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飓教育吧
罗飓教育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7,403
  • 关注人气:8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安忆《长恨歌》随感

(2018-09-10 22:52:12)
分类: 散文

王安忆《长恨歌》随感

                                                                                 罗飓

王安忆生于南京,祖籍却是福建同安。她的名字“安忆”是不是“忆安”的意思呢?读了她的长篇小说《长恨歌》,我又在想,书中的王琦瑶更像福建女人还是更像江苏女人呢?但小说里,王琦瑶却是上海人。在小说里,作者也始终以上海的风物人情为叙事背景,但我以为,王琦瑶的性格却是更广泛的中国地域女人的综合。所以,王琦瑶的人物代表性,也就更广泛了。

我还在想,“长恨歌”的“恨”到底是什么?这似乎是一个很捉摸不透的字眼。

一个从解放前的老上海一路走到八十年代的女人,王琦瑶的人生似乎是没有明确追求目标的茫然的人生:

友情方面。她的女性朋友吴佩珍、蒋丽莉,严家师母,再算上一个女儿薇薇的同学张永红,都不是她很愿意结交又不得不结交的朋友,她一直在信任和不信任、获得攀比的虚荣以填补内心的孤独和无奈中保持着“朋友”的关系,她基本上没有对朋友有过什么特别真心的付出,但她的“朋友”相比于她,虽然也不真心,却比她主动得多。这,是不是可以说明“朋友”给予她的要比她给予“朋友”的要多一些呢?

爱情方面。和她有过男女之实的也是四个人,李主任,康明逊,萨沙,老克腊。李主任飞机失事死了,她没有特别的悲恸;康明逊使她怀孕了却不能与她结婚,她表现的是理解而不是愤怒;萨沙一去不复返,她没有任何怨言;老克腊和康明逊一样无奈,她也是听之任之。最后,她当然只能孤老而终。另一个人程先生,对她痴心不改,按理是她的绝配,她却把人家当“底”,以增加和蒋丽莉攀比的信心,最终害得程先生一生无娶,绝望而亡。还有一个叫阿二的,那么纯净的爱恋,她照样以“暧昧”对付过去,然后毫无珍惜。

她自己的人生方面。参加“上海小姐”比赛是程先生和蒋丽莉等怂恿的;做李主任的“爱丽斯”婚外情人,是懵懂中身不由己的;和康明逊上床,是孤独无奈造成的;跟萨沙来一腿,更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而掩人耳目的;最后和年轻的体育老师老克腊偷偷过夜,也完全是为了打发女儿、女婿去美国后的空虚;女儿嫁人、女儿女婿去美国,她都没有特别的舍不得。她和自己的父母家庭的感情一般,和含辛茹苦自己养大的女儿也感情一般。她成天随遇而安地和一些同样无奈与随遇而安的人凑在一起打发日子,最终死于这样的厮混中。

如果说,她这一生一点真心真情也没有,那也不对:她和蒋丽莉做朋友了,觉得有点对不住原先的朋友吴佩珍,于是老躲着吴佩珍;她被李主任上手后,一门心思甘做李主任的婚外“爱丽斯”;她对康明逊的理解、多返还给萨沙20块钱,对女婿小林的信任,都多多少少反映出她有“真”的一面。但是,这一切,相较于人生的那么多重要的人和事来说,都显得轻飘飘的,不足为其重真情之据。

可见,王琦瑶这一生,首先要恨的,应该是缺乏真心、真情、真诚之恨。这究其根源,正如其外婆所说,是开头错了。这开头指什么呢?我一开始认为是去了片厂,接触了诸如“一个女人横陈床上而死”的剧情之类,后来想想,这不对,人生的开头,应该就是家庭。王琦瑶和父母情薄,她那势力的家是她人生的不良开端啊。所以,小说中,她的母亲只因小矛盾,就毫不留情丢下还没坐完月子的她回家了。

王琦瑶的第二恨,应该是时代之恨。如果解放前的老上海(老中国)不是那么腐烂发霉,王琦瑶不会走上无数前车之鉴的“爱丽斯”的老路。解放后,虽然经历了解放初、困难时期、文化革命后几个艰难困苦的阶段,但王琦瑶似乎都平安地过来了。她凭借着李主任的一些“遗赠”,慷慨地与朋友打发日子,可是,社会发展,会炒汇的长脚之类的人出现在她的生活中,这标志着社会的新问题的出现,最终,王琦瑶死于这社会的新问题。

当然,王琦瑶还应该加上一个个性之恨。她不会迁就,孤傲了一生,甚至连长脚这样的狂徒都不知防备,最后死于非命,不该恨吗?

当然,我进行了上述的分析,我却又没有底气了:王安忆真是像我想的这样来创作的吗?如果是这样,王琦瑶岂不成了不怎么值得同情的主人公了?我们读者也该“恨一恨”王琦瑶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大家看,王琦瑶的家庭不是王琦瑶自己能选择的(虽然关于王琦瑶原生家庭的描写文中并不多),她的个性问题当然也不全是她自己的问题了,至于时代因素,更不是个人能够左右的。所以,作者说,上海的每一扇花的窗户后面都有一个王琦瑶。王琦瑶的一生,毫不关心时政,从未做恶,她虽然不“真”,但拥有内在的“善”和外在的“美”,她想按照自己的个性像个女人一样着。这样的王琦瑶不是一个人,是一类女人。这类女人的一生,无论生计如何,内心的悲凉浸淫其所有的时空,她们的欢乐都是暂时的,是刻意制造的,欢乐之后,是无尽的无奈。这样的女人,不可怜么?而或许才是作者想要真情表达的旨意

小说的语言太好了,描写虽然繁复,却精雕细捋,意蕴丰实,入木三分,让人或怦然心动、或会心而笑,这足见作者的功底。

也有几个小处似乎不甚令人满意:在小说中,作者借外婆之口,似乎想把这王琦瑶走错的“开头”归到王琦瑶做了李主任的“爱丽斯”,这“爱丽斯”显然不是源头,而小说的结尾却让王琦瑶临死前想到了片厂里看到的“一个女人横陈床上而死”的剧情,依我的看法,这最结尾处还是要回到她的原生家庭比较好。另外,阿二这个人物,只在邬桥出现,之后,就没有文,不够完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