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幅明
王幅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0,664
  • 关注人气:8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望吴哥(八章)

(2012-08-23 21:58:59)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诗草

回望吴哥(八章)

王幅明 

 

周达观传奇

十九世纪有一个震惊遐迩的考古发现:消失了四百年之久的吴哥古城,又重现人间。

只因一本书,一本看起来微不足的书,一本中国人写的书。

公元1296年,温州人周达观出使柬埔寨,一年后回国。他将在柬埔寨的见闻写成《真腊风土记》一书。生动记述了吴哥王城的壮观,以及真腊国的盛世风情。

吴哥古城的神秘消失,至今仍是一个未解的谜。

战争?瘟疫?溃逃?都是猜测。没有任何历史文献可以佐证。

一个高度文明的王朝,在十四世纪毁于一旦。而历经四百年建成的辉煌无比的吴哥城,被掩埋在茫茫林海之中,从世人的视线里淡出,神秘地消失了。

十六世纪末年,暹罗人攻占了新的王国中心洛韦城,有关吴哥时代的所有国家文献,悉数被毁。从此,吴哥便成为历史的空白,人们记忆中的碎片,一个遥不可及的幻梦。

祥细记载吴哥时代王城建筑与民族风情的文献,仅存《真腊风土记》。

1819年,法国汉学家将《真腊风土记》译成法文出版。法国人为曾有过的吴哥文明备感惊诧。

1861年,一位有心的法国探险家带着这本书,按照书中所述吴哥古城的地理方位,冒着被野兽吃掉的风险,终于在一片原始森林之中,发现了吴哥古迹群。在他看到吴哥寺的一刹那,仿佛发现了一座金山。他惊呆了,兴奋得几乎昏厥过去。

“即使古希腊、古罗马遗迹,在它面前也显得黯然失色。”这句话出自善于艺术创造的法国人之口。

法国人为他们的发现而骄傲。柬埔寨人为他们曾有过的辉煌而骄傲。全世界为这座无与伦比的露天石雕博物馆而骄傲。印度教、佛教为拥有最大的神灵栖息地而骄傲。中国人为一本书《真腊风土记》而骄傲。

1971年,柬文《真腊风土记》出版,引起了柬埔寨人的关注。

每天有数以万计的游客到吴哥参访。目睹被誉为“东方四大奇迹”之一的吴哥古迹,游客们无不惊叹。

据说,柬埔寨人在吴哥为周达观修了一尊塑像。只因行迹匆匆,无缘瞻仰,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谨以此文,作为敬谒先贤的一缕心香。

                                                                       高棉微笑

吴哥古城巴戎寺石雕群中最著名的一尊。不,应该是49尊。你从四个方向看,都能看到它高深莫测略带优郁的微笑。

比蒙娜丽莎的微笑更神秘。

可以有多种解释。人面?佛面?皆可。以佛教的解释,它代表了慈、悲、喜、舍四种无量心。巴戎寺是国王举行加冕仪式之地。雄视四周的微笑,保佑着王朝的安危。

柬埔寨古代匠人的杰作。仅仅使用几块不同几何形状的巨石,连接在一起,便诞生出令人震憾的生命。

是这样一种微笑:自你看到它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会终生难忘。

它如此淡定。在与人世隔绝的四百多年里,它依然优雅地微笑。

我惊喜地发现,在整个柬埔寨,微笑随处可见:在两代国王的画像上,芸芸众生的面孔上,儿童、少女、老人和红袍僧侣们的眉宇间。甚至,连那些四季常开的鲜花,都象在向你微笑。

它已成为柬埔寨民族的标志,传递着无比温暖的精神信息。

 

天堂梯

吴哥寺的中心,有一处高耸入云的神庙,要抬头仰望才能一睹尊容。

一段天梯般的台阶。台阶的名字颇具诱惑:天堂梯。

台阶的宽度只能容下半个脚掌,再加上七十度的陡坡。

到了神庙就意味豋上天堂吗?

攀登者大有人在。

真羡慕那些勇敢的攀登者。限于时间和体重,我只好选择放弃。

问一位刚从神庙下来的游客:“感觉如何?”

他苦笑着看了我一眼:

“全身都软了。不上吧,后悔;上去了,后怕!”

 

缠绕心灵的根

看过塔普伦寺,最难忘的不是寺院,而是高入蓝天的树木,和那些裸露在外部紧紧缠绕着神庙的根。

而今,它又紧紧缠绕着游客的心!

寺院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真腊王朝贾亚巴尔曼七世国王为孝敬母亲,特为母亲修建的。寺内供奉着一尊“智慧女神”,据说是依照国王母亲的形象雕塑的。

有一座奇将的“回音塔”。用力拍一下胸脯,立刻听到塔内四壁浑厚的回音。这是母子间神秘的心灵感应吗?

塔普伦寺毁于战火。象吴哥古城一样,它被绵延不绝的荒草丛林覆盖。四百年后的一天,它又神奇复出。

树和神庙已融为一体,动一发则会伤及全身。法国人放弃了整修,保持了寺院残垣断壁的原始模样。重

这些空兰树,起初只是几粒毫不起眼的种子,几百年后,却成为寺院的贴身卫士。当地人称它们为蛇树,暴露的根茎格外强壮,能插进石头的接缝,蟒蛇一样盘绕在古建筑之上。庇护寺庙,相依共存。

是谁创造了这神奇的丛林童话?诠释了人世间最伟大的情感。

母爱?孝心?神意?

