿延续历史,复兴昔日的辉煌。

 

欧阳修的目光

 

一个并非滑县出生,也不在滑县安息的古人,却受到历代滑县人民的尊敬。

巨大的广场。一尊修长的雕像,手持书卷,身着宋代官服,风流儒雅,眺望远方。穿越千年时空,他的目光直视今天。

欧阳修,那个自号醉翁、晚年改称六一居士、因为刚直不阿从二品官贬谪为知县的政治家、倡导革新的文坛领袖、终生用品德和诗文照亮后世的男儿,中国无人不晓,滑县无人不知。

1042年,他曾任滑州通判,从此在这块土地上札下了根。他生活过的画舫斋,成为学子和官员们的必访之地。之后,这里相继改建为欧阳书院,秋声书院,画舫书院,欧阳学堂,景贤学堂,县立第一小学。

广场的背后是正在修复的欧阳书院。

清澈的源泉继续流淌。

六一居士的目光里露出欣慰。

 

心潭

 

朋友约游黄龙潭。

其实,只是一家景色秀丽的休闲农庄。遍地黄灿灿的油菜花,颇具皖南风格的民居,成双接对的帅哥靓女追逐拍照,可在池中垂钓,加上无公害的舌尖美味,足够吸引眼球。可是,对于一个爱较真的人,仍感不足。说是黄龙潭,潭呢?

延续了几百年的地名。因为黄沙,大河改道,潭已消失。黄龙潭早已成为传说。

朋友问,黄龙潭印象如何?我答,眼中无潭,潭在心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