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幅明
王幅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9,609
  • 关注人气:8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阅读通许三诗人

(2014-01-18 09:34:27)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诗草

阅读通许三诗人(外一章)

王幅明

 

 

刘海潮:回望乡土

 

刘海潮说他被人带领走过一个村庄。读他的诗就跟着走进了那个村庄,至今也未能走出那个村庄。那个村庄很大,名字叫千年咸平。其实刘海潮并不在这里出生,生活了多年之后,他认定这里就是他的家乡。

他把对咸平的热爱,对乡土的理解,全写在诗句里。写历史人物如数家珍,写现实生活像编年史,掏心,缠绵,颇让出生在咸平的诗人读了忌妒。

他记忆深处的那根火柴,也把读者掩藏的乡愁擦亮。

 

李俊功:涡河从心中流过

 

李俊功用诗句作琴弦,弹响了大地风声。读者的心胸也被这疾风吹得鼓胀。他弹自然的伟力,弹伴着惊雷的暴雨,大如佛陀的飞雪,覆盖苍生的阳光,广阔无垠的大地,永不止息的河流……。

他还有细腻的一面:听庄稼的交谈,看蓝鹀在天空飞翔,观察蚂蚁和蝴蝶的行迹,探寻时间的翅翼。

忽然明白,他为何使用空间这一笔名。

他的家乡在涡河的一侧。他常常凝望涡河,俯身倾听涡河。他的心灵和诗句,听命于这条古老的河流。

 

张孝杰:奇异的幻钟

 

张孝杰用力敲响了一座大钟。钟声辐射出缤纷的色彩。他看见天空错落的牙齿掉下来,银行泊着潜水艇的造型,灌木丛钻出碎石疯长。

他的怀乡有几分苦涩。眼看健实的黄牛被宰杀分割,摆在餐桌上。儿时的鸟声变了调,伸手抓起,竟是几粒硬血。

他真实纪录了一次看病的经历。他因咳嗽穿梭于全城最有名的医院,治疗两个月之久咳嗽竟愈加严重。绝望中寻找乡村野医,医生让他张大喉咙,“孩子,哦,没事,一根鱼刺,软软地卡在那里,喝点食醋,慢慢就好。”

他苦苦以求,诗歌以怎样一种新的形式从指尖上滑落,与泥土、田野以及呼吸的气味一同飘出。

 

朦胧中的清晰

 

天空与游人作对。珍贵的游览时间,大雨如注,又罩上浓重的雾霾。

历史和现实,全都在朦胧的想象里。

到通许城镇规划馆观看一个短片,眼前一亮。未来在清晰中展现。

谁看了都会肃然起敬。看到了通许的梦想,看到了把梦想变成现实的蓝图,看到了实现梦想的时间表,看到了通许人的胸襟、智慧和速度。

血流加快。欣喜中伴着惭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