 

巴肯山日落

日落也是一种景观。

在中国,也许因为李商隐的名句“只是近黄昏”的影响,似乎没有风景区开辟如此景观。在吴哥,观看巴肯山日落,则是游客的必选。

巴肯山位于吴哥城南门外,是一座不足七十米高的山丘,它因山顶建有吴哥王朝首座国家寺庙而著名。几座寺塔的中心,是一根巨大的象征父系宗祠的男性生殖器石柱。

山虽不高,攀登却颇费气力。

豋上山顶,极目远望,吴哥王城及周围寺庙群,尽收眼底。

山顶上全是游人,有站有座,目光都朝着一个方向。夕阳用它神奇的光束,把寺塔和游人都染成一片金黄。

看不到任何的伤感。游人个个都是兴致勃勃,不象赏景,更象是朝圣。

日落不是谢幕,意味着更加辉煌的新生。

 

 

残缺之痛

在巴黎卢浮宫,看到过断臂的维纳斯。人们说,这是残缺之美。

在吴哥古城,看到遍地是残缺的石门、断墙、石像,也有断臂的女神,可是,我从中怎么也看不到美。

是的,我的确也看到了美,且令人震撼:举世闻名的高棉微笑,吴哥寺圣洁的莲花佛塔,飘然欲飞的仙女雕像,长达八百米精妙无比的浮雕回廊。但是,它们都不属于残缺之美。

吴哥古迹的大多建筑已成废墟。当年完整的王城,那些永远消失了的宫殿、神庙,只能靠有限的联想去补充。

走出吴哥,看到活生生的残缺。

一个残疾人的演奏团在路边演出,乞求施舍。他们原本都是健康人,在田间劳作时误碰了地雷,成为无辜的受难者。

我感受到揪心的残缺之痛。

历史的残缺和现实的残缺在此相遇。

它们都缘于同一个恶魔:战争。

 

洞里萨湖的水上渔村

洞里萨湖在吴哥古城一侧,被柬埔寨人喻为母亲湖。这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柬埔寨著名的魚米之乡。

乘船在洞里萨湖上采风,是一次奇妙的经历。

人在游船上欢笑,畅怀;鱼在碧波中跳跃,嘻戏。

湖中的渔村,色彩各异,象一面面升起的帆,在阳光下异常艳丽。屋基是深扎在水中的几根木桩,地地道道的空中楼阁。渔民的生活,浪漫,也有几分艰辛。

游船为渔民带来福音。

小船追逐穿梭于大船之间。小船上坐着出售水果和鱼类的少男少女。小渔民在转瞬之间闪入游船,向游客售完商品,又飞侠般跳回小船。

象在看一场精彩的绝技表演,游客们个个惊叹不已。

这是超然的生存智慧。渔人与鱼,都相忘于江湖。

 

 

湄公河畔

浩浩荡荡的湄公河在流经金边时似乎放慢了脚步,它想亲吻这座典雅美丽的都市。

当年,国王放弃了吴哥,寻找侵略者不易到达的避风港。于是,找到了金边。

金边两度成为新的国都。但它再也无法重现吴哥王朝曾有过的辉煌。

金边名声鹊起是在十八世纪法国人到来之后。他们视金边为新的家园,要把金边建成一座具有异国风情的东方巴黎。他们做到了。金边享誉南亚半岛。但是,柬埔寨的苦难命运并无改变。

来到湄公河畔的河滨大道。黄昏的河岸是金边一天最惬意的时刻。凉风习习,水阔天宽。

华灯初上,我沿着河滨漫步。煕熙攘攘,车水马龙。可以看到几幢阵旧的欧式建筑。令我惊异的是,那些在露天餐馆一边享受美食,又一边享受着湄公河美景的人,全是清一色的金发碧眼。大多是一些颇具贵族遗风的老人。他们望着河水,神情忧郁。也许,还在续作半个世纪前殖民时代的残梦?

不时碰到沿街乞讨衣衫褴褛的柬埔寨人,还有战后幸存的残疾人。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几十年过去了,内战留下的创伤仍在眼前。他们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美丽的河滨大道,本该是他们可以尽情享受的风光啊。

参观了金碧辉煌的王宫和金边的多处名胜,并没有一处令我持别动心。而在河滨大道的所见,却令我心潮难平。突然想起一句孩提时代就会背诵的古诗: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回望吴哥(八章)

                                吴哥古城大门

 

回望吴哥(八章)

                               高棉微笑

 

回望吴哥(八章)

                                  在吴哥古城

 

回望吴哥(八章)

                                残缺之痛

 

回望吴哥(八章)

                                     古城一角

 

回望吴哥(八章)

                                   登巴肯山观日落

 

回望吴哥(八章)
                                  巴肯山观日落

 

回望吴哥(八章)
                                  吴哥寺

 

回望吴哥(八章)

                              缠绕心灵的根

 

回望吴哥(八章)

                               缠绕心灵的根

回望吴哥(八章)
                                   洞里萨湖渔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